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雙生子的真相

 

莫妲兒的震撼話語引來了眾人錯愕,包括亞奇馮在內。

里迦瓦大神居然沒有遵照規定,早已附神在巫女身上了?

那麼,莫妲兒之所以那麼厲害強大,也是受到里迦瓦大神無形的幫助有關?

亞奇馮不相信莫妲兒所說的話,衪蹙眉蹲下身,一手貼住地面的太陽圖騰,想確認她所說的話。

沒會兒,亞奇馮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不死心地再一次仔細感應太陽圖騰,結果真如莫妲兒所說的那樣,里迦瓦早已不在聖堂沉眠了。

亞奇馮立刻來到莫妲兒面前,伸手抓住她的肩膀,一股寒意竄入了她的體內,一下子被屬性相剋的日陽之力反擊回去。

亞奇馮收回了手,眼神嚴肅的說:「妳知道怎麼喚醒衪?」

聞言,莫妲兒其實不知道該怎麼喚醒里迦瓦大神,但是內心一直浮現她應該要怎麼做的「建議」,不禁大膽提議。

「既然是需要用到我的調和之力來恢復里迦瓦大神的力量,何不讓我重新進行認證儀式,正式成為大神巫女,直接執行百年之初儀式喚醒里迦瓦大神?」

亞奇馮一聽到「百年之初儀式」,表情不悅了起來,似乎非常厭惡這個儀式。

但是,當衪看到莫妲兒一臉肯定這麼做一定可以喚醒里迦瓦大神的表情,思索了會兒,勉強同意這個提議。

「好,我讓妳重新進行認證儀式,假如妳利用大神巫女的身份耍花招,我會立刻殺了他們。」

亞奇馮輕易的同意讓在場所有人感到震驚。

當初衪百般阻擾大神巫女的認證之旅,並且伺機奪取大神巫女作為衪的月神巫女的目的,不就是不想實現百年之初儀式嗎?

怎麼現在那麼輕易允許莫妲兒成為大神巫女完成百年之初儀式……

衪到底還計劃著什麼樣的陰謀?

眾人雖不解,不過莫妲兒卻在亞奇馮妥協的瞬間,依照內心給予的「建議」,繼續大膽地追加條件。

「祢放心,我不會做多餘的事情,但是,我要求祢解除我身上的封印,還有他們的束縛,並將聖物手鍊歸還給我,我才能開始進行認證儀式。」

莫妲兒才剛講完這句話,一旁的娜雅護著佩戴聖物手練的手腕,失控尖叫──

「不要!不要搶走我的聖物手鍊!」

亞奇馮瞥了一眼夏德拉,表示同意莫妲兒的條件。

夏德拉明白地點點頭,直往不斷退後的娜雅面前伸手一拉,強制解下她不願交出來的聖物手鍊。

失去聖物手鍊的娜雅對此打擊很大,無力地跪坐在地面委屈痛哭,十分可憐。

無視娜雅的難過,夏德拉來到莫妲兒面前,溫柔地為她戴上聖物手鍊。

當聖物手鍊回到自己的左腕上,莫妲兒清楚感受到聖物手鍊帶給她穩定力量的加持,並且在破碎不堪的封印底下,察覺隱藏在體內微妙共存的七種力量。

──四大元素之力,日、月神的陰陽相剋之力,以及屬於她本身的調和之力。

確定了這個事實,莫妲兒不禁輕輕吐了口氣,對自己還能正常活著感到慶幸。

沒想到自己在失去聖物手鍊的輔佐,以及被封印調和之力的這段時間裡,她能不被體內的力量撕裂而亡,或者受到影響而發瘋,真的是非常幸運。

不過,真正該慶幸的是這些力量的能量並不龐大,也算是她沒有暴斃的真正原因吧?

