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隱藏在幸福底下的黑暗

 

靜靜地聆聽阿迪南的敘說,莫妲兒終於知道在她離開夏德拉之後的後續發展,同時意識到自己帶給夏德拉的影響與傷害竟然那麼嚴重,她……真是個大罪人。

由於莫妲兒傷害了夏德拉的心,讓他的恨意佔據整個心頭,使得體內的邪氣爆發,成為第一位邪神巫子。

當他解除石臺上的活祭品偽裝,立刻引發現場大騷動而中斷儀式,當然,娜雅所期待的婚禮並沒有順利完成,反而被大長老派人迅速帶離現場。

同時,夏德拉在邪神亞奇馮的幫助下,幾乎不到半小時的時間招集到所有兵力,以極快的速度攻進中央領域,奪下阿迪南的王位。

接著亞奇馮親自現身掌控大局,衪派出阿華田率領中央所有侍衛前去活捉莫妲兒,並施展禁聽之術,防止她使出言靈帶給他們傷害。

不幸的是,人沒有捉到,反而帶回跳崖已死的訊息,造成夏德拉身上的邪氣更加濃厚,對阿迪南的恨幾乎是恨到骨子裡,甚至是衝動要殺了阿迪南。

可在那一瞬間,夏德拉卻下不了手。

夏德拉不明白自己為何下不了手,但是止不住的殺意無法平息內心的怒火,他開始對阿迪南施展酷刑,盡情宣洩內心的恨意。

可惜,凌虐一個毫無反抗的活死人並不能化解內心的怒火,所以夏德拉要求亞奇馮歸還阿迪南的意識,目的是想看他露出痛苦求死的表情。

但是阿迪南並沒有如夏德拉所想的那樣痛苦求死,因為他知道夏德拉內心深處的真正感受,反而露出憐憫的眼神凝視他,讓夏德拉更加不愉快,也無法再繼續虐待下去。

因此,他對阿迪南下了永不得施展大神之力的詛咒,逐出中央領域,並且開始往四大部族的領域進攻。

阿迪南說到這,露出哀傷的神情,自責的說:「除了蠍族以外,其他三族陷入了苦戰,許多人都死在夏德拉的手中,而我卻無法阻止這一切,甚至連救妳的能力都辦不到……我實在太無能了。」

「不要這樣說自己無能,會造成現在這種場面,全都是我害的,所以不要那麼自責。」莫妲兒握緊阿迪南的雙手,搖頭的說。

阿迪南凝視莫妲兒,緩緩的說:「比起我的無能,妳比我更有『王』的資格,如果大陸百姓可以從夏德拉手中得救,我希望妳能像在撒瓦拉肯一樣為這塊大陸進行改革。」

沒料到阿迪南會這麼認同自己,不邀功的莫妲兒驚慌失措地趕緊解釋。

「我、我才沒那麼厲害,我是靠艾絲達留給我的禮物提出一些構想,大部份的事情都是靠大家的幫忙才能完成,並沒有當王的資格啦!」

聞言,阿迪南忽然綻放陽光般溫暖好看的笑容,讓很少見到他露出這般殺傷力超強的笑容的莫妲兒立刻失了神,像花癡一樣地傻傻盯著他的笑顏,沒會兒她回過神,趕緊轉頭摀住口鼻,不敢再正視阿迪南的笑容。

天啊,沒想到阿迪南會露出這麼耀眼的笑容,這殺傷力也太強了,害她差點噴鼻血啊!

阿迪南看見莫妲兒臉紅的異常反應,立即會意到其中的原因,臉上的笑容更加耀眼,但是下一秒笑容淡去,神情憂心不語。

莫妲兒不解阿迪南怎麼忽然不笑了,忍不住問道:「怎麼了?」

阿迪南躊躇了會兒,似乎接下來要說的話難以啟齒,最後鼓起勇氣地開口。

「雖然我知道妳是為了我而拒絕夏德拉的追求,可是經過了那麼久的時間,妳的身邊也有史爾克這位適合的對象,而我已不再是大神血脈……我不確定自己是否還有資格可以待在妳身邊……」

阿迪南偷偷觀察莫妲兒的表情,發現她雖然很認真聽他說話,卻對他的表白毫無反應,好像他說的是很普通的家常話語,令他不由自主感到心酸。

正如史爾克所說的那樣,時間是可以改變一個人的想法與觀念,連他自己的心態都跟著改變了,眼前的少女,怎麼可能會跟一年前一樣維持同樣的想法呢?

