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人生約定不可亂做

 

自從莫妲兒回到蠍族的那一天開始,異族反常地不再進攻。

或許是蠍族系統的防禦全開的關係,面對這樣不同於這幾個月內拼命地破壞蠍族防禦機關的敵人,四大部族的百姓心裡雖感到古怪,卻也為這短暫的平靜有了喘息的時間。

這對莫妲兒來說,可喜可憂。

喜的是她有多餘的時間製造更多的裝備武器,憂則是她和族長們的接觸機會變多了。

好在有史爾克的幫忙,她可以有更多理由避開應屬於她要參加的會議。

當然,莫拉克和史爾克也不忘利用這個難得的機會,兩人聯手派人到中央探查消息,以求確定的情報。

 

一個月後──

坐在蠍族聖域泉水旁的涼亭,莫妲兒神情專注在螢幕介面上所顯示的訊息,忙碌地點擊上面的選項,努力製造出更多更多的東西。

此刻,系統傳來了通知──

Master,您有一封蠍族長的通知信。」

聞言,莫妲兒連忙點開一看,上面提到隱藏在中央的探子終於找到確切的情報,只是當她看到上面提到「夏德拉瘋了」這句話,心裡極為震驚,二話不說要求系統將她傳送到會議室。

當莫妲兒出現在會議室,她立刻看到阿迪南和五位族長正在進行激烈的討論,而眾人訝異她的出現,目光一致望向臉色很不好的阿迪南。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夏德拉瘋了?」莫妲兒連忙問道。

帕尼爾表情有些古怪的說:「巫女大人,妳……沒看完我傳給妳的信?」

莫妲兒愣了下,尷尬的說:「呃……不好意思,我看到夏德拉瘋了這句話就直接來問你們了,並沒有將信看完……我、我現在馬上看完!」

「不用了,我說給妳聽吧!」

在說明之前,阿迪南先是瞪了帕尼爾一眼後,才將探子的情報轉述出來。

原來異族會突然停止攻擊的真正原因,是因為夏德拉在一個月前突然發瘋。

發瘋的夏德拉無視身邊的人是否為自己人,一律進行無差別攻擊,直到邪神亞奇馮出面制止,將他關在布滿結界的寢室等待他恢復理智,因此,現在的異族正處於待命狀態。

雖然大家不清楚夏德拉為何瘋了,不過初步推算是他承受不住邪氣的影響,經過一年的時間,他終於出現瘋狂的特性。

很巧的是,他發瘋的那天,正好是莫妲兒回到蠍族的那一天。

聽完說明,莫妲兒忍不住望向一旁的史爾克,從他的眼神中確定她所猜想著的事。

她──正是引起夏德拉發瘋的關鍵主因。

然而在兩人進行眼神交流時,阿迪南眼中閃過一絲失落,隨即提起精神的說。

「現在,大家正提議趁這個機會進攻中央,但我認為夏德拉發瘋的時機過於巧合,我認為應該要先奪回三大部族的領域才對。」

「如果這時候進行奪回領域計劃,我們就得分散人力來守護領域,到時要再攻下中央會變得很困難。」米佧諦皺眉道,「這個道理,你應該不會不懂吧?」

「米佧諦說的沒錯,王,現在正是攻下中央的最好時機,而且我們擁有巫女大人提供的武器裝備與蛇族的幫忙,如果不趁現在剷除異族殺了夏德拉,到時他恢復正常,我們就很難進攻了!」馬薩庫認真的說。

「不行,我不同意!」

阿迪南態度異常地堅決反對進攻中央,讓狀況外的莫妲兒注意到大家一開始激動爭論的主因,而莫拉克也開口勸告。

「老兄,我知道你很不想殺了自己的弟弟,但你別忘了,邪神可是一直找機會要殺我們,你也知道我們是不能死的人,如果我們都死了,所有百姓都會失去希望啊!」

阿迪南沉默不語,他當然知道其中的利害關係,可是他……

這時,史爾克開口道:「我說你們啊……與其糾結問題的利害關係,怎麼不考慮聽聽妲兒妹妹的意見?」

聞言,所有人的目光瞬間集中在莫妲兒身上。

本來莫妲兒還在思考阿迪南為何不願殺夏德拉的原因,被大家這麼一看,顯得有些驚慌失措想找地方躲避大家的注視,最後只好硬著頭皮回應。

「呃……我、我的意見?史爾克哥哥,你在說笑吧?」

「這種時候我怎麼會說笑,妲兒妹妹不是最會想辦法了嗎?」

「我哪有什麼辦法,戰略這種東西我最無能了。」

「怎麼會無能?妳太小看自己了。」史爾克輕笑的說,「想想妳當時為了改變撒瓦拉肯的心情吧!」

喂!這意思是叫她開系統外掛嗎?

