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心傷

 

走了好長一段山路,兩人終於抵達城鎮範圍內。

從這裡就能清楚感受到中央百姓的喜悅感,看著每戶人家在自家門前擺上了好幾個似乎有含有特殊意義的花草編織出漂亮的花圈,花圈上纏繞了許多金與白的緞帶,有些還多加了清脆的鈴鐺,充滿慶典的味道。

其中,莫妲兒還看見了不少繪有太陽圖騰的物品上,加了幾樣紅色的小裝飾,似乎代表大神血脈與大神巫女的喜慶時刻。

夏德拉帶領莫妲兒來到一處人群較少的偏僻地帶,雖然距離真正的地點還很遙遠,卻可以清楚看見遠方風格為印度風的華麗王宮。

第一次親眼將整座雄偉華麗的王宮映入眼中,莫妲兒心中盪起了異樣感觸,這就是屬於阿迪南的王宮,是位居里迦瓦大神所創大陸正中央的重要建築。

位於王宮正前方,有一處專門進行特殊節慶或是進行宣示的寬闊圓形高平臺,上面已經擺滿儀式所需的物品,同時也放置曾在狼族見過的相似石臺,包含危險道具──儀式刀。

此刻,平臺底下已經聚集了大批民眾,每個人露出欣喜歡樂的笑容,與前幾天莫妲兒所見到的死氣沉沉模樣相差很大。

不知為何,莫妲兒覺得這是人們將心中的仇恨怨氣,全部集中在即將代替她死去的無辜少女身上。

沒會兒,平臺上開始有了動靜,以蘇拉神官為首,一群穿著神殿服飾的人們從入口兩側走了出來,每個人手中持有特殊的祭祀物品,看在莫妲兒眼中,那些人手中持有的物品和艾絲達留在蠍族的物品極為相似,然後各自站在屬於他們的位置。

這時,穿著華麗服飾的阿迪南與新娘打扮的娜雅也從入口兩側一起走出來。

只見娜雅帶著幸福的笑容向底下的民眾揮手致意,反觀阿迪南,他卻是面無表情地直視眼前,彷彿這一切與他無關,唯有異常的地方是他周圍有黑色煙霧環繞,隨即消失不見,讓莫妲兒立刻察覺不對勁。

蘇拉神官來到兩人面前,像是在向娜雅交代什麼事,頻頻看見她在點頭表示明白,而阿迪南則是繼續面無表情,當自己是裝飾品。

待蘇拉神官交代完事情後,他立刻退去一旁。

娜雅走到石臺前高舉雙手,嚀喃聽不清的話語,而她雙手開始聚集四大元素光芒,在眾人驚呼之下,朝天空直直一射,瞬間分散四周消失不見。

一會兒,娜雅表情有些錯愕,似乎發生意料的情況,她望向蘇拉神官,後者給予她暗示後,她使出風元素之力讓自己微微飄浮在半空中,接著表現出猶如神明降臨的模樣,向底下的百姓說出祈禱語。

在遠方觀看這一幕的莫妲兒,非常驚訝娜雅居然會做出如此破綻百出的行為。

不知是百姓太無知,還是真的被娜雅的舉動信以為真,居然沒有一個人發現不對勁,使她順利完成所謂的「百年之初儀式」。

待百年之初儀式結束後,接著是舉行阿迪南與娜雅的婚禮。

當一名身穿蠍族服裝的少女被兩名神殿人員帶到石臺上,一臉恐懼又掙扎地向旁邊的神殿人員說出她並非通緝上的人,可沒人理會她,其中一名神殿人員嫌她太吵,順手拿起一條白布塞住她的嘴巴,讓她更無法發出聲音抗議。

見狀,莫妲兒臉色開始慘白起來。

因為那名少女跟她長得一模一樣,無論是髮型或是膚色,身材大小和表情姿體上的任何一舉一動全都跟她一樣,到底是怎麼找尋才能找到一位簡直是本尊的無辜少女?

