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沙漠遺跡

 

赫爾姆見莫妲兒不懂事情的嚴重性,正感到困惑時,馬上想起她是來自異域,應該知道怎麼回到大陸,連忙道:「沒錯,我們正是在異域,妳不是來自異域嗎?應該知道怎麼回到大陸吧?」

聞言,莫妲兒尷尬的說:「呃……其實我不是異域人。」

赫爾姆愣了下,訝異道:「妳不是異域人?可是妳之前……」

「我真的不是異域人。」莫妲兒無奈的說。

赫爾姆有些慌亂的說:「那、那……我們真的被流放了。」

「咦,怎麼會……我們不能回往走嗎?」莫妲兒不解的問。

「不是不行,而且要花很多時間。」赫爾姆頓了下,決定向她做個簡單說明。

莫妲兒聽完赫爾姆的說明後,無力感更加強烈。

由於大陸流傳著異域是幾乎無法生存之地,異域原生民族是生性兇殘,見人就殺的可怕民族傳說。

當時的人們為了保護自己,在大陸邊境建立了防護網,從內出去簡單,從外進來極為困難,加上會到異域都是被逐出部族的人居多,很少會有人刻意來到異域,所以漸漸地形成一種離異域越遠越好的潛意識,那是不受祝福的黑暗之地,就算不知道路線也沒關係,要是知道的話,說不定會被認定是異族。

這樣的想法讓莫妲兒感到最無力的地方,但是,她也不會責備大陸百姓對異域存有偏見的原因。

因為他們現在所處的地方,確實沒有看到幾個能果腹獵食的東西,更別說是遮蔽睡眠的地方,也就是說,他們有可能會在這裡餓死。

此刻,莫妲兒想起她在蠍族聽到艾絲達的系統留言,曾說過異域也有存在與蠍族相同的「系統」……這麼說,艾絲達早就知道她有可能會來到異域?!

可是,她該怎麼去找尋異域系統呢?

念頭才剛閃過,莫妲兒內心出現一股很強烈的直覺指著一個方向,彷彿在說異域系統就往那邊!她訝異地自己心中產生的直覺,難道這也是艾絲達的指示嗎?

莫妲兒的腦海突然出現她在蠍族聽完艾絲達的留言之後,家人帶著年幼的她到親戚家遊玩的後續回憶畫面。

這次的回憶畫面比之前還要清楚一些,雖然她到現在還是想不起那名親戚的長相,不過從身材來判斷,對方是男的。

只見那名親戚瞞著她的家人帶她來到一處隱密的房間裡,抱起她指著桌上的立體地圖,語氣輕柔地跟她說明地圖上所顯示的畫面,就是她未來會去的地方。

那是一個被水團團包圍,接近圓形的奇怪大陸,中心點的主色為金與白,四周則是由左上開始依序主色為綠、紅、褐、藍。

那名親戚右手一揮,立體地圖的內容範圍變的更大,出現了大陸以外的沙漠世界,接著指著離大陸有很長一段距離的金字塔,對她笑道。

──這是我送給妳的禮物。

莫妲兒忽然瞪大雙眼,被這個記憶嚇到了。

天啊!原來艾絲達就是那名親戚……她很早以前就與艾絲達接觸過了!

一旁觀察莫妲兒表情變化的赫爾姆,不懂為何她會突然露出震驚的表情,過沒多久露出自信的笑容。

「赫爾姆,我們不怕沒地方去了。」莫妲兒指向心中所知方向,「異域那裡有一座金字塔,是星神艾絲達留給我的禮物,去到那裡我們就有辦法活下來了。」

赫爾姆先是對「星神艾絲達」感到陌生,隨即會意莫妲兒口中所說的金字塔,正是造成異域成為恐怖之地的源頭,趕緊反對。

「不行不行,那是異域恐怖傳說當中最恐怖的發源地,傳說那裡有怪異的沙塵暴肆虐,在看不清前方情況下,四周會突然出現一群殺人不眨眼的恐怖異域原生部族──蛇族!」

說到這,赫爾姆忽然收住聲,怔怔地看著莫妲兒道:「妳是蛇族人?」

莫妲兒哭笑不得,到底是怎樣亂扯可以扯到她是蛇族人?明明剛才她就有說了自己並不是異域人。

「我不是蛇族人。」莫妲兒頓了下,垂眸思索了會兒,決定不再隱瞞的說,「事實上,我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赫爾姆訝異的說:「妳不是這個世界的人?那妳是……?」

