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人性黑暗

 

位於中央神殿西北方的地下監牢,出現了不尋常的氣氛。

一群隸屬中央神殿與長老院的侍衛們,強拉著一名蠍族少女進入最內層的牢房,並要求看守者加強管制,不得讓人隨意出入。

得到這樣的命令,看守者們馬上明白那名少女接下來會有什麼樣的下場,也難得開始八卦中央神殿與長老院居然不顧「不得擅自懲處他族子民」的條約協議,要對那名少女進行難堪的懲罰。

可見那名少女身上擁有什麼樣的大罪,才會逼上層做出這樣的決定。

就在看守者熱烈談論著八卦時,地下監牢也開始進行不可告人的刑罰。

 

剛進入牢房內的莫妲兒被人狠狠往地上推倒,一臉驚恐地看著侍衛一個接著一個進入空間不大的牢房。

莫妲兒見每個人帶著不懷好意的眼神,下意識退後,試圖拉開彼此的距離,卻不知她這樣的舉動,只會增加男人們想征服她的慾望。

為首的男子指示兩名同伴將她的衣服強制脫掉,在拉扯的過程中,莫妲兒不甘示弱地強烈反抗,依然沒辦法敵過男人的力氣。

隨著衣服漸漸變少,莫妲兒焦慮的心情越強烈,直到她無意間對上了在旁看戲的男人們雙眼,腦海迅速出現了好幾幕令人氣憤的畫面。

原來那些男人們除了為娜雅毀掉那些巫女候選人的巫女資格外,還犯下不少假借逮捕異族之名,實為姦辱玩弄無辜女性,甚至殘殺同族,奪取財物。

……不可原諒!

不知是憤怒過頭,還是對自己無法阻止這些男人而感到死心,莫妲兒突然停止了反抗,任由他們脫掉她的衣服。

這讓不少人誤以為莫妲兒已經認命不再反抗,紛紛開始欣賞眼前的美景。

一頭烏黑的長髮批散在稀有的雪白肌膚,引誘著男人在那嬌嫩的肌膚留下痕跡,臉頰因為方才的激烈反抗而紅撲撲,朱紅的唇瓣微張,讓人期待她的呻吟,加上本身不時散發著令人很想欺負她的氣息……

但是,他們再怎麼刻意忽視莫妲兒身上的印記,心裡難免猶豫是否真要猥褻她……只因為這世上從未出現一次擁有「所有印記」的特殊巫女。

眾人面面相覷,一致性吞了吞口水,要去除這種特殊條件的巫女資格可不是常有的事,因此眾人眼中露出了情欲,為首的男子決定先行下手。

在男子要碰到莫妲兒的瞬間,一股強大的衝擊力將他撞向牆壁,身體像被人狠狠撕裂一般,強烈的痛楚令他發出淒慘的叫聲,接著頭部極為怪異的產生天旋地轉的感覺。

當男子努力睜開雙眼想看清楚自己的現況,映入眼中的是閃耀銀白色光芒的雙眼,正冰冷地凝視他,接著他便看見自己被肢解的身體之後,下一秒陷入黑暗。

一旁還沒從同伴慘死狀態回過神的侍衛們,茫然地看著死者噴灑出來的鮮血迅速往四周擴散,沒會兒整個牢房繪滿了陌生的星之圖騰符文。

此刻無風狀態下,莫妲兒的長髮緩緩地飄揚,身體也違反自然定律飄離地面,形成詭譎景象,在四周空氣極速變冷的情況下,終於讓那些侍衛們回過神,紛紛拿出武器對準她。

看似不畏恐懼地嚇阻莫妲兒,事實上每個人卻是本能地想逃離,甚至害怕她會像剛才那樣秒殺自己,但他們心裡又產生矛盾,眼前如此嬌弱的少女怎麼會有那麼強大的力量?如果不是有同伴慘死的事實與她展現出強悍氣勢,或許不會造成這樣的矛盾。

