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創世起因

 

爆炸性的話語讓所有人傻了眼,包含亞奇馮本人。

里迦瓦大神對著亞奇馮所說的那句「殘害自己的血脈」的意思,該不會……就是指那個意思吧?

眾人目光一致停留在阿迪南身上。

──大神血脈是日、月神的孩子。

如果是這樣,那麼這位看起來像少年,性別一直被大家公認是男性的里迦瓦大神,事實上是一名……女孩?!

所以說,里迦瓦大神會有一身阿拉伯女性的打扮,且聲音中性偏女孩……等等,大神身上的服裝跟她身上的服裝好相似啊!

明白這一點,莫妲兒終於理解那時她說了那些可說是調戲正太的話語,為何里迦瓦大神會露出古怪又尷尬的表情了!

原因是──她把蘿莉誤認成正太了啊啊啊!

亞奇馮從震驚中回過神,勉強笑了笑。

「米米,妳在胡說什麼啊,那不是妳刻意製造出來的分身嗎?」

米米?

眾人困惑地望著里迦瓦大神。

「自己做過的事就不承認了嗎?」里迦瓦沒有否認這個稱呼,平靜的說。

慢著!

這句話八卦的味道很重喔!

莫妲兒瞪大雙眼來回盯著里迦瓦與亞奇馮之間異樣的氣氛,彷彿想窺探出屬於衪們不為人知的八點檔大戲。

「我做過了什麼?」亞奇馮不解的說。

「那一晚你一邊恥笑我,一邊佔有我的身,最後讓我有了孩子的事你不承認?」

里迦瓦大神毫不避諱的說出自己被亞奇馮侵犯的事,讓不少人錯愕又尷尬了極點。

不會吧?!

眾人瞪大雙眼看著對這件事完全沒印象的亞奇馮,心裡震驚衪居然對里迦瓦大神做出這種無恥的事!

一旁的四聖似乎早就知道這件事,對亞奇馮欺負自家大神的事非常氣憤,巴不得衝上前狠狠揍這該死的傢伙,才能勉強消除心中的怒火。

莫妲兒則是認真打量亞奇馮的表情,發現衪並不後悔自己做了這件事,還很惋惜自己居然不記得有這回事,看著里迦瓦的眼神又多了眼熟的慾望。

……這個蘿莉控!

此刻,莫妲兒腦海中閃過里迦瓦大神為何建立這塊大陸的契因,也是讓她感到非常生氣的起源真相──

 

可頌!你為什麼又將我好不容易完成的東西毀了!

身穿印度華麗服裝的里迦瓦強忍著怒火,對著同樣穿著印度服飾,並且側躺在抱枕堆中,慵懶地觀賞難得一見怒火秀的亞奇馮質問。

只見亞奇馮拿了一顆葡萄慢條斯理享受美味後,淡淡的說。

米米,我討厭妳將注意力從我身上轉移。

你這個霸道的傢伙!

霸道?」亞奇馮低沉笑道,「米米,比起過去那段令人懷念的日子,我不認為現在的我有符合妳說的『霸道』。

聽到這樣的回答,里迦瓦握緊拳頭,非常不爽亞奇馮拿那段往事來踩她的雷點。

這不關上一世的事!不要每次拿來堵我嘴!

我是真的很懷念那時候的妳,擁有完美的身材,還有那大胸部,個性溫馴好調教,真是……

一聲巨響,牆壁出現了一個大洞,里迦瓦陰沉地瞪著亞奇馮。

你現在是在嘲笑我『貧乳』嗎?

第二個雷點,里迦瓦非常痛恨別人笑她貧乳。

特別是她在脫離了輪迴那一刻,沒辦法繼續成長的幼女身軀已成了她的痛處。

看著怒氣值達到滿點的里迦瓦,亞奇馮有點汗顏的說。

米米,妳誤會了,我怎麼會嘲笑妳呢?