「我是星神艾絲達的血脈子孫,與阿迪南是里迦瓦大神血脈是相同意思的人。」

赫爾姆似乎一時間無法消化這個訊息,忍不住開口問道:「妳說妳是星神艾絲達的血脈子孫,與阿迪南大人同為神明後代,可是我並沒有聽說過星神艾絲達這位神明的名號啊!」

「咦,你不知道艾絲達?可、可是阿迪南和其他族長都知道這位神明,而且有關於艾絲達的傳說是從蠍族流傳出來的……」莫妲兒有些驚訝的說。

聞言,赫爾姆苦笑的說:「那是只有像阿迪南大人與其他族長,或是身份較為特殊尊貴的人才會知道這種事情,一般像我這種身份的人是不可能會知道的。」

「赫爾姆……」莫妲兒感覺到他的失落,正想為他打氣時,他又回到原題繼續反對。

「就算妳是星神艾絲達的血脈子孫,異域這個危險之地實在去不得,根據傳說,不管是誰到了那個地方,不是死,就是重傷的離開,蛇族不可能會容許我們出現的。」

莫妲兒搖搖頭,認真的說:「我可以保證到了那裡絕對不會有事,更何況,我們也只剩那裡可以去……再說,我們都已經抱著必死的決心跳崖了,既然我們沒死,不正是代表我們命不該絕,不會死在這個地方,不是嗎?」

赫爾姆被莫妲兒最後的話怔住,他沉默地評估她的話,最後決定相信她。

 

時間不知已經過了多久,從異域邊境開始往金字塔出發的這段時間,兩人看著烈陽漸漸轉為夕陽,氣溫也從炙熱轉為寒冷。

莫妲兒很怕重傷的赫爾姆撐不下去,雖然表面上還能正常行走,實際上是靠著她的言靈讓身體遵從她的話繼續前進,但是,這樣的鼓勵已經快失去效果了。

因為原本已止血的傷口開始滲出血來,似乎是斯格彼翁蠍神的力量漸漸失去效力,加上兩人在這段路途中體力早已耗盡,更是滴水未沾,靠著微弱的精神力支撐身體前進的動力。

正當赫爾姆快撐不下去時,莫妲兒發現遠方有異常的沙塵暴,立刻明白那裡就是異域系統的所在地,同時腦海也清楚該怎麼解除這個異常的沙塵暴,連忙向赫爾姆道。

「赫爾姆,你再撐一下,我們快到了。」

赫爾姆臉色慘白地點點頭,在莫妲兒攙扶下,努力往沙塵暴的前進。

就在兩人開始受到沙塵暴的影響,莫妲兒對著沙塵暴大喊──

「系統,我以Master的身份命令你,停止防衛程式!」

剎那間,一道強烈的白光掃過莫妲兒的身體,就跟她觸動蠍族系統的情況一樣,這時天空傳來了熟悉的機械音──

「已確定Master身份,現在系統停止沙塵暴防衛程式。」

此刻,受狂風吹襲的細沙停止飛揚,一座規模相當大的遺跡城市呈現兩人面前。

第一次見到大陸以外的建築風格的赫爾姆,一臉呆滯地張大嘴,完全被眼前的畫面震撼無法言語。

望向周圍豐沛的水源與綠樹,這對經歷過沙漠考驗的人來說,這是救命的希望綠洲!

莫妲兒感動地想,這就是艾絲達送給她的禮物,是她所擁有的城市!

