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再一次的犧牲威脅

 

一聲熟悉的叫喚,在寢室外尋人的史爾克心一喜,立刻打開房門,正好看見莫妲兒站在門前看著自己。

當他看見莫妲兒穿著不適合的男裝,四肢手掌還帶著一些擦傷,胸口更是出現破碎的黑月印記,心裡明白她在這段期間也做了不少努力,伸手要她跟著自己離開。

「走吧,我們趕快離開這裡。」

看著史爾克伸出來的手,莫妲兒搖頭的說:「史爾克哥哥,我沒辦法離開這裡。」

「沒辦法?」史爾克不解問,「是他威脅妳不能離開嗎?」

莫妲兒伸手要穿過門檻的剎那突然停住了手,感覺像是有一道無形的牆阻擋似,讓史爾克皺起眉頭反抓住她的手一拉,確實感覺到有股阻力不讓莫妲兒出來。

「這是怎麼回事?」

話才剛說完,一股強大的力量毫無預警地強制拆散兩人的雙手,而承受這股衝擊力的人,卻是──莫妲兒。

史爾克看著莫妲兒被無形力量狠狠彈開,威力很大,大到幾乎讓人飛離五步之遠,眼看著她快跌落地上,他趕緊進入寢室將她抱入懷中,不讓她再受到一絲傷害。

可是,當他穿過門檻進入寢室的瞬間,一股寒意穿過了身體,雖然這不影響自己的身體,卻有強烈的第六感在警告他已觸動危險。

史爾克看著懷中的莫妲兒,問道:「妲兒妹妹,妳沒事吧?」

「沒事。」莫妲兒起身看著史爾克,「史爾克哥哥是怎麼知道我在這裡?你不是應該跟阿迪南他們作戰嗎?」

「我在夏德拉出現在戰場的時候,從他的心聲中得知妳的下落,所以我領著一些族人脫離戰場來救妳。」史爾克拉著莫妲兒道,「現在我們得趕快離開這裡,沒時間了。」

在兩人快來到門前,莫妲兒不禁開口道:「史爾克哥哥……你不知道阿迪南他們已經戰敗的事嗎?」

「戰敗了?」史爾克訝異道,「怎麼會這麼快?」

「因為夏德拉和邪神聯手的關係,使他們五人的力量被封住……才會戰敗。」

莫妲兒望向門口那道無形的牆,思索了會兒,認真道:「史爾克哥哥,我看你還是先去救他們吧!別管我了。」

「妳在說什麼傻話,我人已經在這了,外面也沒人,為什麼要我放棄救妳?」

「因為我離不開夏德拉建立的結界!」莫妲兒掙脫史爾克的手,難過道,「我知道這樣要求你是一件很任性的事,但是我更不希望我的預知夢實現……他們……他們就要被送去執行活祭儀式啊!」

史爾克怔怔地看著莫妲兒,活祭儀式?

「這……為何要對他們活祭?」

「我不曉得……那是邪神決定的事,活祭地點和那場夢吻合,夏德拉還說過要在儀式結束後,讓邪神為我們主持婚禮……」

說到這,莫妲兒不禁紅著眼眶,一想到夏德拉說的那麼堅決,而她又無力去阻止,那倒不如犧牲自己,由史爾克去挽救這一切!

「史爾克哥哥,我求你……我求你救救他們,如果他們死了,這個世界會崩毀,那樣我來到這世界的任務就會失敗……唯獨這件事我不能讓它成真啊!」

史爾克沉默不語,看著莫妲兒寧願犧牲自己也不願引起大災難的模樣不禁感到心疼,最後嘆了口氣,妥協地拍拍她的頭。

「我知道了,我會救他們出來,這段時間妳可不能做出勉強自己的事,知道嗎?」

聞言,莫妲兒喜極而泣道:「好,史爾克哥哥你也要小心,別被人發現。」

史爾克點點頭,轉身要踏出門檻的瞬間被一道無形的牆彈開,他連忙來到門前伸手觸碰那道無形的牆,如同莫妲兒的情況一樣再度被彈開,不禁望向同樣一臉震驚的莫妲兒。

難道這是只進不出的結界?!