是嗎?」里迦瓦瞇著雙眼,冷冷道,「你不是一直很討厭我叫你『可頌』嗎?難得遇到我情緒失控,你不是最愛抓著這個機會拼命說著我最痛恨的詞嗎?

亞奇馮表情一扭,努力維持的優雅表現也有了崩毀現象。

我是在讓妳!

讓我什麼?」里迦瓦冷笑,「你想說你讓我擁有你一直很羨慕的古銅色肌膚?連你最愛的黑色直髮也讓我長在頭上?你的意思是這樣嗎?『可頌』?

亞奇馮的雷點,擁有女人一般的白皙肌膚與失去男子氣概的大捲波浪銀色長髮。

特別是他那一頭誇張的法國貴族女性最愛的假髮造型,猶如可頌麵包一般的捲捲頭,讓里迦瓦拼命以「可頌」稱呼來嘲笑他真是個標準可口的奶油小生。

雖然曾經自行剪髮試圖掩蓋噁心的大捲髮,可惜脫離輪迴那一刻的髮型一直強制修復他受損的長髮。

嚴然像個娘砲的他,是他最大的痛處。

亞奇馮握緊拳頭,咬牙切齒的說:「米米,妳一定要強調膚色和頭髮嗎?

那你一定要強調我的胸部嗎?」里迦瓦不甘示弱道。

就在兩人爭鋒相對,快要進行一場可怕的大戰時,門口即時傳來了阻止聲。

你們在吵架?

穿著洛可可時期貴族男裝的艾絲達走了進來,見兩人因為自己的出現,怒火瞬間消失的模樣,不禁露出了笑容。

很乖很乖,兩人還記得要收斂脾氣不在他面前吵架。

然而,里迦瓦和亞奇馮卻是同時心想:艾絲達這個怪人,不要每次用著女性豐滿的身軀,強迫自己去穿男裝……搞得自己是個不倫不類的人妖!

不知道兩人心裡所想,艾絲達對著里迦瓦道:「妳決定的如何?

莫名其妙的一句問話,讓亞奇馮好奇地看著里迦瓦。

還在考慮。

艾絲達輕喔了一聲,目光有意無意地瞄著亞奇馮,最後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那妳慢慢考慮,決定好了之後,我能幫上忙的部份會盡量幫妳。

嗯,謝謝。

得到答覆,艾絲達轉身準備離去。

臨走前,他還對著亞奇馮笑道:「你啊,別一直做出幼稚的行為,小心人跑了,到時看你怎麼找。

這句話拉起了亞奇馮的警報,他瞇起雙眼瞪著一副完全不關她的事的里迦瓦,質問:

米米,妳和那傢伙在計劃什麼?

里迦瓦面無表情地瞥了亞奇馮一眼,轉身走到另一個位置坐下,不打算理會他。

米米?

亞奇馮又問了一聲,後者依然不理他。

米米,妳再不理我,我可要生氣了。

里迦瓦還是一副不理人狀態。

亞奇馮忽然出現在里迦瓦面前,雙手抓住她的雙臂,隱忍著怒火道:

米米,妳想離開我?

無視手臂上越來越痛的感受,里迦瓦冷淡的說:「不行嗎?

不行!

你這樣還說不霸道。」里迦瓦瞇眼的說,「別忘了,我們現在是獨立的個體,不是以前那樣無法分開的……

我們是夫妻!

誰跟你是夫妻啊!

我們一直是夫妻!我們從誕生那一刻起,注定是一對夫妻。

里迦瓦好沒氣的說:「假如我們真的是夫妻,那艾絲達該怎麼說?

那個人妖不算數。

里迦瓦一副受不了地掙脫亞奇馮的束縛。

不管過去我們做過幾世夫妻,那都是凡人時期的事了,不能再說我們是夫妻。

米米!