莫妲兒想了想,決定弄清楚問題重點再來詢問系統是否有更好的辦法。

「你們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在抉擇要先攻中央,還是先奪回三族領域,是嗎?」

「沒錯,除了那傻子堅持不攻中央,我們全體一致認為要先攻下中央。」史爾克道。

莫妲兒無奈地望向阿迪南,只見他眉頭已經皺到不行,可又說不出更好的理由來說服大家改變主意,不禁令她感到好奇,也想起莫拉克說的話──阿迪南不想殺夏德拉。

「那麼你們不贊同奪回三族領域的原因,是怕戰力會減少?」

「當然,我們不但戰力會減少,還得派人駐守,更別說這次出征的補給不能帶很多,所以才會決定先攻下中央,清除主要的異族之後,再慢慢解決三族領域的異族。」

史爾克說完這句話,其他人紛紛點頭贊同,只有阿迪南臉色超差地用力抿嘴,似乎怒火的忍耐快到極限了。

莫妲兒見狀,趕緊握住阿迪南的手,試圖降降他的怒火,這時腦海閃過先前在系統介面當中所找到的選項,她低頭思索了會兒,忽然道──

「系統,蠍族的防護範圍可以擴大嗎?」

「回Master,新增防禦範圍需要人為設立硬體存在才能擴大範圍。」

「唔,人為設立硬體……這意思是要我們在其他地方建立發動防禦系統的媒介道具,才能讓防禦擴大嗎?」

「是的,Master。」

「那我可以在其他地方建立傳送陣嗎?」

「回Master,新增傳送陣需要人為設立硬體存在才能建立。」

「那我知道了,現在馬上製造足以容納三族領域範圍的防禦系統媒介道具,還有三組傳送陣,我要在三族領域建立傳送陣。」

Master,所有道具的耐用等級是否為一級?」

「啊?那是什麼意思?」

「回Master,耐用等級為硬體遭受外力破壞的防禦等級,級數越高,耐用度越高。」

「原來如此,那把耐用等級全數調到最高吧!」

「已收到Master命令,現在系統開始執行製造防禦系統媒介硬體,以及三組傳送陣硬體,耐用等級為最高十級,所有道具完成時間初步判定約一年。」

一聽到一年,莫妲兒趕緊大喊:「慢著慢著慢著慢著!為什麼是一年?」

「回Master,所有道具的耐用等級為最高十級,單體防禦系統媒介硬體製造時間為一小時,而最耗時間的單體傳送陣硬體製造時間為三個月,由於總合數量過多,因此初步判定完成時間為一年。」

「那可不行,我們沒那麼多時間等待,製造速度不能加快嗎?」

「回Master,除非是降級,否則製造速度難以加快。」

就在莫妲兒苦惱地抱頭思考,帕尼爾忽然道:「巫女大人,我已經明白妳的用意,剩下交給我處理就行了,請給我權限。」

聞言,莫妲兒把權限讓給帕尼爾之後,他便自行向系統討論耐用等級和道具的數量。

這時其他人注視她的目光讓她有些不自在,隨即明白大家看她的原因,趕緊解釋她與系統的對話用意。

沒會兒,大家也明白莫妲兒的用意。

原來是她想將蠍族的防禦能力擴大,讓三族領域納入防禦範圍內形成一個圓圈,使異族無法隨意進入,也可將他們集中困在中央領域,同時給予三族各一個傳送陣,這樣就能方便來回蠍族。

「原來如此,要是能在三族領域建立像蠍族這麼好的防禦能力,確實不需要分散人力來守護領域,也能定點處接受物資補給。」史爾克理解的說。

「也是,有這麼便利的道具,的確可以考慮先奪回三族領域。」米佧諦無奈道,「其實最近有不少族人向我表達想回故鄉的希望,要是傳送陣能建好,就能順便讓非戰力的族人回到故鄉了。」

「確實,長期待在蠍族的這些日子,也帶給了蠍族不少麻煩,能讓族人先回去是最好的辦法。」馬薩庫也認同的說。

「既然大家都這麼決定,我們也該把這個消息告訴族人,好讓他們高興一下,還有順便召集戰力,準備執行奪回三族領域計劃。」

莫拉克說完,鷹、狼族長便先行離開,莫拉克在臨走前來到阿迪南身邊,拍拍他的肩膀道:「老兄,雖然我們同意先奪回三族領域,但是你弟弟的部份還是得面對,請你好好考慮我們的建議吧!」