此時,亞奇馮打斷了莫妲兒的思緒。

「東西都還妳了,該進行正事了吧?」

莫妲兒蹙著眉,道:「祢還沒解除我身上的封印,還有他們身上的束縛。」

「憑妳的力量,不需要我解除吧?」亞奇馮冷哼道。

莫妲兒瞄了一眼阿迪南一行人,認真的說:「在這種時候浪費我的力量,會成為我喚醒里迦瓦大神的最大阻礙。」

亞奇馮「嘖」的一聲,直接指示夏德拉解除莫妲兒身上的封印,而衪則是解除阿迪南一行人身上的鎖鍊,但限制他們不能離開太陽圖騰的範圍。

沒會兒,夏德拉完成亞奇馮的命令,解除莫妲兒身上的封印。

當莫妲兒真正感覺到身上的封印消失後,雖然心裡很高興不再有束縛,可是她看著亞奇馮迫不及待她喚醒里迦瓦大神的模樣,內心的怪異感再度湧出。

不過,這不是目前她該面對疑問。

「好了,我已經完成妳的條件了,快點進行認證儀式。」亞奇馮不耐煩的說。

聞言,莫妲兒下意識地想往阿迪南的方向走,隨即想起夏德拉也是大神血脈的身份,不禁露出為難的表情。

這下可好了,兩兄弟都是大神血脈,而認證的第一步是要由大神血脈先進行認證,她現在該給誰認證呢?

阿迪南一行人發現莫妲兒的為難,礙於邪神的存在,正屏息著氣等待她的決定時,卻沒有人注意到娜雅以怪異的行為緩緩靠近夏德拉。

同樣專注在莫妲兒的決定,夏德拉明白她其實想給阿迪南進行大神巫女認證,但又因為自己的關係陷入兩難的模樣,內心忽然有些竊喜。

她……終於開始在意他了嗎?

當夏德拉牽起莫妲兒的手準備說出自己的喜悅,剎那間,背部傳來一陣刺痛,回頭一看,正好看見娜雅貼近自己地站在背後。

夏德拉正想問娜雅對他做了什麼時,悶哼一聲,他感覺到痛楚隨著硬物撞上了背部,胸前也多了異物,低頭一看,眼熟的刀尖由胸口突出,並隨著娜雅的動作離開了體內。

這一幕突如其來的畫面,令眾人愣傻住。

沒有人從娜雅刺殺夏德拉的衝擊回過神,唯有亞奇馮皺眉地注視眼前的變化。

夏德拉有些錯愕地看著自己的胸口流出大量的鮮血,目光緩緩移到娜雅身上,看著她哭紅著雙眼,全身顫抖地緊握手中染上鮮血的儀式刀,眼神充滿憎恨地瞪著自己。

「妳……」

話還沒說完,夏德拉口中湧出了鮮血,全身的力氣也隨著血液的流失跟著無力,緩緩地倒入一臉震驚,瞪大著雙眼看著自己的莫妲兒懷中。

見夏德拉癱倒在莫妲兒懷中,娜雅才意識到自己一時失控殺了邪神巫子,而且還是當著邪神的面親手刺殺他,不禁恐慌地丟下儀式刀,不知所措地退到角落。

但是,一想到自己受到的委屈,讓她無法再認真思考自己接下來要面臨的下場,只知道述說自己的恨意。

「我恨你!我恨你讓我失去大神巫女的資格……我恨你還幫這個賤女人奪走我的聖物手鍊……為什麼……為什麼我一定要失去那麼多東西……明明這一切都是屬於我的啊!為什麼!」

當娜雅看到夏德拉漸漸死去的模樣,忽然發出瘋癲的笑聲。

「哈哈哈哈哈……沒關係,你死了也好,反正我已經知道阿迪南大人還活著……我還有阿迪南大人,只要阿迪南大人還活著,他就可以屬於我的……他是屬於我的……哈哈哈哈哈!」

沒有人理會娜雅到底說了些什麼話。

因為娜雅的刺殺,並不是只有影響一個人,而是……兩個人!