想到這,阿迪南苦澀地改口:「抱歉,我說了奇怪的話,妳別放在……」

話才說到一半,莫妲兒突然伸手抵住阿迪南的嘴唇不讓他繼續說下去,沒會兒露出調皮的笑容。

「你也太沒耐性了吧!給你一個提示,如果我和史爾克哥哥的關係那麼不單純,我是不可能會稱呼他為『哥哥』,這樣的回答……你明白了嗎?」

阿迪南眼睛瞬間一亮,露出容易讓女性激發母愛衝動抱到懷中安撫的可憐表情,既期待又害怕受傷地盯著莫妲兒,似乎想聽她更直接的「告白」。

見狀,莫妲兒再度受到重擊,她摀住快要失守潰堤的鼻子,目光不敢再直視阿迪南。

天啊……阿迪南居然來這招!明明聽懂她的意思,還故作不知,露出從未見過的可愛表情請求她告白,這、這太奸詐了!

──可恨!她無法拒絕啊啊啊!

莫妲兒窘迫地張了張嘴,實在說不出那句直白的話,卻又想讓阿迪南知道她的心意,最後,她豁出去地親了一下他的嘴唇,害羞的說:「這、這就是我的回答。」

阿迪南愣了下,大概是沒料到莫妲兒會主動親了自己,隨即揚起燦爛的笑容,將莫妲兒擁入懷中,親暱地貼近彼此的唇瓣,低聲道:「要這樣吻才對。」

語畢,不同於以往霸道的親吻,阿迪南從試探性的輕啄到令人沉迷的深吻,讓莫妲兒拋開害羞,心醉神迷這場親吻,深深感受到阿迪南對她的愛戀與渴望。

過了一會兒,莫妲兒開始感覺到異樣,起初她覺得是自己的錯覺,直到她發現衣服不知何時被脫掉,明顯感受到肌膚被人撫摸的觸覺……

莫妲兒瞬間漲紅著臉,猛然推開阿迪南將衣服穿好,驚慌失措地瞪著他。

「你……你怎麼可以趁機……」

阿迪南有些惋惜地嘆了口氣,伸手撫摸莫妲兒的臉龐,認真道:「別擔心,我會等妳願意接受我……心甘情願成為我的人。」

天啊,是赤裸裸的性暗示!莫妲兒覺得臉頰熱到已經快燃燒起來,趕緊轉移話題。

「這、這事就先不管了,現在最重要的是四族百姓的情況如何?」

聞言,阿迪南喜悅淡去,為百姓憂心的神情顯露出來,情況很不樂觀。

「現在四族百姓幾乎集中在蠍族避難,雖然帕尼爾使用艾絲達的禮物守護大家,但是有許多功能是帕尼爾無權使用,最終還是敵不過異族的猛攻……如果不是帕尼爾告訴我妳還活著,恐怕現在的我還在蠍族與大家一起抵抗異族入侵。」

莫妲兒想了想,喊道:「系統,你有辦法讓蠍族系統解禁蠍族長的權限上限嗎?」

「回Master,您可以開啟遠端操控模式對蠍族系統下達命令。」

聞言,莫妲兒這才驚訝自己原來可以使用遠端操作,趕緊叫出介面。

看著上面顯示出來的選項,莫妲兒馬上將蠍族的防禦開到最大,然後再找尋是否還有其他防禦功能未開啟時,發現撒瓦拉肯與蠍族領域可以兩地互相傳送,頓時晴天霹靂地在一旁呈現Orz,自責當初怎麼沒想到她能使用這個功能……白白浪費掉那麼多的時間。

