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全面開戰

 

今日,莫妲兒如幾天前一樣為了等待即將抵達中央領域的阿迪南一行人,她在蠍族系統主控室待命。

不知為何,她覺得今天有種不太好的感覺,好像有事情要發生了。

此時系統主控室突然吹起了一陣寒風,莫妲兒連忙往源頭一看,一團黑霧憑空冒出,出現了不可能會出現的人。

──邪神.亞奇馮!

看著飄浮在半空中的亞奇馮,莫妲兒害怕地想遠離衪,緊張地大喊。

「祢、祢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呵,為何我不能出現在這裡?我也是有資格進入妳做的玩具箱。」

莫妲兒愣住,她做的玩具箱?

「祢別亂說,這是艾絲達建立的系統,怎麼會是我做的。」

亞奇馮輕笑了起來。

「艾絲達,之前妳隱藏的太好了,讓我一時之間沒察覺,誤認妳是劣質的分身,現在我已經知道妳的身份了……妳還想裝下去?」

莫妲兒一臉納悶,亞奇馮在講什麼鬼話啊?

雖然她知道她的長相常常被說像艾絲達,但會被邪神誤認……這也太扯了吧!

「還不懂嗎?」亞奇馮來到莫妲兒面前扣住她的下顎,「雖然我不知道妳是用什麼方法成了這副模樣,不過妳現在散發出來的氣息可是隱藏不了妳就是艾絲達的事實。」

莫妲兒揮開亞奇馮的手,趕緊退後。

「祢別亂說,艾絲達是我的祖先,而且他還活得好好的,我怎麼可能就是艾絲達!」

「喔?他還活著……」亞奇馮眼神微動,臉上的笑容更加深刻,「看來,妳是他所拋棄的一部份,那我可以不用太客氣了。」

「啥?」莫妲兒滿臉問號,完全不懂亞奇馮到底在說什麼。

「妳不知道嗎?」亞奇馮有些訝異的說。

……她應該知道什麼嗎?別用那種表情對她說話!

「艾絲達是雌雄同體的人,既然妳說他還活著,那就表示他已經完成他的心願,才會有妳的出現。」亞奇馮詭異一笑,「所以妳就是艾絲達所拋棄的女體。」

莫妲兒瞪大雙眼,腦海瞬間閃過許多她一直忽略的疑點。

從一開始帕尼爾就說過她和艾絲達長的一模一樣到她偷看了他的祕密日記之後,知道了艾絲達是女性特徵多於男性,也就是雙性人。

雖然艾絲達很強調自己是男性,可惜在帕尼爾所擁有的初代蠍族長的記憶中,卻是和她現在的模樣一模一樣,然而她幼年所見過的艾絲達,事實上是個男性。

那麼她……真的是被艾絲達所拋棄的……女性嗎?