就在情況僵持了好一會兒,莫妲兒緩緩張開朱唇,輕柔的說──

「無禮者,跪下!」

莫妲兒的話語彷彿擁有強大的執行力,瞬間讓所有人跪趴在她面前,咬緊牙根承受身上沉重的壓力,在她目光掃過自己所處的地方與自身赤裸的狀態,不由得垂眸輕笑。

「難怪『理性』會同意放任『本性』的我出來……你們真是一群不怕死的傢伙,居然想玷汙我?」

莫妲兒瞥了一眼被丟棄地上的蠍族服飾,手一抬,衣服自動飛到她身上穿起來,居高臨下地俯視那群低頭無法正視她的侍衛們。

「你們真是好大的膽子,不瞧瞧我是什麼樣的人,居然敢動了色心?」

身上壓力又加重了許多,幾個撐不住的人趴在地上動彈不得,甚至還有人試圖求饒。

「喔?這麼快就求饒,你們平常不是很喜歡這樣欺負人嗎?才出現了一個有能力反抗的『弱女子』就嚇成這副德性……你們還是不是男人啊?」

被如此鄙視質疑自身男子氣概,幾乎所有人下意識想好好教訓一下莫妲兒,隨即退縮不敢輕舉妄動。

因為他們看見莫妲兒明明沒有實際掐住一名同伴的脖子,對方卻露出痛苦表情,脖子還出現無形的手掐凹痕,甚至隨著她的動作憑空飄浮了起來,嚇得他們不敢有反抗之心。

見自己製造的恐嚇效果不錯,莫妲兒將男子甩在慘死的同伴屍身上。

「後悔知道自己犯下無法挽救的過錯嗎?」

眾人雖然低著頭不敢多看她一眼,內心還是不認同自己的過錯。

「呵,原來一個人死還不足讓人馬上明白即將面臨之事,非得等到人家做出威脅才懂得害怕……這就是你們想要的下場?」

令人一知半解的話語,卻是一字一句蘊藏著一股挑撥內心深處的恐懼,眾人面面相覷,希望同伴中得知她想表達的意思。

這時,莫妲兒嘴角微微上揚,將他們的罪刑一一說了出來,頓時所有人臉色大變,驚訝著她是如何得知這些事,這是只有他們自己人才會知道的事情啊!

無視眾人震驚情緒,莫妲兒的雙眼從銀白色光芒漸漸化為暗紫色,垂眸一笑。

「既然你們自認為沒人會懲罰你們,我想,『以牙還牙』似乎比較符合『理性』不願殺人的想法,不如現在就讓你們嚐嚐你們想對我做的事情……就從你開始,如何?」

語畢,牢房內佈滿鮮血繪成的星之圖騰符文亮起了光芒,身處範圍內的侍衛們身體不受控制動了起來,他們遵照莫妲兒的指示,開始向她指定的同伴進行原本要執行的……

 

夜晚,中央神殿西北方的地下監牢不時傳出疑似人們遭受刑罰的痛苦呻吟,這對長期堅守牢房入口的看守者來說是習以為常的聲音,但又有那麼一點不一樣。

因為從處刑開始所傳出來的痛苦聲到現在,已經過了一天多的時間,很少有人可以承受這麼久不間斷的折磨,更別說是女性,不禁令他們產生好奇,想前往一探究竟。

可他們才轉身要進入裡面,忽然閃出兩道黑色光束擊穿頭部,令他們當場死亡。

沒會兒,距離入口前方不遠暗處緩緩出現一個人影,對方望了一下四周,確定沒人之後再往入口緩慢前進。

如果有仔細注意對方的動作,將會發現對方的行動緩慢並非刻意,而是身負重傷硬逼自己來到這裡。

這時夜空中的烏雲散去,在月光照映下,對方竟然是被大長老囚禁的阿迪南!

不對,從那雙特殊又帶有混濁的金色瞳孔來看,那個人是夏德拉。

當夏德拉聽見地牢傳來痛苦呻吟,咬緊牙根強忍著尚未復原的身體加快腳步進入裡面,隨著自己越來越接近地牢深處,痛苦呻吟開始夾雜令人感到相當刺耳的肉體撞擊聲,空氣中也瀰漫著濃厚的情欲味。

夏德拉難掩心痛,雖然他早已明白自己不可能會那麼幸運可以阻止這件事發生,但是他實在無法忍受那群該死的傢伙碰了她!

一抵達最內層的牢房,夏德拉看見一群男人團團包圍著一人侵犯,衝擊性的一幕讓他怒紅眼要殺了那些人,在準備動手的瞬間,他發現角落有個人影,仔細一看,那個人居然是應該正被人侵犯的莫妲兒。

