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魔王的誕生

 

夏德拉帶來的效果讓異族、牛族瞬間氣勢大增。

雖然有少數異族和牛族被波及到傷害而亡,卻比不上傷害最大的四大部族與蛇族。

見到他有這樣的實力,阿迪南一行人謹慎地盯著夏德拉一舉一動,深知這場戰爭得先制伏他才行,否則很快就會全滅。

雖說眾人心裡是這樣盤算,卻沒有忽略夏德拉反常不像以往那樣狂妄的態度。

這種現象實在太詭異了!

受邪氣影響的人,一定會帶有一定的瘋狂狀態或是易怒暴躁的情緒,可是眼前的夏德拉卻沒有這樣的表現,反而平靜到讓人感到疑惑。

越是進一步觀察夏德拉沉默不語的神情態度,越是讓人分不清他和阿迪南的差別在哪,逐漸產生兩人散發出來的氣息越來越相像……

這就是雙生子的感覺嗎?

別於他人對夏德拉的感受,史爾克在見到他的瞬間得知了重大訊息,從他滿腦子想著莫妲兒的心聲當中,確定了她被抓來中央的事實。

同時,莫妲兒因為和夏德拉的接觸意外幫助他脫離了瘋狂狀態,恢復他原有的理智,也穩定他體內的力量,使得他得到了超越以往存在的強大邪神之力。

因此,夏德拉對莫妲兒的態度已經從「想要她」進化到「永遠囚禁她」等這種不該有的念頭了。

──妲兒妹妹有危險了!

史爾克立刻給予阿迪南一些暗示後,帶著一些族人悄悄脫離戰場,決定潛入內部找尋莫妲兒,誓死要救她出來。

史爾克才剛離開戰場,夏德拉再度聚起力量。

這次是化為無數的黑色長矛,矛身同樣閃耀著月之圖騰,夏德拉伸手一揮,全數射向阿迪南,想殺他的企圖非常明顯。

阿迪南見狀,迅速喚出數十顆金色光球朝長矛攻擊,同時他也移動身子閃避接下來的第二波攻擊。

可是,當阿迪南的金色光球擊中了夏德拉的黑色長矛時,居然產生令人錯愕的畫面。

──黑色長矛竟毫無受損地被打散金色光球!

阿迪南眼看著自己來不及閃避迎面而來的大量黑色長矛,突然一道厚實的石牆即時出現在自己面前,紮實地擋住黑色長矛的攻擊。

可惜,還是無法完全抵擋。

有不少黑色長矛射穿了石牆,唯一慶幸的是這已經擋掉大部份的黑色長矛,減緩速度形成了時間差。

阿迪南趁機閃避,持著手中的武器朝一些避不開的黑色長矛用力一砍,猶如真實存在的長矛確確實實砍斷了,讓不少看到這一幕的人們紛紛學習應付緊接過來的黑色長矛。

不過,黑色長矛的攻擊似乎會耗費夏德拉太多力量,只見他停止動作,一手按住胸口注視戰場的一舉一動,企圖蘊量下一波攻擊。

趁著這個空檔,阿迪南招集眾族長集合,討論接下來的應對。

「夏德拉現在的狀況似乎還不是很穩定,我想,除了反擊以外,我們得想辦法封印他的力量才行。」阿迪南一邊觀察著夏德拉的行動,一邊除去企圖靠近的異族。

「王,由我來牽制他的行動吧!」馬薩庫道。

「你確定?這距離那麼遠,你的弓應該射不太到吧?」帕尼爾質疑道,手不忘繼續對受傷的敵人「放血」。

「關於這個問題,我的風元素之力可以自由控制射程的遠近,也可附加強大的攻擊效果,不必擔心射不到他。」

馬薩庫邊說邊調整手中莫妲兒請系統特別製作贈與他的強弓,同時指示族人補充他身上短缺的箭矢。

「那誰要負責封印?我可是不會封印這種麻煩的咒術。」米佧諦丟了數十顆火球道。

「交給我封印吧!」剛把伊奈堤打到重傷到無法起身的莫拉克,一邊製造陷阱給敵方跳,一邊趕回來的說。

「那邪神呢?衪不會那麼輕易讓我們封印衪的『巫子』力量。」帕尼爾問道。

「邪神就交給我應付,我會試著讓衪無法打擾到你們的行動。」

阿迪南說完,眼前的情況有了異變!