語畢,莫拉克拉著史爾克離開,似乎還有其他事需要討論,帕尼爾也說要處理系統產生出來的實體物,人也跟著離開了。

此刻,會議室只剩下阿迪南和莫妲兒,現場氣氛也變得很古怪。

莫妲兒尷尬地看著沉默不語的阿迪南,最後還是試著主動找他說話。

「那個……阿迪南……」

突然間,阿迪南將莫妲兒擁入懷中,讓她感受到他胸膛明顯起伏的氣息,似乎有話要說,但是礙於有什麼大問題,只能默默地抱住她,然後輕聲道──

「對不起,我先一個人去冷靜一下。」

說完,阿迪南迅速離開,留下滿頭問號的莫妲兒獨自待在會議室。

沒會兒,莫妲兒想起帕尼爾寫給自己的通知信,馬上打開一看,她終於明白為何大家一開始會有奇怪的態度。

原來在她收到這封通知信前,阿迪南和五位族長就已經吵的非常激烈,內容基本上和阿迪所說的情報一樣,也有提到他堅持不殺夏德拉的意圖。

眾人認為這是殺邪神巫子的大好機會,可是阿迪南遲遲不肯說出不殺夏德拉的理由,因此大家吵了起來。

此外,還有一個情報是阿迪南沒有說,也是大家爭吵的主因之一,那就是夏德拉已經知道莫妲兒還活著的消息。

在夏德拉發瘋以前,他還不忘下達活抓莫妲兒的命令,可當他說完這個命令,整個人就陷入了瘋狂,似乎是她的出現間接影響了他對邪氣的控制才會陷入瘋狂。

曾受過邪氣發狂的受害者米佧諦表示,確實莫妲兒的出現會讓他瞬間失去控制而想要佔有她,不過在她身邊待久了邪氣會漸漸消失,理智也會跟著恢復正常。

由此可見,夏德拉會想要活抓莫妲兒,大概也是這樣的原因吧!

雖然這種說法很牽強,卻讓人很難反駁。

自從莫妲兒回到蠍族的那一天開始,原本還處於受到中央向外擴散的邪氣影響的蠍族領域,如仇恨,猜忌,妒意,惡欲……等等所有負向思想有了明顯改善的跡象。

雖說蠍族的聖域泉水本身就有淨化邪氣的作用,但還不至於有那麼明顯的效果。

可是在她出現的那一刻,蠍族領域的邪氣立刻淡化許多,人們也多了不少正向心態,對未來也有了希望。

相對的,莫妲兒也受到如此龐大的邪氣影響,無形中吸收周圍的邪氣,使得她的情況如同以前一樣,漸漸開始散發出微量的邪氣。

因此,阿迪南要求隱瞞這件事不讓她知道,深怕她會自以為自己擁有力量而想在這次戰爭中跟隨他們出征,甚至是妄想四處吸收邪氣,以淨化深受邪氣所苦的人們。

然而眾人認為此事不該隱瞞,雖然難保莫妲兒會有這種心態,但是大家認為她不會那麼輕易做出自我犧牲的事,所以這件事讓爭吵更加嚴重。

如果不是史爾克偷偷地向帕尼爾要求將探子傳回來的情報,以及阿迪南的企圖隱瞞這件事讓她知道,恐怕她現在還矇在鼓裡。

而她也真不該沒把信看完就跑來問個清楚,因為信的最後面有附註她千萬不要在這時候出現,結果她……唉,現在回想起來,她也能理解阿迪南為何會瞪帕尼爾了。

此刻,莫妲兒忍不住露出苦笑。

老實說,她對大家猜測的內容感到心虛,同時,不曉得是不是自己成了邪神巫女的關係,她對夏德拉發瘋的遭遇居然會產生心痛的感受。

所以,當她聽到大家提議殺掉他的話語時,其實她也跟阿迪南一樣不願意夏德拉就這樣死掉。

面對自己這樣的心態,莫妲兒實在很擔心她是否會傷害阿迪南,更別說她也有想隱瞞的真相!

 

翌日,蠍族的中央廣場聚集了許多各族百姓穿著別於民俗風的特殊裝備,不斷研究手中的武器。全體氣勢高昂,非常期待進行接下來的目標──奪回三族領域計劃,將近幾個月來的怨氣全發洩在囂張的異族身上!