只見莫妲兒眼神有些空洞地注視眼前淫亂畫面,彷彿在等待這場戲碼何時結束的模樣,讓夏德拉不由的愣住,這才看清楚被侵犯的人其實是一名男人。

進一步觀察那群正在進行侵犯的男人們,每個人身體佈滿了瘀傷,神智呈現恍惚的瘋狂模樣,像被下達了不可抗拒的命令,讓他們不顧身體的極限,拼了命也要完成「指示」。

這時,夏德拉注意到整個牢房繪滿了用鮮血繪成的星之圖騰,而一名殘缺的屍體,恐怕是引發這般下場的蠢蛋。

不過仔細想想,現在的情況雖然和他那時企圖侵犯莫妲兒的情況相似,但他可以感覺到眼前的女孩,其實是保有自己的意念,否則這些人絕不可能只有這樣的下場。

想到這,夏德拉來到莫妲兒面前,小心翼翼輕喚──

「莫妲兒?」

像是剛注意到有其他人的存在,莫妲兒目光移到夏德拉身上,等到她看清楚他的樣貌,空洞的眼神開始有了焦距,也有了正常的表情。

「……阿迪南?」

莫妲兒訝異地看著應該不可能會出現的阿迪南,正要開心的時候,她注意到對方的金色眼睛是帶有混濁,且臉上的表情因為那一個名字,而有了明顯不悅的模樣。

莫妲兒才驚覺自己認錯人,尷尬地改口:「夏德拉,你怎麼會來這?」

夏德拉沉默了會兒,伸手的說:「走吧,我帶妳出去。」

莫妲兒心一怔,一臉驚訝眼前的事實,夏德拉是特地跑來救她……

見狀,夏德拉誤以為莫妲兒是差點遭人侵犯而驚嚇過度,決定主動帶她離開此地,但在離開前,他順手運起數十顆黑色光球,準備一次屠殺時,被莫妲兒連忙阻止。

「別殺人!他們……他們已經接受了我的懲罰,這輩子很難恢復正常了。」

夏德拉蹙眉注視著莫妲兒那副害怕他要殺人的表情,再望向那些依然陷入瘋狂交歡的男人們,確實神智已經很難恢復正常狀態……

「那我們快走吧!」

臨走前,莫妲兒不忘將自己最重要的包包撿起,然後跟在夏德拉身後離開牢房。

一路走來,莫妲兒看見不少倒在地上,包含被關在牢房內的屍體,然後再看那明顯勉強自己身體的背影,她的心裡莫名悶痛起來。

為什麼夏德拉會不計前嫌跑來救她呢?還知道她被關在這裡……

「那……那個,夏德拉,你為什麼會知道我在這裡?」

夏德拉回頭瞥了她一眼,緩緩的說:「我剛好『看見』妳被帶來這裡。」

「看見?」莫妲兒困惑了一下,立即領悟的說,「出現在神殿的黑影,原來就是你?」

夏德拉微些訝異道:「妳居然能看見我的意識體……」

莫妲兒像是想到了什麼,忽然低頭沉默,夏德拉也不勉強她解釋,繼續帶路。

過了一段時間,夏德拉聽到身後傳來微弱的啜泣聲,回頭一看,便看見莫妲兒咬緊下唇地擦拭控制不住的淚水,不願發出一絲哭聲。

夏德拉愣住,雖然不是第一次看見莫妲兒哭泣,但是他知道這次情況很不同,讓很少安慰人的他不知所措地僵在原地,欲言又止,最後牽起她的手,安靜地帶她走出監牢。

離開地下監牢又走了好長一段路,進入了荒涼的山區深處,靠著月光的照映下,夏德拉確定沒人追上後才鬆開手,彆拗的說:「妳……妳別哭了……」

莫妲兒搖搖頭,刻意遠離夏德拉之後,蹲坐在地上抱膝痛哭。

見狀,夏德拉有些慌張地望著四周,悄悄地來到她身旁坐下,盯了她好一會兒,默默地將她擁入懷中盡情哭泣。

良久,莫妲兒才哽咽的說:「對不起……」

夏德拉怔了下,不解的說:「為什麼要道歉?」

莫妲兒悲傷的說:「因為我的關係……害你背負殺人的罪孽,害了那些無關的人失去性命,也毀了那些男人的一生……這全都是我的錯。」

夏德拉蹙眉道:「這怎麼會是妳的錯!是他們活該自找,居然想毀了妳的巫女資格!」

「……雖然他們有罪,但我的懲罰等於是殺了他們,也讓害你動了殺意。」莫妲兒望著夏德拉,「我也差點害死你啊……夏德拉,你為什麼還要救我?」

夏德拉眼神微暗,沉默了會兒道:「因為妳是我的巫女。」

「……你錯了,我並不是巫女。」莫妲兒垂下眼簾的說。

「是,妳是。」

「不,我不是。」莫妲兒露出毫無飾品的左腕,「你看……我沒有聖物手鍊了,能讓你堅持我是巫女的理由已經不存在,而且我還一直不順你的意,破壞你的計劃,甚至差點殺了你,為什麼你不會恨我?你應該是愛恨分明的人啊!」

夏德拉凝視莫妲兒良久,伸手輕輕擦拭她臉上的淚水,露出難得的溫柔微笑。

「不管妳怎麼否認,我就是認定妳是我的巫女,是我唯一的伴侶……我只要妳一人。」

聽到如此真誠的告白,莫妲兒怔怔地看著夏德拉,不知是夜色昏暗的關係,或是受到他的話語而感動,她居然產生眼前的人是阿迪南,是阿迪南在對她告白!