「怎麼辦,連你也被困在這裡,要是被夏德拉發現你,他一定會殺了你啊!」莫妲兒慌亂的說。

史爾克嚴肅地盯著門口,心想,果然他進來裡面的瞬間感覺到的那股寒意不是錯覺。

「妲兒妹妹,妳別慌,我不是那麼輕易就會死的人。」

「是嗎?這麼有自信啊……入侵者。」

不知何時出現的夏德拉站在門口,目光緊盯著史爾克,後者馬上將莫妲兒護在身後,謹慎地盯著夏德拉一舉一動。

夏德拉打量史爾克好一會兒,笑道:「我本來還想說是哪隻老鼠敢闖入我的結界,沒想到會是以前的蛇族盟友……一個反叛我族加入阿迪南陣營的蛇族之長,史爾克?」

夏德拉的不確定語氣,讓莫妲兒困惑地望向史爾克,心想兩人沒有見過面?

「打從一開始我只屬於妲兒妹妹。」

「喔?叫的真親密啊!我可不容許任何人對她太親密。」

一股強大的寒意從夏德拉身上散發出來,雙眼也亮起了光芒,一步步走了過來。

史爾克立刻對莫妲兒道:「妲兒妹妹,妳退後一點。」

心知自己無法阻止兩人即將開打的戰意,莫妲兒只好對史爾克輕聲警告。

「史爾克哥哥,你一定要小心,夏德拉他……很強。」

確定莫妲兒站了很遠後,史爾克抽出雙彎刀小心翼翼地移動腳步,打算找空隙先攻。

夏德拉見狀,不畏懼地笑了笑,目光移到莫妲兒身上。

「我從沒想過妳居然可以攀上蛇族長,真不能小看妳的魅力,話雖如此……」眼神一凜,「我倒想知道妳是否忘了我曾說過的話嗎?」

莫妲兒當然記得夏德拉說的那句──不淮做出逃走或是任何會讓他生氣的事的話語。

……史爾克的出現正好是屬於會讓他生氣的事情範圍內。

「夏德拉……我可以請你放過他好嗎?」莫妲兒試著求情,心裡依稀期望能像那次逃離牛族的時候一樣,放過試圖救她的尼諾一條性命。

「不可能。」夏德拉面無表情道,「以前給過機會,不代表我會再給第二次機會。」

「夏德拉……」莫妲兒還想說些求情的話,史爾克忽然伸手阻止她。

「妲兒妹妹,妳顧好自己就行了,不需要為我擔心。」

雖口中這麼說,史爾克卻對自己無法聽見夏德拉現在的心聲感到棘手,這種感覺就跟當初莫妲兒反讀自己心聲一樣,他正被對方窺探心思,更別說對方還擁有特殊力量。

這對一個身為毫無特殊力量的普通人來說,實在很難對付眼前的敵人。

不過……

突然一個迴旋轉身,史爾克朝夏德拉的脖子迅速揮砍。

可惜夏德拉早有防備他的攻勢,抽出腰際的長刀抵擋雙刀,開始反擊起來。

首次體驗到蛇族人的特殊戰鬥能力,夏德拉蹙眉地應付猶如舞蹈般的劍術。

輕巧,俐落揮舞手中雙刀的動作,有時猛烈朝顏面砍擊,俯身迴旋來個下盤攻擊,讓人來個措手不及,但是他也不是省油的燈,同樣給予回擊。

同樣第一次看到這般特殊劍術,從未見過史爾克真正進行攻擊的莫妲兒,終於明白蛇族男子為何那麼會跳舞了。

原來那就是劍舞啊!

