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王與王的會面

 

翌日,曙光未露,位於古代遺跡內部更衣室裡,正傳來吵雜的聲音,仔細一看,原來是莫妲兒被史爾克派來的五名侍女用心打扮著。

只見她像是人偶般被忙碌的五名侍女任由擺佈,思緒卻早已陷入自我世界。

憶起昨天史爾克的計劃,她心裡還是有些興奮,計劃內容其實很簡單,就是讓她以女王的姿態接見阿迪南,並且趁這個機會刁難他,懲罰他曾犯過的錯。

在她進行打扮的同時,史爾克會選出遺跡內空間最大間,最能符合她身份的地方進行佈置,並且挑出幾名介於勇猛與妖豔的男舞者獻舞,營造出她有許多男寵的錯覺。

想到這,莫妲兒忍不住傻笑了起來,她終於有機會可以親眼看到男舞者跳舞耶……

此刻,正忙碌著以金箔做為顏料,為莫妲兒的手背繪上蛇族特有圖騰的女子,看見她的表情忍不住道:「女王大人,您露出這種表情很猥褻耶!」

聞言,其他人也好奇的探頭觀看,紛紛認同這番言論。

「女王大人,原來您這麼期待看到男舞者,怎麼不請族長大人多安排幾場讓您欣賞?」

「笨蛋,族長大人巴不得別人見不到女王大人,妳還提這種主意。」

「妳錯了,明明是族長大人巴不得女王大人待在他身旁,好表示兩人有特殊關係啊!」

「咦~~原來是這樣,那女王大人何時要跟族長大人結婚?」

「耶?!結婚!真的要結婚了嗎?」

「……」

無視五位陷入瘋狂八卦情緒的女人,莫妲兒忍不住嘆了口氣,眼前的情況還真有點像在狼族時候所遭遇的情況……被一群「太太們」活生生八卦婚姻大事啊!

憶起那時被全體狼族共謀出嫁給狼族長米佧諦,不知情的她還乖乖的被許多狼族婦女抓去洗澡打扮,就像現在的情況一樣,任人擺佈的東塗西抹。

所幸最後沒成功嫁出去,不然她在這個異世界會莫名其妙有了丈夫呢!

回想起來,她還挺懷念四大部族的人們,不知他們現在過得好不好。

這時,莫妲兒注意到現場氣氛不對勁,不禁茫然的說:「怎麼了?」

「女王大人,您還沒回答我們的問題呢!」

「啊?」

「您什麼時候要和族長大人結婚呀?」

語畢,五人目光瞬間集中在莫妲兒身上,她嘆了口氣,無奈的解釋。

「我和妳們家的族長只有兄妹之情,不可能會結婚。」

「欸~~~那怎麼行,族長大人人非常優秀,您怎麼不會想要他呢?」

「……並不是這個問題。」莫妲兒神情黯淡,不願再多說什麼。

眾女面面相覷,這時一名女子拿起一件絲布來到莫妲兒身後,將絲布從背至前纏繞她整個胸部,打算做一個造型,沒會兒,對方發出了驚呼聲。

「咦,女王大人,您的胸部是不是又大了啊?」

此言一出,所有人紛紛伸手要摸莫妲兒的胸部比對大小,讓怕羞的她嚇得趕緊護胸。

「我的胸部哪有變大,是妳的錯覺。」

「女王大人,這哪是我的錯覺!按照您每日食用含有豐胸效果的餐點來看,胸部會變大是很正常的,就連您喝的水也是經過族長大人特別要求得含有極佳豐胸效果的飲品才行。」

莫妲兒表情一僵,沒想到自己吃喝都有被「精心」設計!

