第一章 背叛的醒悟

 

望著眼前陌生又帶點熟悉中央領域建築風格,不知為何,莫妲兒覺得街道上的氣氛和稍早前所發生的事情一樣,讓人感到窒息。

莫妲兒是持有聖物手鍊穿越來到異世界,代替正牌大神巫女娜雅進行認證考驗。

由於順利完成四大部族的認證考驗,在返回途中即將抵達中央領域前一刻,她和阿迪南被大長老埋伏的侍衛包圍,經過一陣混亂,還是贏不了早有準備的大長老。

結果,下場就是阿迪南被大長老抓住,而她,則是被這些侍衛帶往中央神殿。

走在前後有人看管的路上,莫妲兒偷偷觀察四周,發現路旁行走的中央百姓臉上表情死氣沉沉,眼神相當空洞,不像當初見到那麼有活力,而是對未來充滿絕望。

當所有人的目光移到莫妲兒身上時,不知是知道她就是冒牌巫女的關係,或是受到天色漸漸昏暗的影響,她覺得每個人的神情漸漸變得古怪,令人渾身不對勁。

此刻,一陣不屬於炙熱夏季氣候的寒風迎面而來,渾身雞皮疙瘩的莫妲兒朝寒風吹來的方向一看,居然是中央神殿正大門口。

最讓她震驚的是,神殿上空出現牛族為邪神亞奇馮建造專屬「月神祭祀室」時所散發出一模一樣的黑色邪氣,完全失去神殿光明色彩,反而產生被黑暗占領的感覺。

剎那間,莫妲兒想起在熊族聖地看到已逝世的異族巫師藍戴爾與娜雅見面的畫面。

難不成……那時候異族正好成功入侵神殿了?!

「喂,發什麼呆?繼續走!」

身後的侍衛用力推了莫妲兒一把,她踉蹌了下,蹙著眉向前邁進。

一踏進神殿,強烈的寒意讓莫妲兒打了冷顫,同時沉重的暈眩感令她軟了腳,整個人跪坐在地上,強忍著神殿內濃厚的負向氣息。

接觸過那麼多次邪氣,莫妲兒更加確定心中所想,這裡果然已成了邪神的地盤。

要不是體內有四大元素及大神之力護住她的身體,早在她踏入神殿的那一刻,就會像踏入月神祭祀室一樣完全看不見內部擺設。

但是,面對如此濃厚的邪氣以及四周無時無刻對她散發強烈敵意,一個不注意,恐怕會出現幼年時期或是待在牛族時那樣失控的「自己」。

……不行,她絕不能讓自己再次失控了!

「少裝病了,快起來!」

不理會莫妲兒不明原因突然慘白的氣色,兩名侍衛各自架起她的身體,剎那間,她那略顯空洞的眼神忽然閃過一道銀白色光芒,隨即恢復原狀,站穩了腳步繼續向前走。

沒會兒,一行人抵達神殿大廳盡頭,一名站在空無一人的主位旁邊的男子,正是娜雅的擁護者,阿華田。

當莫妲兒見到阿華田面無表情直視自己,不禁憶起曾發生過的恐懼記憶,使她忍不住環顧四周,尋找目前唯一可以依賴,並且是阿迪南安插在神殿裡的間諜──赫爾姆的身影。

此時,一股比神殿散發出更加強烈的寒意從側門傳了出來,同時響起熟悉的鈴鐺聲,猶如記憶中初次相見,一名黑髮少女緩緩走了出來。

見狀,莫妲兒倒抽了口氣,心驚,娜雅怎麼會變成這樣!