雖然以前從螢幕上觀看蛇族未婚男性在慶典時所跳的舞蹈,誘人又帶有剛毅的舞動,吸引了不少未婚少女的愛戀之心,接著一個個成為人人羨慕的夫妻。

不熟悉蛇族民俗的她,原以為那是他們求愛的儀式舞蹈,現在回想起來,她才真正明白那是挑選優秀戰士的方式之一。

舞蹈表現越優良,體力、氣勢、敏捷性越好,越能展現此名戰士的基本功夫程度,也可區別出此人的階級。

說起來,幾次的蛇族慶典她都有看到大部份的蛇族男子跳舞,偏偏唯獨史爾克的舞蹈……她從沒看過。

現在看著史爾克展現出優過於以往蛇族男子的劍舞,以及強大的破壞力,她也明白他為何有辦法當上蛇族之長了。

不過,夏德拉的劍術也是屬於高手的等級。

同樣沒見過夏德拉使出劍術的莫妲兒,看著他一一化解、閃避史爾克的攻擊,心裡不由得感到震撼。

以前對夏德拉的印象只存在於他擅用邪神之力的黑光球進行攻擊,沒想到他本身的劍術那麼強悍。

如果阿迪南和夏德拉比較劍術的話,她想,阿迪南會輸給夏德拉。

但,那也不是現在的重點了。

面對如此近距離猛烈的對決現場,莫妲兒被好幾次驚險的畫面嚇得差點發出聲音,可她卻咬住下唇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因為她知道自己的聲音會影響其中一方的注意力,雖然說她不希望史爾克被夏德拉殺死,但她也不希望看到夏德拉死去……這時雙方已經開始有了明顯的傷害。

隨著時間的流逝,兩人身上所受的傷也越來越多,周圍家具被破壞的範圍也越來越大,甚至快接近莫妲兒所在之處。

忽然間,一顆黑光球無聲無息出現在史爾克眼前,他頭用力一偏,勉強閃過攻擊,雙手更是加快猛烈的攻擊,不打算讓夏德拉有機會使用力量,是他一開始展開猛攻的目的之一,也是他唯一能夠抵抗擁有力量的辦法。

可是,出乎史爾克意料的是,夏德拉居然有辦法一邊反擊,一邊喚出一顆顆黑光球朝他攻擊,似乎在這場對決裡,夏德拉已經習慣史爾克的攻擊模式,使得他抓到空隙運用力量進行雙重攻擊。