此刻,蘇拉神官持著古老卷軸來到石臺前,朝向烈陽朗誦祭文,隨著卷軸越拉越長,幾乎快要見底時,少女露出絕望眼神之後,緩緩閉上雙眼。

這時蘇拉神官已經唸完祭文,他將儀式刀交給了阿迪南,並在他面前低語幾句。

阿迪南走到石臺前冷漠直視少女,二話不說直接將刀子刺進少女的胸膛,一個反轉,極為血腥地將少女的心臟取出來放置在一旁早已準備好的盤子上,拿起白布擦拭手上的鮮血,走回娜雅身旁。

將這一切過程看在眼中,莫妲兒臉色更為慘白。

沒想到阿迪南會毫不猶豫地殺掉那名跟她長得很像的無辜女孩,雖然知道他很不對勁,但是見到這樣的畫面,不免令她感到心寒與害怕,同時,她也再次認清一件事。

這裡並不是她的和平世界,這裡是一個可以用活祭為由,輕易奪取他人命,甚至讓所有百姓一起仇恨無辜之人的可怕世界。

一旁觀察莫妲兒的反應,夏德拉見慫恿的機會來了,指向現在在進行婚禮儀式的兩人。

「看清楚了嗎?阿迪南是多麼殘忍將那名少女殺死,妳該慶幸躺在上面的人不是妳,否則下場就是死!」

莫妲兒沉默不語,目光依然放在阿迪南身上,沒會兒,她見到阿迪南周圍那團黑色煙霧再度出現,並且纏繞在他身上控制他的一舉一動,這下子讓她真正確定現在的阿迪南是受人控制的傀儡!

夏德拉不滿意莫妲兒見到這般畫面還能如此無動於衷,不由得激動起來。

「妳為什麼還能這麼平靜?」

莫妲兒蹙眉地凝視夏德拉,對於他情緒失控的模樣感到懷疑,突然靈光一閃,雙眼亮起了銀白色光芒,直視夏德拉那雙顯得驚訝又混濁的金色眼睛。

剎那間,莫妲兒知道了原來那名無辜少女是夏德拉改造出來的真相。

除了誤導中央連日來不斷挨家搜索她的下落外,還有一個用意就是要她誤會阿迪南會無情地將她活祭,然後死心地放棄解救阿迪南,最後只能依賴他……這就是夏德拉刻意帶她來這裡的真正目的。

可當她難掩心中怒火想對夏德拉發飆時,看見他為了不讓邪神利用自己,向邪神哀求的模樣,心中的怒火瞬間消退,再看到他答應邪神的要求,拼了命找出可以代替自己送死的無辜少女之後,心中湧出了自己無法理解的陌生苦澀感。

漸漸的,莫妲兒收起力量,低頭不再直視夏德拉。

「……對不起。」

這是莫妲兒唯一可以說出口的話語,但是夏德拉卻不明白她為何會突然向自己道歉,隨即他想到剛才莫妲兒的異狀。

在她展現出那股陌生力量的時候,那雙閃耀著特殊銀白色光芒的眼睛讓他覺得自己像是被看透一般,腦海不斷出現這幾天所經歷到的畫面,甚至還出現剛剛所發生的畫面,使他心裡產生極大的不安,總覺得這些事情已經被莫妲兒知道了。