被亞奇馮這麼一喝,里迦瓦蹙眉不語,因為亞奇馮真的生氣了。

氣氛僵持了很久,里迦瓦看著亞奇馮的眼神像在考慮著什麼,沒會兒道:

可頌,我們已經脫離了輪迴……假如說……我們再像以前那樣結合,我們的孩子就會跟我們一樣……到那個時候,你還會像以前那樣……殘忍的拋棄孩子嗎?

我不會讓妳有機會懷上孩子的。

……

我只想過我們兩人的生活。

……假如我有了呢?

米米,我從未碰過妳,妳這個假如說的很不切實際。」亞奇馮輕笑道。

得到這樣的回答,里迦瓦凝視了亞奇馮良久,嘴角微揚,輕輕的說。

是嗎?

 

事後,里迦瓦獨自前往艾絲達的住所──

考慮清楚了?

嗯。

確定?這次可不像妳以前做過的那些事有反悔的機會,妳真的要這麼做?

確定,這次我會負起所有責任,不會再重複那些過錯,也不逃避了。

艾絲達看著里迦瓦堅定的神情,忽然低聲一笑。

妳啊,居然為了孩子做到這種地步……要是讓亞奇馮知道了,應該會氣個半死。

他要氣就氣,只要能保住這孩子,就算是犧牲我所有力量,我也願意做。

艾絲達微笑不語地看著里迦瓦,沒會兒道:「我明白了,靈王那邊就交給我處理,妳就放心的去建立屬於那孩子的世界吧!

謝謝你,艾絲達。

 

位於異世界最高山脈──

妳確定要簽下這個契約?

頂著微金偏橘的長髮,輕推著細框眼鏡的日向忍,對著因失去大部份力量而呈現虛弱狀態的里迦瓦問道。

是的,請靈王大人成全。

日向忍見里迦瓦認真的模樣,嘴角揚起詭異的笑容。

聽說亞奇馮為了找妳,幾乎快將整個人界掀起來了。

里迦瓦聞言,表情有些古怪道:「……靈王大人應該沒有將我的下落說出來吧?

呵呵。

日向忍那一聲意味不明的笑聲,讓里迦瓦感到緊張起來。

靈王大人……

呵,放心吧!艾絲達已向我請求隱瞞妳的下落了,我不會跟他說的。」見里迦瓦鬆了口氣,日向忍又道,「妳別放心的太早,他遲早會找到這裡,到時妳打算怎麼辦?

里迦瓦沉默了會兒,緩緩開口。

我知道這裡遲早會被他發現……但為了不讓孩子死掉,我才會懇求您答應這個契約,讓我的孩子能夠在這個世界永遠像個凡人一樣生活,就算肉體死了,只要孩子還能繼續轉世在這個世上生活,這樣就足以了結我的心願了。

日向忍挑了挑右眉,轉身俯瞰里迦瓦所創的大陸。

這個世界並沒有很完美,沒辦法達到妳所說的『永遠』。

靈王大人……

不過嘛……我相信未來應該會很有趣。

日向忍忽然露出惡作劇的笑容,對著某個方向笑道。

我說的對吧?來自未來的世界核心。

 

日向忍的一句世界核心,讓自認為自己在腦海觀看過去記憶的莫妲兒心驚了下,意識立刻抽離了眼前畫面。

不過,這也足夠讓她明白她為何誕生的理由,以及被送到這個異世界的真正用意。

由於里迦瓦大神所創的大陸並非完整,本身的力量缺少了永久穩定的能力,猶如一個魔法師憑空創造出一個物品,卻不能保證這東西可以永久存在,得固定時間輸入魔力來維持物品的存在性。