這時候,阿迪南一行人抵達了中央邊境。

為了留後路,他們決定將傳送陣建立在邊境附近的安全地帶。

就在傳送陣建立好的那一刻,身處在主控室的兩人立刻聽見系統通知。

Master,系統收到遠方已建立傳送陣的通知,地點為中央領域邊境。另外,蠍族長發出請求傳送通知,您是否同意此請求?」

聞言,莫妲兒立即背向亞奇馮逃跑,嘴裡也開始下達命令──

「系統,我允……唔!」

話還沒說完,莫妲兒身體被人從後方抱住,嘴巴也被摀住無法說話。

「我們話都還沒聊完,妳就想臨陣脫逃?說起來,我很訝異艾絲達會允許系統建立傳送陣……或者該說妳會為了他們將不屬於他們的科技帶入這個異世界,讓我很訝異。」

莫妲兒睜大雙眼看著周圍越來越明顯的黑霧,心裡恐懼地掙扎,卻更能感受到亞奇馮刻意加重束縛身體的力道,也聽到了他不懷好意的笑聲。

「同時,我很感謝妳的幫忙讓四族的領域隔閡消除,讓我可以一次入侵所有部族。」

語畢,整個系統主控室立刻傳出紅色警告,原本在三族進行監控的隱藏監視器,畫面呈現出大量邪氣由三族聖地的巨大圖騰迅速侵襲擴散。

莫妲兒眼睜睜看著邪氣侵噬三族的百姓,然後直往蠍族過來。

不……不要……不要傷害他們……

儘管內心拼命哀求,可惜還是不能阻止事情發生。

知道自己已經引發毀滅的罪人,莫妲兒難過地流下眼淚,任由身旁的黑霧吞噬自己,與亞奇馮一起消失在主控室。

此刻,遠在中央領域邊境的阿迪南一行人,正看著皺緊眉頭不時對著傳送陣旁的螢幕發出質疑聲的帕尼爾。

「怎麼了?莫妲兒還沒回應嗎?」阿迪南不解問道。

帕尼爾點點頭,手指沒停止地向蠍族系統發出請求通知,可惜遠端並無回應。

「太奇怪了,巫女大人還不曾有這麼久的時間沒有回應,之前都是傳送陣一建立好,就會同意我的請求開啟傳送陣的功能。」

聞言,眾人也察覺到事情不對勁,當下阿迪南要求馬薩庫讓鷹去一趟蠍族進行偵查。

沒會兒,那些被派出去進行偵查的鷹回來了。

由於鷹飛往蠍族領域的來回時間異常短暫,馬薩庫蹙眉地讀取鷹們的訊息,得知一件非常嚴重的大事,不禁臉色大變──

「不好了,現在所有部族遭受邪毒侵害,甚至出現黑之結界,讓所有鷹無法進入部族查探情況。」

這個消息讓眾人倒抽一口氣,阿迪南立刻向帕尼爾下令。

「想辦法連絡上系統,一定要確認莫妲兒的安全。」

帕尼爾聽從阿迪南的命令向系統發出另一項請求,不料系統回報的訊息讓他大驚。

「系統說巫女大人在稍早前消失在主控室,她人已經不在蠍族了!」

眾人錯愕不已,隨即意識到大量的邪毒與黑之結界的出現以及莫妲兒的消失,絕對跟邪神亞奇馮脫離不了關係!

「快,我們沒時間在這裡等補給了,得快點攻進中央去救莫妲兒。」

阿迪南焦急地下令,而其他族長的心情也跟他一樣非常焦急,特別是史爾克,他心裡更是擔憂莫妲兒的處境。

失去力量的她,該怎麼面對接下來的困境呢?

 

一陣天旋地轉,莫妲兒被亞奇馮丟到一處昏暗的陌生房間。

她狼狽地瞪視著衪,卻聽見衪對另一個方向說道。

「我把你要的人帶來了,快給我振作起來!」

語畢,亞奇馮消失不見。

莫妲兒恐懼地望著自己所處的地方有些眼熟,但她不確定自己心中的答案,直到她看清楚躺在床上的男子,她才知道原來剛才亞奇馮所說的人是夏德拉。

只見夏德拉一臉痛苦地臥倒在床上,和阿迪南以前莫名發病時的痛苦一模一樣,令她產生眼前的人是阿迪南,不自覺地走到床邊伸手觸碰他的肩膀,想確認他的情況。

剛開始夏德拉還有些困惑,像是很久沒有人出現在自己身旁,不禁睜開布滿血絲的雙眼,意識混亂不清地看著莫妲兒,下一秒她被擁入懷中。

莫妲兒嚇得想掙扎,可是不管怎麼用力推,就是沒辦法離開夏德拉的懷抱。

等她冷靜下來,她注意到夏德拉雖然抱著自己,但從他全身冒冷汗,身體不時顫抖來看,似乎是在極度痛苦的情況下想找個東西來分散自己承受痛苦的注意力,只是她好死不死被他抓住了,才會跟他一起倒在床上呈現這樣尷尬的狀態。

