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潛藏的危險因素

 

今日,身處在蠍族系統主控室的莫妲兒,收到了系統通知遠方已建立傳送陣的訊息,地點為鷹族領域,同時周圍也建立好防護系統的媒介。

莫妲兒立刻命令系統擴大防禦範圍,然後聯絡帕尼爾。

待帕尼爾開啟通訊螢幕後,她注意到他滿頭大汗,似乎剛結束了一場苦力活。

「大家都還好吧?」莫妲兒左看右看,試圖從螢幕中瀏覽帕尼爾身後的情況。

「大家都沒事,巫女大人提供的裝備武器實在太好用了,加上蛇族那一身驚人的能力,那些駐紮在鷹族的異族幾乎不堪一擊,因此我們能夠順利奪回鷹族領域。」

聞言,莫妲兒暫時鬆了口氣,隨即問道:「那些異族……你們怎麼處理?」

「除了幾名異族逃走,剩下的異族俘虜交由鷹族處理,見他們的作法,應該先暫時關在牢裡等候判決。」

說到這,帕尼爾表情有些古怪,似乎在奪回領域作戰的時候有發生其他事情,只見他欲言又止了會兒決定改口。

「巫女大人,待會可以請鷹族人進行傳送,順便轉達一下熊爸,將我預留在倉庫的零件帶過來。」

「我明白了。」

結束通訊,莫妲兒回想帕尼爾最後面的奇怪表情,但猜不出原因,只好趕緊完成他派的任務,讓鷹族人早點回到自己的故鄉。

過了一段時間,在所有人的幫忙下目送鷹族人消失在傳送陣。

望向眼前少了四分之一的人數,莫妲兒不禁感到疲倦,心中也產生了一絲空虛。

明明很清楚大家終究會回到自己的故鄉,但她卻懷念起所有民族共處同樂的畫面。

突然間,莫妲兒用力拍拍自己的臉頰,打起精神地心想:不行,她得為這些人繼續努力下去才行!可不能讓他們永遠回不了自己的故鄉!

殊不知,莫妲兒這樣的舉動已經讓遠方注意她一舉一動的狼族神官歐費瑞看入眼裡,沒會兒他和熊爸竊竊私語討論,最後達成共識,裝作若無其事的散場。

四天後的傍晚,待在寢室忙於處理加強鷹族防禦穩定性的莫妲兒,正一臉好奇地看著忽然來找她的歐費瑞。

只見歐費瑞要她暫時放下工作,帶著神秘的笑容說了一句「請相信我」之後,便拿起黑布條矇上她的雙眼,攙扶著她往不知名的地方前進。

因為失去了視覺,莫妲兒的聽力、嗅覺與身體的觸感變得很敏銳。

在行走的過程中,第一個讓她清楚感覺到周圍變化的是從室內走到室外之後所感受到差異氣溫。

由於正值傍晚時段,加上季節也要邁入秋季,失去太陽照射的大地開始有了明顯轉涼的現象,一般人早就回家享用晚餐,不知歐費瑞挑這時候帶她出來有什麼用意?

沒會兒,她聽到周圍傳來竊竊私語,還有烈火燃燒木柴的霹啪聲,空氣中也傳來了陣陣烤肉的香味……咦?

此刻歐費瑞將莫妲兒帶到一處地方停下來,不等她反應,在黑布條解下來重見光日的瞬間,耳旁也傳來人們大喊「驚喜」的話語。

莫妲兒傻愣地看著眼前高舉酒杯,帶著開心笑容的人們向她敬酒,而她的所在地是蠍族的中央廣場,也是露天烤肉晚宴的慶典現場。

「這、這是怎麼回事?」莫妲兒不知所措地向歐費瑞問道。

「這是大家的一點心意,慰勞平時辛苦的您,現在就請好好享受吧!」

莫妲兒有些感動,但她還是忍不住問:「可是,為什麼大家會突然想要這樣……」

「那天鷹族人離開的時候,您露出失落的表情被我看到了。」歐費瑞無奈笑道,「雖然在場少了鷹族,但是經過我和熊爸討論的結果,還是希望在我們回到故鄉前滿足一下您的心願。」

呃……她那天的表情有那麼明顯嗎?

