Ⅱ《日月起源轉世錄(原:聖玉邪玉)》

 

太古渾沌時期,萬物尚未有界與界的限制,因而誕生了適者生存,敗者而亡的規則,造成各種族殺戮不斷。

隨著亡靈的數量越來越多,讓生與死漸漸分不出區別,使這個世界的失衡。

一名不知從何誕生,也無法確定種族身份的男子,持著以銀色鎖鍊控制閃耀白光聖玉與黑光邪玉的武器──太極八卦玉。

那是可以對生者與死者進行強大傷害的奇特武器。

因此男子成了所有萬物的目標,他也開始為這場混亂的戰役進行終止之戰。

當戰爭快到了尾聲時,屬於陰性的邪玉受到嚴重的損害,使得原本平衡的力量造成一方失衡。

屬於陽性的聖玉為了彌補邪玉失去的力量,將自身一半的力量轉化解救了邪玉,為這場戰爭劃下句點後,因為耗盡所有力量,失去了原本的靈性與記憶。

男子雖然心疼愛用的武器毀了,眼下最需要進行的工作是穩定萬物平等的生存空間,界與界的限制誕生了,生者與死者的存在也有了區隔。

各種族有了屬於自己的「世界」,也自行發展了一套自我法則,讓所有生物可以安穩生存下去。

──唯獨死者沒有屬於自己的「世界」。

因此,男子成了掌管萬物之魂的王者,給予這些亡靈重生轉世的機會。

待所有事情穩定後,靈王想起了自己受損的武器,正準備修補聖玉時,才發現自己沒辦法修復。

靈王正感傷失去了一個好夥伴時,正巧得知聖玉隱藏在內心當中想轉世的心願,意外讓靈王有了靈感,不幸的是,聖玉並非擁有靈魂,靈性的部份也因為受損而喪失,轉世條件非常不好達成。

念在聖玉帶給自己重大的功勞,靈王還是讓聖玉轉世體驗當人的感受,完成聖玉的心願,同時也能自行修復聖玉受損的部份。

就在聖玉快完全復原的時候,輪迴的試煉,正要開始……

 

