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是夢。

莫妲兒做了一場非常真實的夢。

她夢見自己站在殘破不堪的祭祀殿堂裡龜裂的太陽圖騰中央,一臉絕望地看著耀眼的太陽被黑影吞噬,形成了禁忌的日全蝕。

不同的是,這次日全蝕的出現帶來了永久的黑暗,唯有閃耀著淡紫色光芒的月亮高掛在天空,彷彿在說這個世界已經屬於邪神亞奇馮了。

天啊……里迦瓦大神怎麼會被邪神亞奇馮吞噬了?

衪不是還有繼承四大元素之力的四位族長和大神血脈一起對抗邪神勢力嗎?

沒會兒,她低頭看著分散四周橫躺的屍體,分別有鷹族長馬薩庫,狼族長米佧諦,熊族長莫拉克,蠍族長帕尼爾,最後是里迦瓦大神血脈──阿迪南。

那些是她最熟悉,也是最不希望死去的人們。

……為什麼?

為什麼他們……全死了?

這……這是夢吧?

雖然莫妲兒的內心拼命告訴自己這是夢,只是一場非常真實的夢。

但是,當她試著觸摸阿迪南的臉時,她的心狠狠抽痛。

因為……

那是非常真實的冰涼觸感。

不……阿迪南……

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她特地穿越來到這個異世界,不就是為了要救大家嗎?

為什麼……為什麼大家還是死了呢?

莫妲兒極度難過地掩面痛哭。

她知道,大家會死全都是她害的,是她化身為邪神巫女將大家害死了。

儘管這只是一場夢境,她卻很清楚這場夢是她最害怕發生的……預知夢。

畫面一變,莫妲兒看見了出現在自己面前,另一位擁有同樣大神血脈身份,卻因為不是長子而被放逐異域,阿迪南的雙胞胎弟弟──夏德拉。

只見他霸道地將她整個人緊緊抱在懷中,不斷說著他愛她愛到甚至是傷害她,也要將她留在他身旁的執念話語。

漸漸的,眼前的畫面扭曲成可怕的黑暗,耳旁依然不斷響起夏德拉訴說他的霸道愛語,猶如咒語般,讓她難以抗拒一道道束縛身上的鎖鍊。

直到──

 