阿迪南摀住胸口,彷彿親自體驗被人拿刀從背後刺穿身體的痛楚,臉色蒼白地跪倒在地上,承受那根本沒有傷口存在的疼痛。

在莫拉克焦急喚著帕尼爾的聲音下,莫妲兒終於從夏德拉被刺殺的衝擊回過神,無視心中產生的涼意,手忙腳亂地想壓住那根本止不住鮮血流出的大傷口。

天啊!怎麼會這樣?

剛剛……剛剛不是還好好的嗎?

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莫妲兒慌張瞄到同樣呈現痛苦的阿迪南,雖然他身上沒有傷,但他的情況就像人們常說雙胞胎之間所擁有的特殊感應一樣,一個受傷另一個也會感受到同等痛苦,讓圍在他身旁的族長們擔憂不已。

難不成……是因為她想改變阿迪南他們死亡的命運,所以最後是由夏德拉……代替他們死去?

不,她從沒想過要夏德拉代替大家死掉啊!

莫妲兒不知所措地看著眼神漸漸渙散的夏德拉,淚水不知不覺跟著流落。

「不要……夏德拉……你振作一點!」莫妲兒聲音顫抖地向帕尼爾道,「救他……帕尼爾……求你救他啊!」

正在診斷阿迪南異狀的帕尼爾聽到莫妲兒的求救,先是看了其他人,見大家示意他過去,他才連忙前往夏德拉的方向。

但是,由於莫妲兒他們不在太陽圖騰的範圍內,被亞奇馮限制不得離開太陽圖騰的帕尼爾整個人被困在圖騰邊緣,沒辦法來到夏德拉身旁為他急救。

莫妲兒見狀,正要向亞奇馮要求解除結界時,夏德拉忽然伸手摸著她的唇瓣,在她愣住的同時,揚起溫柔的笑容,虛弱道:「不用了……」

莫妲兒怔怔地看著夏德拉,心裡明白他的意思,鼻頭一酸,哽咽道歉。

「對不起……對不起……是我害了你……全是我的錯,早知道我不該要求拿回聖物手鍊的……這樣就不會害你……」

「別哭……」夏德拉輕搖著頭,心疼的說,「我……不願見到妳……這般自責……」

夏德拉微冰的大手輕輕擦拭她的淚水,像是在安撫她,讓感受到他的好意的莫妲兒更加淚流不止。

「其實……我早就知道自己不該出生在這世上……因為我的關係,為這個世界帶來了災難……現在……我終於能夠挽救這一切了……」

夏德拉有些疲倦地垂下眼廉,面對自己即將死去的事實,他並沒有感到恐懼,也沒有憤恨娜雅殺了他,反而露出終於能解脫的表情,讓莫妲兒難過到幾乎喘不過氣來。

「夏德拉……請你不要這樣想……」莫妲兒哽咽的說,「沒有人不該出生在這世上,真正帶給這世界災難的人是我,是我打亂了這個世界的規則,並不是你啊……」

聞言,夏德拉卻是笑了笑,眼中的瞳孔開始放大,似乎看不太到莫妲兒的表情,有些小焦急地瞇著眼,想將她最後的模樣映入眼中。

莫妲兒見狀,不禁用力抱緊夏德拉的身軀,難過不捨的說。

「不、不……我不要你死,夏德拉,你要撐住,撐住啊!」

夏德拉揚起無奈的笑容,努力集中幾乎潰散的意識,輕喃道:「……妲兒,妳這麼難過……會讓我捨不得走……會讓我……誤會妳已經愛上我了……」

一句愛上他的話,讓莫妲兒當場愣住。

她……愛上了夏德拉?

「妲兒……」

夏德拉虛弱到不行的輕喚讓莫妲兒馬上回神,聆聽他最後的話語。

「謝謝妳……在最後面讓我感受到妳的重視……謝謝妳……謝謝妳……謝……」

就在夏德拉斷氣的剎那,莫妲兒感覺到自己心中某個東西斷了。

頓時,莫妲兒身旁颳起了狂風吹亂她的長髮,眼神空洞地望向依然瘋癲的娜雅。

沒會兒,莫妲兒緩緩開啟朱唇,在說出具有強大破壞力的「言靈」前,懷中夏德拉的身體忽然起了異狀。

猶如將體內不該存在的雜質摒除,夏德拉的身體湧出大量邪氣向四周擴散,直到邪氣完全離開了夏德拉的身體,神奇的畫面在眾人眼前發生了。

夏德拉的身體居然化為一顆金色光球!