打起精神繼續進行調整操作的莫妲兒,忽然望向一臉茫然地看著不同於帕尼爾使用的系統介面,眼神呈現放空狀態的阿迪南問道。

「阿迪南,蠍族缺不缺物資?」

阿迪南連忙回神道:「很缺,也缺武器與人手。」

莫妲兒凝重地思索會兒道:「系統,解除大門封鎖,直接傳送史爾克和赫爾姆進來。」

「已收到Master命令,現在系統開始進行外部指定傳送。」

兩道白光一閃而過,史爾克與赫爾姆一同出現在兩人面前。

別於赫爾姆訝異的表情,史爾克神情複雜地看著莫妲兒,似乎從阿迪南的心聲得知剛才發生的事情,壓抑心中的苦澀,他忍不住道:「妲兒,我……」

莫妲兒直視史爾克一會兒,明白他是受到當時自己的惡夢內容影響,才會出手幫助異族是針對那些陷害她,不對她伸出手救援的人們進行無差別懲罰,不搞亂整個大陸絕不罷休。

所以說來說去,有一半的過錯還是在她身上……囧。

「史爾克哥哥,我知道你是為了我才會這麼做,我不怪你。」莫妲兒平靜的說,「相反的,我得為誤導你的行為負起責任,只是靠我一人處理實在太不划算了,我希望你能動員一些蛇族人來幫助四大部族,從異族手中奪回中央主權……你願意幫我嗎?」

史爾克沉默了下,微微一笑:「妲兒妹妹,妳一定要這麼見外嗎?妳是撒瓦拉肯女王,只要妳一聲令下,我族必定會完成妳的心願。」

「呃……」莫妲兒尷尬地搔搔頭,見對方認真的態度,嘆氣道,「我知道了,史爾克哥哥,你立刻召集人馬和赫爾姆一起幫忙準備充足的物資送到遺跡內部第六廣場,我會將你們集體傳送到蠍族。」

「沒問題。」史爾克滿意的接下任務。

赫爾姆好奇的問:「要準備多少物資?」

「這就要麻煩阿迪南來回答你。」

「不需要,我知道該準備多少量。」史爾克不等其他人反應,直接拖著赫爾姆離開,途中不忘小聲吐槽赫爾姆,「你是笨蛋嗎?沒看見他們是多麼需要談談嗎?」

赫爾姆會意地微笑起來,再次留下兩人獨處。

莫妲兒和阿迪南互看了一眼,忍不住笑了出來。

雖然很感激史爾克的「好意」,不過現在最需要做的事是取得帕尼爾的連絡。

莫妲兒對蠍族系統下達通知命令,在等待帕尼爾回應的過程中,她忽然想起自己第一次踏進這座遺跡的初願,不禁失笑起來。

阿迪南神情困惑,不懂莫妲兒怎麼會突然傻笑,沒會兒,她握住他的雙手,感受彼此交互傳達的電流,垂眸輕聲喃道。

「老實說,這一年的時光流逝,讓我忘了當初自己發下誓言要將撒瓦拉肯改造成繁榮都市之後盡全力救你……幸好你來找我……否則,我會想不起這個誓言,然後在這裡一直生活下去。」頓了下,抬頭凝視阿迪南,笑道,「謝謝你願意來找我……讓我想起自己必須面對的命運。」

阿迪南沉默了會兒,正想開口說話時,突然旁邊傳來了咳嗽聲,轉頭一看,螢幕上已經出現四族之長,表情有些又哭笑不得。

笑得最大聲的莫拉克,故意露出曖昧的笑容道:「小姐,妳特地通知帕尼爾,就是為了讓我們看這一幕嗎?咿嚕。」

莫妲兒臉頰瞬間爆紅,驚慌失措大喊──

「我、我不是只有通知帕尼爾嗎?為什麼你們也出現了?」

「嘿嘿,從妳加強蠍族防禦的時候,我們就知道妳接下來會跟我們連絡,所以我們待在帕尼爾身邊等著妳消息,沒想到妳會那麼大方讓我們欣賞你們談情說愛。」說到這,莫拉克還不忘對阿迪南比了一個讚,「老兄,恭喜你,終於得到小姐的心啦!」