直到史爾克來不及閃避大量的黑光球攻擊為止──

劇烈的破壞聲響引發大量的濃煙與碎石,連帶波及到無處可跑的莫妲兒,只能抱著頭盡量保護自己不被碎石擊中頭部。

好一會兒,等到周圍的聲響緩和後,莫妲兒小心翼翼地放下手,往兩人的方向一看,她差點尖叫出聲。

因為她看見史爾克渾身是血躺倒在已成了小坑洞的地上動彈不得,而他手中的武器也被黑光球的攻擊下,一把被打斷,另一把被打飛在她附近。

這時,夏德拉冷眼俯視呈現暈眩狀態的史爾克,似乎對他還能活下來有些不悅。

「真不虧是蛇族人,受到這麼多攻擊還能活下來,果然是符合『傳說』啊!」

夏德拉一腳用力踏上史爾克的胸口,看見對方吐了一口血,眼神潰散快失去意識時,右手已聚集更大顆的黑光球,冷冷一笑:「接下來這一擊,你還能活下來嗎?」

眼看著史爾克即將死去,莫妲兒幾乎是本能地撿起史爾克的彎刀,抵住自己的脖子,大喊──

「夏德拉,你要是敢殺死他,我不但不會嫁給你,我會立刻跟他一起去死!」

原本要將手中的黑光球埋入史爾克體內的夏德拉停住了手,往莫妲兒的方向一看,見到她確實拿著彎刀抵住自己的脖子,似乎只要他真的動手殺了史爾克,她就會跟著自殺。

夏德拉沉默了會兒,道:「妳不要惹我生氣,馬上放下刀子。」

「不!」莫妲兒稍微用力,感受利刃帶來傷害的痛楚,「我要你放過史爾克哥哥。」

夏德拉凝視莫妲兒脖子上的血痕,蹙眉道:「別以為妳用這招就會讓我放過他。」

莫妲兒明白他是在賭自己不敢自殺,眼神認真道:「好,既然你那麼不相信我的決心,那你可以現在殺了他,相對的,你也準備收我的屍體吧!」

語畢,莫妲兒雙手緊握準備用力劃過脖子,在傷口擴大的瞬間,夏德拉衝上前奪走她手中的彎刀,一手摀住她的脖子止血,氣急敗壞大吼。

「妳一定要犧牲自己救別人嗎?!」

聞言,莫妲兒紅著眼眶道:「你以為我喜歡自我犧牲?」

「難道不是嗎?妳看看妳受的傷,這不是自我犧牲,不然是什麼?」夏德拉生氣道。

用力推開夏德拉,莫妲兒任由鮮血暈染衣服,大聲哭吼。

「你明知道我最不願看到大家自相殘殺,為什麼總是要傷害對我好的人?不讓我救阿迪南和四大族長阻止這個世界崩毀就算了,甚至是想殺了我的義兄,一個也想保護我的人……這不就是你逼我選擇自我犧生,逼我試著以死威脅你不要再犯錯了嗎?」

說到這,莫妲兒不禁垂頭喪氣,哽咽的說:「反正我知道我現在說什麼也沒用,既然事情已成定局,我不想連我的義兄都救不了……如果連他都死了,那我活在這世界有何意義?」

夏德拉看著莫妲兒幾乎快絕望的模樣,心一軟,拿出手帕遞給莫妲兒擦眼淚,也撕下身上較乾淨的布料為她脖子傷口做個簡單的止血包紮。

「我知道了,我會放過他,不讓他死去。」

夏德拉才剛說完這段話,莫妲兒還有些不敢相信,正要露出笑容的時候,他卻給了嚴苛的條件。

「為了證明妳願意嫁給我,妳的義兄將成為人質,並且在這段時間裡,我們都會在一起生活,直到妳真正成為我的伴侶,我才會放過他。」

語畢,立刻轉身命人將史爾克帶走,除了為他治療外,同時也派人準備另一間寢室,預備他們即將共同生活的──新人房。

 

坐在新的寢室床上,莫妲兒茫然地望著為接下來的日子打點一切的夏德拉。

不知為何,她忽然覺得自己被無形的枷鎖困住身軀,而她,失去了一切。

經過史爾克的事件,她想,她已經沒有機會可以從夏德拉身邊逃走了。

因為她已經答應要嫁給他了。

無力地往床上一躺,莫妲兒閉上了雙眼,很想就此長眠不起。

一旁忙錄向人下達命令的夏德拉注意到莫妲兒的異狀,將人打發走之後來到她身旁一看,發現她毫無生氣地躺睡在床上的模樣,令他心一緊,連忙叫醒她。

但是,莫妲兒卻怎麼叫也不願意睜開雙眼看他。

面對這樣的難題,夏德拉心裡悶疼到不行,腦海也響起莫妲兒曾說過的話。

如果這就是你表達愛的方式,那麼,無論你再怎麼逼我,我都不會接受你!

