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信念考驗

 

一年後──

撒瓦拉肯,異域沙漠中少數存在的繁榮綠洲都市。

不但擁有豐富的水源、物資,更是生活在異域各地不同住民前往進行各種買賣交易的第一首選綠洲都市。

如此風光的景象,對現今能夠生活在撒瓦拉肯的異族人來說,簡直是不可思議景象。

回想到一年前,熟知撒瓦拉肯傳說的異族人對這座奇特綠洲的印象是一處被異常的沙塵暴包圍保護,並且埋藏傳說中足以改變沙漠居民生活品質的秘密寶藏的奇特綠洲。

雖說有沙塵暴的保護,事實上威力是有一定的頻率增強減弱,只要抓準沙塵暴減弱的時間,照著特地路線前進便可成功抵達撒瓦拉肯入口,但也不能高興的太早。

凡是接近或是即將抵達撒瓦拉肯的人們,有一定機率被莫名奇妙逐出沙塵暴範圍外,反之,則被生活在撒瓦拉肯的當地居民「蛇族」進行可怕的虐殺,下場非常淒慘。

因此,這樣的案例替撒瓦拉肯添增了另一個恐怖傳說。

進入撒瓦拉肯之後,位於都市中央有一座外形為三角型的金字塔古代遺跡,是一座蛇族人得以存在的起源遺跡,也是他們誓死守護的聖地。

那是由一名不具名的神明所創造出來,衪並非存在於這個世界,也沒有留下屬於衪的信仰,僅要求他們「守護它」,並且贈予這塊資源豐富的綠洲作為他們永遠的棲息地,便不再出現他們的面前。

雖不知那位神明的目的為何,蛇族是不會忘記衪為他們帶來如此貴重的「恩賜」,並將那些原本接受了里迦瓦大神,卻還貪婪想奪取他們擁有的恩賜的「異族」加以驅逐。

──為「守護」而誓死奮戰!

然而,這一場歷經長久時間的「守護」,卻在一名少女出現的剎那,終止一切。

那一幕,有在現場親身見證的蛇族人永遠不會忘記。

那名少女帶著一名身受重傷,幾乎無意識的男子來到了撒瓦拉肯,用著簡潔的話語停止了那些異常的沙塵暴,讓那些企圖殺她的人們放下手中的武器,自行走進任何人也無法進入的古代遺跡。

後來又發生了一些事情,讓蛇族有了不一樣的想法與體驗,最後在蛇族長的認同之下,少女成為他們新的領導者,造就了現在撒瓦拉肯的繁榮。

但是,少女似乎是為了躲避什麼人而不會輕易出現在眾人面前,除非不得已,否則她會將自己關在遺跡裡面不出來。

蛇族長對她也是小心翼翼的保護,還特別授權跟隨少女的男子代替她出面處理職務上的需求,以避開曝光的機率,這使得少女的模樣對異族人來說更為神祕,不過,這一個神秘感卻在幾天前有了曝光的機會──只為了想救一名險死在沙漠的男子。

 

位於撒瓦拉肯醫療院中心的高級病房裡,住著一名受到蛇族「女王」親自搭救的男子,經過醫療團隊的細心照料下,男子終於恢復了意識。

當他睜開雙眼的剎那,讓在場不少人倒抽了一口氣,心中更是充滿疑惑,里迦瓦大神血脈為什麼會出現在這?