所以里迦瓦大神得藉由百年一次附神儀式,喚醒因喪失大部份力量而陷入沉睡的衪來修補這塊日漸失去存在的大地。

但是,經過長期的修修補補,只會讓這塊大陸原本存在的問題越來越明顯,唯一能夠解決這塊大陸所存在的缺陷,只有艾絲達的調和之力。

艾絲達知道自己的調和之力能夠穩定里迦瓦創造出來的大陸,只是缺點是他得永遠待在異世界才能完整發揮穩定性。

這樣的情況無疑是將他關在這塊不屬於他的世界,因此他向靈王請求無論任何代價,一定要讓他的後代子孫誕生出一個跟他擁有一模一樣能力的人,代替他穩定里迦瓦創造的大陸。

日向忍允諾了艾絲達的請求,索取了他要的代價後,將時間設定為里迦瓦創造的大陸陷入危機時,讓這名擁有反祖力量的後代子孫誕生。

因此,才會有莫妲兒的誕生。

正如同她的名字意思一樣。

莫妲兒(馬達)是為了這個異世界才誕生的核心。

……

去他的混帳艾絲達!

話說的真好聽啊!

明明就是為了讓自己成為名副其實的真正男人,還假借幫助之名,將自己拋棄女體的私心轉移到無辜的她身上……當她是笨蛋看不出這一點嗎?!

另外,里迦瓦和亞奇馮之間的問題根本就是單純的夫妻吵架,由妻子帶著兒子離家出走,連帶拖累其他無辜人民的狗血故事!

還有,她為什麼得非自願性的活受罪被困在這個異世界當「人柱」啊!

她也有她想過的人生啊!

居然得為了這樣的條件來犧牲她的未來,實在太令她生氣了!

正為事情真相感到憤怒的莫妲兒,發現所有人用很古怪的眼神看她。

很像是前一秒大家還在震驚里迦瓦大神所說的爆料大事,接著跟四聖一起譴責亞奇馮,下一秒她卻成了異類,也對里迦瓦大神露出兇惡的眼神一起譴責下去。

唔……真糟糕,她失態了。

先不管她是用哪種辦法得知這些真相訊息,從她在腦海看見那些畫面的時間,在現實所花費的時間也才過了約五秒的時間,而她像經歷了大半人生,看遍了里迦瓦大神的辛酸血淚史……難怪會跟現實時間有明顯的差異。

雖然她很生氣自己是被當犧牲品看待,但是,當她回想起自己和這塊土地生活的人們共同經歷,心中的怒火也慢慢消退了。

唉!看來她的個性已經被忍叔叔摸透了,也瞭解她為何要從大神巫女開始當起。

從巫女認證之旅開始讓她與這裡的人們接觸,由生活中瞭解這裡的人們一切事物,培養人與人之間的深刻感情。

一旦有了深刻的感情,以她的真實個性確實會不顧一切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們。

儘管這種個性在她原來的世界並不明顯,但是在這種人命容易失去的世界裡,她越會珍惜人們的生命,不願讓他們受到一絲傷害,保護屬於他們的笑容。

望著阿迪南有些困惑不解的面容,莫妲兒不禁重重嘆了口氣。

無奈啊……忍叔叔是不是連她的感情也跟著算計下去了?

為了讓她更有理由待在這個異世界,所以讓她以為了「愛人」的難捨之心,心甘情願當人柱……

此時,一直被眾人忽視的娜雅終於爆發出她的怒意,吼出帶有強大力量的魔音。

受不了音波攻擊的人類痛苦地摀住耳朵,甚至是失去平衡跪趴在地上,聽著那高亢的尖叫聲。

同樣痛苦忍受魔音,莫妲兒不知哪根神經斷掉,突然很想放聲大笑。

因為娜雅的魔音尖叫跟電影《魔戒》當中,戒靈的尖嘯聲幾乎沒什麼兩樣,要不是太痛苦,搞不好她真的會笑出來。

忽然間,魔音停住了。

眾人一看,斯格彼翁蠍神抬手製造出一道水藍色防護罩,將所有人納入保護之中,隔絕了娜雅的全體攻擊。

──除了亞奇馮以外。

「米米,妳的僕人很沒禮貌。」

亞奇馮有些不滿自己和里迦瓦隔絕,伸手打算破壞防護罩。

「對你只是剛剛好,你自己製造出來的巫女最好是自己善後,別傷害我的子民們。」

里迦瓦雙手環抱,完全不理會亞奇馮的不滿。

亞奇馮低聲嘖了一聲,道:「我又沒有刻意製造巫女,是她自己要吸收我的力量……再說,根本不需要我善後,那種程度的容器遲早會自毀。」

正在肆意發洩自己情緒的娜雅,聽到亞奇馮這樣形容自己,心中的怨恨更加深刻。

她恨!她恨!她好恨!