正與邪,勢不兩立。

以玉為尊的兩大家族,侍奉正義一方的家族,族名為聖玉,侍奉邪惡一方的家族,族名為邪玉。

世仇之戰,從古至今,已有千年之久。

如今,人們的邪念慾望壯大了邪玉一族的勢力,使得聖玉一族的勢力衰弱,漸漸無法對抗邪玉一族的入侵。

直到聖玉當家中了新任邪玉當家的計謀,造成聖玉一族面臨了滅族危機……

今夜正是決定聖玉一族的命運之夜。

位於聖玉一族宗家主宅的偏僻寢室,聖玉當家將自己的妻子與女兒推進了密室入口,在關上門前,他緊緊抱住妻子,語氣充滿不捨。

「對不起,是我害了族人……我實在對不起歷代聖玉祖先。」

「不,這不是你的錯,那一個魔鬼害了你,全是他的錯!」

聖玉當家望著妻子悲傷的淚水,疲倦地搖頭嘆氣,伸手撫摸自己最寶貝的女兒臉頰,看著她面無表情的模樣,心中的遺憾更加深刻。

邪玉一族的追兵已經要到了,他的命也要結束了。

遺憾的是,他沒辦法親眼看著自己女兒嫁人,無法親手抱著她生下的孩子,更看不見自己的女兒綻放出她第一個笑顏……

「柔玉,父親無法再保護妳和妳母親了,希望妳們逃出邪玉一族的魔爪後,能夠度過平穩的日子。」

「父親……」

柔玉眼神微動,她並不是完全沒有表情,事實上她很想將自己難過不捨的情緒表現出來,但不管她再怎麼努力,就是沒辦法做出悲傷的表情。

「柔玉乖,等那些人走了,妳們才可以走出這裡,記得,往後的日子要好好聽妳母親的話,知道嗎?」

柔玉聽話地點點頭,聖玉當家才露出難得的笑容,似乎心中最擔憂的事都處理好了。

這時一名聖玉一族的人慌張大喊──

「當家,他們來了!」

聞言,聖玉當家立刻將密室封閉起來,將不自然的地方掩飾好,轉身離開沒幾步,方才通報的人已經被邪玉一族虐殺了。

聖玉當家見狀,眉頭緊皺地拿起武器想來個最後一戰,忽然一陣微風吹過自己的身體,剎那間,聖玉當家已經倒在地上,咬牙切齒地瞪著眼前的男子。

男子冷淡地跨過聖玉當家的身體,開始打量非常不起眼的房間。

簡單的擺設,單調簡陋的家具,乍看是一間普通寢室,男子卻一眼看出不平凡之處。

男子嘴角微揚,走到密室入口前正要觸碰機關時,聖玉當家急忙吼道。

「你不是想要我的命嗎?殺了我,聖玉一族就滅族了!」

男子瞥了一眼聖玉當家,目光直盯著密室的方向。

「聖玉不在你身上,殺你,無趣。」

聖玉當家心一驚,微慌道:「你胡說什麼,聖玉當然在我身上!」

「聖玉當家,你以為我只是單純想要滅你們一族嗎?」男子淡淡的說。

聖玉當家咬牙道:「當然!聖玉一族和邪玉一族天生排斥,長年來就是為了要消滅其中一族,不是這樣,不然又會為了什麼?」

男子詭異一笑,緩緩道:「聽說你有個女兒,想必聖玉就在她身上吧!」

「……沒這回事,你別亂說!」

「是嗎?」

男子突然打碎密室入口的門,飛散的碎片劃傷了站在門口附近的柔玉。

柔玉怔怔地看著男子,她並非因為對方俊美的容貌看傻了眼,而是她的心忽然悸動了起來,那是從未有的感受,好像有什麼吸引著自己,使她有些忘我地盯著男子。

這樣的表現,讓男子臉上揚起了一絲玩味的笑容。

聖玉當家見自己拼命想保護的妻女下落曝光,不顧身體的傷痛,拼了命想前去解救她們,可惜被其他人壓制,加上他中了邪玉一族特有的喪術,身體不受控制,只能眼睜睜看著女兒要被人抓出密室。

婦人代替了聖玉當家將女兒護到身後,不讓男子接近自己女兒。

男子二話不說直接往婦人頸部一擊,婦人無力地倒落地上不知生死,接著他伸手將柔玉抓出密室。

「妳就是聖玉的繼承人?」

柔玉沉默不語,目光悄悄地望向聖玉當家,後者眼神暗示千萬不要回答任何一句話。

「不說嗎?」男子扣住柔玉的下顎,強迫她注視自己道,「妳似乎沒想過自己會有什麼樣的下場,以我族的做法,女人是發洩慾望的道具,除非是意外產下我族後代,否則這輩子只能當個『妓女』。」

男子的話是專門說給聖玉當家聽的,而身為當事人的柔玉雖然面無表情,但是她的內心正在痛苦哀嚎。

「你這個畜生!」

「聖玉當家,你這句畜生說得太早了,我方才說的是針對一般女人,你女兒是聖玉一族的傳人,應當要給予不同的禮遇。」男子將柔玉擁入懷中,「我會娶你女兒,不會將她送給我族男人享用。」