眾人看見夏德拉高舉雙手,口中唸唸有詞,忽然半空中出現了六道黑色光線看似毫無規則性地胡亂流動,實際上卻是以極快的速度進行勾繪巨大的黑月圖騰。

當巨大的黑月圖騰勾繪完成的剎那,四周開始颳起強烈的寒風,同時天空也出現了閃電的烏雲,雷聲也陣陣響起。

沒會兒天空開始下起了大雨,昏暗的光線加上磅礡雨勢,造成視線不良不利於戰況。

或許這場天氣的異變是由法術製造出來的效果,身為邪神一派的異族與牛族彷彿不受雨勢影響,展開猛烈攻勢,使得四大部族與蛇族的人們再次重創。

阿迪南一行人心知不妙,立刻進行計劃。

這時天空中的雷電不斷擊落巨大黑月圖騰,像是在加持一般,巨大黑月圖騰開始閃耀出紫色光芒,並且附加了邪毒的紫電屬性,似乎快完成了大法術。

首先出擊的是馬薩庫,他將風元素之力附著在箭矢上,一連射出數十箭。

但是,在箭矢快射中夏德拉的瞬間,亞奇馮居然出手使出暗之屏護擋住了攻擊。

阿迪南一行人見狀,加快速度地直攻夏德拉的所在地。

每當阿迪南和米佧諦砍傷異族時,身後的帕尼爾就會盡責「放血」,再由莫拉克給予最後一擊,馬薩庫則偶爾補上一箭。

由於砍殺異族的數量過多,讓阿迪南一行人來不及閃避迎面噴來的鮮血,漸漸地,渾身沾滿了敵人的鮮血,狼狽地來到夏德拉面前。

此刻,巨大黑月圖騰發出耀眼的紫色光芒,四周響起陣陣雷擊聲,數十條刺眼的紫光落雷橫掃全場!

然而阿迪南一行人在夏德拉釋放大量電擊所產生短暫錯愕的瞬間,亞奇馮悄悄地接手夏德拉的法陣運行,藉機突襲他們。

第一個回過神的馬薩庫連忙向夏德拉射出箭矢,卻依然被亞奇馮給予的暗之屏護擋住攻擊,不過也讓其他人回神專心對付夏德拉。

面對亞奇馮給予夏德拉暗之屏護所呈現的保護效果,讓阿迪南一行人明白物攻是行不通的,眾人心念一轉,立刻使出元素之力向夏德拉攻擊。

以阿迪南與米佧諦聯手集中攻擊暗之屏護的中心點,莫拉克則朝夏德拉站立的地面攻擊,而帕尼爾則是試著將自己的力量聚集成數十個錐形武器,與馬薩庫一起攻擊夏德拉的頭頂。

強烈的攻擊產生藍、綠、金、紅、褐色等耀眼光芒,不輸給不斷閃耀的紫光落雷。

這般接近神明等級的攻擊畫面讓大部份的人暫停了手中動作,凝視眼前驚人景象。

突然間,一道黑光超越五大色彩的光芒,以極快的速度吞噬消滅光芒。

同時,一股刺骨的寒氣迅速擴散,只見夏德拉垂眸地注視手中的黑色光球,下一秒黑色光球竄出數十條黑色鎖鍊,直往阿迪南一行人攻擊。

阿迪人一行人趕緊反擊企圖困住他們行動的黑色鎖鍊,身體更是努力閃避黑色鎖鍊的觸碰,深怕那散發出與邪毒相同氣息的物體會影響自己。

然而,黑色鎖鍊像是黑色長矛的加強版,堅硬又難以消滅,不禁讓阿迪南一行人露出焦急的表情。

此刻,在高處見到這樣的情況,亞奇馮發出愉快的笑聲。

「哈哈哈,真是越來越有『魔王』的架勢了!很好很好,孩子,盡情使用我的力量!成為這世界第一位魔王,好好奴役里迦瓦的子民吧!」

亞奇馮的話語讓眾人感到不解,「魔王」是什麼?