這時,一群騎馬的人們從城市入口衝了出來,每個人手持武器,似乎要來清除外來者,也像是來搞清楚沙塵暴突然消失的「異狀」。

知道是蛇族人出來清除敵人,赫爾姆緊張地想拉著莫妲兒到自己身後,而她卻是搖頭露出微笑,自信十足地帶著他一起往前走。

在那群蛇族人抽出武器準備砍他們的頭時,莫妲兒運起力量,就像阿迪南運起大神之力的情況一樣,身上閃耀著銀白色光芒,連帶周圍細沙也出現了奇妙的異相。

「收起你們的武器,退下!」

當莫妲兒喊完,原本快砍到頭的蛇族人硬生生收回自己的武器,迅速遠離他們。

其他蛇族人露出震驚表情,因為他們的身體正如莫妲兒所說的那樣將武器收了起來,並且讓出了一條路讓他們可以通過,進入從未讓外族踏入的遺跡內部城市。

事實上,這裡對莫妲兒來說不像在中央那裡被壓抑住,遇到危險的時候,更不需特別讓「本性」出現,就像是「這裡就是她的地盤,少在主人頭上胡來」的感覺。

因此她才能自然而然使用言靈制止那些人,帶著赫爾姆來到金字塔的大門前,打開從未被開啟,繪有巨大星芒圖騰的石門。

進入遺跡之後,原本昏暗不清的內部瞬間亮了起來,像是自動打開燈一樣,讓人可以清楚看見寬闊的室內模樣。

莫妲兒讓石門關上,避免沒必要的人闖入,突然間,赫爾姆整個人倒在地上,身上的傷口開始流出鮮血,嚇得她趕緊向系統求救。

「系統,有辦法治療赫爾姆身上的傷嗎?」

「回Master,很抱歉,本系統只支援醫療資訊,實際操作需要由您親自執行。」

聞言,莫妲兒苦惱不已,這種外科手術的技術,她這個外行人可辦不到啊!

這時機械音再度響起──

Master,門外出現大批武裝人員,系統判定為中度危險,有需要系統進行排除嗎?」

莫妲兒愣了下,連忙道:「系統,顯示畫面給我看。」

「已收到Master命令,現在系統開始播放基地外部監視影像。」

語畢,莫妲兒周圍出現數十個巨大透明玻璃,顯示出金字塔外面的各個角度畫面。

金字塔的大門入口前出現大批的武裝士兵,一名身材高挑,身上的衣服與其他人較為顯眼高貴的阿拉伯裝,頂著一頭短俏的捲髮,看似領導者的男子站在大門前。

男子聽完族人向他稟報剛才發生的事情之後,緊盯著大門,似乎在等待入侵者的出現,表情也沒有試圖攻破大門的模樣。

莫妲兒思索會兒,指著畫面上的男子,向系統命令。

「系統,將這個人傳送進來……啊,這些螢幕也要關閉起來。」

「已收到Master命令,螢幕關閉完畢,現在系統開始進行外部指定傳送。」

一道白光在莫妲兒面前一閃而過,男子現身在她面前。

只見那名男子錯愕自己怎麼一下子出現在這裡左顧右盼時,看到莫妲兒與倒在地上的赫爾姆,馬上恢復該有的冷靜,開始自我介紹了起來。

「外族者,我是異域原生民族,蛇族之長史爾克,也是『撒瓦拉肯』最高領導者。」

「撒瓦拉肯?」

「這座城市名為撒瓦拉肯,是不具名的神明恩賜於我族的禮物,雖然妳可以打開這座遺跡之門,但是你們已經打破我族與神明之間的約定,現在,我要求你們離開撒瓦拉肯。」

聞言,莫妲兒不悅道:「這裡是星神艾絲達贈送給我的禮物,就算你們是住在這裡很久的人,也沒資格要求我離開。」

「喔?」史爾克被莫妲兒的態度挑起了興趣,眼神銳利地打量她,似乎想窺探她的內心想法,沒會兒,露出更加深刻的笑容,「真有趣,我居然聽不到妳的心聲。」

莫妲兒內心極為震驚對方居然會讀心術?!