沒會兒,莫妲兒抬頭認真直視夏德拉,像是要確認什麼之後,露出一絲苦笑。

「你不需要再隱瞞我,或是試圖說服我放棄阿迪南了……你為我所做的一切,我都已經知道了,但是……我不能因為受到你的幫助而違背自己的心意選擇你。」

夏德拉心一涼,雖然他不懂莫妲兒是如何知道,他現在最在乎的是她最後那句話。

「為什麼?」夏德拉強忍心痛的說,「我難道不夠好嗎?即使阿迪南變成那樣,也娶了他應該要娶的巫女,妳還是寧可堅持不放棄他,卻……不選我?」

莫妲兒哀傷地凝視夏德拉,隨即搖搖頭,輕喃道:「我不想傷害你。」

「傷害我?」夏德拉想起月神曾說過的話,「快告訴我!我要聽妳的真心話。」

莫妲兒咬緊下唇,非常猶豫要不要將真心話說出來,當她看見夏德拉那副害怕的模樣,決定長痛不如短痛,把這件事好好解決完畢。

「好,那我把話說清楚,你要有心理準備……我現在要說的話是非常傷人的話。」

莫妲兒將剛開始遇到夏德拉的厭惡感受一一說了出來,同時也將她與阿迪南的相處簡單帶過,最後是近幾天的和平相處。

「雖然我不會像以前那樣排斥你,也覺得你這幾天很努力給我最好的物品,可是……」

莫妲兒深吸一口氣,直視夏德拉那隱忍痛苦的表情,殘忍地說出那句傷人的話。

「看見你,就像是看見阿迪南一樣……我不想將你當成是阿迪南的替代品,那會讓我們非常痛苦……這就是我不能選擇你的原因。」

語畢,莫妲兒看見夏德拉受到極大打擊地跪坐在地上,茫然的表情,似乎一時間無法承受那句最傷人的話語,久久無法平復心中的痛楚。

莫妲兒同樣感到難受,雖然她並沒有真正喜歡上夏德拉,但是看到他的模樣,任誰也會產生愧疚之心。

這時,莫妲兒注意到不遠處的地方有個眼熟的人也躲在遠方觀望儀式進行的過程,仔細一看,那不就是許久不見的赫爾姆嗎?!

莫妲兒望了一眼夏德拉,見他依然沉溺打擊之中,心一狠,馬上逃離他身旁,直往赫爾姆的所在奔跑。

然而,受到嚴重打擊的夏德拉沒有發現莫妲兒已逃離自己身旁,滿腦子都是憎恨自己為什麼會跟阿迪南擁有相同的臉龐。

不管自己怎麼努力,就是無法超越他,甚至是想要的東西,最後都會落在他手中。

為什麼……為什麼任何事情都比不過他……為什麼!

濃厚的邪氣從夏德拉身體開始大量擴散,他發現莫妲兒逃走後平靜地站起身,望向遠方依然在進行儀式的石臺,伸手一揮,石臺上的祭品瞬間解除偽裝恢復原貌,立刻引起騷動。

「逃吧……盡管逃,妳是逃不掉我的手掌心,我會將妳追到手的!」

夏德拉冷冷一笑,決定不再為了莫妲兒保有自我殘存的「善念」,更不會「溫柔」對待她了,他要改變自己,強化心中的恨!

唯有強烈的恨,才能讓自己想擁有的東西得到手!

──他要向這個世界復仇!

決定好目標,夏德拉馬上回到異族招集所有兵力,他要奪下中央!

此刻夏德拉的心態已被遠方注視他的亞奇馮全看在眼裡,只見衪露出邪笑,對自己的計謀順利成功非常滿意,目光移到「祭祀殿堂」之後,發出富有含意的笑聲。

彷彿在說著:里迦瓦,祢快守不住祢的世界了,不管祢再怎麼掙扎也沒有了!這都會變成衪的所有!衪就要成為這個世界的主人了!

 

匆忙趕到赫爾姆所在地,莫妲兒幾乎快喘不過氣來。

當她看見赫爾姆有離開的打算,趕緊加快腳步,衝到他身旁拉住他的手。

赫爾姆一見到來的人是莫妲兒,表情像是見到鬼般,震驚地指向已被活祭的少女,再指向快喘不過氣的她。

「妳、妳不是已經被活祭了嗎?怎麼會好好的出現在這裡?」

莫妲兒搖搖頭,急忙道:「現在沒時間跟你解釋了,快、快帶我到安全的地方去。」

聞言,赫爾姆馬上帶著莫妲兒道:「跟我來。」

過了一段時間,赫爾姆將莫妲兒帶到他私人的處所,進入屋內前,他還不忘確認是否有人跟蹤,確定沒人之後,立刻緊閉門窗,再帶莫妲兒走進暗房的地下室。

待兩人坐好,赫爾姆迫不及待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妳和王不是被抓了嗎?為什麼妳還會活著?」