聞言,莫妲兒羞到說不出話來,阿迪南白了莫拉克一眼,道:「別玩了,現在已經得到蛇族的幫忙,我們不用再為物資人力苦惱了。」

得到這個消息,螢幕上的四人先是皺眉疑惑,經阿迪南簡單說明後,紛紛鬆了口氣,接下來的消息讓阿迪南和莫妲兒驚訝不已。

那就是──娜雅被夏德拉強制轉化為邪神巫女了。

經過莫拉克的解說,莫妲兒才明白原來娜雅太在乎大神巫女的身份,才會害自己得到這樣的下場。

由於娜雅誤以為阿迪南死在夏德拉手中,又想鞏固自己身為「大神巫女」貨真價實的地位,只好向同樣身為大神血脈的夏德拉請求給予大神巫女資格。

不料被厭惡她的夏德拉惡意刻下黑月印記,毀了她成為大神巫女的心願,因此,徹底受到邪氣汙染心靈的娜雅恨起所有人,也不再隱藏心中殘暴,開始將她的恨發洩無辜的大陸百姓,同時運用邪神之力讓異族更加狂暴與強大,使得大陸百姓更加苦不堪言。

聽到這,莫妲兒再度為自己影響了這一切感到自責,忍不住向四大族長低頭道歉。

「對不起……這一切是我害的,因為我戴了屬於娜雅的聖物手鍊,害得她沒辦法進行大神巫女的認證考驗,我甚至還欺騙了你們……我……」

「巫女大人,這事我們早就知道了。」馬薩庫微笑的說。

莫妲兒愣了下,趕緊抬頭一看,正好看見四人露出「這早已經不是秘密」的竊笑表情,不禁呆了呆,驚呼:「咦──你們怎麼會知道?」

雖然她知道自己的冒牌巫女身份在熊族聖地的時候被莫拉克知道了,可是其他人為什麼也知道這件事?難不成是莫拉克洩密?不……

莫妲兒猛然回頭望向洩密的主事者──阿迪南。

「你什麼時候跟他們說了?!」

阿迪南聳肩的說:「馬薩庫和米佧諦是認證完成的時候說的,莫拉克則是在鷹族自己發現,帕尼爾更不用說了,當然,包含妳來自別的世界的事,他們也都知道了。」

「咦,連那件事也說了?!」莫妲兒訝異的說。

「是啊。」

難怪啊……難怪以前她在說出一些異世界應為基本常識的問題時,每個人都非常體諒地為她詳細解釋而不質疑她的怪現象,原來就是阿迪南將她的秘密爆料……不對啊!

「你們明知道我不是正牌巫女,為什麼不生氣?我毀了神聖的認證考驗耶!」

聞言,眾人露出古怪的笑容,惹得莫妲兒懷疑自己是不是有說錯話,不然大家的反應怎麼是這樣?

阿迪南無奈的說:「妳誤會了,認證考驗並不是單純讓聖物手鍊發光那麼簡單,而是在考驗巫女本身。」

經過眾人的解釋,莫妲兒總算明白聖物手鍊的作用,以及里迦瓦大神為什麼要求進行認證考驗的真正目的,原來是在測試巫女的「器量」。

起初百年之初儀式是由大神血脈與四大族長同時對大神巫女進行力量的連繫,失敗機率非常高,大多數大神巫女在完成大神之力的連繫之後,很難連繫到四大元素之力,如果太過於勉強,身體會承受不了強大的力量而當場暴斃。

對需要使用四大元素之力維持大陸穩定運作的里迦瓦大神來說,是一件很嚴重的大事,所以衪創造出可以連繫四大元素之力的聖物手鍊,彌補大神巫女先天器量不足的問題。

但是,為了避免大神巫女過於依賴聖物手鍊,里迦瓦大神限制了聖物手鍊的承受量,假如連擁有聖物手鍊還非常勉強,甚至是暴斃,這代表巫女素質極差,需要趕在百年之初儀式開始前,重新選定大神巫女人選。

曾經有大神巫女為了得到四大元素之力的連繫,故意不讓大神血脈先行連繫,將身上的器量優先給了其中一族的元素之力,結果承受不了最重要的大神之力連繫,造成儀式失敗,這也是後來強制規定要先由大神血脈進行認證,然後再接受四族認證考驗的原因。