看著夏德拉皺眉忍受痛苦,卻又害怕懷中好不容易抓到陪伴自己的「東西」離開的模樣,莫妲兒不由自主摸摸他的臉龐,輕聲安慰。

「痛苦很快就會過去了,別害怕,我會在這裡陪你的。」

語畢,莫妲兒明顯看見夏德拉露出安心的表情,擁抱自己的力道變得比較放鬆,急促的呼吸也有了一絲緩和,過了一會兒,他睡著了。

盯著夏德拉的睡樣,莫妲兒認為現在是離開的時候。

就在她試圖掰開緊抱自己的手臂時,夏德拉的雙手突然加重力道,眉頭也開始皺了起來,嚇得她不敢亂動,沒會兒他又放鬆力道安穩睡覺,讓她又想試一次離開。

這樣的情況反反覆覆好幾次之後,莫妲兒精疲力盡地倒在夏德拉懷中,一不小心也跟著睡著了。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久到讓莫妲兒驚醒自己怎麼會睡著,還是睡在夏德拉懷中,連忙抬頭一看,夏德拉依然在睡覺。

不知為何,莫妲兒覺得她身上或許還殘留一些調和之力。

因為她看到夏德拉的臉色恢復正常,身體也不再顫抖,呼吸也很穩定,與一開始痛苦的模樣不同,算是脫離了痛苦,那麼她被抓來「振作」的作用應該可以結束了吧?

雖然莫妲兒內心是這麼盤算,但是她看著和阿迪南一樣的臉龐,卻有些猶豫自己真要這麼走了嗎?

上次一別,夏德拉體內的邪毒失控,造成他有近兩個月的痛苦時間,這次她一走,會不會讓他身上不穩定的邪毒再度爆發呢?

就在走與不走的兩難心情下,她對上夏德拉剛睡醒而毫無防備的脆弱神情。

剎那間,莫妲兒腦海快速閃過他在這段時間裡,到底過了什麼樣的日子。

那是一種理智與瘋狂之間互相拉扯的精神折磨。

原來夏德拉在那天接觸過自己之後,受到她的調和之力影響,被刻意扭曲的觀念有了正向的思想,他開始對亞奇馮所灌輸的觀念產生了矛盾。

如果那時她在待久一點的話,或許可以幫助夏德拉恢復正常。

可惜,她最終還是離開了他。

正如米佧諦所說的那樣,身受邪毒所苦的人都會因為她的出現,原本可以忍受與控制的邪毒開始失控,進而呈現瘋狂的一面。

所以,當時處於兩種極端思想折磨的夏德拉才會在他人眼中那樣瘋了,而唯一能夠清楚表達他內心深處以及本能上尋求解救自己的人,那就是──他得到她!

意識到這裡,莫妲兒發現夏德拉封印自己的力量有剝落的跡象,只要她再努力突破封印,她可以恢復自己的力量。

這時夏德拉突然發狂,眼神猶如惡犬一般兇狠地瞪著莫妲兒,下一秒開始撕扯著她的衣服,簡直重現當初她被他精神侵犯時的模樣,嚇得她拼命掙扎。

「住手!夏德拉!你快住手!」

夏德拉像是聽不見莫妲兒的話繼續進行撕衣動作,不管她怎麼大喊掙扎,情況如同過去遇到的情況一樣……

莫妲兒不禁恐懼地想,難道他身受邪毒的表現方式,已經和當時米佧諦的情況一樣想要侵犯她?

此刻,夏德拉忽然停下手邊的動作,在莫妲兒愣住不解地看著他時,他突然撕開自己身上那套看起來根本不好撕的衣服,嚇得她尖叫往床邊逃。

可惜她低估了男人的能耐,一下子就被抓回床上,雙手也被犧牲壯烈的衣服破布條綑綁,讓她的掙扎多了一份困難度。

再度面臨這樣的情況,莫妲兒開始認真懷疑自己是不是命中帶衰運,為什麼她就那麼容易遇到這種被人強迫推倒的可惡事情?