莫妲兒無奈苦笑,將自己被夏德拉所救,以及代替自己活祭的無辜少女是也是夏德拉製造出來的事情大概說了出來。

聽完事情經過後,赫爾姆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眼神充滿佩服地直視莫妲兒。

「剛認識妳就知道妳是個很不簡單的人,沒想到妳居然有辦法讓異族長願意為妳做出這種事情……一模一樣的替身,這可是很難成功,也非常容易造成反噬喪命的邪術啊!」

莫妲兒怔怔地看著赫爾姆,這才想到這幾天確實有感覺到夏德拉的身體明顯虛弱,起初她以為是身上的傷未好的關係,沒想到真相會是這樣……

天啊,她居然還說出那麼傷人的話,恐怕夏德拉除了恨死自己外,更是恨透了阿迪南。

「赫爾姆,我們不在的這段期間,中央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每個人死氣沉沉就算了,我還在中央神殿看到不屬於里迦瓦大神的光芒……那是邪神入侵的黑暗光芒啊!」

赫爾姆聽了,露出一絲苦笑,表情顯得失落。

「這都要從阿迪南大人在鷹族的事被神殿與長老院知道時開始說起。」

事情曝光的那一夜,娜雅與大長老從鷹族送來的信紙得知阿迪南的目的後,派了蘇拉神官前去警告阿迪南不得忘了他真正的巫女是娜雅,並且給予他一次機會,同意讓他陪同莫妲兒繼續進行認證考驗。

可是,狼族的正式信函否認了娜雅的大神巫女身份,反而指稱她是冒牌巫女,令大長老與娜雅大怒,決定進行肅清阿迪南身旁的心腹行動。

第一個被除掉的是庫立,因為他是眾所皆知阿迪南最忠心的僕人,接著是阿迪南慣用的手下也跟隨庫立的後塵死了。

這麼大的動作讓不少支持阿迪南的人退縮,因為他們明白大長老的舉動是在警告他們不得對阿迪南伸出援手,用意要他回到中央之後,成為名副其實的活傀儡。

但是,這樣的肅清是不夠的,大長老繼續捕抓隱藏身份的心腹,其中一名被抓入牢房的人,因為承受不住殘忍的酷刑,將赫爾姆的身份洩漏出來,以求活命。

可惜,那位洩密者還是被殺了。

身份曝光的赫爾姆趕緊逃離神殿,雖然逃的很辛苦,不過他事前就有預料到這種情況會發生,早就做好逃命與藏匿路線,所以很順利逃過神殿與長老院的追捕。

之後的幾個月內,赫爾姆一方面探查神殿與長老院的動向,另方面試圖將中央現況情報傳到阿迪南手中,希望能夠警告他長老院與神殿已打算自立為王,不得隨意回來。

不幸的是,長老院將整個中央現況情報鎖住,不讓任何事流傳出去,當然人也不可隨意離開中央,因此赫爾姆更改目標,等待兩人回到中央前,趕緊帶他們逃離長老院的埋伏。

可惜,這一切都太遲了。

但是赫爾姆並沒有放棄,正想辦法要救他們出來時,中央便發佈了公告,也就是莫妲兒所見到的結婚與活祭公告。

這簡直是給予赫爾姆重大的打擊,不過,他直覺這個公告是長老院搞得鬼,才會親自到遠方觀看儀式現場。

當他看見阿迪南親手殺了莫妲兒的那一幕實在太震驚,心灰意冷放棄最後的希望時,卻看見莫妲兒主動找上他,差點將他嚇死了。

「所以,事情就是這樣。」赫爾姆無奈的說。

莫妲兒聽了,忍不住苦笑起來。

說的也是,只要是親眼看到那麼驚悚殘忍的挖心過程,而應該慘死在石臺上的人卻突然出現在身旁,任誰看了都想尖叫。

不過她得替阿迪南釐清誤會,否則他的處境會變得更冤枉。

此刻,莫妲兒想起離開蠍族前,帕尼爾對阿迪南所說的話。

如果見情況不對,請盡快回到蠍族,我族會迅速連絡他族,一同全力庇護你們。

……難道帕尼爾早就知道中央有反叛的意圖了?