不過看大家那麼高興的模樣,莫妲兒也忍不住露出開心的笑容,決定暫時拋下煩惱,和大家跟著享受難得的晚宴,只是中途發生了一點小插曲。

因為……她被人拐喝酒了。

日後,這個事件成了大家心中共同的禁忌。

──絕對不可以給巫女大人喝酒!

 

幾天後,準備前去找人幫忙搬東西的莫妲兒忽然收到系統通知遠方已建立傳送陣的訊息,地點為狼族領域,她立刻命令系統擴大防禦系統範圍,與鷹族防禦連結成同一個範圍後,馬上聯絡帕尼爾。

沒會兒,帕尼爾出現在螢幕前,這次他的模樣沒有第一次那樣滿頭大汗,也帶有一絲輕鬆的模樣,似乎沒有像在鷹族那樣辛苦。

「帕尼爾,這次大家過的還好吧?」

「是的,大家都很平安。」帕尼爾說到這,畫面又多了一人,是米佧諦。

「巫女大人,能請歐費瑞過來一下嗎?我有事要交待他。」

「優先傳送他過去狼族嗎?」莫妲兒好奇的問。

「是的,請先傳他過來狼族,等我們討論完事情,會讓歐費瑞回到蠍族做後續處理,到時就麻煩巫女大人配合一下。」

聞言,莫妲兒沒多想什麼,聽話的將歐費瑞傳送回狼族後,想繼續詢問帕尼爾狀況,不料,帕尼爾也被米佧諦抓去討論事情,她也只好待在螢幕面前等待。

可在等待的過程中,原本腦袋呈現放空的莫妲兒,忽然感覺到其中的不對勁。

奇怪,她怎麼覺得他們在隱瞞她一些事情呢?

懷疑的心越來越濃厚,加上自己也等了至少有一小時以上的時間,莫妲兒正打算要詢問系統是否可以探查對方領域情況時,帕尼爾回到螢幕前,臉色也顯得有些凝重。

「巫女大人,妳能向系統詢問看看,是否可以運輸一些聖域泉水到狼族呢?」

莫妲兒蹙著眉頭,不解的問:「為何要這樣問系統呢?」

「是這樣的,聖域泉水是存在於蠍族的淨水,一旦離開蠍族範圍,將會失去效力化為普通的一般用水,所以基本上聖域泉水是離不開蠍族。」

……貌似她想問的不是這個意思。

「我先幫你問看看。」莫妲兒朝向另一邊空無一物的方向道,「系統,蠍族的聖域泉水是否有辦法運輸一些到狼族呢?」

「回Master,根據資料庫顯示,如果要讓聖域泉水保留效力移出蠍族領域,需要盛裝在特殊容器才能轉移,或者統一領域範圍化解族與族之間的隔閡才能將聖域泉水移出。」

聞言,莫妲兒望向帕巴爾,見對方因為系統的話而陷入沉思。

「巫女大人,我想知道特殊容器的取得是否很困難。」

「系統,特殊容器的取得會很難嗎?」

「回Master,特殊容器的製造時間為半小時,並且需要蠍族長對此容器施展水元素之力才能破解蠍族領域限定效力的規定。」

聽到這,帕尼爾馬上回道:「巫女大人,請妳命令系統製造六個特殊容器,待會我和歐費瑞就會回到蠍族。」

語畢,帕尼爾很急的離開螢幕面前,讓來不及說出疑問的莫妲兒愣在原地,只好默默地向系統下達命令,心裡對帕尼爾他們的反應越來越懷疑了。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會需要運送聖域泉水到狼族?更別說打從一開始通訊,她就沒有看到阿迪南他們出現。

該不會事情並沒有像帕尼爾說的那麼輕鬆……他們早就遇到大麻煩了吧?