莫妲兒怔怔地看著金色光球,只見它在身旁打轉,然後輕輕點了一下自己的額頭後,直往阿迪南的方向射去,融入他的體內。

在眾人還沒來得及反應,莫妲兒腦海中浮現出屬於夏德拉的記憶。

她終於明白夏德拉臨死前的心情,以及他在這三天裡,用盡各種辦法想救出阿迪南一行人,只為了完成與她的約定。

當她看見那些令她膽顫心驚的畫面之後,心裡對夏德拉的愧疚漸漸加深。

沒想到夏德拉會為了約定不顧亞奇馮的威脅,如果不是衪最後威脅他再敢私自救人,就要毀滅她的心智成為他最不愛的人,說不定他還會繼續救阿迪南他們……

結果,為了保護她,夏德拉被迫放棄完成約定,但也害怕她因為自己沒有完成約定而不再理他的那種心情,不禁讓她再度流下眼淚。

他……怎麼會這麼傻……

隨著記憶倒轉,莫妲兒越來越難過,後悔著過去從沒有給他好臉色過。

每當她看見夏德拉用盡心思的付出,卻遭到自己無情的拒絕之後,強忍著受傷的心繼續付出的模樣,讓她的心揪痛到不行。

為什麼自己沒有即時看出夏德拉那麼單純的心願呢?為什麼……她沒有發現他只是希望自己對他綻放笑容,以及待在她身邊的機會,而她卻……那麼無情……

這時記憶漸漸的回到幼兒時期,然後是……一切災難的源頭真相。

亞奇馮出現在一名即將臨盆的孕婦面前,將孕婦腹中的嬰兒強制由一分為二……也就是大神血脈為雙生子的真相!

記憶到此結束,莫妲兒猛然回神直往阿迪南的方向望去,清楚看見他錯愕的眼神中,逐漸明白一切的因果。

漸漸的,阿迪南揚起笑容,看她的眼神也跟著溫柔起來。

天啊……是真的……

原來……她之前的感覺不是錯的。

阿迪南就是夏德拉,夏德拉就是阿迪南。

所以說,夏德拉雖死了,事實上是回歸本質,與阿迪南合為一體了!

這對雙生兄弟,真的是同一人!

確認這個事實後,莫妲兒不禁露出釋懷的笑容,對夏德拉死去的悲傷淡化許多。

相對阿迪南和莫妲兒的知情,四位族長卻是一時間消化不了剛才發生的事。

唯一能夠清楚明白的是,阿迪南的大神之力變得非常強大。

這才是他真正擁有的實力嗎?

如果加上「歷代大神血脈最強恢復力」的稱號,那麼現在的阿迪南已經完全符合史上最強的大神血脈了!

此刻,原處於瘋癲狀態的娜雅,當她與眾人一樣看見夏德拉化為金色光球融入阿迪南體內,立刻明白兩人屬同一人的事情。

喜悅讓她綻放燦爛甜美的笑容。

──阿迪南是屬於她一人!