意識到這一點,莫妲兒猛然搖頭,他是夏德拉,不是阿迪南啊!

莫妲兒趕緊離開夏德拉的懷抱,深怕自己的想法會被發現……傷到他的心。

但是,她卻不知自己剛才的舉動早已傷到夏德拉的心,只見他露出一絲苦笑,隨即恢復她所熟悉的態度,帶著她繼續往深山前進。

莫妲兒不懂夏德拉怎麼態度大轉變,困惑的問:「夏德拉,你要帶我去哪裡?」

「前方有我的據點,先在那裡躲幾天,等外面安全之後,我再帶妳離開中央。」

「逃……」莫妲兒忽然發現自己居然沒有想去的目標,也注意到夏德拉話中的矛盾,不解地問,「監牢發生那麼嚴重的事,我們應該要繼續趕路,逃得越遠越好吧?」

夏德拉沉默了會兒道:「……妳需要休息。」

「呃?」

夏德拉瞥了她一眼:「妳沒發現妳的身體狀況嗎?」

被這麼一問,莫妲兒這才注意到身體的力氣像是被抽乾,雙腿癱軟地差點跌倒,被眼明手快的夏德拉抱住,意識開始渙散。

沒料到自己會靠著精神力支撐如此疲憊的身體,莫妲兒試圖打起精神想靠自己行走,不希望造成夏德拉太大的麻煩。

察覺莫妲兒的企圖,夏德拉不容拒絕地以公主抱的姿勢將她抱起,低吼──

「妳別太小看我了!」

語畢,夏德拉開始往目的地奔跑,路途不忘催促她快點休息。

莫妲兒怔怔看著夏德拉,明明身上還有傷,卻逞強地帶著自己逃跑……鼻頭一酸,在淚水落下與失去意識的剎那,輕喃的說:「夏德拉,謝謝你……」

聞言,夏德拉嘴角不由自主揚起,莫妲兒的一句「謝謝」讓他的心瞬間暖了起來,也讓他的身體忘記了痛楚,全身充滿精力地向前衝刺。

他有預感,再過幾天,他就可以得到莫妲兒的心了!

 

深夜,遲遲等不到看守者回報,心中感到不安的阿華田率領一群人來到地下監牢,正好看見入口兩名看守者躺在血泊之中,心一驚,趕緊進入牢裡,立刻被眼前的畫面震住。

──所有囚犯與看守者全都死了!

顧不得是否有生存者,阿華田衝到最內層的牢房,當所有人看見牢房的現況,震驚程度遠超過所有囚犯與看守者的死還要來得大。

「這……這怎麼會這樣!」

阿華田不敢置信那些待衛們會無視他人存在互相進行交歡,且裡面應該是頭號承受者的莫妲兒居然不見了!

阿華田立刻派人將失去理智的侍衛們強制分開,卻險被拉來一起交歡,迫使他們情急之下動手擊昏那群侍衛們,令人意外的是,這個方法竟然無效!

已有部份的人被壓制在地上,身上的衣服被力量異常強大的侍衛們撕破,上演著混亂的場面,逼得阿華田改口殺了那些已瘋掉的待衛們。

過了一段時間,已死去的待衛們正被收屍中,阿華田站在牢內看著四周用鮮血繪滿了陌生的圖騰,與日月圖騰有相似構造,猶如天上繁星的──星之圖騰。

面對這樣陌生的圖騰竟讓阿華田產生畏懼,甚至認為侍衛們的古怪行為以及牢裡所有人的死,全跟莫妲兒有關……難道這就是擁有特殊容器的實力?