更可惡的是,她不管怎麼掙扎反抗都無用,難道她今天真的會……

就在莫妲兒陷入貞操危機的時候,阿迪南一行人正式抵達中央領域,準備進攻突破領域入口。

這時四周颳起了一陣寒風,天空出現異常黑霧。

黑霧一散,亞奇馮現身於半空中,同時周圍出現大量的異族和牛族,似乎早料到他們會出現。

亞奇馮居高臨下俯視那些初次見到邪神而感到害怕的人們,微微一笑。

「歡迎各位的到來。」

「邪神亞奇馮!」阿迪南咬牙切齒道。

「哎呀,我可愛的棋子,你帶這群人來這,是想投靠我嗎?」

阿迪南怒瞪著亞奇馮,身上的傷口隱隱作痛,如果不是衪……當初他就不會成了該死的棋子,還讓夏德拉那樣施虐。

得不到回應,亞奇馮不以為意地瞥了一眼一旁的莫拉克,詭異一笑。

「伊奈堤,別說我沒給你機會了結牛族和熊族之間的恩怨,這次可要好好表現啊。」

原本沉默地注視莫拉克一舉一動的伊奈堤聽到這番話,恭敬地向亞奇馮道。

「月神請放心,我們一定會取得勝利。」

「很好。」

亞奇馮手一揮,異族和牛族立刻開戰。

阿迪南一行人見狀,也舉起武器跟著應戰。

雖然早料到有邪神加入的這場戰爭會是一場硬戰,他們並不感到絕望。

因為他們相信莫妲兒給予的武器和裝備會帶來希望,絕不會輸給眼前的惡勢力!

 

時間回到夏德拉的房間內,裡面的正氣氛呈現曖昧的情欲狀態。

事實上,莫妲兒依然拼命閃避夏德拉的動作,卻因自身力量不足而被一一壓制,突然間,她想起自己還有強大的言靈。

猶如得到救命稻草一般,莫妲兒使出言靈來制止夏德拉的動作。

「停止你的行為,退下!」

說完,莫妲兒看著仍然繼續動作的夏德拉,不禁愣了下,又道──

「我命令你住手!」

無效。

「住手!」

無效。

「夏德拉,我命令你住手!」

無效。

「夏德拉……你快住手!」莫妲兒的聲音開始顫抖了起來。

依然無效。

莫妲兒不敢置信自己的言靈會失效。

這讓她想起一年多前被阿華田追殺的時候,她的言靈也是第一次失效的情況。

可是看夏德拉的模樣,不像是聽不到的模樣。

因為她要是不小心發出脆弱的聲音,夏德拉就會變得更興奮……難道他的能力已經可以抵抗她的言靈了嗎?

想到這,莫妲兒決定拼了命繼續使出言靈試圖制止他。

無效,無效,還是無效。

莫妲兒幾乎絕望,當她感覺到夏德拉掰開她的雙腿,準備進行她最不願發生的事情時,她絕望的說──

「夏德拉,你要是敢侵犯我,我會馬上死給你看!」

這句話,夏德拉聽進去了。

整個人像是被打醒一般,一臉錯愕地看著眼前呈現的畫面。

不該出現在自己面前的莫妲兒,確確實實躺在自己身下一副要被他侵犯似……不,他確實是做這件事……可是,她為什麼會出現在自己面前?

夏德拉抱著頭努力回想事情經過,卻只記得她的精神體消失之後,他失去了之後的記憶,只知道他滿腦子想要得到她!