其他人意識到同伴爆料了不該爆料的事,趕緊摀住她的嘴,乾笑道:「女王大人,您別聽她亂說話,哈哈哈……」

莫妲兒心一怒,緩緩垂下眼簾,語氣異常輕柔:「還有什麼豐胸祕密是我不知道的?」

所有人怔住,並非莫妲兒說出驚人之詞,而是她預備使出「言靈」的前兆。

每個人互相評估接下來爆料出來的話語,與被「言靈」逼問過後的下場,哪一個比較嚴重之後,眾女二話不說直接出賣自家族長。

「回女王大人,根據某個八卦顯示,族長大人會趁您熟睡的時候,跑到您房間親自按摩您的胸部,據說每次所花費的時間,一定是兩小時以上,直到族長大人認為按摩夠了,才會離開您的房間。」

「……」

靠!難怪她會覺得胸部成長的速度異常快速,居然短短一年內從B成長到D,甚至還有進一步成長的感覺,害得她更不敢隨意出門,連抬頭挺胸的勇氣也沒有,深怕大家的目光會集中在她的胸部。

該死,史爾克這混帳!自己那麼愛巨乳幹嘛連她也要跟著變大啊?

「我說妳們啊……聊的很開心喔?」

突然冒出來的男子聲嚇壞了所有人,她們往門口一看,正好是話題主角──史爾克。

史爾克倚靠在門旁,陰險的笑容讓五名侍女嚇得躲在莫妲兒身後,推她現成的擋箭牌,正巧本人現在正氣頭上,同樣帶著陰險的笑容回道。

「是呀,當然說的很開心,好聽聽你這混帳到底對我的胸部有什麼意見,居然給我天天吃豐胸食品就算了,還給我按摩……你這變態!」說到後面,莫妲兒忍不住衝上前揪住史爾克的衣領,咬牙切齒的說。

聞言,史爾克瞥了一眼那群心虛的侍女們,認真打量莫妲兒的身材後,拍拍她的肩膀笑道:「妲兒妹妹,哥哥是為妳好,這樣穿衣服會更好看。」

「……史爾克哥哥,你不覺得你說這句話很沒說服力嗎?」莫妲兒擺明不信。

史爾克笑笑沒有回答,將莫妲兒推到侍女們面前,命令道:「妳們的時間已經不夠了,再不快點將女王打扮好,要是讓計劃失敗……妳們知道接下來的下場會怎麼樣吧?」

侍女們驚恐地點點頭,加快手腳為莫妲兒打扮,不過,莫妲兒卻很不滿他的態度。

「史爾克哥哥,就算計劃失敗也沒關係,請你不要把脾氣遷怒在她們身上。」

史爾克挑了挑眉,揶揄道:「還是一樣那麼愛護著人,難怪會被那群瘋女人欺負!」

「……」

莫妲兒雖然無法反駁史爾克的揶揄,卻一點也不後悔自己的行為。

此時,一名男子來到史爾克身旁低聲細語,只見史爾克難得皺起眉頭,低聲回應之後,道:「妲兒妹妹,我有事要處理,晚點才會過來,要是妳打扮好就直接過去,好好享受難得的宴會吧!」

語畢,史爾克隨著男子一同離去,這才讓侍女們鬆了口氣,開始七嘴八舌的討論剛剛發生的事情,但是莫妲兒卻是神情凝重,腦海回憶著剛才的怪異。

不知為何,當她看見史爾克皺眉的表情,心裡居然閃過一絲不祥的預感,加上他刻意不讓她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害她有種衝動想叫系統回顧他們的對話內容。

只可惜她不能在別人面前隨便使用系統,否則嚇到人就不好了。

就在莫妲兒陷入糾結混亂的猜疑時,侍女們終於完成了打扮的工作。

每個人露出心滿意足的笑容,觀賞她們為莫妲兒精心打扮的完美成果,嘴裡還不停說出「好讚」、「好棒」、「好養眼」等等的話語,讓人懷疑她們的真正身份是不是男人,怎麼會講出這種形容詞。

感覺不對勁的莫妲兒低頭看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心驚,馬上衝到大銅鏡面前看看自己到底被她們搞成什麼樣德性之後,語氣驚恐指著自己身上可說是「暴露型舞孃裝」的衣服。