為什麼莫妲兒可以成功撐過一次性的認證……

為什麼她可以成功喚醒里迦瓦大神,甚至是讓大神完整現身降臨於此。

而她,卻是在這裡吸收邪神的力量,成為邪神巫女就算了……

沒想到邪神居然不承認自己的資格,還藐視她的器量!

好恨好恨好恨好恨!

她好恨啊────!!

既然自己終究會承受不住邪神力量而亡,並且這個世界不容許她的存在……

那麼,她要毀了這個世界!

她要毀掉這一切!

就在娜雅決定將身上得來的力量全數用來毀滅,身上的黑色霧氣瞬間液化,原本潔白的祭祀服染上了黑色的柏油,且隨著手的動作開始將液化的邪氣腐蝕聖堂的建築物。

同時,娜雅還將祭祀殿堂的天花板轟出了一個大洞,順著洞口直接飛離聖堂,準備進行一場毀滅世界的行動。

阿迪南與四位族長見狀,立刻動身想追過去阻止娜雅四處破壞的企圖。

不料,亞奇馮嘲諷的說:「喔?你們是不是忘記教訓了?連夏德拉都打不過的人,還妄想去阻止那女人,會不會太不自量力了點?」

被狠狠踩了痛處,四位族長不悅的說:「誰說我們沒辦法阻止她?夏德拉那一次的事,全是因為你給予他暗之屏護,讓我們沒辦法攻破他的攻擊!」

「呵,我說過了,我只提供力量,剩下任何形式的攻擊與防禦,全由使用者用自己的心念中實現那些法術,可不能說是我故意插手。」

亞奇馮的解釋讓四位族長一致的說──

「你少騙人了!」

突然大地傳來了震動,似乎是娜雅開始大肆破壞。

此刻,遠方傳來天崩地裂的聲音,人們的哀嚎聲不斷響起,空氣中也瀰漫腐蝕惡臭的燒焦味,讓擔憂族人安危的族長們想盡快出去解救大家,也不想繼續再聽亞奇馮說廢話,紛紛離開聖堂內部。