由於混亂的記憶讓夏德拉感到困惑與頭疼,當他對上莫妲兒那雙漸漸濕潤的眼睛時,腦袋出現從未有的清醒,混亂的眼神也恢復正常。

不知是不是因為莫妲兒的實際存在間接穩定了他體內原本難以控制的月神之力,他居然能從她的雙眼中得知了那天分離之後的後續發展,以及她隱瞞自身遭遇的痛苦心情。

從準備大量兵器與糧食來提供奪回三族領域計劃,到阿迪南他們臨時決定要進攻中央領域的事,月神亞奇馮出現在奇特空間裡對莫妲兒所說的那些奇怪的話語。

同時,他在這段時間陷入瘋狂之後所經歷的事情,以及剛才為止他對莫妲兒所做的行為,也都能清楚回想起來。

反觀莫妲兒,她發現夏德拉眼神有了正常跡象也停止動作後,不禁紅著眼眶,帶著害怕的心情小心翼翼地想離開似乎在發呆的夏德拉。

正當她一抓到機會迅速下床準備逃走時,夏德拉突然抓住她的手臂,嚇得她尖叫用力掙脫他的手,一邊退後,一邊找尋離開的出口,深怕他又開始失去理智。

沒料到自己會嚇到莫妲兒,夏德拉趕緊下床想要解釋清楚,可她卻是視自己為瘟神,不但抓東西往他身上亂丟,還拼命閃避他伸過去的手,更別說他看見她露出驚恐的模樣,令他感到很心寒。

最後,呈現出來的畫面就是莫妲兒紅著眼眶,整個人縮在房間角落,全身赤裸又狼狽地瞪著站在自己眼前的人──夏德拉。

而夏德拉則是眼神有些怪異地垂頭注視著莫妲兒,沒會兒伸手試著想碰她,卻被她強烈表現出來的抗拒態度停止動作,無奈地收回了手。

他……又傷害了她嗎?

雖然自己在失去理智的情況下做了那些她所痛恨的事情,但是看到心儀的女孩對他露出這樣受傷又恐懼的表情,原本應該感到喜悅的心情全喪失了。

夏德拉不禁看了看自己的雙手,他……真的只會帶給她傷害嗎?

想到這,夏德拉蹲下身,對著莫妲兒緩緩的說:「抱歉……我又帶給妳傷害了。」

莫妲兒睜大雙眼,不敢置信夏德拉會對自己說出這樣的話。

「你……你真的恢復理智了嗎?」莫妲兒顫抖的說。

其實她害怕這只是暫時性的理智,唯一能夠讓她安心的是現在馬上離開這裡,她想回到阿迪南身邊!

沒有意外地聽到莫妲兒的心聲,夏德拉知道他現在沒辦法消除莫妲兒對他的戒心,此刻遠方忽然傳來一陣奇異的氣息,瞬間腦中出現遠方戰場的情況。

當他看見阿迪南憤怒地向月神大吼「絕對會救出莫妲兒」的話語,再回想到莫妲兒想回到阿迪南身邊的心聲,他覺得自己沒辦法再保持理智,特別是胸口產生難以欲言的心情起伏像是對阿迪南的憤怒與殺意……

不,不對。

他現在終於知道這種心情是什麼了。

那是從以前就一直對阿迪南存有著──名為「忌妒」的心情。

結束腦中呈現不分上下的戰況,夏德拉對上莫妲兒那雙依舊帶著不信任的眼神,揚起一絲苦笑,隨即道──

「我知道妳的心情與願望,但我是個很自私的人,所以……請原諒我。」

說完,夏德拉轉身迅速穿上備用服裝,頭也不回地離開房間。

看著夏德拉離去的身影,莫妲兒心裡雖然很訝異他會再次說出那些話,但是她沒時間繼續待在這裡,她得快點回去蠍族才行!

拿起夏德拉備用的衣服胡亂穿上,莫妲兒小心翼翼地在窗戶邊觀察外面。

很好,沒人。

莫妲兒連忙把門打開,才剛要踏出門檻的剎那,一道無形的牆將她狠狠撞開,整個人跌落地上。

原以為是被人發現自己要逃走,可抬頭一看,門口並沒有任何一人,卻看見淡淡的黑光一閃而過,就像是──結界!