疑惑還沒得到答案,便聽到對方開口詢問。

「這裡……是哪裡?」阿迪南神情困惑地起身打量自己身處的環境,同時也對眼前一群同樣在打量他的人們互相對望。

「這裡是撒瓦拉肯,是異域當中最繁榮的綠洲都市。」其中一名醫者回答。

「綠洲都市?」阿迪南對這詞感到陌生,不過他並沒有忘記失去意識前所聽到的聲音,連忙問,「你們可知道救我的人在哪嗎?」

眾人面面相覷,沒有回答。

阿迪南不死心的再問了一次,同樣的,沒有人回答他。

正當他要再問第三次時,門口突然傳來了男子聲。

「別問了,他們是不可能會說的。」

阿迪南望向門口,看到一名男子慵懶地倚靠在門邊,銳利的眼神隱約透露著嘲笑,令他有些不舒服。

眾醫者一見到自家族長出現,起身行禮之後自動離開房間,留下兩人獨處。

阿迪南戒備地打量著史爾克,卻反被他嘲笑。

「收起你的戒心,如果我族有意要殺你,早在你昏倒的時候動手了,絕不會讓你有機會醒來起疑心。」

阿迪南沉默了會兒,道:「你們是異族嗎?」

史爾克嗤鼻一笑,嘲諷道:「受到里迦瓦大神庇護的人們還真是溫室的花朵,難道生活在異域的人就只能是『異族』嗎?明明連世界之初的歷史什麼都不曉得呢。」

阿迪南蹙著眉,實在不明白男子為何要用這種態度對他,明明他們是第一次見面,但是對方提到「世界之初的歷史」……這又是什麼?

史爾克走到阿迪南面前,打量著他好一會兒,忽然笑了。

「傳聞現任大神血脈是中央長老院的傀儡,而同樣是大神血脈的雙生子弟弟,企圖殺了哥哥換取毫無意義的身份認同,雖然過程中曾出現大好機會可以讓這位大神血脈挽救這種局面,可惜那個笨蛋將即將到手的勝利放掉,現在看看本人的模樣……果然是個傻子。」

阿迪南瞇起雙眼,道:「你是什麼人?」

史爾克不理會阿迪南的問題,反而轉身走到不遠處堆滿了大大小小紋路精緻的抱枕,並且鋪上繡有蛇族圖樣毛毯的沙發長椅隨性坐下。

「我是什麼人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中央過得好好的,幹嘛特地來這裡受苦?」

聞言,阿迪南神情黯淡,冷冷道:「這不關你的事。」

「喔?」史爾克對阿迪南的勇氣感到佩服,輕笑道,「呵,在蛇族的地盤還敢用這種口氣說話,真不虧是女王在意的男人。」

一聽到「蛇族」這個關鍵字,阿迪南眼神一變,謹慎地打量對方。

以前曾聽聞流傳異域的奇特傳說,其中一則正是有關「蛇族」的神秘傳說,結果傳說中的蛇族已經出現在他面前,那麼近期他所聽到的事情……應該不是虛假。

此時,史爾克看穿阿迪南內心所想的事,緩緩揚起詭異的笑容。

「……看來你知道的不少。」

阿迪南蹙著眉,對男子的回應感覺很微妙,好像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念頭才剛閃過,眨眼間,對方忽然出現他的面前,持著匕首抵住他的脖子,故意貼近他耳旁輕聲的說。

「如果不是女王堅持救你,早在你快死的時候,我就想一刀送你上路,省得礙眼。」

阿迪南瞥了一眼對方手中的匕首,雖然他遭到威脅,卻感受不到對方的殺氣,心裡開始認真疑惑起來。

打從男子開口說話,對他自己本身的來歷與鮮少人知的事情非常清楚,雖然對方說話不客氣,明顯表達對他的不爽,不過令他最在意的是……「女王」到底是誰?

想到這,阿迪南緩緩開口:「我應該沒惹到你吧?為何你會那麼排斥我?」

「哈,你當然有惹到我,早在一年前我就對你很不爽了。」

阿迪南一臉疑惑,沒印象自己有惹過眼前這名男子,不禁眉頭深鎖。

「……請給我合理的理由,否則你得為你的話付出代價。」

史爾克微微一笑,輕喃:「你以為憑你現在的狀態,真有辦法反擊我嗎?」

阿迪南沉默不語,確實,憑「現在的他」根本沒辦法抵抗對方的攻擊。

此刻,房外傳來了匆忙的腳步聲,隨即響起──

「史爾克大人,請您不要用這樣的態度對待阿迪南大人。」

聞言,史爾克收起匕首,慵懶地朝房間天花板某個角落一瞥,雙手一攤,一副什麼事都沒做的模樣。

「哎呀,你可別誤會,我可是很客氣的對待你家主人。」

此言一出,阿迪南忍不住向史爾克投出無言的白眼。

這時聲音的主人終於抵達房門口,一名年約三十六歲的男子,身著輕便簡單的服裝,裸露出來的四肢身體布滿大小不一的傷痕,其中右臉頰至鼻梁上有著一條明顯的刀疤,讓人看了不禁頭皮發麻,到底有什麼樣的仇恨讓他留下這麼嚴重的傷痕,彷彿要置他於死地。