有點生氣自己要被窺探內心,莫妲兒眉頭微蹙,反而使用力量窺探史爾克的記憶。

無視對方的驚訝表情,莫妲兒從史爾克的記憶當中得知,蛇族不像里迦瓦大神那樣給予四大部族特殊能力,他們沒有神明,只有象徵性的蛇作為崇拜對象。

在這幾百年來的時間內,他們像是自然進化一般,每個人都會讀心術,且讀心能力最強者繼承蛇族之長的位置,成為撒瓦拉肯最高領導者。

他們遵守星神艾絲達的約定,盡心盡力守護衪留下的寶物,感謝衪賜予豐沛的資源得以生存,卻對在沙漠受難前往撒瓦拉肯求救的人們無情斬殺。

莫妲兒皺眉地更深入瞭解蛇族人的心態,發現了他們普遍隱藏的想法。

雖然擁有了如此豐沛的資源,卻只能終於在這個地方生活,剛開始還可以忍受,時間久了,不能離開撒瓦拉肯的怨念已經在內心長根了。

偏偏這個念頭不能讓族人知道,因此,他們隱藏心中想和外來者交流的念頭,將這個怨念情緒發洩在那些外來者,繼續堅守與神明之間的「約定」。

莫妲兒不開心的心情更加濃厚,立刻收起力量,決定跟史爾克談起條件。

「經歷了這幾百年的時間,你們蛇族雖然感激星神艾絲達在你們危難的時候伸出援手,事實上卻是恨著這個『約定』,將恨肆意遷怒那些需要你們伸出援助的人們性命……所以我決定以這座遺跡主人的身份,來跟你談條件。」

史爾克眼神一亮,很驚訝他居然會被反讀心,更別說莫妲兒會說出這麼有趣的話語。

「妳想跟我談什麼條件?」

莫妲兒深吸一口氣,認真的說:「第一個條件,我要求你們治好他,絕不能讓他死去,否則我會以遺跡主人的身份對蛇族做出一定的威脅。」

史爾克瞥了一下赫爾姆,笑了笑道:「他死不了,還有呢?」

「……第二個,我要求你們不分種族階級開放所有人自由進出與居住在撒瓦拉肯,並且讓這裡成為一個沙漠的希望之地。」頓了下,「我會動用所有遺跡資訊將撒瓦拉肯推向前所未有的繁榮之路,絕不會輸給里迦瓦大神所創的大陸。」

如此狂妄的發言,史爾克馬上爆笑出來,等他笑夠了,嘲笑道:「妳是在說笑嗎?」

莫妲兒紅著臉,雖然被人當面瞧不起是很傷自尊心,不過她立刻命令系統建立改造城市的計劃大綱,然後將計劃表的畫面顯示給史爾克看。

「這些就是我要為撒瓦拉肯做的建設目標,還有做出屬於這裡的特產,讓你們可以利用這些東西跟別人交易,換取更多資金與人交流機會……」

望著史爾克從驚奇眼前出現的奇妙畫面到專注瀏覽螢幕上的各種資訊,莫妲兒沉默了會兒,緩緩地開口。

「我不會讓你們為了守護這種死的東西,將自己困在這種空有豐富資源的城市,卻完全不曉得外面世界已經產生了什麼樣變化的井底之蛙。」

聞言,史爾克凝視莫妲兒認真的眼神,忽然覺得眼前的女孩就像是尚未遇到神明時候的蛇族祖先一樣,散發出相同的堅強氣息與追求更好生存的意念。

想到這,史爾克笑了。

「還有其他條件嗎?」

莫妲兒愣住,完全沒料到對方還會問她是否還有其他條件,有些尷尬地想了想,怯怯的說:「那個……你可以供應我們兩個食物與衣服之類等等物資嗎?」

史爾克怔了下,撲嗤一聲,笑著說:「就這樣?」

莫妲兒紅著臉點頭,同時肚子也發出飢餓的慘叫聲,史爾克笑著伸出左手,在她不解的眼神下解釋蛇族傳統。

「蛇族一旦決定好約定,就會伸出左手互握,貼近彼此的心臟表示遵守立下的約定。」

聞言,莫妲兒立刻將左手放到史爾克的手上,笑道:「我會努力完成這個約定。」

史爾克微笑地握緊兩人的手,讓彼此的手背向著對方,然後俯身讓彼此相連的手背輕碰對方的左胸位置。

做完這個動作,莫妲兒感受到心臟跳動的非常厲害,紅著臉拉開自己與史爾克的距離,向系統令道:「系統,請為蛇族長和赫爾姆建立基本權限的資格,今後他們不需要我的指示可以自由出入這裡,使用系統的部份功能。」