帕尼爾突然發出一聲慘叫,一看,原來他來不及擋下黑色鎖鍊被綑綁全身,水元素之力也封住使不出來,同時邪毒藉由黑色鎖鍊入侵他體內,令他染上邪毒。

阿迪南一行人心驚,各個分出一點注意力企圖救帕尼爾,可是夏德拉像是得到更強大的力量,黑色鎖鍊的攻擊速度更加快速,讓其他四人有些招架不住攻擊。

漸漸的,一個接著一個被綑綁,下場與帕尼爾一樣,力量被封印,身中邪毒。

如此壓倒性制伏擁有如同神一樣力量的四大族長和大神血脈的情況,讓所有四大部族與蛇族感到恐懼。

只是一個邪神巫子就能擊倒大神血脈與四大族長,更別說他還能使出殺傷力強大的大範圍電擊,要是換作邪神亞奇馮親自動手呢?

此刻,眾人幾乎同一時間丟下自己的武器,絕望地向敵人投降。

亞奇馮見狀,非常滿意地收回力量,解除法陣,下達命令將所有戰俘關入地牢。

然而,夏德拉雖然成功抓住了阿迪南一行人,卻沒有將他們馬上處死,似乎還在猶豫該不該動手。

「孩子,別急。」亞奇馮知道夏德拉的猶豫,來到他身旁笑道,「我要在里迦瓦的沉眠之地進行活祭,剛好他們可以成為最佳的祭品,之後再殺了他們也不遲。」

聞言,夏德拉聽話地點點頭,同意亞奇馮的提議。

在等待押送牢房的過程中,阿迪南見亞奇馮離開現場,周圍也沒有其他異族、牛族人的時候,對夏德拉斥責──

「你這蠢蛋,殺了我就算了,你難道不知道殺了四大族長會毀了里迦瓦大神辛苦創立的大陸嗎?」

這段話加重了夏德拉心中對阿迪南的妒意。

看啊,多麼為這塊大陸著想,多麼認真付出的「大神血脈」啊!

夏德拉走到阿迪南面前似笑非笑道:「毀了又如何?」指向自己,「以我『現在』的身份,我有必要顧慮這塊土地的未來嗎?」

阿迪南當然沒有忘記夏德拉現在的身份──邪神巫子。

「這真的是你要的嗎?你追求大神血脈的身份那麼久,就這麼簡單屈服你『現在』的身份?」阿迪南痛心的說。

「呵,我會追求大神血脈的身份只是想要跟你一樣擁有屬於自己的大神巫女罷了,既然我已經得到莫妲兒了,何必糾結『大神血脈』的身份?」

頓了下,夏德拉一副剛想起事情的說:「啊啊,我差點忘了你沒得到莫妲兒呢!感謝你提供機會給我,我親愛的『哥哥』。」

聞言,阿迪南瞪大雙眼:「你說什麼?你對莫妲兒做了什麼?!」

「做了什麼?這種話你還問得出口啊!」夏德拉譏笑道,「明明待在她身旁的時間那麼多,居然連碰都不碰她……阿迪南,你何時變得那麼保守了?」

阿迪南慌亂不已,可又想到以前夏德拉與莫妲兒相處的時候,也不曾真正碰了她,說不定這只是為了激怒他的話語。

然而,阿迪南的想法被夏德拉看穿,他不由自主揚起愉快的笑容。

「你不相信我的話?呵,也對,以莫妲兒那麼善良的個性,她不讓你知道這件事是很正常的現象,甚至不願與你多做接觸,我說對吧?阿迪南。」

阿迪南心一緊,確實以莫妲兒的個性她會想隱瞞這件事。

一想到她那段日子怪異的行為,不願與他們有太多接觸的模樣……

可是,聽夏德拉的說法,感覺不像是近期發生的事情,但在時間點的推算,兩人不可能有接觸啊!