莫妲兒低頭思索,仔細回想待在蠍族最後幾天的日子,阿迪南和四大族長確實有古怪的行為,似乎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在討論。

可是,每次她一接近想參與話題,便發現大家的話題都是雞毛蒜皮的小事,不然就是玩笑動到她身上,惹得她不想靠近他們。

「妳怎麼了?」赫爾姆不解莫妲兒的表情怎麼忽然嚴肅起來。

莫妲兒沉默了會兒,認真道:「赫爾姆,你相信我說的話嗎?」

赫爾姆納悶的說:「妳為何這樣問?」

「因為我接下來要說的話,與你看到事情的真相會不一樣。」

「怎麼說?」

莫妲兒將自己夢到阿迪南為了她想自殺,結果邪神阻止之後反操控他的事說了出來,當然也有提到在儀式現場看到的重要畫面。

「雖然阿迪南殺了那名少女,事實上我卻是看見他身上有邪氣在操控他的一舉一動,所以……那並不是阿迪南的意願去做的事情。」

赫爾姆瞪大雙眼,不敢相信阿迪南會為了莫妲兒做到這種地步,不過她提到邪神控制阿迪南的部份,這點他非常相信。

因為這幾個月來所發生的事情實在太過詭異,就連一點力量也沒有的他都能感受到邪惡的氣息,加上儀式上,阿迪南的舉動與他所知的模樣差異太大……

莫妲兒繼續道:「還有一件事我必須要說,當初我們被大長老的人包圍的時候,阿迪南立刻叫我逃到蠍族,可惜逃脫失敗……而在那之前,蠍族長曾對阿迪南說過庇護之事,可惜當時我聽不懂他們的意思,現在仔細回想,我終於明白他們的意思了。

「四大部族早就知道長老院有謀反的意圖,蠍族長擔心此行回到中央會遇上這種情況發生,結果還是發生了……現在我必須到蠍族尋求幫助,至少要讓他們知道中央現在的情況,然後招集四大部族前去救阿迪南。」

頓了下,莫妲兒遲疑的說:「赫爾姆……我知道你光是要躲避通緝已經很辛苦了,可是我現在只能依靠你……你願意帶我到蠍族嗎?」

聞言,赫爾姆蹙起眉頭,似乎在猶豫答不答應這件事。

雖然四大部族的庇護確實對現在的情況有很大的幫助,但是,現在要離開中央領域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他實在沒自信可以帶她安全離開。

莫妲兒見狀,明白赫爾姆的難處,改口道:「如果不行也沒關係,我可以靠自己前往蠍族,我有能力保護自己的。」

「不,妳誤會了。」赫爾姆連忙道,「我只是怕自己沒辦法安全帶妳離開中央。」

莫妲兒心一喜:「這麼說,你願意帶我走囉?」

赫爾姆猶豫了下,點頭。

得到同意,莫妲兒迫不及待的說:「太好了,那我們趕快出發到蠍族吧!」

 