莫妲兒焦急地往空無一物的門口一伸,確確實實地摸到無形的牆阻擋自己,感受到那道無形的牆當中的邪神之力,她不禁拍了一下無形的牆,結果又是一次撞開。

狼狽地起身,莫妲兒改往窗戶一試,結果還是一樣。

這樣的情況下,莫妲兒真正意識到夏德拉所說的「自私」是什麼意思。

──將她囚禁在一處,讓她永遠無法離開他身邊……是嗎?

這實在是太自私了!

莫妲兒非常生氣地握緊拳頭,忽然間,她感覺到身上的封印又有脫落的現象,心一喜,決定趁這個時候努力突破封印。

她,絕對不會任由亞奇馮或是夏德拉宰割的!

 

另一方面,陷入苦戰的阿迪南的一行人正煩惱該如何突破現況。

雖然莫妲兒給予的武器非常好用,但是對方有邪神的加持,變得力大無窮,程度不輸給熊族,且反應的速度也非常快速,要不是有身上這套好裝備,死傷人數恐怕會比現在還要多很多。

除此之外,每當眾族長使出元素之力打算清除敵方時,邪神便會使出力量干擾,讓他們不得不改用武器攻擊,或是找機會運用元素之力突擊。

此刻──

「王,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我們是否該試試將力量集中釋放出更強大的攻擊呢?」馬薩庫在射中企圖偷襲他的異族頭部之後,來到阿迪南身旁道。

阿迪南在砍死一名牛族之後道:「這方法可以試試看。」

「要怎麼試?我幫得上忙嗎?」帕尼爾忍不住問道。

比起其他有經過特別毒殺訓練的蠍族人,身為非戰鬥人員的帕尼爾一直待在馬薩庫身邊使用水元素之力幫人止血。

由於記憶中的水元素之力只存在於治療方面的運用,帕尼爾實在無法想像自己是否可以攻擊人,更別提將力量集中釋放出更強大的攻擊。

這時米佧諦趁機釋放出數十顆火球之後,來到帕尼爾身旁道。

「你當然幫得上忙,水元素之力可不是只有治癒這麼簡單的功能,你想想,你除了幫人止血外,應該有辦法讓人大量出血吧?」

聞言,帕尼爾對著一名身上有傷的異族試著反操控對方的傷口,瞬間噴出大量鮮血,一下子失血過多死亡。

沒料到自己可以造成這麼大的傷害,帕尼爾驚訝不已,其他人見了也紛紛稱讚帕尼爾的「強大」。

就在帕尼爾準備再試著「放血」敵人時,突然一旁傳來巨大的聲響,仔細一看,原來是莫拉克與伊奈堤這兩人對決時所發出來的聲音。

猶如重現當時在熊族與牛族邊境交界處的臨時祭祀臺戰況,兩人互毆的聲響讓在場人們湧出更多的熱血與殺意,一下子讓戰況進入忘我境界。

這樣的氣氛也讓從未經歷過不分上下戰況的蛇族人跟著熱血起來,更別說一邊殺人一邊觀賞莫拉克與伊奈堤精彩對決的史爾克。

然而遠在空中觀賞這場戰爭的亞奇馮,卻對這樣的氣氛感到不悅,雙方士氣大增可不是一件好事,正打算干涉時,衪忽然停止動作,反而揚起愉快的笑容。

因為──夏德拉已經抵達現場了!

一來到戰場,夏德拉馬上運起大量的黑色光球,每顆黑色光球閃耀著象徵月神亞奇馮的月之圖騰,他伸手一揮全數發射出去,特別針對阿迪南與其他族長直接砸過去。

那些黑色光球看似與以往一樣,但是當黑色光球擊落大地時,威力卻比以往更加強大好幾倍地砸出了數十個大坑,瞬間讓整個戰況大逆轉,重創四大部族與蛇族。

阿迪南一行人狼狽閃避夏德拉攻擊,對他這樣的強大力量感到震驚,同時也很訝異夏德拉會出現。

難道,夏德拉發瘋的情報是錯誤的?

 

 

附神巫女07 - 神王血脈之觸電雙生子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