隨著時間的增加,巫女素質越來越差,幾乎找不到足以稱作是「大神巫女」的候選人,間接影響百年之初儀式的運作,因此讓邪神亞奇馮有機可趁,胡亂製造災難傷害大神子民,也影響中央長老院心中的腐敗慾望,暗中奪走屬於大神血脈的王權,使得王越來越不像王。

直到雙生子的誕生,讓長年無主的異族終於有了領導者,更使得暗藏檯面下的慘狀局勢漸漸浮現出來。

所以,當出現莫妲兒這位不需要藉由聖物手鍊的幫助,就可以直接連繫大神之力與四大元素之力的特殊容器,不管是對四大族長或是大神血脈來說,都是非常值得高興的一件事。

這代表里迦瓦大神可以運用更強大的力量,為這塊大陸進行更穩定繁榮的運作,也有機會清除邪神亞奇馮所造成負向影響。

如果要他們在娜雅和莫妲兒之間來選擇認可誰才是擁有大神巫女身份,他們怎麼可能會不承認莫妲兒才是真正的大神巫女事實?更別說她可以親自與四聖對話。

聽到這樣回答,莫妲兒很想解釋她是因為有調和之力的關係才能承受這些力量,不過,她還是放棄解釋,反正她被丟到這個異世界也是要來解決他們長久以來的大問題,解釋再多都太多餘了。

想到這,莫妲兒決定暫時結束通訊,等史爾克與赫爾姆準備好,再當面好好討論接下來該進行的事項。

 

兩小時後,莫妲兒一行人出現在蠍族領域的聖域泉水初源湖畔上端平台面前。

強烈的邪氣讓莫妲兒出現頭昏暈眩現象,她趕緊抓住阿迪南的手臂,避免自己昏倒在地上,心想,這裡的邪氣怎麼會那麼強烈?還是她太久沒回來,才無法適應這樣的威力?

阿迪南察覺莫妲兒的異狀,連忙問:「妳沒事吧?」

莫妲兒強忍著不舒服感,勉強的說:「還可以。」

這時,莫妲兒注意到自己所處的位置是初源湖畔,忍不住掩面自責。

天啊,她居然忘了指定地方傳送,至少要選擇距離蠍族生活區域更近一點的地方,直接跑來人家蠍族的聖地,會不會太過份了一點?

沒會兒,四大族長率領一些族人來到初源湖畔,開始迅速分配物資,然後向久違的莫妲兒打聲招呼,但是當帕尼爾看見莫妲兒現在的模樣,表情震驚地指著她。

「妳、妳的模樣……跟艾絲達大人一模一樣啊!」

語畢,帕尼爾像受不了刺激一般,下一秒噴出鼻血陣亡在地上。

其他人見了,向莫妲兒說聲暫離,然後拖著帕尼爾的身體往角落「鞭屍」之後,帶著清爽的笑容回到她面前。

這讓莫妲兒尷尬不已,也想起之前通訊畫面,大概只有播到肩膀位置,所以胸部的「巨大變化」才會讓帕尼爾這麼震驚。

「許久不見了,巫女大人。」米佧諦搶在其他人想和莫妲兒說話,他先牽起她手,紳士地輕吻她的手背。

「好久不見,米佧諦。」莫妲兒有些苦笑不得地收回自己的手,心想,米佧諦何時學會了這個禮儀呀?

「巫女大人,您變得更漂亮了。」馬薩庫靦腆一笑,揮別一年不見,他身上的少年氣息已淡去,開始有了男人味。

「謝謝你的讚美,馬薩庫。」莫妲兒不好意思笑道。

望向莫拉克,他正好在打量莫妲兒身旁的史爾克。

莫妲兒這才想起最重要的史爾克沒有介紹到,趕緊將史爾克拉到眾人面前,笑道:「這位是蛇族長史爾克,是我的義兄,這次能夠得到許多物資與人力,全都是靠他出手幫忙。」

眾人露出古怪的眼神打量史爾克,讓莫妲兒有些納悶不已。

這時,阿迪南淡淡的說:「別猜了,他就是給予異族武器支援的幫兇,現在是為了莫妲兒才願意對我們進行人力、物資的支援。」

聞言,眾人眼神雖然帶有一些懷疑,不過看阿迪南與莫妲兒這麼信任的模樣,也不再追究以前到底被害了多慘的事情,開始切入主題,討論該怎麼解決異族帶來的大問題。

在大家討論到優先解決娜雅的時候,莫妲兒覺得周圍的邪氣變得更加濃厚,雖然有調和之力在支撐著,可是她的意識已經有了模糊跡象,她蹙眉心想,自己還是無法馬上調適這股邪氣的量嗎?