「史爾克大人的『客氣』標準與一般人認知不同,所以請您別欺負阿迪南大人。」

「哈,連這點話都說不得,怎麼能平息我心中的怒火?我沒親手揍他已經很看得起女王的面子了,別妄想我會改變態度。」史爾克揮揮手,不甩男子的請求。

反觀阿迪南,當他見到男子時表情極度震驚,忍不住放聲大喊──

「赫爾姆?!你還活著?這……這是真的嗎?」

被認出身份的赫爾姆,朝阿迪南露出苦笑。

「是的,阿迪南大人,我確實是很幸運的活下來了。」

阿迪南心一喜,既然赫爾姆都能在那一場混亂活下來,並且待在異域這種地方,那麼他最後聽到的那個聲音真的是莫妲兒!

「赫爾姆,莫妲兒呢?她也在這裡嗎?」說到這,阿迪南不等赫爾姆的回答,整個人迫不及待想下床找尋莫妲兒的下落,卻被他阻止。

「阿迪南大人,您現在還不能下床。」

「我想見她,別阻止我。」

長久的思念讓阿迪南迫不及待想馬上見到人,讓一旁冷眼看笑話的史爾克嘲笑道。

「傻子,女王是不會見你的。」

聞言,阿迪南怔怔地望向史爾克,不太相信的說:「你說的女王……就是莫妲兒?」

「不是她,會是誰?」史爾克裂嘴一笑,「她肯救你已經是最大的恩賜,如果她真的願意見你,就不會派赫爾姆阻止我欺負你了,不是嗎?」

說到這,史爾克目光移到表情有點尷尬的赫爾姆,無聲證實他的說法。

見狀,阿迪南眼神漸漸黯淡,他沒料到一年前還是自願代替娜雅接認證考驗的莫妲兒,在經歷了娜雅與大長老的聯合暗算之後,會在異域成為「女王」。

阿迪南不禁自嘲的說:「說的也是,她不願見我是正常的……」

「明白就好。」史爾克冷眼的說,「順便一提,女王雖然有允許你想在撒瓦拉肯待多久都可以,我的要求是你的身體一恢復,立刻離開撒瓦拉肯。」

「不,我不離開。」阿迪南堅定地直視史爾克,「除非我親眼見到她的狀況確定是否安好,否則我不會離開這裡。」

「就算她這一輩子都不想見你?」

「我會願意等下去。」

語畢,兩人互相直視對方,讓一旁想勸說的赫爾姆不知如何是好,這時史爾克忽然揚起意味不明的笑容。

「你的回答勉為其難算是合格,但是你要記住,時間是可以改變一個人的想法與觀念,當你本身的信念已與過去不同,相對的,你所熟知的人也會跟著改變。」

頓了下,史爾克雙手一攤,聳肩的說:「啊啊,這種麻煩的事情還是由當事人自己處理比較好,我不管了~」說完,轉身往房門口準備離開。

離開前,史爾克對著赫爾姆道:「先聲明,想帶人參觀撒瓦拉肯是可以,但請別帶往禁區,否則嘛……哼哼,你懂規矩的。」

目送史爾克的離開之後,赫爾姆悄悄鬆了口氣,心裡依然對能夠「看透人心」的史爾克感到恐懼。

不知是身為異域原生住民的關係,或是本身為蛇族人的關係,基本上他們都擁有看透人心的能力,就像四大部族那樣,有著獨一無二的特殊能力。