望向眼前的景象,莫妲兒心裡還是非常擔憂大家的安全。

就算擁有這些裝備武器,如果碰上邪神出現,大家的生命會像螻蟻一般輕易死去。

想到這,莫妲兒對一旁的史爾克低聲叮嚀。

「史爾克哥哥,雖然我給的那些裝備武器可以對抗異族,但是這些東西是不屬於這個世界,請你務必每天清點裝備,就算損毀了,也絕對不可以缺少任何一個,知道嗎?」

「沒問題。」史爾克微笑的說。

這時,莫妲兒將一塊約掌心大的銀色金屬薄片交給史爾克。

「如果有裝備遺失,你只要對它說出擁有者的名字,它會指引你去找回裝備。」

史爾克接下銀色金屬薄片後,指著正在指揮一部份的人打包數十根長度約三尺,刻滿了星之圖騰柱子的帕尼爾,問道:「他在幹嘛?」

「那是傳送陣的零件,等你們確定奪回其中一塊土地,帕尼爾會指導你們建造傳送陣與防禦系統的媒介,一旦完成,我會利用系統的力量將該地區納入防護裡面,到時你們就可以安心休息,而我也會派人補給需要的物品,讓人回到屬於他們的家鄉。」

聽完莫妲兒的解說,史爾克理解地點點頭。

此時,史爾克看見遠方樹下獨自一人注視他們的阿迪南,目光隱約透露著哀怨,他不禁嘴畔微揚,忽然伸手摟住莫妲兒的肩膀,在她耳邊輕喃。

「妲兒妹妹,雖然我不想太雞婆,不過看著某人近日諸事不順,得不到大家的認同就算了,連妳也在冷落他,哀怨的心聲實在吵得我快受不了,妳就好心一點,為了我的耳朵能夠清靜一下,妳就替我好好安撫他吧?」

聞言,莫妲兒順著史爾克所指的方向一看,整個臉龐瞬間發熱,趕緊別過臉摀住鼻子,像是看到了什麼讓她害羞又險噴鼻血的畫面。

原來是阿迪南用著哀怨的眼神看著她,卻又不敢主動打擾她,依稀等待她能主動找他說話,猶如幼犬一般可憐兮兮。

天啊!阿迪南怎麼會用這種表情看她,害她想起前陣子自己向他告白的情況,也不忘他那次也是露出容易激發女性那該死的母愛……太邪惡了!

不過,仔細檢討一下自己,她確實太刻意疏遠阿迪南了。

雖然阿迪南很體諒她沒有多說什麼,但是多少還是能感受到他的哀怨,彷彿自己拋棄他似,讓他非常鬱悶,加上近日的情況……

想到這,莫妲兒決定主動找阿迪南談談。

「妲兒妹妹,我話都還沒說完,妳就急著去安撫那傢伙啊?」史爾克慵懶笑道。

莫妲兒蹙眉狐疑盯著史爾克:「你不是要我去安撫阿迪南嗎?」

「是沒錯。」

「那你想說的話是?」莫妲兒瞇起雙眼,覺得史爾克有詭計。

「別把我當那麼壞的人好嗎?」史爾克一臉受傷地說,「我本來還要想好心告訴妳那傢伙死都不說為何不殺他弟弟的理由,沒想到妳卻把我想成那麼壞心,那我不說了,妳快去找他吧!」

說完,史爾克打算走去其他地方,莫妲兒囧著臉趕緊拉住他。

「啊啊啊,史爾克哥哥,我知道你是最好的,別這樣子啦!」

史爾克冷哼道:「真的?」

「真的真的!你快告訴我吧!」

史爾克瞥了一眼遠方的阿迪南,見對方又露出更加哀怨的眼神後,忽然笑道:「其實我不知道理由是什麼。」

莫妲兒愣住,瞬間生氣的說:「你耍我?!」

「話可不能這麼說啊,妲兒妹妹,是他把這部份心聲鎖的很緊,讓我無法知道真相,不過我聽到的關鍵詞是『約定』。」

「約定?」莫妲兒不解的說。

「是的,他跟他弟弟似乎有做了什麼約定,才會堅持不殺他弟弟。」史爾克拍拍莫妲兒的頭,低聲道,「如果妳想要他打起精神,我想『約定』會是個好辦法。」

聞言,莫妲兒明白史爾克的意思了。

可是她要用什麼樣的理由「約定」才能讓阿迪南打起精神啊啊啊!?

就在莫妲兒終於想到好理由,人也來到阿迪南面前,對上他的雙眼,她的腦袋瞬間呈現空白狀態──她的好理由不見了啦!