最後莫妲兒臉色慘白地向阿迪南說明自己急需休息,見到他露出驚慌神情之後,立刻抱著她離開蠍族聖地。

此刻,莫妲兒感覺身子一輕,她的意識已經飛離了身體,飄浮在半空中看著大家跟在阿迪南身旁,驚慌失措地呼喚昏迷的「自己」。

莫妲兒訝異著自己的狀態,心裡焦急的想回到身體,卻在一股強大的力量牽動之下,眼前畫面一變,她出現在夏德拉的房裡,並與他互相對看。

很少見到夏德拉露出如此冷漠的目光,莫妲兒嚇得趕緊退後,隨即想起自己的狀態他應該看不見,轉身一看,正好有一名陌生男子畢恭畢敬地等待夏德拉的命令。

「今日不需要派人侍寢,退下吧!」

「是。」

待男子離去,夏德拉轉身朝床的方向走走停停不知道在想什麼,似乎在遲疑什麼,突然間轉身將莫妲兒擁入懷中,而她也很驚訝夏德拉不但看得見自己,還能碰到她。

當夏德拉確定自己確實碰到莫妲兒時,不禁加重擁抱她的力道,語氣不穩地開口。

「……太好了……妳真的還活著……」

聽到這般話,莫妲兒瞬間得知夏德拉在誤以為她死去之後,強烈的想跟著死去的心情令她的心狠狠抽痛,腦海更是憶起當時阿迪南也想跟著死去的畫面。

因此她能明白夏德拉失而復得的喜悅心情,使得她不由自主回抱夏德拉,希望能夠安撫他的情緒。

可是,當莫妲兒注意到夏德拉身上的邪氣越來越濃厚時,心中產生不妙的警告聲,她立刻推開夏德拉,卻被他手中早已運起的邪氣擊中了胸口,一股強大的邪氣竄入體內,瞬間讓她失去了力量,全身無力地癱軟在夏德拉懷中。

「妳還是一樣沒變……總是想著他……」

夏德拉喃喃自語意味不明的話語,在她驚恐的表情下抱著她來到床上,慢條斯理脫了彼此的衣服。

沒會兒,夏德拉居高臨下地打量莫妲兒這一年來的身體成長變化,特別是豐滿的胸部讓他的目光更加深黝炙熱,不禁加重邪氣的濃度,抓住她的雙臂像是要拉去哪似,使她感覺到全身產生被撕裂的痛楚。

沒會兒,夏德拉鬆手不再抓住莫妲兒的雙臂,一臉惋惜地嘆了口氣。

「果然還是沒辦法拉過來……能這樣碰到妳已經是奇蹟了吧!」

莫妲兒心一驚,難道剛才夏德拉是想學阿迪南在熊族那樣將她的身體從遠方拉過來?

想到這,她急迫地想運起力量回到自己身體,可是她不管怎麼努力,調和之力就是使不出來,這才想起夏德拉剛剛對自己做了一件奇怪的事,難不成……

注意到莫妲兒的表情變化,夏德拉冷笑地扣住她的下顎,逼她直視自己。

「害怕嗎?這是月神教我封住妳的力量招式,讓妳無法離開我也回不了阿迪南身邊。」

「不……你不能封住我的力量……」

莫妲兒艱難地說出這句話,此刻的她,因為失去調和之力而無法平衡邪氣帶來身體的傷害,眼中的畫面越來越模糊,最後意識渙散地任由夏德拉擺布。

就在莫妲兒陷入「她正在做春夢」的錯覺期間,隱約聽見夏德拉在她的耳旁地身嚀喃,話語中不斷述說著她和阿迪南已經發生關係的錯誤情報,所以他就算沒有得到身體,也要從她的精神體品嚐到她的甜美,直到──身下強烈的撕裂痛楚將她拉回「現實」中。

