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扭曲的渴望(夏德拉篇)》

 

打從有記憶開始,他就非常喜歡欺負雙胞胎哥哥──阿迪南。

說討厭,其實沒那麼討厭,說喜歡,也不是那麼喜歡,就只是單純的想欺負阿迪南。

每一次看著阿迪南露出想生氣,卻又礙於母親下達疼愛弟弟的命令,最後憋屈怒瞪地任他欺負的模樣,是他最喜歡看到的畫面。

雖然搞不懂自己為什麼那麼喜歡欺負阿迪南,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每當他做出這樣的行為,他的內心會變得特別快樂,如果是有肢體上的接觸,心中的快樂會更加強烈。

這樣的情況,直到他嚐到阿迪南情緒失控而爆發出奇特力量的傷害後,他才意識到,原來視為一模一樣的雙生子,已經有了明顯的不同。

看著阿迪南擁有特殊力量之後,不再對他露出受欺負時想怒又不能怒的表情,漸漸的,他感覺到彼此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遙遠。

不甘心自己和阿迪南有這樣的明顯差異,他將心中的不滿表現在行為上,對阿迪南的欺負已經帶有破壞性傷害的企圖,直到某天,他也跟阿迪南一樣力量覺醒,儘管力量不強,至少他覺得彼此的距離不再那麼遙遠。

直到──他們被大長老拆散。

第一次離開溫暖的家,與溫柔的母親和從一出生就一直在一起的哥哥分離,被人丟棄在這塊貧瘠又可怕的異域沙漠大地,任由寒冷的夜風不斷吹襲他弱小的身軀,內心的寂寞與飢餓令他想哭。

虛弱地躺倒在地上,他望向夜空中的繁星憶起自己與阿迪南被人強制分離時,那位掌控一切的大長老對他說了一句話──

大神血脈不需要兩位,將汙穢的詛咒存在丟到異域自生自滅!

他不懂,為什麼他會被視為汙穢的詛咒存在,更不懂「大神血脈」為何不能存在兩個,然後被丟棄在這種幾乎無法生存的地方……漸漸死去。

不甘心……他非常的不甘心!

為什麼阿迪南可以享受一切,而他卻只能在這種地方受苦,如果這就是他的命運,那麼他絕不會任由自己走向死亡之路。

因此,即將死去的他向夜空中高掛的新月發誓,如果月神肯出手幫助他的話,他願意付出一切性命奪回大神血脈之位,絕不會讓阿迪南拋下他一人獨自好過!

結果,他的願望真的實現了,也得到統領異族之長的位置,並且在月神的分身,異族巫師藍戴爾的輔佐下,帶給阿迪南無數的麻煩,就像兒時欺負阿迪南的感覺一樣快樂。

唯有不快樂的地方是──他沒有自己的大神巫女。

為了找到屬於自己的大神巫女,他花了很多時間去和女性接觸,甚至是找上阿迪南的大神巫女試驗,還是沒達到最基本的共鳴力條件。

在他決定放棄的時候,出現了一名帶給他希望的少女。

那是一名正在逃難且身穿奇裝異服的少女,在她不經意的觸碰下,竟引發了強烈共鳴,當下,他拋棄懷中的女人追了上去,卻失去她的蹤影。

經過一段時間的搜尋,他在阿迪南的行宮找到她,可是她卻把他誤認成阿迪南,不但欺騙他,還不認同他的存在,一氣之下將她弄暈帶回異族聖地,準備進行他的大神巫女儀式。

沒想到她還是一樣抗拒自己,甚至在他進行太陽認證的時候,她手腕尚未進行認證的聖物手鍊居然帶著她消失不見,讓遭受到雙重打擊的他想立刻將少女碎屍萬段,可等他冷靜過後,他的心情非常鬱悶。

明明他也是大神血脈,為什麼大家那麼不認同自己的存在?

連聖物手鍊也不認同自己……

這樣的心情,直到他在中央神殿偷聽到阿迪南的大神巫女委託少女進行認證之旅的事,他覺得自己的機會來了,只要她允許自己陪同考驗,就算他不被中央承認是大神血脈,他也是符合里迦瓦大神規定陪伴大神巫女進行認證之旅的「大神血脈」。

可惜,他的如意算盤還是失算了,不但被拒絕,連人也被阿迪南奪走!

