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難以欲言的悸動(阿迪南篇)》

 

憶起自己遇見她的時候,正好是他為自己錯失人生最重要機會而感到憤怒的一天。

原因是長老院刻意對他隱瞞前幾天神殿弄丟了貴重的里迦瓦大神巫女聖物手鍊,避免他找到藉口解除長老院強迫他選擇娜雅作為大神巫女的資格。

錯失如此重要的機會,並且是從僕人閒話家常中得知的他,當然是氣憤自己居然是中央領域的人們當中最後一個得知此事的人。

身為大神血脈又如何?

一點實權也沒有的王,只不過長老院掌控的傀儡,更別提自己擁有大神之力是歷代最弱的一名大神血脈,儘管他比弟弟擁有的力量還要強一點點,也改變不了最弱的事實。

雖說長老院容許他享有王的特權,卻不容許他做出王該有的決定。

凡是遇到任何有關決策的事情,他必須徵求長老院同意才可進行。

否則,只有被反駁的下場。

曾有一次他反抗了長老院,結果被大長老拿出應屬於他的「王權之杖」徹底教訓了他,並且以守護大神血脈的人身安全為名義,要求他不得隨意離開行宮範圍。

事實上這是變相軟禁,將他關入人人羨慕,象徵王的居所,外表華麗的「行宮監獄」。

久而久之,他成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做什麼事都是懶散模樣,任由長老院肆意操控的王。

像這樣窩囊的「王」,他真搞不懂弟弟為什麼會想要得到這個位置,甚至不顧他們是這世上僅有的親人,不惜跟他反臉……完全忘了逝世的母親不時強調的話語──

聽好,阿迪南,夏德拉,不管別人怎麼詛咒你們不該出生,或是企圖拆散你們,他們絕對沒辦法斷絕你們之間擁有的強大牽絆。

因為,你們是一起出世在這世上的兄弟,是母親最寶貴的孩子……

母親的話語他謹記在心,但是弟弟從不把這些話放在心上,常常仗著自己受母親寵愛,三不五時帶給他麻煩。

然而母親卻是要求他多多體諒弟弟,別忘了自己身為兄長的職責,好好保護弟弟。

幾次下來,他終於受不了弟弟的行為,一時失控,初次運起大神之力打傷了弟弟。

那天夜晚,母親雖然什麼話也沒責怪他,只有默默地照料受傷的弟弟。

或許是大神之力覺醒的關係,他意外聽見了母親的心聲。

得知母親「偏心」的原因之後,他再也沒辦法對弟弟存有任何敵意。

儘管弟弟直到現在對他依然抱持著強烈的敵意,他也不會放在心上,只會盡力為弟弟保留該有的退路,努力實現母親的心願──自由活下去。

不過,這次長老院將聖物手鍊失竊的原兇推給弟弟,加上這件事牽扯到他身為大神血脈的責任與義務,讓他很難再對弟弟退讓。

所以他選擇平日最愛走的路線散步,希望能想出兩全其美的辦法解決彼此的問題。

走在行宮最邊緣,也就是最靠近中央百姓出沒的圍牆邊路線,他一邊思考著各種方法,同時期望能從百姓口中聽聽不一樣的各種訊息。

但是,今日圍牆外的氣氛很不一樣,好像發生了什麼樣的大事,吵鬧的聲音不斷響起,隱隱約約可以聽見人們不斷大喊著「異族小偷」、「巫女證明」之類的話語。

難不成,百姓找到持有里迦瓦大神巫女聖物手鍊的小偷?

此時,他看見不遠處的圍牆上有一名身穿奇裝異服的少女,小心翼翼地想翻牆過來卻一時失足,從圍牆上滑落下來。

眼看著她快跌落地上,他居然想也沒想,直接衝上前將她抱入懷中,避免她受到一絲皮肉傷。

他實在不懂自己怎麼會主動幫助別人,更別說她涉嫌竊取聖物手鍊的「異族小偷」。

正準備將她丟到地上,打算好好「詢問」這名異族小偷時,那名少女忽然睜開她那雙猶如會說話的靈活大眼睛,大膽地直視著他的雙眼。

剎那間,他覺得自己被她徹底看透,甚至心裡產生非常陌生的悸動。

此時,圍牆外的吵鬧聲打斷了少女的注視,她一臉擔憂地盯著他的嘴,深怕他洩漏出她的下落。

隨著圍牆外的人們敘述他的不實傳言,少女露出越來越害怕的表情。

不知為何,他覺得自己被激發出某種不太好的壞念頭,但是他卻不排斥這種感覺,反而有種躍躍欲試的興奮感。

他想,這大概是年幼時,弟弟喜歡捉弄他的心情吧?

不過令他意外的是,這名少女不經意的觸碰居然可以與他產生強大的共鳴。

這大概是歷代擁有大神巫女資格的少女來說,共鳴力最強的一位巫女吧?

想到這,他忍不住讚嘆「里迦瓦大神的惡作劇」,讓他在一天之內嚐到「絕望」與「希望」的滋味,只要有了她,脫離長老院的掌控絕不是不可能的事了!

可惜,事情並沒有如他所想的那麼簡單。

從她能抗拒催眠為開端,他的弟弟硬是要跟著參一腳,決意和他搶這名少女的同時,暴露了她擁有聖物手鍊的事實,而她在沒有認證的情況下,居然能使用聖物手鍊的力量!

她果然是他的希望,是里迦瓦大神賜予他得到自由的禮物!

特別的是,她還贈予了他這段話──

人雖然無法改變上天給予的宿命,但是祂並沒有決定你未來的一切,想改變自己的命運,就要靠自己的決心與努力去改變,才有機會創出自己的道路。

所以他決定要賭上這個機會,好好利用這名少女讓他取得應有的自由以及該有的權利。

但是,當他知道她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並且隨著認證之旅進行之下,不斷發生一些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例如她能與四聖溝通的能力,在歷代大神巫女當中沒有一個巫女能辦到,除了她以外。

加上她待人處事的方式,那樣可笑的好心腸,居然漸漸改變了他只想利用她讓自己自由的計劃,使他開始有了從未有的自私念頭。

他不希望她與別的男人有相處的機會,不希望她為了別人只會犧牲自己而不懂得保護自己,更不希望意外降臨這個世界的她,突然離開他的身旁回到她自己的世界……

當時的他不懂自己為何會有這種念頭,本以為只是他對「所有物」的佔有慾在作祟,直到事情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他才真正意識到自己的心意,也已經太遲了。

每當他憶起那段她代替大家承受邪毒染上重病的日子,那好幾次差點失去她的心情,依然會讓他的心隱隱作痛。

那些日子,他常常為了她躲在無人知的地方默默流下不易輕彈的男兒淚,甚至……他還起了想放棄身為大神血脈職責的念頭,只想帶著她逃到安全的地方,平凡的生活下去。

可惜,他放棄「大神血脈」這個身份太遲了。

事到如今,他與那名少女那一次的離別,已經過了一年多的時間了。

如果里迦瓦大神真的能聽見他的願望,願意幫助他找到那名少女的話……

他發誓,這輩子,絕不會再輕易放手了!

 

 

附神巫女05 - 魔蠍抱抱之呼喚睡美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夢の世界記録ノート》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