夏德拉似乎沒料到莫妲兒還是純潔之身,表情微些錯愕地停住動作,難以置信的說:「……阿迪南居然沒得到妳?」

莫妲兒痛到說不出話來,雖然不是「真正」被侵犯,但是精神上的「真實痛楚」令她感到委屈,況且,她沒有保護好自己,讓自己經歷這般體驗,無疑是精神上背叛了阿迪南。

想到這,莫妲兒不禁哽咽的說:「阿迪南……他才不像你那樣一直強迫人家……你……你太可惡了!」

莫妲兒突然掙扎地想離開夏德拉,卻被他緊緊束縛雙手,眼神凝重地直視她。

良久,夏德拉緩緩道:「我曾試著學阿迪南那樣溫柔對待妳,可是妳不接受,反而逼我放棄溫柔,所以這一次……就算妳恨我,我也要用我的方式得到妳。」

「不……」

夏德拉不顧莫妲兒的抗拒開始律動起來,讓她感受自己的霸道,同時,他也持續嘗試將她的身體拉到自己面前。

面對男人可怕的慾望與自身承受不住精神體被他不斷撕裂所產生的痛楚,喪失力量的莫妲兒覺得自己快被夏德拉害死,漸漸的,她虛弱地不再抗拒,腦海也開始不該出現的人生跑馬燈。

隨著腦海的記憶快速播放,莫妲兒對阿迪南內心的愧疚越來越大,直到她的視線注視著眼前正在侵犯自己的男子,她忽然有了奇怪的念頭。

──夏德拉就是阿迪南……

念頭才剛閃過,莫妲兒眼前一黑,在失去意識前,腦海傳來了輕柔的聲音。

別再勉強自己了……否則妳會耗盡僅剩的力量而死!

顧不得腦海聽到聲音是誰發出來,剎那間,莫妲兒身體的痛楚與被侵犯的感覺消失了,然後是陷入了無盡的黑暗之中。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當莫妲兒醒來時,發現自己所處的地方是之前在蠍族接受帕尼爾治療的神殿地下室,且空無一人。

就在她打算起身時,全身痠痛不已的感覺令她困惑精神體的傷害為何會影響肉體,但是一想到夏德拉那樣對待自己的畫面,她不禁低頭拉開身上的蠍族服裝,想確認身體是否殘留不該存在的痕跡。

見狀,莫妲兒蹙起眉來,雖然該慶幸身體沒有出現不該有的痕跡,但是卻有一個很麻煩的大問題出現。

她身上的印記只剩下黑月印記了!

莫妲兒心一寒,難不成她現在的狀態……

帶著焦慮的心情離開了地下室,莫妲兒向路人問了阿迪南的下落,等到她找到阿迪南的時候,剛好看見他和五位族長高高興興暢談充滿黃色性質的話題,不禁囧著臉悄悄離去。

走到人煙稀少的山丘上,莫妲兒神情凝重地垂下眼簾,默默地輕觸胸口的黑月印記。

如果她跟大家說出自己的力量被封印,並且成了邪神巫女之事,阿迪南一定會逼問她詳細情況,然後……他就會知道夏德拉對她做了那件事……

莫妲兒下意識咬緊下唇,不行,她不能說!

現在大家正為了應付異族的事忙的不可開交,她不能因為自己的事情造成大家的不安,所以……她絕不能讓大家知道這件事!更不能讓阿迪南知道!

相反的,她現在非常擔憂夏德拉因為自己的出現,察覺到大家想反擊的企圖,因此有了防備之心造成這次行動失敗,甚至是殺了他們……不,她不能害了他們!

可是,她……該怎麼挽救這一切呢?

莫妲兒焦慮地緊握雙手,最後有了覺悟,內心慎重發誓──就算是犧牲她自己,她也要保護他們的性命。

因為他們是這個異世界最重要的存在,如果這樣死去,那麼她就失去了來到這裡異世界的意義了!

秉持著這般信念,莫妲兒堅定地望向遠方烏雲密布的天空。

她,一定會完成自己的任務!

 

──《沙漠禁果之蛇王偷心中 完》

 

附神巫女06 - 沙漠禁果之蛇王偷心中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