想到這,莫妲兒二話不說向系統詢問是否可以探查鷹、狼領域的情況。

可惜,大範圍的防禦媒介並無附加這方面的功能,只有傳送陣附近可以探查,因此不能得知所有情報。

這樣的結果讓莫妲兒心裡極為不安,暗付,待會一定要好好逼問帕尼爾才行!

三小時後,帕尼爾和歐費瑞出現在莫妲兒特別指定的傳送點。

當帕尼爾看見莫妲兒一副等他很久的模樣,表情一驚,試圖拉著歐費瑞一起烙跑。

「系統,封鎖這兩人的行動。」

「已收到Master命令,現在系統開始執行光之牢籠。」

一道光芒出現在帕尼爾和歐費瑞周圍,那和莫妲兒招喚與驅逐人的傳送光柱很像,不同的是,那道光一直固定兩人身旁,不管怎麼敲打都沒辦法破除離開。

帕尼爾自認躲不掉,無奈的說:「巫女大人,我們現在沒時間陪妳玩。」

「玩?誰說我在玩,如果不想讓我用言靈逼問你們的話,現在最好給我老實交待清楚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何需要動用到聖域泉水?還故意隱瞞我不讓我知道原因!」

莫妲兒雙手環抱著胸,表情明顯表示不說實話就繼續關在裡面不用出來了。

帕尼爾和歐費瑞面面相覷,帶有勸導的口氣說道。

「巫女大人,這件事妳就別擔心,等我們處理完就會告訴妳了。」

「是啊,現在時間緊迫,請您就放了我們出來吧!」

莫妲兒瞇起雙眼,態度難得強硬,並且一口氣將內心想說的話說完。

「喔~如果事情沒辦法處理完呢?瞧瞧阿迪南他們都忙到沒空跟我回報情況,還想騙我別擔心?你們是不是把我想得很笨很蠢不懂你們在幹嘛?別瞞我了,異族在鷹、狼領域亂搞了什麼會讓你們急得想處理,卻怎麼樣都沒辦法處理好呢?甚至還需要用到歐費瑞這位狼族神官和蠍族的聖域泉水來幫忙處理?」

歐費瑞露出驚奇的表情,莫妲兒竟然擁有那麼敏銳的洞察力,居然猜對了一大半。

反觀帕尼爾,他的眼神倒是呈現出「啊啊,是艾絲達大人標準態度」的感動模樣。

莫妲兒從兩人臉上的變化知道自己現在的態度很差。

雖然帕尼爾感動的欠扁表情讓她有衝動想打他,卻沒辦法驅散心中的不安。

要不是自己現在沒辦法聽見他們的心聲,不然就可以知道他們現在所想的事情。

嘆了口氣,莫妲兒讓系統解除光之牢籠,失落地低頭。

「反正我現在的作用就是系統翻譯,有應必求的人……除了這一點,就沒什麼幫助的廢人,我不打擾你們忙了,慢走。」

兩極化的態度讓兩人驚訝,歐費瑞更是連忙安撫。

「巫女大人,您想太多了,我們並沒有這樣的意思。」

說完,歐費瑞不忘推了一下帕尼爾的身體要他趕快解釋,心裡更是不忘哀嚎一下。

他現在被眾族長和王交待不准說出原因就算了,沒想到這位蠍族長打從一開始不懂得裝傻,連後續反應都那麼的……笨!

現在可好了,讓巫女大人誤會那麼深,還傷了自尊心,更別說這些日子她根本過的很不快樂,眼明人都知道她在逞強。

這笨蛋蠍族長如果不好好找個理由解釋,他就不管那麼多,直接把事情說出來了!