「妳們確定這樣就打扮好了嗎?!」

「是呀!」眾女理所當然的說。

莫妲兒不敢置信的說:「妳們不覺得我穿這樣會讓人產生……到底是我要去觀賞舞者表演,還是被大家當舞者觀賞的錯覺?」

「那還用說,當然是給大家欣賞囉!」眾女想也沒想的回道。

「……」

莫妲兒默默走去放斗篷的地方拿起一件穿了起來,沒意外聽到她們的抗議聲。

「女王大人,您怎麼可以穿斗篷呢!請您脫掉!」

「是啊!這樣把您的身材遮住太可惜了!」

「請您脫了斗篷吧!」

莫妲兒瞥了她們一眼,堅定的說:「不要。」

「唉呦,女王大人,您別這樣拒絕啦!」眾女開始使出撒嬌攻勢。

莫妲兒揚起燦爛的微笑,隨即瞇起眼,咬牙切齒的說:「別以為撒嬌就有用!」

眾女「嘖」的一聲,腦筋一轉,幾乎同時想到最好的理由可以說服莫妲兒,瞬間每人揚起邪惡的笑容,齊聲道──

「女王大人,這可是族長大人要求的打扮,並不是我們故意的唷!」

「說謊。」

「女王大人,要是我們有說謊,那麼剛才族長大人見到您的打扮應該會提出意見,不會反而催促我們趕快將您打扮好呀!」

……完全無法反駁!

莫妲兒恨恨地瞪著那群竊笑的侍女們,任由她們將斗篷脫掉。

雖然她被稱呼為薩瓦拉肯女王,實際上的掌控權還是在史爾克手中,只要史爾克有意讓她穿這樣,那麼她就得乖乖認命穿這樣……

可惡!比起過去幾次接見重要人士,越來越暴露的打扮相比,這次身上的服裝,已經暴露到她都快尖叫了。

胸部的部份不知是否因為曾見過她的胸罩關係,造成她們有了新靈感,決定讓她穿上像是比基尼一樣的「上衣」,讓她上半身幾乎全裸,下半身還是開高衩的超性感薄紗長裙,更重要的是,還讓她身體的四族認證印記和日月印記完全顯現出來……難道她們都不覺得這樣很怪嗎?

雖然裸露的部份有用飾品意思意思遮一下,但是……她無法接受!

想到這,莫妲兒忍不住道:「我真的很好奇,妳們為什麼那麼喜歡將我打扮成這樣?」

眾女忽然露出誠懇的表情,慈祥地拍拍莫妲兒肩,眼中還不時閃爍著淚光。

「女王大人,為了不辜負族長大人內心的期望,身為族人的我們當然要將您傲人身材好好地展現給族長大人看。」說完,眾女還一副自己能夠完成艱難的任務感到非常榮幸。

……慢著,所以她這身衣服全都是要給史爾克養眼?!

莫妲兒無力地扶額,早知道她就不要問了!

不過她也抓到一個她們的語病,無奈道:「我說妳們有沒有想過,今天我主要見面的人並不是史爾克哥哥,而是……大神血脈?更別提還有一群被請來跳舞的男舞者喔?」

語畢,五人表情一滯,瞬間開始忙碌找尋替代的服裝讓莫妲兒更換,最後還是決定用平常接見重要貴賓時所穿的服裝款式為主。

見到這般反應,莫妲兒心裡鬆了口氣,總算不需要被當成是「舞孃」讓人觀賞,乖順的讓侍女們為她更換服裝之後,前往會場欣賞難得的餘興節目。

 

另一方面,位於撒瓦拉肯醫療院中心長廊,史爾克正隨著下屬前往阿迪南的房間,不過他在還沒抵達門口便聽到爭執聲。

「不,我不去見莫妲兒。」

「可是……阿迪南大人,您不是很想見莫妲兒大人?」

「赫爾姆,我當然想見她,但是我知道你們的陰謀,所以我不去!」

「呃……阿迪南大人,其實事情沒你想的那麼嚴重,您別誤會……」

聽到這,史爾克直接踏進房內,正在勸說的赫爾姆一見到他的出現,表情尷尬不已。

史爾克無視赫爾姆,雙手環胸笑道:「說說看,我想知道你所謂的陰謀是什麼。」

阿迪南瞥了史爾克一眼,垂眸盯著雙手緩緩道。

「身體的控制權雖然喪失,不代表意識也會跟著喪失。」

聞言,史爾克上下打量著阿迪南,對於一個被麻醉昏迷卻還能繼續保持意識的人,他感到非常新奇,也很感興趣,不過面對正事,他不容許自己的計劃失敗。

「既然你已經知道了,就這麼沒膽面對這樣的她?」史爾克輕輕一笑,「大神血脈,原來你的決心只有這點能耐,沒關係,我不會勉強你去見她,只會要求你現在離開撒瓦拉肯,永遠不得接近!」