有別於初識的模樣,娜雅的眼神不再天真無邪,而是莫妲兒最害怕的冰冷。

看著娜雅露出準備料理自己的銳利目光,除了降低好感度以外,更糟糕的是,原本還帶有神聖溫暖的氣息完全消失,反而接近最初夏德拉帶給她厭惡感,讓她非常恐懼。

娜雅,已經被邪氣完全侵噬了……

「妳終於回來了,莫妲兒。」娜雅微笑的說。

莫妲兒小聲的說:「……我回來了,娜雅小姐。」

娜雅繞著莫妲兒的周圍仔細打量著她,似乎對她現在穿著蠍族服飾的模樣感到很滿意。

「看來妳過的不錯,四大部族並沒有虧待妳,讓妳享用了貴族等級的待遇。」

聞言,莫妲兒從娜雅用這種打量的方式與用詞,明顯感受到妒意。

就像是自己憑什麼如此輕易的被四族之長認同身份,並給予良好待遇,而她,卻得步步防備隨時出現的危險與承受一切的否定,強烈表達她心中的不、公、平。

莫妲兒愣了下,訝異著自己的解讀怎麼跟她在解讀藍戴爾的心思情況是一樣呢?

這時,娜雅伸手輕觸莫妲兒的臉龐,冰冷的手讓她下意識微縮著身閃避,但是娜雅收手的動作卻比她閃避的反應還要快,握緊的拳頭像受到電擊般不自主的微微抽動,不禁令她疑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

娜雅揚起優雅的笑容道:「莫妲兒,妳完成了四大部族給予妳的考驗,也體驗了貴族的待遇,不知是否還記得我們之間的約定?」

「娜雅小姐,妳不相信我?」莫妲兒眉頭微蹙的說。

「怎麼會,我可是很相信妳的。」娜雅伸出手來,微笑的說,「那麼,屬於『我』的聖物手鍊可以歸還我了嗎?」

莫妲兒沉默了會兒,心裡突然有了不想交出聖物手鍊的念頭,但是為了救阿迪南,大長老的行為需要由真正的大神巫女去阻止……

「娜雅小姐,聖物手鍊一直是屬於妳的,但是……」望了一下那些屬於大長老的侍衛,莫妲兒刻意到娜雅耳旁輕聲道,「我想知道妳是否知曉大長老對阿迪南反叛的事?」

說完,莫妲兒看見娜雅一點也不驚訝地繼續保持優雅的微笑,凝視她的眼神讓她一下子明白了一切答案。

天啊!娜雅知道大長老的行為,她……她跟大長老是一夥的!

這就是阿迪南一直堅持不讓她將聖物手鍊交還給娜雅的真正原因嗎?只因為他知道娜雅和大長老聯手企圖改變里迦瓦大神的「規則」,所以才會受到這樣的對待……

此刻,莫妲兒現在非常後悔自己太過於天真,沒料到自己會被人利用到這種地步。

早知如此,她應該要不顧一切去救阿迪南,說不定現在就不是這樣的下場,更不該有先入為主的認定「大神巫女」是不可能會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喪失了警覺心。

早該在大長老犯下圍捕大神血脈的大罪時,立刻察覺娜雅也是這件事的幫兇才對,否則以平常關係那麼好的兩人,怎麼可能會不曉得其中一方的心思呢?

想到這,莫妲兒立刻轉身逃跑,卻被早已防備的侍衛們馬上抓了回來。

「妳這樣不行喔!莫妲兒,要是妳不把聖物手鍊交出來,他們是不會放過妳的。」

娜雅雖然露出為難的表情,但是她的笑容讓莫妲兒心裡發毛,恐懼大喊。

「娜雅小姐,妳怎麼和大長老一起違反里迦瓦大神的規定,這樣會造成大陸受到毀滅,會有災難降臨的!」

「哈哈……災難嗎?」

娜雅突然扯開莫妲兒的衣領,讓所有人可以看見她胸口露出來的日月印記,笑道:「大家瞧瞧,她還真的有黑月印記呢!」話鋒一轉,「如果真的會災難,妳現在的存在不正是造成大陸毀滅的頭號原兇?」