帕尼爾被歐費瑞這麼一推,也明白這件事遲早要讓她知道。

只是一想到那不安定的因素,他怕以前的情況再度發生,而她又會自行解決這個難題,把自己搞得很狼狽。

想到這,帕尼爾認真的說:「巫女大人,請妳相信我們,等我們奪回熊族領域,一定會把事情告訴妳,請耐心等待,好嗎?」

莫妲兒只能悶悶地點頭,手也不由自主輕按胸口,安撫內心的不安。

「抱歉,我剛剛態度太差了,希望你們不要放在心上……也請你們注意安全,我一直有不好的預感,如果你們出了什麼意外,恐怕我……」

兩人見狀,心裡雖明白莫妲兒的預感準確,礙於不想讓她太擔心,只好稍微說謊。

「我們是沒什麼問題,倒是巫女大人要注意自己的安全,現在大家都不在妳身邊,要是有什麼事情發生,妳可要記得向我們求救。」帕尼爾叮嚀的說。

「蠍族長說的好,巫女大人您要是有什麼事,也請適當讓大家幫忙,可別自己獨自承擔一切,這樣會讓我們擔心您的。」歐費瑞也跟著提醒,希望莫妲兒能夠聽進去。

聞言,莫妲兒露出一絲苦笑,隨即打起精神。

「我知道了,你們快點去忙吧!」

目送兩人離開,莫妲兒垂眸思索會兒,對著系統緩緩下達另一個命令──

過了一段時間,帕尼爾與歐費瑞率領了狼族人準備離開,而莫妲兒則是站在一旁向狼族人道別。

這時,曾在狼族照顧莫妲兒的瑪拉與茉莉母女倆來到她面前,茉莉將手中的藤織項鍊為她戴上。

「巫女大人,雖然我們要回去故鄉不能陪在您身邊,不過這條項鍊是我和母親一起編織送給您的祝福,希望您可以忘了煩惱。」

茉莉雖這麼說,但是她身旁的母親瑪拉卻一直盯著莫妲兒,瞧得她渾身不對勁。

說起來,雖然她忙到沒什麼時間可以找這對母女敘舊,不過她有注意到瑪拉一直處於鬱悶的狀態,哀怨的眼神快和阿迪南不分上下了。

儘管她把這樣的表現視為懷念故鄉及憎恨異族的正常反應,不過……瑪拉那雙似曾相識的眼神讓她不由自主發毛了起來。

「呃……瑪拉,妳……妳怎麼了?不是要回去了嗎?為何悶悶不樂?」

被這麼一問,瑪拉哀怨道:「如果我將縫紉用具與布料有帶來蠍族,巫女大人就不用穿像蠍族這種隨便樸素的衣服了!瞧瞧您的身材應該要穿更華麗,更好看的衣服啊!」

莫妲兒沉默地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的衣服,上面織滿了比一般蠍族少女還要精緻華麗的花紋圖騰,且佩戴了不少銀飾品。

莫妲兒囧著臉心想:原來……這樣還算樸素啊?

瑪拉這位大媽到底想讓她穿成什麼樣「驚人」華麗的服裝?

憑她這個外行人來看,她這一身行頭在蠍族裡也是一身價值不菲的打扮啊!

「巫女大人,既然現在有這麼方便的東西可以來回蠍族,等我回去,我一定會馬上做出這幾天來所構思出來的服裝給您穿的,我不會讓您受委屈的!」

瑪拉非常不甘心地握起拳頭,眼中的鬥志火焰熊熊燃燒。

「啊啊啊,請不要那麼麻煩,我其實衣服夠穿就好了,不需要……」

「這怎麼行!女人都會希望自己的衣服越多越好,特別是您的身份,更是需要更多不同款式的服裝來顯示您的身份!像您以前待在狼族的服裝已經不能穿了,我巴不得趕快做新的服裝讓您換上……(以下省略)。」此刻的瑪拉已經進入了囉唆模式。

等……等等,話題怎麼會是在討論她的服裝夠不夠穿,好不好看呢?

現在的重點不是應該趕快回狼族嗎?

怎麼……咦,茉莉幹嘛在一旁偷笑?!