無視阿迪南動搖的難看表情,夏德拉殘忍一笑。

「為了感謝你拱手禮讓,我就好心一點告訴你真相吧!」

伸手扣住阿迪南的下顎,夏德拉強迫他直視自己的雙眼,瞬間阿迪南腦海快速閃過夏德拉和莫妲兒之間親密接觸的畫面。

特別是莫妲兒被夏德拉占有的剎那,臉上的痛楚與淚水讓阿迪南感到心碎窒息。

結束衝擊性的畫面,夏德拉鬆手冷笑。

「如何?這樣的畫面足夠證明我已得到她的事實吧?」

阿迪南低頭沉默了許久,緩緩道:「……這是什麼時候發生的?」

「從她回到這塊土地的那一刻。」夏德拉笑道,「她親自來到我的面前讓我觸動她的靈魂,刻下屬於我的印記,讓我占有她的身體,貨真價實成為我的人。」

此言一出,沒有看到畫面的四大族長被夏德拉的話語嚇到,各個睜大雙眼不敢置信。

反觀阿迪南,在問完那段話之後一直低頭不語,沒有崩潰或是極度氣憤的模樣讓夏德拉感到很不爽,不由得想起以前虐待阿迪南的時候,他也是這樣的表現。

想到這,夏德拉內心莫名難受了起來,為了給予最後一擊,他勉強扯起笑容道。

「怎麼?嚇到說不出話來?還是一樣不相信我的話?阿迪南,我想……你應該沒有忽略她這段時間刻意遠離你,不讓你觸碰的狀態吧?」

沒有得到任何反應,夏德拉內心的難受更加深刻,彷彿染上阿迪南隱忍內心的痛苦,令他下意識想遠離阿迪南,最後有些狼狽地離開現場,讓其他異族人處理後續。

四大族長看著阿迪南垂頭不語的背影,明白他難過的心情,因為他們也一樣難過,更別說他們得面對一個事實──莫妲兒已成了「邪神巫女」。

事實上,阿迪南雖然很難過自己沒有保護到莫妲兒,但是他覺得事情沒有像夏德拉所說的那樣得到她。

相反的,他認為夏德拉給他看的畫面有刻意混淆他的用意,雖說第一次看到的衝擊性很大,但是他一直記得莫妲兒的身體並沒有離開過蠍族。

反而是夏德拉給予的畫面當中莫妲兒的身體像是以前他在熊族時,試圖將身處在牛族的她從拉回熊族的感覺一樣。

只是……這樣的出現會造成莫妲兒精神的傷害,他也可以理解為何那段時間莫妲兒的精神如此衰弱,卻還是逞強為他們製造武器裝備。

可見她一點也不想讓他們為此分心,專心進行奪回領域計劃。

想到這,阿迪南非常心疼莫妲兒。

──她果然是個喜歡自我犧牲的笨蛋!

阿迪南馬上抬頭觀望四周,確定沒什麼人注意他們的動向後,立刻將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一告訴他們。

除了防止他們對夏德拉所說的話受到影響,他還必須將莫妲兒的心意告訴他們,以提升內心絕不能放棄的「希望」外,還得想辦法解脫身上的枷鎖,前去解救莫妲兒!

 

獨自前往寢室的途中,夏德拉依然忘不了內心的難受。

他實在不懂自己的矛盾心態。

明明痛恨阿迪南,忌妒他的所有一切,巴不得自己能夠親手除去他,但是……

每當自己快能親手完成這件事時,他又卻步了。

他到底是怎麼了?

他的身體為什麼總是在這緊要關頭的時候抗拒他的想法?

更搞不懂的是,為什麼他看到阿迪南的反應,他會有種自虐的感受?

是因為自己和阿迪南擁有同樣的容貌嗎?

無解的問題不禁讓夏德拉感到心煩。

一段時間後,夏德拉抵達寢室門口,他在門前停頓了會兒,推開門進去裡面,映入眼中的畫面是穿著他的衣服,昏倒在地上的莫妲兒。

夏德拉趕緊來到她身旁將她扶起,焦急道:「醒醒!妳醒醒啊!」

喚不醒人的情況讓夏德拉驚慌不已,難道月神有趁他不在的時候對她做了什麼事嗎?