突然間,夏德拉撲倒在床,用力抱住莫妲兒,像是恐懼失去她一般,輕聲開口。

「其實……我也不想用這種方式得到妳。」

莫妲兒的眼簾微動,但還是一樣不想睜開雙眼面對夏德拉,不禁讓他苦澀一笑,似乎早已習慣自己期望總是落空的失落感。

望著莫妲兒的面容,夏德拉忽然很想讓她知道隱藏在心底那段難堪又痛苦的往事。

雖然帶有一絲希望她在知道那段往事後,能夠產生同情心而改變以往拒絕他的態度,但……那不是他最主要的目的。

他只是單純期望著最初的心願──遇到一個願意選擇他,認同他的存在,證明他不是人們口中所說的那樣……必須死的人。

而曾經說出雙生子的悲哀,讓他嚐到除了母親以外,還會有人願意用那麼溫柔的心腸善待他的莫妲兒,正是能夠完成他的心願,一個他找尋已久,令他心動的女孩。

想到這,夏德拉強忍著內心的不安,緩緩的道出那段視為禁忌的兒時回憶。

「從我出生開始,我所擁有的東西只有母愛,儘管我再怎麼討好別人,或是努力爭取別人的信任,我的存在,似乎天生帶有令人厭惡的觀感,因此,我很容易遭人拒絕。」

聽到這樣的自白,讓躺在夏德拉懷裡裝死的莫妲兒感到很訝異。

雖然她有質疑夏德拉所說的內容是不是刻意捏造,可下一秒腦海出現了陌生的畫面,是一處偏僻又荒涼的村子。

一名放任自己過長的劉海遮住雙眼,整個人顯得陰沉的男孩站在村子裡的廣場,一副討好的模樣,想讓村子裡的大人與小孩們同意他加入遊玩。

但是,他的下場卻是得忍受大家厭惡與拿石頭丟他,慌忙逃走的難堪畫面。

看著那名男孩獨自哭泣的模樣,莫妲兒不禁感到心疼不捨,直到她看見隱藏在劉海底下的混濁金色眼睛,她才知道那是……夏德拉年幼的記憶。

還不知道自己幼年的遭遇已呈現在莫妲兒腦海中,夏德拉一邊回憶,一邊繼續述說。

「然而,阿迪南雖然與我同為雙生子,但是身為長子的他,卻是很輕易得到別人的喜愛與尊敬,哪怕他根本什麼都沒做,只是單純站在那裡,身旁的人自然而然地會為他付出一切,給予他認同……這一點,讓我很忌妒。」

這時莫妲兒腦中出現的畫面是一名與年幼的夏德拉留同樣的髮型,整體散發出來的氣勢卻是充滿陽光般,令人喜愛的阿迪南。

人們都會自動接近阿迪南,討好他的歡心,面對夏德拉則是持相反態度,每當他被人欺負時,阿迪南就會出來阻止,保護夏德拉不受眾人欺負。

這樣的結果讓夏德拉越來越不喜歡阿迪南。

為了平衡心中的不滿與妒意,夏德拉總是想辦法捉弄他,挑戰阿迪南脾氣的極限。

結束腦中的畫面,莫妲兒不由得感嘆。

這是什麼兄弟設定啊?

明明長得一模一樣的雙生子,連髮型都弄一樣,居然會有這麼不同的遭遇!

一個努力討好人卻被眾人唾棄,另一個完全不用動就會有一堆人巴結……咳!

好吧!她也是沒資格說別人不是的人。

雖然以前隱約有發現到這對兄弟有個奇怪的遭遇與堅持,特別是夏德拉的部份,幾乎都快讓她覺得他的心智根本就是扭曲到不行。

如今看到這樣的「真相」,讓她想堅持對夏德拉無視冷淡的念頭全沒了。

嘆了口氣,莫妲兒抬頭一看,正好看見夏德拉臉上浮現喜悅的剎那,她立刻掙脫緊抱著自己不放的大手,起身跪坐在他面前。

「你的遭遇我很同情,但是我不想說出這種虛偽的客套話,如果你希望我改變對你的態度,那麼我要求你認真回答我的問題……雖然這個問題我已經問過很多次了。」

夏德拉也起身望向莫妲兒,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待她下一句話。

「身為同樣拒絕你的『壞人』,為何你還是那麼堅持一定要得到我?我到底是有什麼好處會讓你產生永不放棄……幾乎快讓我認定你有被虐傾向的堅強意志?」頓了下,「為了避免你又亂回答,我先聲明巫女這個理由不成立,還有,你可別跟我說這就是愛,這種敷衍的回答會讓我很生氣。」

夏德拉沉默了會兒道:「我會這麼堅持要妳的原因,是因為妳是除了我母親以外,唯一一個願意用溫柔善良的態度對待我的女孩。」

沒料到是這樣的回答,莫妲兒整個人傻了。

……她有用溫柔善良的態度對待他?

夏德拉何時產生這種可怕的錯覺!?

除了一年前那段時間的和平共處以外,她對夏德拉一直都是秉持著能閃能躲的態度,從沒有過「溫柔善良」的態度啊!

不過……仔細回想,比起其他人的抗拒,夏德拉從很早以前就蠻容忍她的抗拒。

不管是屢次拒絕他的命令,或是那次差點被侵犯而反被她打成重傷險死,他都不跟她計較,更別說對他的告白也是拒絕N次……

抖M,夏德拉一定是比她還要抖M的被虐狂!

想到這,莫妲兒扶額道:「夏德拉,我想……我應該要澄清一下。」

夏德拉納悶地看著莫妲兒,他有說錯什麼嗎?