里迦瓦大神在四位族長離去的同時,向四聖示意跟隨他們,適合給予援助。

同樣想跟著大人離開的阿迪南,在臨走前表情有些複雜地看著亞奇馮,最後決定先解決娜雅的事,之後的事,之後再說。

見大部份的人們離去,亞奇馮對著里迦瓦笑道。

「米米,反正這個世界都要毀了,妳就跟我回去吧!」

里迦瓦搖搖頭,神情難過地垂眸。

「你還是跟以前一樣……總是要毀了我的心血。」

「米米……」

「可頌,我不會跟你回去,這個世界是我建立,我就有責任守護到最後。」

亞奇馮收起笑容,眼神嚴肅的說:「妳一定要這麼任性嗎?」

「是,我很任性。」里迦瓦認真地直視亞奇馮,「也是我最後一次的任性。」

「妳……」

亞奇馮有些動怒,卻又不願將脾氣直接發洩在里迦瓦身上,煩躁地為自己做了幾次深呼吸後,緩緩的說。

「米米,過去幾次,我為了妳向靈王付出了許多代價,就是要讓妳脫離這種宿命,結果妳還是選擇這條路,難道妳那麼不認同我的用心,硬是要踐踏我對妳的付出嗎?」

「……我沒有賤踏你的意思。」

「那妳為何不跟我離開這裡?一定要把自己搞得遍體鱗傷才甘願嗎?」

里迦瓦欲言又止地微張著嘴,最後決定保持沉默,不願再說任何一句話。

亞奇馮見自己沒辦法問出個理由,心一怒,打算親自毀了這個世界時,一旁沉默的莫妲兒終於看不下去,大吼──

「你根本不懂里迦瓦的心意!」

發現莫妲兒還在聖堂,亞奇馮不悅道:「妳怎麼還在這偷聽我們說話!」

莫妲兒才不管亞奇馮趕人的意思,她氣呼呼地來到里迦瓦面前將她護在身後,兇惡地瞪著亞奇馮。

「雖然我不曉得你們過去到底是過了什麼樣的生活,經歷了些什麼樣的事情,但是,我從那些記憶清楚知道里迦瓦是多麼想要讓你們兩個孕育出來的後代能夠好好延續下去,而不是像你這個不負責任的傢伙殘忍拋棄自己的孩子!」

亞奇馮愣了下,偏著身,試圖想越過莫妲兒的身體看清楚里迦瓦的表情。

「米米?」

「不用叫她!」莫妲兒怒道,「我話還沒說完!」

此刻的莫妲兒像極了艾絲達生氣的模樣,不禁讓亞奇馮下意識往後退。

「就是因為你這種不負責任的行為,逼得里迦瓦只好想辦法私自製造一個能夠讓自己的後代永遠生存的世界,這段辛苦的過程就跟她懷孕生子一樣,必須耗費大量的精神力量小心翼翼去維持!

「而你呢?只懂得爽!只懂得破壞!你根本不知道你這樣的行為,無疑是在傷害里迦瓦的身體,還說得那麼簡單,想直接毀了這個世界拍拍屁股閃人?當這裡的百姓是NPC啊?還是遊戲玩家可以死掉由系統復活重生嗎?」