莫妲兒非常頭痛又無奈地趕緊阻止瑪拉說下去。

「瑪拉,妳冷靜一點,我的服裝會有人打點,妳還是將注意力移到故鄉是否被異族亂搞,好好善後狼族的事吧!」

不料這番話說出來,瑪拉立刻痛哭流涕的說:「巫女大人不喜歡我做的衣服嗎?」

莫妲兒愣傻了。

該死!她忘了上次瑪拉也是來這招,才逼得她妥協穿上新衣。

「不能親手做您的新娘禮服已經夠讓我傷心了,沒想到這點小小心願您也不願意接受……鳴鳴鳴。」

此刻路過的人們紛紛向莫妲兒投入古怪的眼神,似乎她惹哭了瑪拉這位大媽是一件非常不對的事,就連遠方的帕尼爾和歐費瑞也用眼神譴責她。

鳴鳴,她也好想哭喔……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啊!

莫妲兒欲哭無淚的說:「好好好,瑪拉妳就別哭了,我接受妳的提議,我會穿上妳做的新衣服……請別再哭了。」

得到莫妲兒的承諾,瑪拉瞬間收起眼淚,揚起燦爛的笑容向她道別。

「太好了,那麼請巫女大人耐心等待,我很快就會送上新的服裝給您的。」

語畢,帶著茉莉迅速進入傳送陣,消失在莫妲兒面前。

好一會兒,莫妲兒不由得感嘆是不是專門管她穿著的人天生都是來剋她的?不過她也很感謝瑪拉,讓她的心情沒有像之前那麼不安。

現在她最期望阿迪南他們可以平安無事,然後再抓他們好好審問一番。

 