此言一出,讓一旁焦急的赫爾姆道:「史爾克大人,您這樣會讓莫妲兒大人難堪!」

「說的好,我是不該讓女王難堪,但這傻子堅持不去見她,我又何必讓女王浪費時間?你倒不如跟我一起陪女王欣賞難得的娛樂,好拋開一切的煩惱。」史爾克邀約的說。

赫爾姆露出為難的表情。

此刻,阿迪南忽然來到史爾克面前直視他,眼神隱約透露出異樣。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你改變了想法?昨天明明阻止我和她見面,今天卻強迫我和她見面……這對你有什麼好處?如果你想獨占她,就不該讓我們見面。」

面對這樣直接的問話,史爾克卻是微微一笑。

「確實,我很想獨占她,更不想讓她與你相見,但是當我看見你對她所建立的城市,每個地方看得很仔細,也不吝嗇讚賞她的用心,表情也顯得溫柔……看到這樣的你,還不給機會解決你們之間的問題,那就太對不起一直為撒瓦拉肯賣命的妲兒妹妹了。」

「……你不怕我將那些對你不利的事情告訴她?」

「盡管說吧,反正那些事她遲早要知道。」

聞言,阿迪南注視史爾克好一會兒道:「好,我去見她。」

「很好。」史爾克滿意的說,「雖然計劃提早曝光,不過我希望你別忘了該有的禮儀,再怎麼說,她是我族的女王,身分地位不低於你。」

「我明白,我不會忘記她現在的身份。」

就在兩人達成共識,赫爾姆不禁開口:「那要去通知莫妲兒大人計劃取消了嗎?」

史爾克神祕一笑,便帶著阿迪南一起離開房間,留下赫爾姆一人滿頭問號,沒會兒,他領悟地嘆了口氣。

「可憐的莫妲兒大人,現在輪到妳要被整了。」

 

一首首中東融合風的音樂,看著男舞者們隨著音樂舞動的模樣,特別是肚皮舞,讓莫妲兒忍不住想摀住臉,害羞的不敢看那些挑逗誘人的舞蹈。

要不是旁邊的侍女急忙將她的手壓住,她早就摀臉不敢繼續看下去了。

「女王大人,您要撐住!」

「唔哇,這對我刺激太大了啦!」莫妲兒紅著臉,目光不敢太直視男舞者們,他們也不知是否識破她的害羞,展現出來熱情誘人的笑容似乎帶有一些故意的味道。

「撐住!女王大人,您要表現享受的模樣,不然會被識破。」

「我、我已經夠享受了!」莫妲兒偷瞄著男舞者們結實的腹肌,啊啊,她快撐不住了!

「這還不夠,待會會有男舞者依偎在您身旁餵您吃水果,到時您可別全身僵硬。」

「什麼?!噢……我、我能不能放棄這個餵食?」

侍女們壞心一笑:「當然不行!」

此刻,有兩名男舞者邊跳邊拿起水果盤來到她身旁,拿起水果準備餵給她吃。

莫妲兒害羞又不敢拒絕的小口進食的模樣,與族人流傳一年前的氣勢模樣落差太大,頓時在場所有人像是發現新奇玩具,每個人臉上的笑容更加邪惡,紛紛思考該怎麼玩弄她。

注意到這一點,莫妲兒欲哭無淚的吃著水果。

奇怪,明明她是要來展現「女王」氣勢,怎麼有種錯覺反而成了大家玩弄的寵物呢?

果然她不適合當女王啊啊啊!