雖然這個能力看似沒有四大部族那麼強大,且每個人能夠看透的程度天生不一樣,但是對專門守護撒瓦拉肯的蛇族來說,卻是非常足夠。

如果以四大部族在體態發展上的優缺點來比較,蛇族正好是綜合四大部族所有優點,異常敏銳的聽力與視覺,超乎常人的速度與強悍體格,甚至演化出優越的第六感直覺與智商。

如此優良的身軀,加上輕易看透人心的能力,這就是蛇族為何能夠長年抵禦入侵者而不敗的原因。

此刻,阿迪南開口打斷赫爾姆的思緒──

「赫爾姆,剛剛那個人是誰?」

「回阿迪南大人,那位大人叫史爾克,是蛇族之長,也是撒瓦拉肯的第二領導者。」

阿迪南表情有些怪異的說:「他就是蛇族長?」

「是的。」

阿迪南垂眸不語,沒會兒道:「那主要領導者是……莫妲兒?」

赫爾姆露出一絲苦笑,點頭道:「是的,莫妲兒大人是史爾克大人認可的領導者,更是掌管撒瓦拉肯所有一切的『女王』。」

阿迪南沉默了會兒,掀開身上的毯子,不理會赫爾姆的阻止,勉強撐著身體下床後道:「帶我看看這個地方吧。」

赫爾姆怔怔地看著阿迪南,隨即點頭道:「是,請隨我來。」

一出所在的建築,映入眼中的畫面是人潮熱絡的景象,不禁讓阿迪南看呆了。

無論是忙著進行買賣的人,或是悠閒路過的人,每個人臉上洋溢著愉快的笑容,散發出和平溫暖的氣息,一下子將他充滿孤獨寂寞的心暖和起來,心想著,這是在中央絕對看不到的畫面……

赫爾姆將阿迪南的反應看在眼裡,明白他現在的感受,微微一笑。

「這裡的住民除了蛇族外,大多數是異族,也有少數被中央流放的四大部族,這些人全是莫妲兒大人不顧蛇族的反對,展開雙臂接納他們,分享這裡豐沛的資源以求生存。」

說到這,赫爾姆指著身後的建築物。

「例如剛才阿迪南大人所待的地方,原本不是用來治療用的,是莫妲兒大人堅持一定要有專門的醫療場所來治癒各式各樣的病人,同時也為貧窮付不出醫藥費的人予給合理資助,並且要求醫者對所有病人一視同仁,不能因為對方的身份而改變身為醫者應有的態度。」

聞言,阿迪南對莫妲兒感到佩服,果然連這方面的想法,她也是異於常人。

「這麼理想的事,執行起來應該很困難吧?」阿迪南輕笑道。

赫爾姆笑道:「確實,不過有史爾克大人與蛇族的幫忙,這項計劃倒是很順利完成。」

此時,兩人開始往另一處方向前進,每到一個特定的建築物,赫爾姆便會仔細介紹該處的用途與一些特別的故事,當然,赫爾姆也讓阿迪南品嘗當地的美食小吃,只是偶爾會爆發出一點小插曲。

每當居民遇到了赫爾姆時,慣例地熱情打招呼,但是一見到他身旁的阿迪南,每個人露出震驚的表情,隨即在赫爾姆的安撫之後,才讓居民目送著他們才快速離開。

 