「我不准你碰我女兒!」聖玉當家吼道,「你敢碰我女兒,我以聖玉發誓,邪玉一族的下場絕對比聖玉一族還要悽慘!」

男子冷笑道:「聖玉當家,聖玉不在你身上,你以為這個誓言會成立嗎?」

「你!」

「雖然你女兒的模樣看起來年紀挺小,身子倒是挺有料。」男子惡意地捏著柔玉的酥胸,眼神有些期待她能做出反抗的動作,可惜,並沒有。

這時柔玉有了反應,她緩緩垂下眼簾,輕聲道:「請你住手。」

男子右眉一挑,眼神帶有興味,看來她還是有反應嘛。

「妳幾歲?」

柔玉沒有回答,她望向自己的父親,結果被男子強迫注視對方。

「說!」

「柔玉,別回答他!」

聖玉當家的警告立刻帶來一陣痛打,待男子覺得夠了,才示意停手。

男子看著柔玉依然面無表情,眼神一沉,低聲道:「我知道妳擔心妳父親,雖然妳沒有做出任何表情,我卻可以感覺妳的情緒,如果妳再讓我不高興,可不是只有打妳父親就可以了事,妳母親也是個上等美女,不想要妳母親遭到毒手,就乖乖回答我的問題。」

柔玉知道對方是說話算話的人,為了保住父母親的生命,垂眸輕喃──

「我……我二十六歲。」

男子聞言,有些驚奇地盯著她。

「二十六歲?妳看起來只有十六歲……擁有聖玉的人,外表往往比實際年紀來得小的傳言果然不假,聖玉果然在妳身上。」

聖玉當家聽到這樣的對話,心中的希望已經滅了。

他知道,他已經無法保住自己的女兒了。

聖玉一族的唯一希望,已經徹底消失了。

 

聖玉當家的女兒出嫁了。

她嫁給了世仇,邪玉一族的當家,邪昱。

那夜,邪玉一族的宗家主宅方圓十里上空不斷出現雷電交加的異常氣象,讓人看了不免產生恐懼感。

這對邪玉一族的人們來說,那是宣告邪玉當家已經取得聖玉的勝利宣言。

此刻,邪玉當家的主臥室裡,昏暗不明的大床上隱約見到兩個交纏的身軀正傳來陣陣激烈又曖昧的撞擊聲。

面對難以承受的歡愉,柔玉紅著眼眶承受「丈夫」強大的慾望。

由於擁有聖玉的關係,柔玉像死魚一般沒辦法將肉體上的感受表現出來,使得邪昱帶有惡意的心態佔有她的身體。

這時,柔玉感覺到腹下有股陌生的感覺,那是比邪昱撕裂自己還來得疼痛,直到她承受不住痛楚,發出第一次的尖叫聲。

忽然間,一道純白的光芒從柔玉的喉嚨亮起,邪昱見機會難得,立刻低頭吻住她的雙唇,感受那股奇妙舒坦的力量流入體內。

剎那間,慾望也達到了高峰,邪昱將種子釋放在柔玉體內之後,平靜地看著她。

此刻的柔玉,外表已不再像他第一次見到的那樣宛如十六歲少女,而是年約二十歲的女人,臉頰殘留著激情過後的紅潤,朦朧濕潤的雙眼失神地看著邪昱。

邪昱輕輕撫摸柔玉的臉龐,倏然抽身離開,直往浴室方向離去。

柔玉緩緩閉上了雙眼,她知道邪昱從她身上得到了什麼,也知道那東西會將邪昱改變成什麼樣子,不知為何,她忽然覺得好悲傷,很想痛快地哭出來。

念頭才剛閃過,鼻子一酸,眼中產生大量的液體滑落臉龐。

這樣的變化讓柔玉睜大雙眼,訝異地摸著臉上的淚水,這是從未有過的悲傷表現,她強忍著下體的疼痛,直往梳妝台的鏡子一看,她怔住了。

那是一名哭紅著雙眼,臉上布滿悲傷淚水,也是她在成長停止的這些年裡期盼能夠擁有成熟女人一面的自己。

柔玉輕輕撫摸自己那陌生又熟悉的臉龐,她有了悲傷的表情了?她已經可以將內心的痛苦表情出來了?不用像以前那樣,讓人覺得她是就算天塌下來也會無動於衷,冷血無情的人了?