莫妲兒有些尷尬的說:「我記得我從沒用過『溫柔善良』的態度對待過你,再說,你不是有那麼多異族夥伴?還有那些陪伴你,服侍你的女……咳,總之有不少人對你溫柔善良,我相信我沒有……」

話還沒說完,夏德拉露出悲哀的微笑讓莫妲兒心一揪,沒辦法再繼續說下去了。

夏德拉垂眸輕聲道:「他們只是畏懼我的力量……被迫臣服於我。」

「……」

「如同我所說的那樣,人們對我充滿厭惡,表面上尊敬,實際上心裡鄙視我的存在。」夏德拉忽然認真地直視莫妲兒,「假如我失去了一切,妳會願意對我伸出援手嗎?」

莫妲兒先是一愣,隨即理所當然的說:「當然會啊,就算我幫不上忙,還有阿迪南他們……」驚覺自己說錯話,趕緊閉嘴。

「呵,這就是妳和他們的差別,也是我中意妳這樣不分敵我,溫柔替別人著想的善良個性。」夏德拉輕笑的說,「雖然這也是妳的缺點,但是我喜歡妳這個樣子。」

……她是濫好人已經是眾人皆知的事,不需要特別強調這是她的缺點吧?

「可是……你總會有個幾名心腹吧?難道他們不會在你失去一切的時候幫你嗎?」

「換做是其他人,他們會在我落魄的時候捅我一刀,清算過去累積的怨氣……這就是我現在的處境,這樣妳懂了嗎?」

聞言,莫妲兒突然覺得夏德拉變得很正常很理智,幾乎讓她產生她正在跟阿迪南談話的錯覺……不,正確來說,是站在另一個處境的阿迪南。

這也是阿迪南在很早以前曾說過的話。

這是我們的宿命。如果我不是第一個出生,我的下場就會跟夏德拉一樣。

莫妲兒不禁感到悲傷。

她討厭這種宿命!

莫妲兒猛然握住夏德拉的雙手,神情認真的說:「夏德拉,我可以改變你們的宿命!前提是你得先放過阿迪南他們才行,否則我會失去扭轉你們命運的機會。」

一頭熱的說完這些話,莫妲兒才驚覺到自己居然說出這種連她自己也不曉得辦不辦得到的誑語,更別說她還向夏德拉說出要求放過阿迪南他們這種不可能的事。

出乎意料,夏德拉沒有為此感到生氣,反而像是被她的氣勢說服,似乎認真思考這個問題的樣子。

沒會兒,夏德拉搖頭的說:「恐怕我是無法放過他們。」

「……」

「……」

「你有那麼痛恨他們?」莫妲兒難過的說。

「不,妳誤會了。」夏德拉無奈的說,「決定活祭的人是月神,我……無法抗拒月神的決定。」

聞言,莫妲兒才想起夏德拉會成為邪神一派的人,也是情勢所逼才會踏入這個界限。

「不能試著去救他們嗎?」莫妲兒試探問。

夏德拉沉默了會兒,道:「如果真能放過他們,妳會就此離開我嗎?」

莫妲兒愣了下,垂眸思索片刻道:「只要你能放過他們,我就不會離開你。」

「真的?」夏德拉不太相信的說。

莫妲兒嘆了口氣,自動抓起夏德拉的手做出打勾勾的動作,認真的說──

「我答應你,我不會因為你完成了釋放阿迪南他們的約定而離開你,說謊毀約的話,我會被雷劈。」

自動蓋上彼此大拇指印,如同當初和阿迪南做的約定,一股強大的電流竄入體內,完成了誓約。

夏德拉怔怔地看著已完成的誓約手勢,他沒料到莫妲兒會對他做出情人誓約,不禁反握住莫妲兒的手,認真的說:「我一定會完成約定。」

說完,夏德拉立刻離開寢室。

望著夏德拉離去的背影,莫妲兒總算暫時鬆了口氣。

沒會兒,她像是想起了什麼,整個人開始緊張了起來。

慘了,她做了兩次情人誓約……

她會不會遭天譴啊?

 

 

附神巫女07 - 神王血脈之觸電雙生子  

,
創作者介紹

《夢の世界記録ノート》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