看著阿迪南專注等待自己開口的模樣,莫妲兒不知所措地低頭,開始隨便找話說。

「那、那個……阿迪南……」

「嗯?」

「你、你要注意安全喔!」

「……」

等不到回應,莫妲兒好奇地抬頭一看,正好看見他露出小小失望的表情,不禁問道:「我……我說錯了什麼嗎?」

「沒,我只是覺得我的存在原來價值這麼簡單的一句話,稍微心痛了一點。」

「呃……」

「而且妳只肯跟『妳的史爾克哥哥』親密,只願意對『妳的史爾克哥哥』說出妳的心聲,讓我開始懷疑我們的關係是不是比不上『妳的史爾克哥哥』。」

聽著阿迪南刻意加重「妳的史爾克哥哥」的語氣,莫妲兒尷尬不已,想不到他會吃史爾克的醋。

不過仔細想想,她確實都把事情告訴史爾克,也遵照之前的習慣讓史爾克摟抱,如果是按照她的世界,早就被人質疑她是不是腳踏兩條船的壞女人。

唔……這可不行啊!

想了想,莫妲兒知道她該用什麼約定了,那就是將她想隱瞞的秘密說出來。

但,不是現在這個時候。

「阿迪南,我答應你,我不會跟你以外的人過於親密,也不再隱瞞我的心聲,就等你成功奪回三族領域回來,我會把所有事情告訴你。」

阿迪南右眉一挑:「這還不夠吧?」

「啊?不夠?」莫妲兒不知所措的說,「那、那要怎麼樣才足夠?」

「妳啊,是不是也該答應我不可隨便亂跑離開蠍族領域,甚至是我們發生了危險,妳也不能親自跑來救我們的約定呢?」

「唔,我……我答應你。」

「喔……回答的這麼勉強。」阿迪南瞇起雙眼,「這樣我很難相信妳的話。」

聞言,莫妲兒有些心慌,不知阿迪南是不是在報復自己冷落他的關係,她實在不知該怎麼樣才能讓他相信自己。

這時,莫妲兒憶起兒時常常與長輩約定事情的時候,都會做出打勾勾的動作。

只是以她現在的年紀實在不適合,可是她又想不出更好的辦法。

好吧!那她只好幼稚一下,伸出右手對阿迪南做出打勾勾的動作,害羞的說──

「那我們來打勾勾來做個約定,說謊毀約的人要被雷劈……阿迪南,我不會隨便離開蠍族領域,也不會因為你們受到危險就親自跑去救你們……這樣行了吧?」

其實莫妲兒本來要說吞一千個針,不過一想到要死那麼慘,還不如雷劈比較爽快。

不等阿迪南反應,她主動將彼此的大拇指印上,剎那間,一股強大的電流竄入體內,嚇得莫妲兒想鬆手,卻怎麼樣也鬆不開。

這可是比第一次和阿迪南接觸時所產生的電流還要大上許多。

反觀阿迪南,他沒料到莫妲兒會主動做出打勾勾的約定,不禁揚起了燦爛的笑容。

「妳知道這個手勢在這裡代表什麼意思嗎?」

「咦?這、這手勢不是承諾約定的意思嗎?難道還有其他意思?」

莫妲兒有些不安的解釋,光是在鷹族的幸運帶事件就夠她驚恐了,不會連這麼簡單的小手勢也有恐怖含意吧?

「妳說對了一半,如果是跟幼童做這個手勢,代表自己一定會完成該約定,如果是對成年的異性……」阿迪南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代表妳願意將一切託付給我,永生永世不分離的情人誓約,這可是里迦瓦大神特別規定的誓約手勢。」

「……」里迦瓦大神,祢一定要這麼陰人嗎?

「剛才妳已經完成了情人誓約,記住自己的約定,也不能隨隨便便離開我囉!」

鳴……現在反悔還來得及嗎?

為什麼她會有種自己挖坑跳的錯覺呢?

難怪人們常說打勾勾的約定千萬不要隨便亂做,現在她後悔也來不及了啊啊啊!

欲哭無淚地安撫完阿迪南,也到了該出發的時候。

目送所有人離開,莫妲兒準備回到系統主控室進行其他工作,耳旁突然傳來了微弱的耳語──

我的巫女……我需要妳……

莫妲兒睜大雙眼,全身僵硬地不敢亂動。

她……她沒聽錯吧?

剛剛那聲音是……夏德拉?

等了許久,莫妲兒沒有再聽到聲音,不禁感到困惑。

奇怪,為什麼她會聽到夏德拉的聲音,而且口氣跟以往不太一樣?

原以為自己的錯覺,幾天後,莫妲兒又再度聽到夏德拉同樣的呼喚。

不同的是,她覺得那口氣像是在求救,但又不能確定自己的猜測,只好暫時將這個聲音拋在腦後不管了。

 

 

附神巫女07 - 神王血脈之觸電雙生子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