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受詛咒雙生子的誕生.大神血脈的降臨》

 

現任擁有里迦瓦大神血脈的王逝世了。

居住在中央領域的百姓們服喪哀悼,感嘆偉大的大神血脈離開人世,同時大動作關注所有懷有身孕的主部貴族婦女,紛紛猜測著誰會產下新一任大神血脈。

正當所有懷有身孕的主部貴族婦女受到長老院與其他有錢有勢力的貴族細心照料時,只有一位不被承認為主部貴族一員,被視為平民的沒落貴族孕婦憂愁地望向命在旦夕的丈夫。

昨夜,異族的暗殺者闖入大神血脈的寢室企圖將王殺死,負責夜守的丈夫察覺異狀,在最危急的剎那替重傷的王擋下致命一刀,卻也被暗殺者刺中了要害,重傷倒在地上。

事後,雖然其他侍衛即時趕上成功阻止暗殺者,卻也改變不了王身受重傷的事實。

長老院為了防止百姓恐慌,將這件事強制封鎖有關異族入侵的消息,只發佈大神血脈重病的訊息,同時身受重傷的丈夫也被送回家了。

不幸的是,家裡的經濟根本沒辦法請到很好的巫醫來醫治丈夫身上的重傷,所以少婦只能祈禱丈夫能夠撐過這個難關,否則,她腹中即將臨盆的孩子會失去依靠。

可惜,奇蹟沒有發生,她的丈夫依然撐不過這個難關,隨著王的腳步,跟著逝世了。

少婦在傷心欲絕的情況下,她感覺到腹部突然痛了起來。

望向已離開人世的丈夫,少婦決定咬緊牙根,一定要好好將孩子平安產下,讓丈夫的血脈能夠延續下去。

過了好長一段時間,就在少婦快成功產下孩子的剎那,一陣寒風從四周吹了過來,而她的意識也中斷了。

直到她醒來時,看見地上躺著兩名不斷哇哇哭泣的嬰兒,頓時感到一陣天旋地轉。

她,居然生下了受盡眾人唾棄的詛咒雙生子!

她……她該怎麼向逝世的丈夫交代呢?

但是,當少婦看見這對兄弟的眼睛竟然是象徵擁有大神血脈的金色眼睛時,心中的震驚與強大的打擊已經超乎她能接受的限度,整個人呈現茫然不知所措。

良久,少婦小心翼翼將兩名孩子抱入懷中,心想,或許這是里迦瓦大神的考驗吧!

雖然這對未來的百年之初儀式或許有影響,但是,上天既然讓她產下了兩名大神血脈,她就有責任與作母親的義務讓他們平安長大。

哪怕長老院與百姓不容許雙生子的存在,她一定要想辦法偷偷養活他們,絕不能讓其他人有機會傷害到他們。

特別是長老院,她絕不能讓他們發現雙生子的存在!

六年後,雖然少婦小心翼翼育養著她的孩子,最終還是被長老院發現雙生子的存在。

身為長子的阿迪南被長老院強制帶走,繼承大神血脈之位。

身為次子的夏德拉被逐出於異域,任由他自生自滅。

至於少婦,因隱瞞大神血脈的誕生與產下雙生子的罪孽,被長老院判了──黑月之刑。

黑月之刑,顧名思義就是不受里迦瓦大神的光明見證之下,將罪犯推向邪神亞奇馮管轄的黑暗最強烈的滿月之夜執行死刑,讓靈魂永世受到黑暗的詛咒。

就在少婦即將受刑的那一刻,她望向閃耀著一點一點光芒的星辰夜空,以及高掛在中央的滿月,眼眶忍不住泛紅起來,難過的心情令她失控痛哭。

她並不是貪心怕死,事實上早在產下那對孩子之後,她便知道自己活不久了。

或許正如歷代產下大神血脈的母親一樣,強大的力量會影響母體的壽命,曾有好幾名婦人在產下大神血脈之後立即死亡,更別提她產下了兩名大神血脈。

一想起那兩名孩子被長老院強制從她身旁帶走的驚恐神情,她的心幾乎都快碎了。

雖然次子被逐出中央,能否在異域活下去還是一大問題,至少他還有機會可以「自由」活下去。

反觀長子,他將永遠無法脫離長老院的控制,就像前一代的王一樣……這讓她非常虧欠長子,同時,她後悔著自己沒有給予他更多的母愛與道歉。

由於當時的她知道長子的生活在未來會過的很好,次子隨時都有被長老院處死的可能,自然而然她寵愛次子的愛比長子還要多上好幾倍。

有好幾次次子惡整長子,全被她視而不見,甚至反被次子惡人先告狀,偏心的她就會強制要求長子要體諒次子等等的行為。

現在回想起長子那一直都很乖巧聽話的眼神,讓她現在更加難過不已,她真是不及格的母親啊。

如果……傳說中里迦瓦大神能夠實現產下大神血脈的母親一個心願的話,她願意用她的死,去換取長子的未來能夠脫離長老院控制他的機會。

哪怕他已經成年了,她也希望長子能夠像次子一樣自由自在的活下去!

當少婦許下她的心願之後,黑月之刑也跟著執行下去。

此刻,遠方身處大神血脈寢室的長子──阿迪南,正對著窗外的星空流下了眼淚。

他默默地擦拭臉上的淚水,仔細感受心臟抽痛的痛楚,清楚明白母親已逝世的消息,同時,他也知道了母親臨死前的心願。

雖然他不曉得自己是怎麼知道母親的心願,不過他早就明白母親的心情,所以他不怪母親的偏心,只希望里迦瓦大神可以引導受到黑月之刑的母親,靈魂走向安詳平靜的黃泉。

他會努力找尋機會打破長老院不該有的心態,讓自己取得自由以及改變這腐敗的一切。

 

附神巫女05 - 魔蠍抱抱之呼喚睡美人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