帶著簡單的行李,赫爾姆與莫妲兒前往較為偏僻少人的樹林,打算離開守備森嚴的中央領域邊境,不過途中還是有不少進行搜索的侍衛,赫爾姆很巧妙地避開被人發現的危機。

幾次下來,赫爾姆發現周圍的侍衛巡邏的次數太過頻繁,正覺得不對勁時,突然一道箭矢射到地上,心一驚,回頭一看,遠方出現率領大批人馬的阿華田。

只見阿華田不發一語地向身後的人們做出攻擊手勢,隨即所有人拿出弓箭朝他們攻擊,赫爾姆趕緊拉著莫妲兒一起逃命。

在箭矢的攻擊下,赫爾姆為了保護莫妲兒,被來不及閃避埋伏一旁的人們拿刀攻擊,造成身上有多處刀傷。

莫妲兒見狀,情急之下擋在赫爾姆面前,運起力量使用言靈。

「全都給我住手!」

奇怪的是,莫妲兒的言靈像是失效一般,沒有人停下攻擊,反而更加猛烈進攻,赫爾姆見她危險,抱著她擋下其中一名男子的攻擊,背部也受到重傷了。

莫妲兒驚慌不已,扶著有些站不穩的赫爾姆繼續往前逃跑,直到兩人被逼到毫無退路的懸崖邊,阿華田才下達停止攻擊的手勢,冷眼瞪著他們。

莫妲兒見赫爾姆的情況很不樂觀,忍不住又運起力量向所有人喝道:「退下!」

情況和之前一樣,完全無視莫妲兒的言靈,一步步接近兩人。

莫妲兒對這結果感到震驚,里迦瓦大神不是說她的言靈一般人無法反抗嗎?為什麼她用了兩次言靈都失敗了?

這時,阿華田開口了。

「別白費力氣了,異族少女,月神已經為我們施加了防護,只要聽不到聲音,就不受妳的言靈影響,乖乖接受逮捕吧!」

莫妲兒瞪大雙眼,她完全沒料到還有這一招防止言靈攻擊,臉色慘白地望向赫爾姆,對方也同樣看著她,似乎在等待她的決定。

莫妲兒低頭沉默了會兒,眼神堅定地望向赫爾姆,見對方點頭同意她的決定之後,目光移到阿華田,認真大喊──

「我寧死也不要被你們抓走!」

語畢,莫妲兒緊緊抱住赫爾姆一起往懸崖掉下去。

來不及阻止兩人,阿華田衝到懸崖邊看著湍急的河水已沒有兩人的身影,不悅地嘖了一聲,馬上向所有人做出撤離的手勢,迅速離去。

然而,陷入急流當中幾乎無法睜開雙眼的莫妲兒,雙手努力抓住赫爾姆的身體,深怕彼此被沖開,可惜強大的自然力量幾乎快讓她抓不住呈現昏迷狀態的赫爾姆。

此刻,莫妲兒感覺到腰椎傳來溫暖的力量,忽然周圍的水變得非常平靜,隱約可以看到斯格彼翁蠍神的身影。

當莫妲兒清楚看見斯格彼翁蠍神對她綻放親切的笑容後,她感覺到周圍的水起了變化,自己變得可以在水中呼吸,身體也不再緊繃,漸漸的,意識陷入了黑暗。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等莫妲兒恢復意識的時候,周圍的場景已經變了。

茫然望了會兒,那是一處沒有什麼遮蔽物與快乾枯的河道,幾乎沙漠化的荒涼地帶,且不遠處半濕不乾的河床上,莫妲兒看見昏迷不醒的赫爾姆,趕緊來到他身旁叫醒他。

「赫爾姆,赫爾姆醒醒啊!」

叫了好幾次,赫爾姆終於有清醒的現象,莫妲兒這才鬆了口氣,隨即想起他身上的傷口很嚴重,如果不趕緊處理是會有死的!

簡單檢查了一下傷勢,她意外發現赫爾姆身上的傷口居然止血了!如果不是親眼看到他被人砍的過程,她可能會誤以為眼前的傷口是特殊化妝的假傷。

這時,莫妲兒想起失去意識前曾看到斯格彼翁蠍神出現,難道是在那個時候,衪順便為重傷的赫爾姆做了止血動作嗎?

「鳴……」

赫爾姆勉強地撐起身體,莫妲兒趕緊幫忙攙扶他,問道:「你還撐得住嗎?」

「勉強可以。」當赫爾姆看見所處的環境,臉色不禁大變,情緒激動了起來,「慘了,我們竟然來到異域的範圍了!」

莫妲兒愣了下:「異域?」

 

 

附神巫女06 - 沙漠禁果之蛇王偷心中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