當她看見阿迪南和莫妲兒兩人深情款款地互相對望,臉上充滿甜蜜的表情。

妒意,讓她徹底失控了。

夏德拉死後分散的邪氣,在娜雅滿腦子妒意所產生的執念受到強大的吸引,漸漸的,大量的黑色霧氣開始往她身體侵入。

逐漸獲得龐大力量的娜雅因為精神處於憎恨狀態,使聖堂原本的光明變弱,驚動了原本不想理會她的眾人。

而在一旁異常安靜觀察所有人動態的亞奇馮,雖然才剛失去了夏德拉這個棋子,但是衪卻對娜雅能夠承受那股龐大邪氣感到有興趣。

因此放任她隨意吸取原本給予夏德拉的力量,一點一滴獲得強大的邪神之力,成為名副其實的邪神巫女。

在娜雅打算運用身上的力量進行破壞前,亞奇馮忽然對著莫妲兒道。

「要是不想死的話,建議妳快點進行認證儀式,否則她第一個要殺的人是妳。」

面對亞奇馮意外好心的提醒,莫妲兒確實想起了自己現在應該要做的事。

因為她看見了娜雅身上的黑色霧氣開始破壞周圍的建築物,不但使難以毀損的地面弄出崩裂現象,甚至連天花板也出現了大裂痕。

莫妲兒明白現在的時間非常緊迫,可惜她沒有辦法用一對一的安全方式進行認證,所以她決定做個賭注!

在大家還沒反應以前,莫妲兒趕緊來到太陽圖騰的中央,向眾人說道。

「沒時間了,現在我要求你們同時對我進行認證。」

莫妲兒原以為大家會同意這個提議,卻反遭四位族長反對。

「巫女大人,您不是不曉得同時進行認證儀式造成失敗的機率很高,您怎麼會提出這種要求呢?」馬薩庫憂心道。

「是啊,小姐,就算妳是特殊容器,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能吸收五種不同元素的力量,這會造成妳的身體很大的負擔,甚至是死掉啊!」莫拉克道。

「如果妳是擔心那女人會打擾儀式進行,妳大可放心,我們會輪流進行牽制,不會讓她打擾到妳的認證儀式。」米佧諦邊說邊運起力量,預備抵擋娜雅的攻擊。

「巫女大人,妳可不能因為妳是艾絲達大人的後代子孫就可以隨便亂來,說到底,妳也只是個普通人啊!」帕尼爾提醒的說。

見大家那麼反對,莫妲兒一臉失望地望著一直沒有表示意見的阿迪南。

「阿迪南……連你也反對嗎?」

阿迪南目光一一對上四位族長像是在暗示什麼,後者表情一怔,露出深思的表情後,他才將目光停留在莫妲兒面前,輕撫她的臉龐,微微一笑。

「我相信妳一定可以辦到,因為妳是我們最珍貴的希望,所以我遵從妳的決定。」

語畢,阿迪南半跪在莫妲兒面前,牽起她的雙手抵住額頭,如同第一次接受認證的情景一般,述說著他的誓言。

「吾以大神血脈之身份向里迦瓦大神宣示,吾認可莫妲兒擁有大神巫女的資格,並給予大神印記,在此祈求儀式順利完成。」

這時其他人也分別半跪在莫妲兒身旁,雙手高舉,掌心攤平朝上,齊聲道。

「吾以鷹族長之身份向伊格鷹神宣示,吾認可莫妲兒擁有大神巫女的資格,並給予風的認證,在此祈求儀式順利完成。」

「吾以狼族長之身份向沃魯夫狼神宣示,吾認可莫妲兒擁有大神巫女的資格,並給予火的認證,在此祈求儀式順利完成。」

「吾以熊族長之身份向費爾熊神宣示,吾認可莫妲兒擁有大神巫女的資格,並給予土的認證,在此祈求儀式順利完成。」

「吾以蠍族長之身份向斯格彼翁蠍神宣示,吾認可莫妲兒擁有大神巫女的資格,並給予水的認證,在此祈求儀式順利完成。」

五人的誓言說完的剎那,莫妲兒感覺到周圍產生龐大的氣壓。

那是過去她所熟悉,也是曾擁有過的元素之力正在她身旁聚集著力量。

當莫妲兒的目光對上了阿迪南那雙耀眼的金色眼睛,她的意識立刻陷入了五彩繽紛的世界,身體也隨著觀感改變,失去重力地飄浮起來。

不同於過去所知的認證儀式,莫妲兒感受著閃耀五種色彩光芒的力量,由四肢、額頭的部位滲入體內,漸漸填滿整個身體。

或許是一次完成所有認證的關係,莫妲兒覺得自己身體充滿著各式各樣的力量。

雖然龐大又不同元素的力量容易造成身體負擔,但是利用本身的調和之力做為平衡,她並沒有感到不適,反而將力量融合為一,直往內心深處流入。

最終目的是呼喚沉眠體內的──里迦瓦大神!