另一方面,位於古代遺跡內部──

與一年前一樣凌亂的室內,史爾克熟練地迅速閃過那些障礙物,走到目標大床。

他瞇起雙眼,瞪著床上中央隆起的被子裡試圖偽裝熟睡的人,然後不發一語走到床邊自動側躺在隆起的被子旁,只見裡頭的人微微動了下,繼續保持不動的姿勢。

見狀,史爾克嘴角一抽,連同被子親暱地將對方擁入懷中,無視對方的身體瞬間僵硬,溫柔地撫摸對方的背,如同以往一般,像是對著一個易碎品輕聲細語。

「妲兒,我知道妳這幾天很辛苦,我一點也不會怪罪妳熬夜晚睡……」

說到這,史爾克明顯感受到懷中的人放鬆了身體,突然一個拉扯,瞬間抽走莫妲兒的被子,在她震驚的表情下,揚起陰險的笑容。

「妳當我會這麼好心說出這些話嗎?妲兒妹妹。」

莫妲兒一臉心虛地露出陪笑的表情,對著史爾克笑道。

「史爾克哥哥,你別生氣嘛,我這是為了撒瓦拉肯熬夜,絕不是故意不休息喔!」

「喔?不是整夜看那傻子而不休息?」史爾克雙手環胸,皮笑肉不笑的說。

「不不不不不,絕對不是。」莫妲兒極力否定。

史爾克盯著她好一會兒,溫柔一笑:「也對,看在妳之前的工作習慣,確實不可能整晚盯著同樣畫面而不休息。」

莫妲兒趕緊點頭:「對、對啊!我怎麼可能會這樣呢!」

聞言,史爾克垂下眼簾,伸出雙手大拇指輕撫她眼下明顯的黑眼圈,突然間用力按壓,沒意外的聽到慘叫聲,咬牙切齒地笑道:「妲兒妹妹,當我有這麼好騙嗎?!嗯?」

「住、住手!好痛、好痛啊啊啊!」

莫妲兒一邊慘叫一邊掙扎,卻還是逃不掉史爾克按壓眼袋穴道所產生的痠痛感。

「心力防禦不足,居然還有膽騙我!當我看不透妳現在的思緒嗎?早說過不淮熬夜使用系統偷看他,妳還是照樣熬夜偷看。既然那麼在意那個傻子,自己親自去看看他是會死嗎?甚至還派赫爾姆過來阻止我罵他,妳當我沒注意到系統監視運行的痕跡嗎?」

聽到最後的話語,莫妲兒心虛不敢再發出哀嚎,默默地忍受痠痛。

此刻,史爾克似乎按壓夠了,他鬆開手道:「喏,這樣眼睛有沒有舒服一點?」

莫妲兒摀著雙眼用力點頭,深怕回答不舒服又會再度受到「懲罰」。

史爾克哼了一聲,慵懶地側躺在一旁道:「那現在妳打算怎麼做?他很想見妳。」

莫妲兒沉默了會兒:「我跟他沒有關係,沒必要見面。」

史爾克嘴角一揚,一副「我早就看透妳」的模樣,笑道:「要是真的跟他沒關係,妳會忘記自己曾說過不再隨便出現在群眾面前的話?不但挑了人潮最多的時候離開遺跡,還不等護衛準備好轎子就直接跑到最遠的東城門……妲兒妹妹,妳的話何時變得沒有說服力?」

聞言,莫妲兒緩緩放下雙手,垂眸著凝視史爾克。

「史爾克哥哥,你明知道他的情況很危急……」

「哼,經不起沙漠考驗的人,就算是大神血脈,早點死一死也好。」史爾克冷笑的說。

莫妲兒嘆了口氣:「要是赫爾姆聽到你這樣說,一定又要找你吵架了。」

「哈!」史爾克挑眉嘲笑,「至少他敢找我吵架,總比妳窩囊偷看的好!」

莫妲兒故意裝作沒聽到,朝半空中道:「系統,報告目前為止撒瓦拉肯的狀況。」

「已收到Master命令,現在系統開始播放重點新聞與即時畫面。」

此刻,昏暗的石室瞬間亮起了各式各樣的透明螢幕,裡頭播放的畫面正好是分散在撒瓦拉肯各個角落的監視畫面,以及前些時段所發生的糾紛狀況。

史爾克看著莫妲兒專注盯著螢幕的表情,突然將她拉入自己懷中,低聲說道。

「吶,妲兒,妳還記得我曾說過的話吧?」

莫妲兒怔了下,隨即垂下眼簾,不願開口回答。

史爾克知道莫妲兒的心態,笑著改口:「不管妳現在是怎麼想,記住,妳是我族的『女王』,只要妳有意願,我族會替妳完成心願,消滅傷害妳的人。」

「……別再說這種話,好嗎?」莫妲兒蹙著眉,實在不喜歡「女王」的稱號。

「是是,謹遵妲兒妹妹的期望。」史爾克鬆手笑道。目光移到螢幕上某個的角落畫面,看似隨意瀏覽,但是神情卻是專注觀察,良久,緩緩揚起一絲笑容。

「妲兒妹妹,妳確定真的不想見他?」

「不想。」

「這樣啊,可是我想讓妳和他見面呢。」

莫妲兒愣住,狐疑地看著史爾克,直言:「你想幹嘛?」

史爾克神秘一笑,刻意在她耳旁輕聲說著自己的計劃,沒會兒,莫妲兒對史爾克提出來的「計劃」感到震驚不已!