兒……

……妲兒……

「莫妲兒!」

突如其來的叫喚聲,讓莫妲兒驚魂未定地睜開雙眼,瞪著眼前的男子──阿迪南。

「妳怎麼又跑來這裡睡覺了,不怕著涼嗎?」

阿迪南好沒氣的說,同時將手中的涼被披在莫妲兒身上,以免她冷到。

莫妲兒眨了眨眼,看清自己處於蠍族聖地的涼亭,才想起自己為何出現在這裡。

由於她的精神體被夏德拉封印了調和之力,龐大的邪氣讓她化為邪神巫女。

為了不帶給阿迪南他們麻煩,也不願因為她的關係,讓夏德拉發現了大家的反擊企圖而造成行動失敗,她打破了自己不可製造過多不屬於這世界的武器與裝備的誓約。

因此,利用這幾天的時間使用蠍族系統努力生產強化型的武器和裝備,應該足以對抗異族擁有她先前生產的武器。

至於她為什麼會待在蠍族聖域泉水旁,是因為她發現這裡可以阻隔大量的邪氣侵害,也能避免與各大族長有過多接觸,以致於被發現她已成為邪神巫女的事實。

特別是她的義兄,薩瓦拉肯城地下領導者,也是蛇族之長的史爾克哥哥,要是讓他聽見她無法防備的心聲,那就慘了。

「妳在想什麼?」

阿迪南見莫妲兒沉思不語的模樣,似乎有隱瞞自己一些事情,可從這幾日來的觀察又找不出哪裡有問題,只能說太可疑了。

「……我只是在想大家準備的如何,是不是還有哪裡不足的地方需要幫忙補充。」

毫無破綻的說詞,讓阿迪南狐疑地打量莫妲兒,依然看不出哪裡不對勁,只好暫時放棄追究。

「這點妳不用擔心,妳為大家所做的事已經很足夠了,接下來就是看我們奪回屬於我們的土地,擊敗異族。」

莫妲兒點點頭,再度陷入了沉思狀態。

阿迪南蹙著眉,有些不滿的說:「妳怎麼了?有什麼煩惱可以跟我說,別一個人悶在心裡,難道……妳不把我放在心上嗎?」

莫妲兒愣住,連忙道:「不是的,我沒有不把你放心上!」

「是嗎?」阿迪南瞇起雙眼,明顯質疑她的話。

莫妲兒無奈苦笑,心裡也開始有些動搖,如果她能稍微說出來的話……

「那個……阿迪南,如果說……」

話還沒說完,史爾克正好出現。

「原來你在這啊!身為王就別丟下自己的子民亂跑,其他人正在找你,快去吧!」

阿迪南皺著眉,明白自己確實不能待在這裡太久,對莫妲兒道:「等我事情處理完,我再來找妳。」

語畢,阿迪南帶著意味深厚的眼神望了史爾克一眼便離開了,這時史爾克笑咪咪的來到莫妲兒身旁,親暱地將她擁入懷中。

「妲兒妹妹,妳怎麼了?」

「史爾克哥哥,我沒事。」

莫妲兒微微一笑,內心已經開始謹慎避開對方,深怕一個不注意,自己想隱藏的秘密就會被發現。

史爾克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感嘆地拍拍莫妲兒的肩膀。

「唉,本來看妳忍的那麼努力,不打算拆穿妳的心聲,不過看這情況……妳忍不住了對吧?說吧,那個人對妳做了什麼?」

莫妲兒心一驚,正打算裝傻時,史爾克揚起燦爛的笑容,語氣強硬道──

「別對我說謊,現在的妳完全無法阻止我聽見妳的心聲。」

「……」

史爾克看著莫妲兒略顯憂心的眼神,內心拼命想理由的模樣讓他忍不住笑了。

「妳知道嗎?之前妳昏迷的時候,我和他們聊過妳的事。從他們的心聲當中得知自己真的誤會了他們,那段期間幫助敵人害得他們面臨這般情況,都是我的錯。」

聞言,莫妲兒稍微鬆了口氣,雖然之前就有覺得他們的誤會解除了,現在能聽到史爾克親口說出來,她心中的石頭也可以真正放下來了。

史爾克輕撫著彼此締結「血濃於血」的兄妹證明傷痕,微微一笑。

「當然,我從他們口中得知妳的事蹟之後,也確定了妳的缺點。」

莫妲兒一臉問號,史爾克也沒讓她失望,直接說出來。

「妳啊,很喜歡將事情往自己身上扛,只要是有關妳自己影響一切局勢的大事,妳就會選擇自我犧牲來保護大家,不管是在這裡,或是在薩瓦拉肯的時候也是一樣……妳以為只靠妳一人就可以保護大家了嗎?」

莫妲兒瞪大雙眼,試著反駁。

「我……我沒有選擇自我犧牲,我只是不想害到大家……」

「我說過了,別對我說謊。」史爾克垂眸道,「他們是真心為妳擔心,更不希望靠妳一個女孩子保護他們,當然,邪神一派的事也不是不能解決的事,妳何必繼續隱瞞呢?」

莫妲兒抿著嘴,似乎在抉擇要不要聽從史爾克的話,將一切坦白。

史爾克見莫妲兒有鬆口跡象,繼續道:「妲兒妹妹,如果妳真的是想要幫助大家,請不要隱瞞,讓大家一起面對問題,一起想辦法解決不是更好嗎?」

聞言,莫妲兒眼眶開始泛紅,她明白將事情隱瞞的下場,可能會走向夢中那樣毀滅的道路,可是一想到夏德拉,她實在很害怕看到阿迪南得知事情後的反應。

掙扎許久,莫妲兒對著史爾克開始述說自己如何成了邪神巫女,以及被夏德拉精神侵犯的事。

在史爾克聽到她被精神侵犯而感到憤怒時,莫妲兒也將自己這幾天來一直夢到世界被毀滅的夢境說了出來。

「史爾克哥哥,雖然我被夏德拉精神侵犯的事感到難過,可是,我最難過的是那一個夢境,我害怕大家都死了……是我害死大家,是我害的!」

史爾克心疼地摟著莫妲兒,他知道她內心有多麼難過,也清楚表達她不希望將這些事告訴阿迪南他們。

良久,史爾克緩緩的問:「……妳希望我怎麼幫妳?」

莫妲兒沉默了許久道:「請幫我隱瞞這些事。」

「這能隱瞞多久?他們遲早會知道。」

「至少……現在不能讓他們知道。」莫妲兒苦笑的說,「史爾克哥哥,我的夢並沒有看見你跟著他們死亡,我想,你是能夠影響這個命運的人,請替我好好守護他們……雖然我不能上戰場幫助大家,不過我會使用系統來支援你們。」

史爾克凝視莫妲兒好一會兒,嘆氣的說:「我知道了,如果有什麼事需要幫忙,一定要告訴我,知道嗎?」

莫妲兒點點頭,算是答應史爾克的話。

待史爾克離去,莫妲兒望向遠方的大湖沉思。

雖然有史爾克的幫助,但是她心中的不安依然揮之不去,總覺得……

近期必定會有大事發生!

 

 

附神巫女07 - 神王血脈之觸電雙生子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