「已收到Master命令,現在系統開始建立身份資料……建立完畢,Master,您還有什麼任務需要系統執行?」

莫妲兒望向正在好奇手中多出來金黃色薄片的史爾克,他隨性開口。

「先把門打開吧,不然怎麼搬他出去治療?」

史爾克話才剛說完,馬上響起機械音──

「已收到蛇族長命令,指定大門已開啟。」

莫妲兒身後的巨大石門迅速打開,在外面等待許久的人們,一臉好奇地看著不知如何進入遺跡內部的史爾克,緩緩走到大門階梯前。

在史爾克一聲令下,幾名男子合力將赫爾姆抬了出去接受治療,接著,他吩咐其他人準備食物、水等一些生活必需品,事情交代到一半突然頓了一下,轉頭望向莫妲兒。

「妳打算住這裡面?」

莫妲兒愣了下,立刻點頭。

史爾克明白地點頭,繼續向族人吩咐,過了一會兒,他終於把該做的事情交代完畢,才對著莫妲兒道:「如果還有什麼需求,可以告知我,我會幫妳的忙。」

語畢,史爾克也離開遺跡,留下莫妲兒獨自站在裡面。

突然沒有自己該煩惱的事情,莫妲兒茫然地望向大門外的景象,看見不少人一臉好奇地在外面伸頭想窺探不曾開啟的遺跡內部模樣,同時也好奇那名開啟那道門的外族者,似乎隱約感覺到未來的日子將會有巨大改變。

莫妲兒收回目光,轉身面向遺跡內部,垂眸不語。

雖然從異域回去大陸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但是她知道一定有什麼路線可以輕易通過,否則夏德拉和他的異族人是怎麼來來去去呢?

但是,現在的她根本沒能力去找入口,加上還要完成她和史爾克之間的約定……

沒會兒,莫妲兒露出堅定地眼神,在內心發誓──

阿迪南,請你一定要撐下去!

我會盡快完成這裡的改造,然後……盡全力去救你!

 

從那一刻起,莫妲兒的表現非常努力。

除了固定時間探望赫爾姆的傷勢復原情況,大多數的時間都是把自己關在遺跡系統主控室裡面,利用這個遺跡力量改造撒瓦拉肯。

回想起她初次使用遺跡力量的時候還引發了騷動,因為一時手誤按了刪除,結果當下那一個建築物立刻化為塵土,不僅嚇壞所有人,還得讓史爾克出動大批人員前往救援。

幸好沒有任何傷亡啊……真是對不起!

因為有了這個先例,莫妲兒只要是打算刪除某個建築物,或是在某個區塊進行改變時,就會請史爾克進行公告,讓蛇族百姓可以避開危險,因此改造的進度非常順利。

雖然遺跡的力量很強大,但也是有它辦不到的地方,例如:生產。

望著眼前一堆需要大量人力生產製造的參考資料,莫妲兒苦惱地思考她是否該找史爾克幫忙,最後還是決定將資料列印下來,拿著厚厚一疊的生產資料交給史爾克。

「這些是需要你們幫忙製造,作為撒瓦拉肯的特產。」

史爾克默默地將內容讀過一遍之後,點頭的說:「這事就交給我就行了。」

「謝謝。」

莫妲兒馬上轉身離開,刻意疏遠的公事公辦態度讓史爾克皺起眉頭。

回想這一個月的觀察,他發現莫妲兒喜歡將自己關在遺跡深處,不喜歡外出與他們有過多的接觸,有時不得已還是會應付一下,另外,她時常忘記吃飯時間。

曾發生過近兩天的時間她沒離開遺跡覓食,如果不是族人特地回報給他,恐怕還不知道這件事,便帶著不安的心情來到遺跡。

當他看見莫妲兒整個人虛弱地躺在床上,嚇得他趕緊抱她送醫,才知道她是連續熬夜過頭忘了吃飯,偏偏又需要補眠的情況下,她決定先睡覺後再吃飯,完全不管這樣的決定是否會傷害自己的身體,氣得他拿了一堆食物,盯著她吃完飯才淮她休息。

之後,莫妲兒的三餐時間控管就成了他的例行工作,以避免同樣情況發生,沒想到這樣讓她變得更不愛出去,有什麼事要交代,就會等到他的出現再說。

原以為她是怕生,要不是在某一天夜晚意外得知她「怕生」的真正原因,恐怕他還會一直誤會下去。

原來,看似堅強的外表下,她的內心早已滿佈瘡痍。

原來,在無人的夜晚裡,她必須躲在能夠保護自己的遺跡深處才能安然入眠,鬆懈下來的潛意識,無形中暴露了她心中最深的恐懼與心痛。

雖然莫妲兒刻意封閉自己,不過,他可沒錯過她在離開前,眼神閃過一絲想依賴他的模樣,看來……她已經到了極限了吧?