意識順著力量一起潛入內心深處,在無際的黑暗中,莫妲兒看見了一點金光佇立在黑暗底部,等到她接近那抹金光時,正好看見捲曲著身體躺在底部沉眠的里迦瓦大神。

這時,身上所集中的力量化為一道光柱注入沉睡的身影,隨即對方有了甦醒的跡象。

只見衪慵懶地起身伸懶腰,因為動作的關係,一直戴在頭上的斗帽不小心扯下,露出黑又短俏的頭髮,臉龐更是小巧可愛,活脫脫是個耀眼的美形正太!

當對方睜開那雙與阿迪南一樣的金色眼睛,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又想打瞌睡的可愛模樣,讓莫妲兒忽然有種衝動想捏對方紅撲撲的臉頰。

唔哇~~如果不是知道對方是里迦瓦大神的話,搞不好她真的會衝動跑過去抱抱。

里迦瓦大神真是太可愛了!

彷彿聽到莫妲兒的心聲,里迦瓦大神露出古怪的表情,有些尷尬,最後嘆了口氣,伸手牽住莫妲兒的手。

走吧!

說完,一股強大力量帶領著莫妲兒脫離了潛意識,待她回過神,周圍的景象已回到聖堂內部,似乎剛完成了認證儀式。

莫妲兒注意到自己手臂裸露的肌膚布滿了不同於以往一般所見的圖騰印記,而是五種顏色交互混雜的謎樣圖騰,且範圍不止只有手臂,似乎連她的身體、腳部都有。

如果莫妲兒的面前有一面大鏡子,她就會被自己現在的模樣嚇到。

因為連她的臉都布滿了謎樣的圖騰,完全符合部落巫女執行儀式時,在臉上塗滿圖騰的模樣。

正當莫妲兒對自己身上的圖騰感到好奇時,身體忽然一僵,像是有什麼東西要從體內脫離,一個恍神,一股溫暖的氣息離開了身體,接著眼前出現了飄浮在半空中的里迦瓦大神,輕巧地降落地面。

一旁族長們和大神血脈看見里迦瓦大神親自現身降臨的畫面,各個瞪大著雙眼,表情極為震驚。

原以為莫妲兒能夠一次承受所有認證已經很厲害,身上還出現不曾出現的圖騰印記,讓這次的認證儀式有了最特殊的一次,沒想到他們可以見到里迦瓦大神的真面目!

別於傳說對里迦瓦大神的想像敘述,眼前的大神身材嬌小,身上雖披著白色斗篷,因為斗帽的脫去,讓人可以清楚看見衪年約十四歲的美少年面容。

雖然眾人對里迦瓦大神的外貌感到驚奇,心裡卻也產生疑惑,貌似哪裡不對勁呢?

此刻,周圍颳起了一陣狂風,下一秒出現了四聖的身影,紛紛向里迦瓦大神行禮。

「吾等,恭迎吾神歸來!」

見到這般情景,眾人一致認定四聖所指的是里迦瓦大神長年沉眠於此,終於有機會真正清醒而不用再沉眠了。

對莫妲兒而言,這是解決日月神之間恩怨的最終開端。

看樣子,這一切……應該快能結束了吧?

別於其他人見到里迦瓦大神的情緒,亞奇馮見到里迦瓦的出現整個人表現的超開心,像是心愛的玩具一般,迫不及待想來到衪面前來個熱情的擁抱。

然而,里迦瓦無視亞奇馮異常開心的情緒,也不理會試圖將衪護在身後阻擋亞奇馮接近意圖的四聖們,面無表情地來到衪面前,緩緩開口──

「可頌,你費盡心思殘害自己的血脈……真的能讓你那麼開心嗎?」

 

 

附神巫女07 - 神王血脈之觸電雙生子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