莫妲兒愣了下,急忙解釋:「比起這件事,妳現在做的事情才是……」

「喔?」娜雅瞇起冰冷的雙眼打斷莫妲兒的話,輕笑的說,「難不成妳不想承認自己的大罪?妳真以為自己擁有太陽印記就是真正的大神巫女?」

當娜雅說完這句話,現場氣氛變得非常緊繃,幾乎人人充滿殺意瞪著莫妲兒。

莫妲兒錯愕不已道:「妳誤會了,我並沒有說我是大神巫女啊!」

「呵,妳確實沒說自己是大神巫女,既然如此,為何妳不馬上將聖物手鍊解下給我?」

「我……」

「巫女大人,妳不需要對異族小偷太客氣,請讓屬下砍斷她的手替妳取回聖物手鍊。」阿華田抽出腰際的大刀,作勢要砍斷莫妲兒的手。

娜雅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阿華田,你忘了教訓嗎?如果不是持有者願意取下聖物手鍊,奪取者是會受到懲罰,這點……你不是親身體驗過了?」

聞言,阿華田挫敗地收起大刀,隨即怒瞪著莫妲兒,明顯的恨意讓她害怕地往後一退。

不理會阿華田,娜雅微笑的說:「莫妲兒,妳可別因為這樣而不歸還聖物手鍊,我還有另一個方法可以取回聖物手鍊,這方法對妳我並沒有什麼好處……我想,妳應該不想受到多餘的傷害吧?」

莫妲兒當然知道娜雅所說的另一個方法是什麼。

正是因為那個方法,她險死在阿華田的手中……她才不想再被人掐住脖子死掉!

雖然她有能力防止自己被殺害,但她也不能一直霸占別人的東西,儘管阿迪南強烈的警告過她,照現在這種情況,她想不交出來也不行。

默默地解下聖物手鍊,剎那間,莫妲兒感覺到全身上下變得非常輕鬆。

雖然體內的四大元素與大神之力的感應力減弱,降低了她借用這些力量施展「式開」之術的能力,卻也解除了身體的束縛,格外感受到蘊藏在體內的力量──調和之力,包含了原本她「應該」知道,也能輕易明白的重要資訊。

她,確實是艾絲達的血脈子孫。

如同阿迪南是里迦瓦大神血脈的意思一樣──同屬神明的後代子孫。

從她一出生開始,她便完整繼承了祖先艾絲達的樣貌與調和之力,特性是接納化解一切不平衡的事物,包含引導與釋放力量的能力。

幼年無知的她常常順著「本性」,利用調和之力影響周遭人們思想,為自己帶來好處。

由於反祖力量過於強大,「本性」容易受到外在強烈的善惡影響了情緒,為了避免造成他人困擾與自我成長之路走偏,一名自稱忍叔叔的男子將她的「本性」壓抑到最小,增強了她的「理性」。

然而,幼年那一次的綁架讓「本性」失控殺人,如果不是忍叔叔感應到她那股暴走的力量而出面阻止,恐怕會影響她的世界正常運行。

因此,她的記憶與調和之力被忍叔叔封印起來,只剩下最不擅長的言靈。

直到她在每一次聖物手鍊成功完成其中一族的認證時,得到的力量會間接解除身上的封印,慢慢恢復她應有的「本性」,當然,「本性」不會像幼年那樣隨性影響周遭,反而順從她的「理性」,絕不隨意造成「理性」的困擾。