 

夜晚,古代遺跡內部──

昏暗的石室,隱約可以看見地板散落書籍雜物。

史爾克熟練地閃過那些障礙物,來到一處繡滿精緻華麗的蛇族圖樣的大床前,看著床中央隆起的被子裡不斷傳出微弱的啜泣聲。

……終於忍不住哭了嗎?

史爾克眼神一沉,走到床邊坐下緩緩閉上雙眼,如同前幾晚一樣,靜靜聽著她的心聲。

此刻,腦海開始快速閃過莫妲兒在中央所發生的事情,其中畫面反覆出現的是她被抓到地下監牢被人撕破衣服,遠方觀望婚禮和活祭,以及被追殺跳崖的絕望畫面。

看到這,史爾克決定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他爬上床,連同被子將莫妲兒擁入懷中,溫柔地撫摸她的背,但是這個舉動卻無法中止啜泣聲,反而更加激動不已。

史爾克暗自嘆了口氣,像在對一個易碎品般輕聲細語。

「別哭了……那是夢,妳早已經脫離那個地方了。」

可惜,無效。

啜泣聲開始參雜著斷斷續續的話語,讓史爾克的眼神湧出一絲殺意,但也只有一剎那,他繼續耐著性子安撫懷中不斷哭泣的莫妲兒。

直到哭泣漸漸減弱,激動的情緒也跟著平緩,似乎有醒來的現象,沒會兒,懷裡的人開始掙扎想遠離他。

「醒了?」史爾克鬆手的說。

默默的拉下被子,露出莫妲兒眼眶泛紅的模樣,別於平常所見的氣勢,現在的莫妲兒非常容易引起別人想「戳」她的念頭。

「……你幹嘛趁人家睡覺的時候偷跑過來。」莫妲兒滿臉尷尬又不滿的說。

史爾克笑而不語地盯著她,一副看透妳的嘴臉,令她渾身不對勁地別過頭。

該死,好不容易她建立起來的女強人形象全在這一刻毀了呢?

這樣的她跟以前又有什麼不一樣?只會讓人產生想欺負她的念頭……她好恨!

這時一個大手輕撫莫妲兒的頭頂,在她訝異的表情下,史爾克露出溫柔的笑容。

「妲兒,別再勉強自己,做回妳自己吧!」

莫妲兒茫然地看著史爾克。

「這幾天,我已經讀完妳的心聲,妳為撒瓦拉肯做到這種程度已經很偉大了,不需要再加重自己的負擔,以後有什麼事可以盡情使喚我,就把我當作是妳血濃於水的哥哥吧!」

莫妲兒瞪大雙眼,不太確定史爾克的話,忍不住問道:「你、你……你說哥哥?」

「對。」史爾克肯定的說。

「我……我真的可以認你為哥哥嗎?」莫妲兒有些害怕史爾克假借哥哥名義騙她。

「當然可以,除非妳想要的是可以陪伴妳的『男人』。」史爾克故意開玩笑的說。

雖然史爾克嘴裡這麼說,但他知道莫妲兒現在最害怕就是被人「告白」,不然他也不會改口以「哥哥」的身份陪在她身邊了。

「我不要男人!我只要哥哥就行了。」

「很好,那就來締結結拜儀式吧!」

史爾克抽出匕首在自己的左手大拇指劃了一刀,然後將匕首交給莫妲兒。

莫妲兒有些猶豫地看著匕首,最後咬牙劃傷左手大拇指,與史爾克的大拇指互相對印。

「我,史爾克,以蛇族之長的身份與遺跡主人莫妲兒締結結拜儀式,從現在起,我們就是血濃於水的兄妹,我願付起兄長責任,守護妹妹莫妲兒的一切安危。」

語畢,一股強烈的刺痛從傷口傳了出來,當兩人的大拇指一分開,明顯看見上面的傷口呈現燒焦的痕跡,意謂儀式完成。

看著大拇指的焦痕,莫妲兒心裡產生微妙的感覺。

似乎自己在這個異世界裡,真正找到了自己的容身之處。

翌日,史爾克帶著莫妲兒向所有蛇族百姓公開宣示,莫妲兒是他所認定的義妹。

除此之外,還公告了一件驚人的事,那就是──

此後,莫妲兒為蛇族最高領導者,也就是撒瓦拉肯城女王!

 

 

 

附神巫女06 - 沙漠禁果之蛇王偷心中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