一想到自己以前累積的痛苦,柔玉忍不住放聲大哭,哭到幾乎快要缺氧,直到一件袍子披在身上,她才意識到自己過於忘我,都忘了還有這個「丈夫」的存在。

柔玉抬頭看著邪昱,他的模樣比之前還來得年輕,似乎是聖玉帶給他的影響開始發揮效力了。

邪昱凝視柔玉許久,緩緩道:「第一次哭?」

柔玉微張著嘴,隨即垂眸點頭。

「聖玉的代價會影響人的情緒,是嗎?」邪昱輕喃道,轉身走到床邊坐下,「妳現在的模樣感覺好多了。」

聞言,柔玉看著自己身上殘留激情過後的瘀青,淚水再度滑落。

她是聖玉一族的罪人……是將族人的希望毀滅的罪人……

目光移到不遠處的水果刀,她想也沒想地衝上前抓起水果刀,顫抖地對向邪昱。

邪昱見狀,揚起一絲笑容:「想殺我?懂得反抗了?」

柔玉掙扎許久,心裡還是提不起勇氣殺他。

雖然邪昱現在表現無害,但是她知道,那是暴風雨的前夕,一個不注意,她的下場恐怕會很淒慘

想到這,柔玉咬緊下唇,顫抖的說:「我……我不敢殺你……但是為了聖玉一族的尊嚴……我、我願意犧牲自己!」

語畢,柔玉立刻將水果刀往自己胸口用力一刺,就在刀尖快刺到肌膚的瞬間,手中的刀子突然被用力反彈,飛離了她的手中,並且全身無力地趴在地上。

柔玉驚訝地看著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這樣……

邪昱起身來到柔玉面前,身上散發出詭譎的氣息,讓柔玉不得不抬頭一看,心驚地想遠離他。

因為在她眼中的邪昱表情非常冷酷,似乎她做了一件令他非常討厭的事情。

「妳以為被邪玉一族佔有過的女人會那麼輕易死去嗎?」

柔玉臉色瞬間刷白,難道她……

邪昱眼神一沉,冷笑道:「看來妳想起了邪玉一族的能力是嗎?」

柔玉當然知道,那是令聖玉一族的人非常痛恨的能力──喪術。

那是會使人完全聽命於邪玉一族的邪術,中此術的人不管怎麼抗拒,只要喪術不解,便永遠脫離不了邪玉一族。

難道,剛才的交歡……她就中了喪術了?

「起來。」

邪昱一聲命令,柔玉身體自動起身。

他滿意的笑了笑,忽然抱起了柔玉,走回床邊道:「妳還沒完成我族的任務呢,妳得幫我生個繼承人!」

柔玉瞪大雙眼,抖著身子道:「我不要……」

「不要,也得要。」

邪昱容不得柔玉的反抗,將她推倒在床上之後,再一次重複剛才的新婚之夜……

 

四個月後,柔玉在邪玉一族的專屬醫師證實懷有邪昱三個月的孩子。

從這一刻起,邪昱有了明顯的轉變。

就像當初沒有感情反應的柔玉一樣,臉上毫無表情,不管發生了任何好與壞的事情,他的情緒已不再有任何變化。

看在柔玉眼裡,心裡不由得嘆氣。

這就是聖玉的代價……

過了六個月,柔玉產下了一名男嬰。

坐了一個月的月子,極為沉默又被動的柔玉,主動開口向邪昱請求出門逛街,理由是她已經為邪玉一族生下繼承人,身為當家的他,就該給她獎勵。

邪昱答應了。

念在她這些日子順從的態度,他同意她的請求。

附加條件是柔玉必須在指定時間內回來,否則她與她所愛的親人,將會性命不保。

柔玉微咬著下唇,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踏上久違的街道上,柔玉心裡感觸很深。

在這幾個月的時間裡,她與外界斷絕一切訊息。

但是她的一舉一動,外界的人們卻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雖然不曉得人們是怎麼看待她,不過她認為只要自己沒犯到人,別人應該就不會主動招惹自己麻煩,再怎麼說,她是邪玉當家的老婆,找她麻煩等於是不要命。