「你、你……你真的要這麼做嗎?」

「當然,不然怎麼能消除我心中的不滿。」

「……我說史爾克哥哥,我都沒那麼不滿了,為什麼你會比我還要不滿啊?」

史爾克好沒氣的說:「妳當我看不出妳內心真正的怨念嗎?」

莫妲兒垂下眼簾,反駁的說:「你誤會了,那不是怨念。」

「隨妳怎麼說,總之我明天一早就要執行這個計劃,妳呢,最好是趁現在好好補眠,否則我明天一來發現妳又沒睡,我會無視妳的命令,直接將他趕出撒瓦拉肯。」

「……」

聽到史爾克下了最後通牒,莫妲兒只能服從他的話,先睡再說,反正她內心也有些期待阿迪南見到不同於以往的「她」,不曉得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呢?

 

夜晚,花了一整天的時間將整個撒瓦拉肯逛完了約三分之二的兩人,在吃完晚餐後,正在人煙稀少的高處漫步,且不時俯瞰眼前與白天所見的另一種味道的景色。

此刻,赫爾姆望向繁星夜色,再看了一下阿迪南疲倦的氣色後,開口提議。

「阿迪南大人,時候不早了,您該好好休息了。」

不料,阿迪南卻指向今日一直刻意避開不去的金字塔道:「那裡,你還沒帶我去。」

赫爾姆心一驚,有些慌張的說:「啊,那裡沒什麼好看的,您還是別去吧!」

阿迪南沉默了下,垂眸凝視赫爾姆,盯得他更加心虛之後,緩緩道:「赫爾姆,我有沒有說過你現在變得很不會說謊?」

赫爾姆無奈地搖頭。

「看來撒瓦拉肯是個不錯的地方,能將你改變成這樣……讓我看不見你在中央神殿時的謹慎模樣。」阿迪南笑道。

「阿迪南大人……」赫爾姆不知該如何開口,先是環顧四周,確定沒其他人在場,小聲的說,「其實是我不想隱瞞您有關莫妲兒大人的事,才會做出這麼明顯的破綻暗示您。」

阿迪南不解的說:「為何要這麼做?」

「那是因為……」

赫爾姆話還沒說完,陰處突然銀光一閃,接著阿迪南悶哼一聲,整個人朝他傾倒。

見狀,赫爾姆連忙接住失去意識的身體,對著暗處緩緩走出來的人心虛苦笑。

「史爾克大人,您何必用上睡針迷昏阿迪南大人呢?」

史爾克拔掉插在阿迪南頸後的銀針,瞇笑著眼:「不現在用……難道要等你說完不該說的秘密才用?」

赫爾姆尷尬不已,最後無奈的說:「抱歉,我沒有遵守規定,請讓我送阿迪南大人回房後,我會自行到牢房接受懲罰。」

「不必。」史爾克一手抓住赫爾姆的肩,制止他的打算,「我知道你們之間事遲早要解決,所以稍早前和妲兒談了一下明天會面的事,她也同意我的提議,只要你完成接下來的事情,事後你們有什麼打算,我都不會有太多的意見。」

沒會兒,當史爾克說完他的計劃之後,赫爾姆臉上的震驚不輸給莫妲兒的反應,驚訝的說:「您、您是認真的嗎?」

「當然,比起你們的遭遇,這點小小的考驗算不了什麼,對吧?」史爾克燦爛一笑,「好了,你趕快帶他回去,早點休息,明天可是很忙的!」

「……是。」

目送史爾克離去,赫爾姆無奈地看著懷中的阿迪南,心裡默哀──

阿迪南大人,希望您可以堅強的撐過這個考驗啊……

 

 

附神巫女06 - 沙漠禁果之蛇王偷心中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