這一次等待帕尼爾建立好傳送陣的通知訊息似乎比以往還來得久,就連莫拉克的父親熊爸也開始感到擔憂。

就在眾人開始出現騷動時,正在蠍族系統主控室的莫妲兒收到系統通知遠方已建立傳送陣的訊息,地點為熊族領域。

她按照前兩次的方式命令系統擴大防禦系統,同時要求系統將四族的防禦範圍統一連結,讓族與族之間的領域隔閡消失,以傳送陣為定點設為區域。

當系統完成設定後,莫妲兒立刻命令系統將她前幾天偷偷製造的隱形監視器,由傳送陣散佈在三族,她決定藉由監視器畫面將各族情況一次看個清楚。

因為她知道阿迪南他們不會完全將事情告訴她,所以她只能用這方法來得知情報。

這時,系統收到帕尼爾要求通訊的通知。

莫妲兒沉默了會兒,對系統指示監視畫面離自己五十步遠,好讓接下來的通訊畫面看不見她在掃瞄全地圖畫面。

一打開通訊畫面,熱鬧的畫面讓莫妲兒愣住。

比起之前只出現帕尼爾或是米佧諦兩人,這次他身旁擠滿了各族族長以及阿迪南,搞得帕尼爾整個人快被貼在螢幕上。

為了讓大家都可以入鏡,莫妲兒特地請系統將拉開畫面比例,好讓大家不必這麼擁擠,也不會讓帕尼爾一副快被壓垮的痛苦模樣。

「小姐,我們打贏異族囉!」

莫拉克開心的報喜訊,手中還握著酒杯,似乎稍早前還在向其他族人慶祝勝利。

「巫女大人,您這些日子過得好嗎?其他部族的人也過得還好吧?」

不忘詢問其他人狀況的馬薩庫,讓莫妲兒忍不住露出笑容。

「大家過得很好,請放心,倒是你們才剛打完仗,可要好好休息,待會我就會讓熊族人回去故鄉。」

說到這,莫妲兒注意到遠方監視器畫面已呈現熊族現在的狀況。

看著許多人舉杯慶祝,沒什麼傷亡的模樣讓她放下心中的石頭,也許真的如帕尼爾所說的那樣,他們沒問題的。

這也讓她開始跟大家聊天感受他們的喜悅,聽著他們回報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

此刻,一旁的畫面出現了突兀的影像,那是三族聖地附近的地面被人刻上巨大又古怪的圖騰符咒,雖然周圍疑似有被破壞的痕跡,可是卻沒有帶給圖騰任何影響。

莫妲兒馬上想起前幾天的事,不由得打斷眾人的喜悅,認真道:「好了,你們差不多該交待三族聖地出現的巨大圖騰是什麼?為什麼你們不告訴我這件事呢?」

眾人愣住,沒料到莫妲兒會知道他們在這段時間拼命隱瞞的事。

「妳是怎麼知道的?」阿迪南問道,目光和其他人一樣,全盯著帕尼爾看。

看著莫名被眾人譴責的衰人帕尼爾,莫妲兒無奈的說:「我不會自己查嗎?」

聞言,史爾克立刻望向四周:「妳釋放了隱形監視器?」

莫妲兒點點頭。

得到肯定的答案,史爾克嘆了口氣,對一旁滿頭問號的眾人道:「看來不用隱瞞了,妲兒妹妹已經看到那畫面,再隱瞞下去,她會親自來確認那圖騰的作用了。」

聽到史爾克這麼說,眾人面面相覷,對於那句「她會親自來確認」的話語,眾人非常相信莫妲兒絕對會這麼做,因此眾人遠離螢幕私下討論會兒才同意將一切過程說出來,解說人就由阿迪南擔任。

原來在奪取領域的過程中,異族雖然很輕易的打敗了,但是邪神在每個領域聖地留下的惡意圖騰卻是帶給了不少麻煩。

那是接近於使人邪化發狂的惡咒,如果是屬於邪神一派的人,會受到此惡咒加持提升力量,反之,則會失去理智與喪失行動力,這需要帕尼爾使用水元素之力來化解。

面對邪神的惡意圖騰,他們不管怎麼動用力量或是人工方式試圖破壞圖騰,還是沒辦法消除圖騰帶來的效果。

最後只好帕尼爾使用水元素之力強行淨化圖騰上面的邪氣,才沒有出現惡咒效果,所以第一次通訊的時候,帕尼爾會滿頭大汗的原因就是這樣。

到了狼族,不知鷹族的情況是否被邪神知道他們帶了強大軍隊的關係,異族人數比在鷹族留守的人數少了很多,感覺上有意放棄占領,使得他們比之前更快速奪回領域。

可面對同樣的惡意圖騰還是帶給了他們不少麻煩,不過有鷹族這樣的例子,帕尼爾很快的淨化掉大部份的邪氣。

是的,大部份。

似乎狼族的惡意圖騰有附加了其他效果,使得帕尼爾無法完全淨化所有邪氣,就算動用了歐費瑞這位狼族神官也一樣,所以帕尼爾才會向莫妲兒詢問是否有辦法移出一些聖域泉水的問題,之後的試驗結果當然是成功淨化了邪氣。

至於熊族的部份,因為還有保留一些聖域泉水,所以很快的就將熊族的惡意圖騰上的邪氣淨化掉,因此大家才會那麼開心慶祝勝利。

聽到這,莫妲兒忍不住提問。

「你們……難道不怕這只是暫時性嗎?」

「這一點我們也有想過,但是目前並沒有出現邪氣復發的現象,雖然圖騰的存在令人在意,不過我們認為短時間內不會造成太大問題,所以不需太擔心。」阿迪南無奈道。

面對這樣的說詞,莫妲兒也只好相信,只是內心的不安感讓她很不放心。

之後,莫妲兒讓熊族人回到故鄉,而特地回來一趟蠍族的阿迪南一行人卻告知他們決定趁勝追擊直攻中央,讓她感到驚訝他們居然不打算休息要繼續作戰下去。

由於上次帕尼爾回到蠍族的時候有請系統製作了一組傳送陣零件,所以莫妲兒接下來的工作就是等待他們建立好傳送陣給予補給。

說完,一行人再度出發了。

可是他們卻不知道過於順利的勝利背後隱藏著更可怕的危機。

等到他們察覺時,事情已經來不及挽救了。

 

 

附神巫女07 - 神王血脈之觸電雙生子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