雖然「本性」強大,但是,如果她的調和之力被邪神一派封印,就沒辦法像以往那樣承受邪氣,也無法解救同樣遭受邪氣毒害的人,更不能使用咒術保護自己。

那麼,言靈將會是她僅有,也是最難掌控的強大武器。

……雖然她很想直接將言靈改稱為「嘴砲」,大囧。

娜雅將得到聖物手鍊戴上後,神情滿足地撫摸聖物手鍊,突然目光一凜,朝莫妲兒的方向伸手一揮,瞬間出現一股強勁的狂風將她整個人捲起。

此刻神殿充滿著莫妲兒驚慌失措的尖叫聲,良久,娜雅看夠了莫妲兒的慘狀,同時也確認了聖物手鍊確實擁有力量,便將力量散去,讓她重重跌落地上。

看著莫妲兒滿臉痛苦的表情,娜雅揚起愉快的笑容道:「辛苦妳了。」

莫妲兒忍痛地爬起身,思索會兒道:「……不會,這本來就是應該歸還妳的。」

「很好,妳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任務要做。」

不等莫妲兒理解,娜雅瞥了一眼她身後的侍衛們,後者會意地將她抓住。

「眾人聽令,立刻去除她的大神巫女資格,幾天後,舉行祭祀將她獻祭給里迦瓦大神,平息這一場錯誤的大罪。」

「是!」

莫妲兒愣了下,不敢相信的說:「娜雅小姐,我不是將聖物手鍊還給妳了嗎?為什麼還要抓我去獻祭?更何況我不是大神巫女,哪來的大神巫女資格可以去除?」

這些話似乎是踩中了娜雅心中的痛處,只見她面目猙獰地瞪著莫妲兒,咬牙切齒的說。

「妳說……妳沒有大神巫女的資格?」

莫妲兒被娜雅突如其來的變臉嚇到,恐懼地想退後,卻因被人抓住,只能看著娜雅一步步接近自己,然後伸出手指抵住她胸口的印記。

「看看妳的身體吧!不但擁有太陽印記……同時存在著這世上不可能有的四聖印記,就連最不該出現的邪神印記也都有了。」

娜雅手指的力道突然加重,修長的指甲幾乎快刺進莫妲兒的身體,身上的邪氣也因怒意而加重濃度,頓時讓無法逃避的莫妲兒陷入痛苦之中。

「像妳這種令人羨慕的特殊容器,我憑什麼讓妳繼續保持巫女資格活在這世上!更別提妳在狼族的所作所為令我顏面盡失!」

莫妲兒強忍著痛苦,喃喃的說:「為什麼妳會知道我身上也有四聖的印記?」

──明明那些印記,全都被衣服遮住了啊!

「這都要感謝異族巫師的通知,讓我和大長老知道妳除了穢瀆里迦瓦大神的太陽印記,還成為四聖巫女與最不可饒恕的邪神巫女!」

莫妲兒望著娜雅看似憤怒,卻深深地表達羨慕自己可以成為「特殊之人」的妒意,不知為何,她替娜雅感到悲哀,也明白娜雅現在的狀態,就和當初受到邪氣影響的狼族長米佧諦一樣,被藍戴爾刻意灌入了邪氣之後,造成腦中充滿憎恨的負向思想。