當然,如果她能夠更無視隱藏在角落的監視者,或許就能忘卻心中的痛苦,好好享受難得的自由。

監視者一邊跟蹤柔玉,一邊將消息回報給當家,沒會兒,便看見她走進一家精品店,露出欣喜的表情觀看著架上精美的物品。

這時一名經過柔玉身邊的女子像是發現了什麼,眼神有些不確定,盯了她好一會兒忽然恍然大悟,左顧右盼像在找尋什麼。

當女子確定柔玉身邊並沒有邪玉一族的人後,立刻指著她大叫──

「快來人啊!可惡的邪玉當家老婆出現在這裡,大家快將她抓起來!」

不少受過邪玉一族苦頭的人們很快的將柔玉包圍起來,嚇得她趕緊解釋。

「請各位冷靜下來,我跟你們一樣是受害者……」

「少騙人了,每個人都知道是妳出賣了自己的家族,不然怎麼可能爬上邪玉當家的床成了他的妻子?」

面對女子的指責,柔玉無奈的說:「我是被逼嫁的……」

「哈,妳當我們是傻子嗎?人人都知道邪玉一族是不可能會真心娶聖玉一族的人,唯有叛徒才會願意接受,喔……我知道了,妳早已化身邪玉一族的人,難怪行為跟聖玉一族的人不同。」女子立刻向其他人道,「將她拖到廣場公開處刑!」

「不,請聽我解釋啊!」

眾人不理會柔玉的解釋,粗魯地將她拖到中央廣場。

此刻的廣場站滿了人群,每個人憤恨地瞪著柔玉,彷彿出現在他們面前的人,就是邪玉一族的當家──邪昱。

「我的姊姊被邪玉一族的人侵犯後,下場非常悽慘,妳得代替邪玉一族的人贖罪!」

「我的父親死於邪玉一族的人手中,這口氣我已經忍很久了,我要妳承受這個痛苦!」

「我的家人被邪玉一族的人控制,到現在還沒辦法脫離他們……我要報仇!」

「我的好友被邪玉一族的人……」

面對眾人的怒氣,柔玉悲傷地想,她不是邪玉一族的人……可是她現在卻代替邪玉一族承受赤裸裸的恨意。

為什麼?

為什麼她得為仇人承受這種不屬於她的恨?

這時,男人們看見柔玉楚楚可憐的模樣產生了邪念,其中一名男子上前提議。

「既然我們當中有許多人的女人都被邪玉一族玷汙,那麼我們就該讓邪玉當家體驗這種痛苦,讓他的女人被我們玷汙,看他們還敢不敢再欺負我們!」

這種毫無正義可言的提議居然引起大家的認同,連一旁觀看的女人們也跟著叫好,等著看邪玉當家的老婆被一群陌生男人輪姦。

沒料到自己會有這樣的下場,柔玉忍不住哭了出來,她非常害怕接下來的遭遇,再怎麼說,她不願讓陌生人碰了自己的身體啊!

男人們不顧柔玉的掙扎將她壓倒在地上,撕裂她的衣服,粗魯的動作讓她感到絕望。

明明不是她的錯,為什麼……為什麼她就得面對這種事?

如果可以,她希望自己現在就死去。

如果可以,她希望這是一場夢。

如果可以,她希望自己能夠將心中剛誕生的恨化為利劍,將眼前這些該死的男人們全部殺死!