可他根本看不出莫妲兒擁有這種力量,如果有,早該被抓的時候,就應該展現力量對付他們了,不會被帶到這裡才動手……

想到這,阿華田對其他人交待一些需要善後的事情後,趕緊向娜雅稟報這件大事。

過了一段時間,阿華田一抵達娜雅的住處,便看見大長老站在房外,立刻向他行禮。

「大長老,今日您怎麼有空來這?您不是在教育阿迪南大人嗎?」

大長老露出曖昧的表情,指著房內道:「我是讓阿迪南大人早日履行他的義務。」

「那真是太好了!」阿華田開心道,「巫女大人的心願可以完成了。」

「嗯,這次我除了加重藥量外,還多加了迷幻成份,不怕在緊要關頭恢復理智。」頓了下,大長老瞥了阿華田一眼,「剛剛看你匆忙跑了過來,有什麼要緊的事稟報?」

阿華田猶豫了會兒,將稍早發生的事情一一告訴了大長老,見大長老臉色越來越難看,阿華田明白這事非常重大,有可能會改變他們現在所掌握的優勢。

此刻,房內狀況──

原本躺在床上呈現茫然狀態,任由娜雅挑逗自己的阿迪南,突然恢復了理智。

當他看清壓在自己身上的人是娜雅時,猛然將她推開,慌張地退後,隨即痛苦地倒在床上忍受毒害,並在娜雅靠近自己的時候,對她吼道:「走開!別碰我!」

「阿迪南大人,您別這樣……」娜雅擔憂地勸解。

「滾!」

「大人!」

阿迪南焦急地望著四周,發現自己是待在娜雅的寢室,並沒有看見其他人在場,立刻往門口離開,可毒發的情況超乎想像,明顯是藥量被加重了許多,也添加不該有的成份,造成他意識不清,產生了奇怪的幻覺,使得他再度露出茫然神情。

見狀,娜雅來到阿迪南身旁輕喃:「大人,娜雅願意為您解毒,好嗎?」

聞言,阿迪南抱頭痛苦抗拒:「不!我不要妳……我要莫妲兒,我只給她解毒!」

娜雅漲紅著臉,沒料到阿迪南就算中毒了,心中所想的人還是莫妲兒,忌妒心令她失去冷靜,惡劣地說出不該說出來的話。

「王,您不用再去想她了,她已經被我送給手下除去巫女資格了,像那種不純潔的異族怎麼可以玷汙您尊貴的身軀呢?還是由我來為您解毒吧!」

阿迪南震驚地瞪大雙眼,情緒激動地抓住娜雅的手臂大吼──

「妳說什麼?妳竟然將她除去巫女資格?!妳怎麼可以這麼做!」

娜雅吃痛地說:「大人,請您不要激動,她不值得您這麼生氣啊!」

「妳這惡毒的女人,妳根本不知道妳毀掉的是何等重要的人,居然還痴心妄想想得到大神巫女之位?」阿迪南咬牙切齒的說,幾乎巴不得將娜雅碎屍萬段緊抓她的手臂,「快說,她現在的下落在哪?」

娜雅被阿迪南的兇惡模樣嚇得不知所措,不由自主說出莫妲兒的下落之後,馬上被推到一旁,眼睜睜看著他往門口方向準備離開。

可走到一半,阿迪南突然跪在地上抽出懷裡的匕首,在娜雅的尖叫下,往自己大腿用力一刺,瞬間鮮血噴灑一地。

此刻,門外的大長老與阿華田聞聲立刻破門而入,映入眼中的是娜雅驚慌失措地看著阿迪南抽出大腿上的匕首畫面。

劇烈的疼痛讓阿迪南差點叫了出來,但他知道這樣還不夠壓抑體內的毒,正要再補上一刀時,阿華田與大長老已上前阻止他。

「大人,您快住手啊!」

「王,請您不要這樣傷害自己!」

「放手!」

阿迪南奮力運起力量震開礙事的兩人,別於一般的耀眼金光在他周圍旋轉,似乎是抱著必死決心面對眼前一直逼迫他做他不愛的事情的「敵人」!

大長老見狀,試圖拿出王權之杖來限制阿迪南的行為,卻反被阿迪南奪走,一陣強大的震波將他們狠狠撞開,待他們回過神,阿迪南已經消失不見了。

「該死,被他逃走了。」大長老對著阿華田道,「他還跑不遠,快將他追回來!」

「是!」

阿華田循著血跡方向追了出去,沒會兒,大長老才注意到娜雅的情況似乎很不對勁。

「巫女大人?」大長老輕喚了一聲,「您沒事吧?」

娜雅像是受到極大打擊,哭道:「為什麼要拒絕我……我真的不如她嗎?」

大長老輕拍娜雅的肩膀道:「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王會強烈的拒絕妳?」

娜雅不甘心的說:「我不曉得為什麼阿迪南大人會跟上次一樣突然恢復理智,他逼問我莫妲兒的下落,還說他身上的毒只肯給她解,我一時失控告訴他莫妲兒已經被我下令除去巫女資格,他就生氣的拿刀自殘啊!」

聞言,大長老蹙眉不語,正巧見情況不對的蘇拉神官趕了過來,大長老將娜雅交給蘇拉安撫情緒,一句話也不說的離去。

 

 

附神巫女06 - 沙漠禁果之蛇王偷心中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