因此,莫妲兒猶豫自己該不該吸收娜雅體內的邪氣,淨化她的心靈,但是她的直覺告訴自己,如果她吸收了娜雅的邪氣,恐怕對方不會感激,反而會恨她。

當下,莫妲兒決定不做傻事,免得自己好不容易平衡了體內的力量再次失控。

莫妲兒才剛決定完,娜雅正好露出鄙視的笑臉道:「哼,幸好異族巫師已經死了,和他之間的約定也不用履行,不然留妳這條賤命,我看了也礙眼!」

聞言,莫妲兒慶幸自己沒有衝動當濫好人,也不打算讓娜雅繼續說下去。

「娜雅小姐,妳可知道妳現在的模樣,與那些受到邪氣影響的人們所表現出來的行為一模一樣嗎?」

娜雅愣了下,似乎從未想過自己會和「邪氣」能扯上關係。

莫妲兒繼續道:「原本存在妳心中的善良跑哪去了?妳帶給人們溫暖的力量又消失到哪去了?用這種憎恨的力量去奪取到的東西,真的是妳想要的東西嗎?」

莫妲兒一句句的話語,重重擊中娜雅的心,特別是最後一句,更是心中深處的痛。

察覺娜雅的異狀,阿華田連忙道:「巫女大人,妳別被異族小偷的話影響到自己,她的話不能聽啊!」

娜雅閉上雙眼,深吸一口氣,平緩不穩定的情緒後睜開雙眼,緩緩開口。

「其他人都退下。」

「巫女大人?」阿華田驚訝的說。

「別再讓我說第二遍了!」

不容違抗的語氣,阿華田勉為其難與其他侍衛一起退下,留下娜雅與莫妲兒獨處。

當所有人離開神殿大廳那一刻,現場氣氛瞬間化為詭異。

莫妲兒心裡其實很不安,因為娜雅一直陰沉地瞪著自己,卻沒有再做出任何舉動,令她感到非常困惑娜雅現在的打算。

沒會兒,娜雅咬牙切齒的說:「妳懂什麼。」

「呃?」

「沒有受到任何痛苦考驗的妳,根本不懂我為了成為大神巫女,到底經歷了什麼樣的痛苦……妳憑什麼指責我,憑什麼用那令人作噁的慈悲眼神憐憫我!」

「娜雅小姐,我並沒有指責妳……」

「少在那裡裝好人了!」

「……」

娜雅彷彿有說不盡的怨言,厭惡地瞪著莫妲兒。

「妳奪走了我的聖物手鍊,奪走了我心愛的阿迪南大人,還讓四聖站在妳那一邊,就連邪神一派的人也要搶奪妳……我到底哪一點比不上妳?居然讓妳這個來路不明的異族奪走我這些年所努力的一切!」

莫妲兒沉默了會兒道:「我雖然不知道妳到底經歷了什麼,但是,成為『大神巫女』的最大目的,不就是為了維持這個世界的美好而存在的嗎?」

娜雅非常不認同莫妲兒的話,嘲笑道:「妳真是個天真的濫好人,居然會相信這種話,在這種環境有這麼不切實際的想法早就被淘汰,根本不可能有機會成為『大神巫女』!」

當娜雅說完這句話,莫妲兒對上了她那雙閃耀著暗黑色光芒的憤怒眼睛,剎那間,耳旁響起了猶如詛咒般的話語──

娜雅,妳是家族的希望,妳一定要成為大神巫女!

此刻,一幕幕令莫妲兒震驚的畫面,迅速在她的腦海中閃過。

那是娜雅幼年時期的記憶。

由於她一出生背負著雙親的期許,開始為大神巫女之路努力前進,而她的雙親為了讓她更能順利成為大神巫女,便透過了特殊管道安排她與大長老見面。

喔?妳就是娜雅?很好,確實有資格,只要妳肯努力,我就會讓妳成為大神巫女。

這是大長老第一次見到娜雅時所說的話,同時也是她面臨人生中最痛苦的時刻。

娜雅,從今天起,妳不能再喊我們為父母了。

為什麼?

因為妳的身份即將成為「大神巫女」,也是統領這個世界的王──里迦瓦大神血脈的伴侶,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妳,絕對不能降低自己的身份喊我們為父母,妳必須將妳的一切奉獻給大神血脈,這是妳的使命。

……不要,父親,母親,您們不要我了嗎?

娜雅哀傷哭喊的模樣,讓瞧見這一幕的莫妲兒感到不忍。

因為那時候的娜雅也才六歲,年紀那麼小就得跟家人分開,又不得相認,任誰看了也覺得殘忍可憐,但是下一秒的畫面,讓莫妲兒神情凝重了起來。

就憑妳這副模樣是不可能贏過我們所有大神巫女候選人!

跪倒在地上,全身髒亂的娜雅哭紅雙眼,怒瞪著眼前一群年紀相仿的女孩們。

這種充滿競爭性的集體霸凌,這就是娜雅所經歷的事情嗎?

畫面一變,一名巫女候選人死了。

表面上,那名巫女候選人的死因是死於意外,實際上是被當初霸凌娜雅的女孩們凌虐致死,身為下一個被列為死亡名單之一的娜雅,面無表情地看著那名女孩的屍體,讓人看不出她現在的想法。

這時,莫妲兒腦中響起了娜雅內心的話語。

既然「大神巫女」是必須踩著別人的屍體才能得到,那麼我不要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神巫女,我的野心要更大一點……我要成為這世上第一位女王!

話才剛說完,眼前一變,出現了令莫妲兒極為痛恨的畫面。

啊啊啊──為什麼妳要這樣對我們,為什麼……為什麼!

不要!放開我,我不要失去巫女資格!我不要啊!