莫妲兒罵到後面都不知自己到底在罵什麼,只知道她有好多氣話想要一次發洩出來,順便將自己這段時間所受的痛苦也一起罵下去,好解解心頭很怒。

「反正里迦瓦不奢望你會盡父親的責任,也不會要求你出手幫忙修復這塊大陸,只求你不要再動手搗亂,浪費大家的時間與力量去善後這些本來就不應該發生的事!」

終於將話發洩完畢,莫妲兒喘了口氣,看著亞奇馮沉默不語的模樣,腦海又想到自己接下來要做的事,心有不甘的補了一句話。

「要不是你這混蛋,我也不會被推來這裡當人柱!」

一聽到人柱,亞奇馮表情一變,帶著妒意情緒對著里迦瓦問道。

「米米,這是真的嗎?艾絲達他甘願為了妳放棄自己的力量讓這個世界繼續存在?你們的感情何時那麼好了?難道你們已經有了一腿?!」

里迦瓦平靜的解釋:「別誤會,艾絲達只有說過他能幫得上忙會盡量幫,並沒有說會放棄自己的力量。」

「我不信。」亞奇馮忽然指著莫妲兒,「那她是怎麼有辦法當人柱?如果你們沒有扯上關係,她怎麼可能會擁有艾絲達的力量?」

「我跟艾絲達之間是清白的,他是我的朋友。」

「呵,朋友?朋友會做到這種程度?米米,不要騙我了!」

面對亞奇馮一連串的醋意大發,里迦瓦表情越來越冷,也越來越不想理他。

無辜成了被指責「姦情」的證物──莫妲兒則是忍不住翻了白眼,好沒氣的說:「誰說他們一定要有一腿?你這個笨蛋這麼不信任自己的老婆,還是早點分開的好!」

「妳最好不要在這時候亂插話,否則我直接滅了妳!」

莫妲兒不畏懼亞奇馮的威脅,雙手插腰道:「是你才不要亂說話!明明不知道真相還亂吃醋,難怪里迦瓦越來越不想理你了。」

「真相?妳的存在就是真相!」亞奇馮嗤笑道。

莫妲兒不耐煩解釋:「我是艾絲達的後代子孫,經艾絲達與忍叔叔的契約條件讓我擁有反祖力量,並不是艾絲達和里迦瓦有一腿才誕生的後代,這就是真相,你懂了嗎?」

「可笑,妳以為反祖的力量能達到妳這種階級程度嗎?」亞奇馮對里迦瓦令道,「米米,去教教這個無知的小女孩吧!」

里迦瓦沉默了會兒,緩緩開口:「要達成反祖的條件,先決條件是身份為始祖的雙親必須擁有相同階級的力量,結合生下的孩子會繼承雙親的力量,也稱為二代……像阿迪南那孩子就是二代靈魂轉世。」

說到這,里迦瓦看了亞奇馮一眼,見對方聽到「靈魂」二字,眉頭整個皺了起來。

「身為二代的子輩分散出去的血脈,由於混雜了不相關的血緣讓力量濃度漸漸稀薄,因此在極為艱難的機率下誕生出一名接近祖先力量的後代子孫才會稱為反祖,但是……」

里迦瓦有些遲疑地看著莫妲兒。

「妳的力量是完全繼承艾絲達的力量,照理說妳不是反祖,而是二代……艾絲達是妳的父親才對。」

「……」

里迦瓦垂眸的說:「而能夠跟艾絲達擁有相同階級的力量,只有我和可頌……這就是我被懷疑的原因。」

「這樣懂了嗎?無知的小傢伙。」

莫妲兒管不了亞奇馮的嘲笑,心裡非常震驚里迦瓦所說的話語。

艾絲達是她父親?

里迦瓦也有可能是她母親?

如果事情真有那麼扯,那麼她得到的真相訊息又是怎麼回事?

就在莫妲兒陷入混亂的時刻,大地再度搖動,力道大到讓聖堂出現崩毀現象,有不少碎石紛紛掉落險砸到人。

如果不是里迦瓦施法保護莫妲兒,恐怕剛剛就會被落掉的大石砸中。

「看來……那些孩子沒辦法阻止那名女孩。」里迦瓦望向亞奇馮,「可頌,你還不快點停止供應力量。」

「我早就沒有供應力量了。」

「那就奇怪了。」里迦瓦質疑的說,「以這種威力漸漸加大的情況,不像是你說的早已停止供應力量。」

亞奇馮想了想,聳肩道:「那就是她在吸收我分散各地的力量,我有將力量散播在四族之地,原因應該就在這。」

里迦瓦瞪著亞奇馮道:「……你真的很會丟麻煩。」

這時,知道眼下情況不容許自己繼續糾結亂想下去,莫妲兒向兩位神明問道:

「兩位有辦法有辦法阻止娜雅嗎?」

里迦瓦嘆氣道:「我們沒辦法阻止。」

莫妲兒不相信的說:「為什麼沒辦法阻止?你們不是神明嗎?不是應該就有能力阻止破壞……」

里迦瓦無奈的說:「神明有神明辦不到的事,這個大陸雖然是我創的,但是它還是保留著屬於這個世界的限制,我和亞奇馮這些外來者最基本只能給予輔助的力量與引導人們,像阻止那女孩的行為就屬於過多的干涉,所以只能靠這裡的人們去阻止。」

「這也是為什麼要用容器的原因。」亞奇馮插嘴的說。

莫妲兒本來還沒會意亞奇馮的意思,隨即想起「巫女」和「巫子」這兩個稱呼,再低頭看看自己的狀態。

她現在的模樣是已完成認證儀式的大神巫女,並且成功喚醒了里迦瓦大神,但是,大神並沒有附身在她身上,反而讓她充滿著……

莫妲兒瞪大雙眼,不等兩位神明的反應,莫妲兒馬上運起力量往天花板的大洞飛去。

她現在有能力阻止娜雅!

 

 

附神巫女07 - 神王血脈之觸電雙生子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