擔心莫妲兒身體狀況,夏德拉連忙檢查她的身體,發現她身上除了四肢與手掌都有擦傷外,她裸露的胸口中央的黑月印記呈現破碎狀態。

──那是不完全的解除封印痕跡。

夏德拉忍不住抿著嘴,神情複雜地看著莫妲兒的臉龐。

為了離開這裡,居然不惜傷害自己的身體也要嚐試撞開結界,甚至是要強制衝破身上的封印……

這時莫妲兒緩緩醒來,她一見到夏德拉,立刻瞪大雙眼掙脫他的擁抱,慌亂地想找地方躲藏,同時自責自己怎麼會昏倒。

以她現在狼狽的模樣肯定會被懷疑想逃走,接著下場是用更激烈的手段禁止自己進行任何可能性的逃脫行動吧!

當莫妲兒專注努力找尋安全地點時,她忽然發覺情況不太對勁。

按照以前的慣例,在這種空間說大不大的寢室裡,應該早已經被夏德拉抓住了。

可是,現在她居然沒有被抓回去強迫聽他怒吼「不准離開我」之類的瘋狂話語,或是又被抓去推倒之類……

這種感覺反而像是一年多前夏德拉負傷來救她的模樣,一想起那段時間的相處,可說是相當難得的和平。

想到這,莫妲兒不禁狐疑地回頭一看,差點被眼前的畫面爆擊自己的心臟。

……這種猶如被人遺棄幼犬的受傷表情是怎麼回事?

如果不是很確定眼前的人是夏德拉,恐怕她會認為對方是阿迪南。

還是說……這是雙生子的共同反應?

看著夏德拉這樣一臉受傷地看著她,好像他剛剛為她擔心的心意全被她狠狠賤踏,令她開始後悔自己剛剛的反應實在太過火了。

說起來,夏德拉從他清醒開始,似乎不再像當初看到那麼瘋瘋的,反而展現出她所熟悉的阿迪南才會有的反應……雖然他站的立場是屬於被拒絕後的那一面。

不行,她怎麼可以有這種想法!

雙胞胎應該會很忌諱別人說誰像誰,而她卻不時把夏德拉當成阿迪南……

不行不行不行!

她的心態絕對要導正才行!

就在莫妲兒陷入自我說教的狀態下,夏德拉已從她的心聲中得知她的想法。

呵,他在她心中已經被當成是阿迪南的替代品了嗎?

也罷。

努力忽視胸口陣陣的抽痛,夏德拉決定執行他現在最大的心願。

娶她!

唯有名正言順娶了她,他才能真正得到她!但是,在那之前他得先讓她認清一件事。

夏德拉來到莫妲兒面前,神情平靜地開口。

「阿迪南他們戰敗了,我已經成功抓住他們了。」

莫妲兒錯愕地瞪著夏德拉,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

「你說……什麼?」

「我已經親自抓住阿迪南他們了。」夏德拉垂眸道,「所以妳不用再費盡心思想逃離這裡通知他們,更不用再妄想他們可以救妳離開。」

「……你騙人!」莫妲兒生氣的說,「你不要以為你說了這種話就可以讓我死心,阿迪南他們不可能會被你抓住的,他們還有四大部族與強大的蛇族聯手合作,加上我給予的裝備武器,絕不可能輸給你們的!」

夏德拉露出一絲苦笑,確實,這種話對一個沒見過現場畫面的人是不會相信的。

伸手扣住莫妲兒的下顎,夏德拉強迫她對上自己的雙眼。

剎那間,莫妲兒腦海快速閃過阿迪南他們雖使出全力攻擊,但是,他們最後還是被夏德拉使用黑色鎖鍊困住全身,神情痛苦地承受邪毒侵入身體,逐漸喪失力量的畫面。

沒會兒夏德拉鬆開手。

「他們是失敗者,只有我才有能力保護妳,有權利待在妳身邊。」

莫妲兒呈現呆滯狀態,還沒從畫面中回過神,沒會兒眼眶泛紅,哽咽道:「你居然用邪毒那麼惡質的方式傷害他們!」

「我說過了,我是個很自私的人,為了得到妳,我什麼樣的手段都做得出來。」

「為什麼?」莫妲兒實在不解的說,「為什麼你這麼堅持要我?」

「因為我愛妳。」

莫妲兒愣了下,愛?