不氣餒的他,得知少女第一個認證地點為鷹族,立刻動用早已埋伏好的棋子,決心干擾到底,帶給阿迪南和少女麻煩,可是他卻意外得到她的告白手帶。

雖然她一開始還是把他誤認成阿迪南,不過她馬上向自己道歉,還給了一條織有太陽圖騰的告白手帶祝福他心想事成,算是以另一種方式認同了他是大神血脈的身份。

他……他實在無法言語心中的感受,卻希望能從少女身上得到更多更多這樣的感受,但是,令他打擊的「事實」還是如期出現。

就算手中的手帶不是真的告白手帶,至少他確實得到了她認同自己的證明,加上她說出了雙生子心中的悲哀……造成他有好一陣子非常失落,要不是藍戴爾「好心」提醒,恐怕她在完成土之認證的時候,他還會繼續失落下去。

所以他趕在少女抵達熊族前,與熊族的世敵──牛族合作,條件是幫忙奪下正在進行認證之旅的大神巫女。

牛族雖然成功奪下少女,卻害她差點死掉,氣得他想殺了牛族長伊奈堤,但最讓他生氣的是她就算生病,心裡想的人還是阿迪南!更別提她想逃走,所以,他決定強制進行儀式,哪怕她不願意,他也要得到她的初夜!

不料,他意外觸發了隱藏在她體內的本性,使得他重傷險死,在牛族和藍戴爾的急救之下勉強撿回一條命,且必須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休養。

這樣的下場,原以為月神會瞧不起他輸給了少女,沒想到衪反常地打破規定,親自現身教導他許多禁忌之術。

因此,他才能在練習意識體脫離的時候,看見那一場令他憤怒的畫面。

在他刻意出手逼瘋那女人之後,拖著尚未復原的身體前去救她,順利到了和平相處的機會,可她卻徹底毀了他想對她溫柔的心。

當他決定改變作法不再溫柔時,她的死訊也傳入耳中,剎那間,他覺得這世界已經沒有什麼可以留念,但是內心的憤怒無法消除,所以他將一切發洩在阿迪南身上,甚至想殺了和自己擁有相同臉龐的「哥哥」!

沒想到阿迪南會用憐憫的眼神注視自己,彷彿他內心的痛楚被阿迪南看穿,讓他提不起勁繼續虐待下去,隨便下咒後,便將人趕出中央領域,接著,渾渾噩噩度過了墮落的一年,在月神特地通知下,結束了墮落的生活。

當他看見少女的意識體出現在自己面前,幾乎不敢相信自己所見,直到他「觸碰」了她的身體平撫內心的空虛和不穩定的情緒,他才真正意識到自己是多麼渴望她的出現。

可是她卻依然想著阿迪南,令他想起月神曾說過阿迪南已得到她的話語,使得他難掩內心的忌妒與蘊藏許久的慾望,決定遵從月神的建議封印了她的力量,甚至進一步侵犯她的意識體直接得到她的靈魂,讓阿迪南無法再得到她,哪怕這行為會造成她巨大傷害。

當他發現她還是純潔之身的瞬間,他立刻意識到自己犯下大錯,同時質疑月神為何要欺騙他,直到──她消失在自己面前為止。

一想到她那慘白的臉色和痛苦表情,與自身無法宣洩的慾望令他極度厭惡自己。

可是,在她消失的沒多久,內心的厭惡淡去,連原本對月神的質疑也跟著遺忘,儘管內心依然響起微弱的質疑聲,他卻優先選擇相信月神不會欺騙自己。

這般矛盾的想法……讓他越來越無法判斷對與錯。

漸漸的,他渴望得到她的念頭越來越強烈,更是決定要不擇手段得到她,哪怕自己的行為會傷害她,他也要得到她!

他發誓……這輩子,她永遠別想逃出他的手掌心!

 

附神巫女06 - 沙漠禁果之蛇王偷心中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