原本霸凌娜雅的女孩們被一群男人們壓在底下,破碎的衣服與男人們粗暴的行為可以看出她們正面臨著什麼樣的傷害。

身為主謀者的娜雅冷眼看著那些曾欺負過她的女孩們,而她的身旁站著年紀較為年輕的阿華田,似乎是他完成娜雅的心願。

呵,妳們不是早就知道巫女候選人在爭奪大神巫女資格的時候,必須對其他候選人進行「去除巫女資格」儀式嗎?還這麼天真以為自己可以保持純潔退出競選?妳們是不是太小看這場大神巫女資格的爭奪了!

說完這些話,娜雅又加派人數凌虐那群女孩,猶如人間煉獄般,場面非常混亂。

看到這,莫妲兒閉上雙眼讓腦中的記憶畫面瞬間消失,緩緩開口。

「……所以,妳染黑了自己的心靈,靠著追求大神巫女的『頭銜』與大長老合作,目的是顛覆里迦瓦大神的規定,成為統領這塊大陸的『女王』是嗎?」

娜雅心一驚,不敢相信自己企圖成為女王的想法會被莫妲兒知道,這是連大長老都沒發現的秘密!

彷彿被識破自己脆弱的真面目,娜雅失去平常的冷靜,難掩驚慌失措的大喊──

「那又如何,為了得到這一切,我這麼做有什麼不對。」

莫妲兒凝視著娜雅許久,緩緩道:「……妳不覺得這樣很空虛嗎?」

沒料到莫妲兒會一針見血說出一直不願正視的感受,娜雅失控吼道。

「空虛又如何,只要能得到我要的東西,我會不擇手段爭取!」

「包括『大神血脈』嗎?」莫妲兒悲傷的說,「妳也把阿迪南當成物品去爭取嗎?」

娜雅身子一震,委屈地垂下頭,就像是被人拋棄一般的楚楚可憐。

「妳不懂……妳不懂被心愛的男人拒絕的感受……」

「……」

娜雅失落地望著遠方,像是在跟阿迪南對話一般的喃喃自語。

「第一次見到你時,我放棄成為了『女王』的念頭……甚至願意犧牲一切,就是希望名副其實成為你心中的大神巫女站在你身旁,可是……你為什麼不選擇我呢?難道我真的沒資格成為大神巫女?」

最後一句疑問讓莫妲兒不知該不該插嘴,因為她看見娜雅的精神狀況似乎很不穩定,突然間,娜雅緊緊抓住她的雙臂,臉上已佈滿了淚痕對著她嘶吼。

「我恨妳!為什麼妳要奪走屬於我的幸福!為什麼妳沒有被邪氣吞噬死掉!為什麼要活著回來……為什麼!為什麼要回來!」

見狀,莫妲兒想安撫娜雅失控的情緒,當她看見娜雅身上的邪氣變得更加濃烈時,馬上明白失控原因是受到邪氣影響,如果不趁現在消除娜雅體內的邪氣,有可能會發瘋……

可惜,娜雅崩潰尖叫的聲音立刻引來外頭戒備的侍衛們,特別是率先衝進來的阿華田,他一看見娜雅崩潰的模樣,一時間傻楞住,隨即憤怒的將莫妲兒推開,怒吼。

「妳對巫女大人做了什麼?!」

莫妲兒連忙搖頭的說:「我什麼也沒做……」

一個巴掌突然甩上,力道大到讓莫妲兒整個人倒在地上,錯愕地摀住臉頰看著阿華田怒紅著眼,手握在刀柄上打算動手殺了她。

但是娜雅失控的情緒讓他暫時放下殺意,他一邊安撫娜雅的情緒,一邊向一旁的侍衛令道:「將她帶下去除去巫女資格,記得留一口氣,絕不能讓她有自縊行為。」

「是。」

在莫妲兒反抗無效被侍衛帶走那一刻,她無意間注意到隱藏在中央神殿角落的黑影微微晃動,隨即消失不見。

剎那間,她領悟到娜雅會突然情緒崩潰的原因,有可能是受到那個黑影的影響,但是,這並不能解決她即將面臨的最大難題……

 

 

附神巫女06 - 沙漠禁果之蛇王偷心中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