雖然她知道夏德拉對自己有著莫名的執著,但是「愛」這個詞,可不是隨隨便便說出來就可以得到一個人的心,更別說是強迫的愛!

「如果這就是你表達愛的方式,那麼,無論你再怎麼逼我,我都不會接受你!」莫妲兒認真道。

得到這樣的回答,夏德拉忽然笑了,那樣的笑容讓莫妲兒心裡發毛。

這是怎麼回事?為何氣氛一下子變得那麼可怕?

夏德拉伸手輕撫莫妲兒的臉龐,詭異笑道:「沒關係,我們未來的時間還很長的。」

這句話,讓原本忽略重要事的莫妲兒起了警覺。

「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還記得一年多前的活祭儀式嗎?」

莫妲兒瞪大雙眼,難不成……

夏德拉臉上的笑容更加深刻。

「沒錯,月神已經決定在里迦瓦大神的沉眠之地『祭祀殿堂』對阿迪南和四大族長進行活祭儀式,而我決定和那一天一樣,在活祭儀式結束之後,請月神為我們主持我們的婚禮,迎娶妳成為我的王后。」

莫妲兒被夏德拉的表情與話語嚇得說不出話來。

活祭!

祭祀殿堂!

還有最後的……

莫妲兒渾身顫抖,不禁抓著夏德拉道:「不行……你不能這麼做,會毀滅,這個世界會毀滅啊!」

「那就毀滅吧!只要能讓我完全得到妳,就算要我弒神,我也會去做的。」

「不行!這樣我……」

夏德拉的食指抵住莫妲兒的嘴唇。

「噓,妳要是再說出一句想阻止的話,我會命人現在舉行活祭。」

「……」

「很好,那麼從現在起,千萬別做出想逃走或是任何會讓我生氣的事,知道嗎?否則我們會很快成為夫妻的。」

「……」

見莫妲兒謹記自己警告的模樣,夏德拉滿意極了。

現在他迫不及待要快點準備自己的婚禮,同時還要將這個消息告訴月神,因此他向莫妲兒簡單說明自己接下來要處理的行程,便離開寢室留下莫妲兒一人。

莫妲兒望著空無一人的寢室,她為自己接下來要面對的事感到無力。

預知夢快實現了。

而她失去了力量,也離不開這裡,還被迫成了待嫁新娘……

想到這,莫妲兒忍不住哭了出來。

她果然搞砸了這一切,她是罪人,是引起這個異世界毀滅的罪人。

如果她能夠阻止這一切……

如果……她能救出阿迪南他們的話……

突然間,小指產生劇烈抽痛,彷彿在警告她似,不禁讓她怔怔地盯著自己的小指,這時腦海響起當初和阿迪南約定的話語。

妳啊,是不是也該答應我不可隨便亂跑離開蠍族領域,甚至是我們發生了危險,妳也不能親自跑來救我們的約定呢?

……是啊,她曾答應過阿迪南她不能親自跑來救他們的約定。

雖然她離開蠍族是非自主性的離開,但是親自救他們的念頭,卻不能實際執行。

難道……她真的要眼睜睜看著他們喪命,任由預知夢實現嗎?

不願毀滅的預知夢實現,卻又不能親自救人的莫妲兒,非常難過地看著自己的小指。

她……真不該做那種約定!

正當莫妲兒努力思考著另一個辦法時,外面傳來了異樣的聲音。

原以為是夏德拉又跑回來了,但直覺上不是他,反而覺得像是……

「史爾克哥哥!」

 

 

附神巫女07 - 神王血脈之觸電雙生子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