就在莫妲兒無法抗拒的被男舞者們挑逗玩弄著,入口傳來了通報。

「族長大人到,大神血脈到。」

聞言,莫妲兒趕緊穩住害羞的情緒,開始表現出「享受」的模樣。

率先走進室內的是史爾克,接著是阿迪南。

當阿迪南看見莫妲兒坐在主位上,身上穿著打扮,居然和里迦瓦大神巫女在百年之初儀式的巫女服裝極為相似,令他非常訝異,同時困惑這是否為巧合。

目光一移,蹲跪在莫妲兒身旁的兩名男舞者正親手服侍她吃水果,身後則有侍女們,還有一群正在為她獻舞的男舞者們。

如果不是早知道這個計劃,或許他真的會中計也說不定。

此時音樂停止,男舞者們各自退到一旁,史爾克帶著阿迪南走到莫妲兒面前,恭敬道:

「女王大人,在下將大神血脈帶來見您。」

莫妲兒心裡有些緊張的點點頭,雖然她覺得史爾克與阿迪南之間的氣氛有點奇怪,不過她將這種感覺認定為兩人在為彼此的存在互相忍耐。但是,當她與阿迪南對上眼,心中忽然湧出古怪的感受。

奇怪,是太久沒見到阿迪南了嗎?怎麼覺得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感覺不太對勁?

彷彿印證莫妲兒的疑惑,阿迪南自嘲地笑一笑。

「蛇族長,你明知道我已經不是大神血脈,何必強調身份呢?」

莫妲兒錯愕了下,連忙望向史爾克,對方明確的點頭證實阿迪南的說法。

「這是怎麼回事?」莫妲兒有些焦急問道。

阿迪南先是輕嘆了氣,緩緩閉上雙眼,再次睜開雙眼,已經是閃耀著金色光芒,在眾人的驚呼之下與莫妲兒的目光對上。

剎那間,一幕幕由阿迪南視角的畫面在莫妲兒的腦海中快速閃過,但也因為這些畫面過於龐大,沒有心理準備的她一時之間無法承受,使她抱頭承受痛苦。

畫面中的人們分別穿著四大部族的服裝,其中她認識的人們神情悲憤不已,周遭環境有些地方早已面目全非,還是可以看出那個地方是在蠍族領域內。

有時,畫面呈現出四大部族的人們向侵襲的異族互相攻擊的畫面,可是異族像是得到了強而有力的武器,使他們幾乎難以防禦。

如果不是四大族長同時運起力量進行反抗,恐怕一下子就會被異族攻陷了。

正當莫妲兒看清楚異族手中的武器時,整個人震驚不已,那東西……不正是史爾克在前幾月向她索取提升蛇族防禦力的武器嗎?為何會被異族拿來攻擊四大部族?

莫妲兒忽然想起阿迪南和史爾克的怪異對談,難道……?!

此時,眾人不曉得莫妲兒在腦海看見的畫面,誤會阿迪南對她做了壞事,正打算出面制止時,阿迪南已經收起力量了。

沒會兒,莫妲兒起身離開座位,直接來到史爾克面前怒道。

「那些事是真的嗎?異族進攻四大部族的事你全都有參予是嗎?」

史爾克看著莫妲兒,緩緩道:「是的。」

聞言,莫妲兒雙手摀嘴地踉蹌退後幾步,幾乎不敢相信。

「你為何要這麼做……為什麼要出手幫忙毀了他們的家園,還是用著我所給你的……」說到這,莫妲兒不禁紅了眼眶,難過的說,「天啊,是我害了他們……」

史爾克正想伸手安慰時,莫妲兒生氣的揮開他的手。

「系統,將阿迪南留下,其餘送出遺跡,封鎖入口。」

「已收到Master命令,現在系統開始進行傳送,坐標點為遺跡正大門。」

周圍瞬間亮起了好幾道光柱,連同莫妲兒眼前的史爾克也包含在內,在他有話要說的眼神下消失在她面前。

「已完成傳送。現在系統開始封鎖各大入口……執行完畢。」

好一段時間,莫妲兒終於平撫心情,因為懊悔自責並不能解決問題,便向阿迪南問道:「除了蛇族提供了兵器給異族,還有提供什麼物資給夏德拉他們嗎?還有,現在四族的情況如何?發生這麼嚴重的事情,大家還平安嗎?」

阿迪南沒有回答莫妲兒的問題,反倒是有感而發的說:「妳變成熟了。」

莫妲兒愣住,順著阿迪南的目光低頭一看,瞬間紅著臉,趕緊轉身不讓他繼續盯著自己的胸部看,羞斥:「現在是什麼時候還講這種話!」

阿迪南輕笑幾聲,收起笑容後,低聲的說──

「對不起。」

「……」

莫妲兒知道這句道歉富含了很多意思,不禁露出苦笑。

「別對我道歉……我沒有幫上你的忙我也很……」

話還沒說完,阿迪南突然摀住嘴,連忙到旁邊用力咳嗽,莫妲兒擔憂地來到他身旁一看,發現他居然咳出不少黑血,大聲驚呼。

「這是怎麼回事?!你……」

阿迪南騰出一隻手示意莫妲兒別過來,露出他沒事的表情。

莫妲兒才不信他真的沒事,見他咳嗽的那麼痛苦,伸手順著他的背,剎那間,她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寒意竄入手心,令她下意識拿開手,隨即瞇起雙眼盯著阿迪南的背部。

阿迪南注意到莫妲兒的眼神變了,表情像害怕被發現背部的秘密,趕緊遠離她。

見狀,莫妲兒不知打哪來的力氣,不但將阿迪南整個人推倒在地之後跨坐在他身上,甚至將他的衣服扯開,露出他那一身古銅色的肌膚胸膛,也讓隱藏在衣服底下的秘密曝光。

阿迪南的身體布滿了大小不一的黑月印記,同時存在著被人鞭打的傷痕,瘀青的部份幾乎烏黑,讓人看了便明白他曾遭受嚴重的虐待。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莫妲兒顫抖的說,「為什麼你身體會被刻上黑月印記?」

阿迪南默默的拉好衣服,苦笑道:「這不是黑月印記……是夏德拉給我的詛咒,用意是不讓我使用大神之力,要是使用了……我就會受到力量的反噬傷害。」

聞言,莫妲兒再次扯開阿迪南的衣服,正要觸碰他身上的黑月圖騰時,被他阻止了。

「別碰……我不想讓妳再碰到任何有關邪氣的東西,包括我在內。」

莫妲兒心裡一氣,大喊一聲「笨蛋」,二話不說伸出雙手壓住阿迪南胸膛上的黑月圖騰,頓時,一股漆黑的氣體從她的雙手底下散發出來,而她的雙眼也亮起了銀白色光芒,以溫柔的語調低聲嚀喃著富有含意的話語──

「月的執念與怨恨由星星承受與包容,願太陽恢復最初的光芒。」

語畢,阿迪南身上的黑氣瞬間爆發,以極快的速度竄入莫妲兒的體內,同時解除他身上封印,讓他恢復大神之力,但是莫妲兒卻往一旁倒去,全身冒著冷汗承受那股強大的邪氣。

阿迪南趕緊將她抱入懷中,想給予她一些大神之力舒緩痛苦,卻被她制止。

「不需要……這是代價,待著不動很快就會恢復了。」

阿迪南蹙著眉,欲言又止了會兒,艱難的說:「為什麼妳要救我?我明明……害妳那麼慘,妳為什麼又要像以前那樣,無怨無悔付出?」

莫妲兒不發一語地直視著阿迪南,沒會兒垂眸低語。

「你被邪神奪走意識前的那晚情況我全都看見了。」

阿迪南身子一震,隨即苦笑:「居然讓妳看到那麼糟糕的畫面啊……」

莫妲兒搖搖頭,對阿迪南溫柔一笑。

「其實……我還蠻高興你會為了我的死那麼難過。」

「……這有什麼好開心的!」阿迪南別過頭,憋扭的說。

見狀,莫妲兒輕笑了起來,沒會兒想起了什麼收起笑容,接著勉強起身,刻意拉開彼此的接觸,低頭道:「對不起,你已經有了娜雅,我不能跟你有太親密的接觸……」

聞言,阿迪南才知道莫妲兒一直很在意他與娜雅的關係,立刻捧起她的臉龐,強迫她直視自己:「我知道那一場儀式與婚禮帶給妳不少傷害,但是我一定要告訴妳,娜雅並沒有成為我的妻子,更重要的是,她不是我親自遴選的大神巫女,妳才是我要的大神巫女啊!」

莫妲兒愣了下,心情既慌亂又不解的問:「可、可是那天你們不是公開舉行婚禮了?怎麼會說……?」

阿迪南垂眸不語,沒會兒開口。

「這一切說來話長……」

 

 

附神巫女06 - 沙漠禁果之蛇王偷心中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