念頭才剛閃過,數十把半透明的劍忽然出現在周圍,以極快的速度斬殺試圖侵犯柔玉的男人們。

分散的屍塊嚇壞了在場所有人,而渾身沾滿鮮血的柔玉,在眾人眼中像是魔女一般,讓人感到恐懼。

「愚蠢的人們,你們以為她是普通的女人嗎?」

低沉冷冽的男子嗓音吸引了大家的注意,一看,邪玉當家居然出現在廣場上。

眾人見狀,恐懼不已,巴不得找到機會逃離現場,邪昱一個揮手,周圍瞬間出現了數百名邪玉一族的人,動作順迅速地將廣場外的通道包圍,不讓任何人離開。

「別以為欺負了我的女人就可以安然離開。」邪昱對族人一個使眼,後者明白地開始進行屠殺。

無視周圍的慘狀,邪昱走到柔玉面前,將身上的大衣解下披在她身上。

看著她雙眼微微閃耀著淡金色的光芒,邪昱臉上許久不見的笑容居然出現了。

「想不到聖玉還在妳體內……看來我所接收到的力量,只不過是聖玉釋放出來的一小部份罷了。」

柔玉眉頭微皺,垂眸感受體內覺醒的力量,當她確認聖玉還在自己體內時,意識忽然中斷,直到她回過神,人已經倒在邪昱懷中。

「放開我!」

柔玉羞怒地用力推開邪昱的瞬間,原本停留半空中數十把半透明的劍直往邪昱的方向一射,只見他輕笑一聲,那些半透明的劍居然硬生消失不見。

柔玉睜大雙眼,再度將心中的恨化為劍射往邪昱,結果還是一樣殺不了他。

「為什麼我殺不了你?」

邪昱垂眸一笑:「呵,因為妳現在用的這個力量是我給妳的,對我,無害。」

「什……什麼?我不要……我不要用你的力量!」

柔玉揪住胸口像在抗拒邪昱的力量,結果造成反噬現象,猛然咳出鮮血,痛苦不已。

「抗拒它,妳會很痛苦。」邪昱平靜的說,「其實妳對這股力量很熟悉,不是嗎?」

柔玉搖搖頭,抗拒力量的念頭又使她咳出鮮血,整個人虛弱的癱坐在地上,像得了重感冒般,渾身又熱又冷。

怎麼會這樣……她渾身好熱又好痛,心臟更是拼了命噗通噗通地用力亂跳,簡直快要跳出胸口似,讓她莫名感到害怕。

此刻,腦海閃過一個訊息,讓柔玉睜大雙眼,也讓她明白了自己為何會如此痛苦。

那是……聖玉在給予她指示!

柔玉抬頭望著邪昱:「邪玉在你身上?」

「聖玉給妳指示了?」邪昱微笑道。

柔玉心一驚,同時感到困惑,為何邪昱總是知道她心中所想的事?

「妳是聖玉的末代繼承人,而我呢,或許也是邪玉的末代繼承人。」

邪昱半跪在柔玉面前,輕輕撫摸她的臉龐。

「我們降臨在這世上並不是要延續千年的仇恨,我不曉得聖玉給予妳的指示是什麼,對邪玉一族來說,邪玉給予的指示是──與聖玉完成結合,讓這個世界變得美好。」

「美好?」柔玉蹙眉道,「聖玉拒絕邪玉的結合……它討厭邪玉!」

「違背上天宗旨的聖玉必受到懲罰,侍奉聖玉的人們,自然得代替它承受它懲罰。」

「邪玉是邪惡的代表,聖玉絕不會臣服邪玉之下!」

「所謂的邪惡是指人心的邪惡,邪玉本身並不邪惡,反觀聖玉,表面上給予人們光明正義的一面,事實上卻是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做出比邪玉一族還要骯髒的事情,到底是哪邊邪惡,這一點,妳心裡早有答案了,不是嗎?」

柔玉凝視邪昱許久,她不得不承認他所說的話讓人很難反駁,但是對她來說,這一切都是騙人!

「你這些話騙得過其他人,卻騙不過我。」

「喔?」邪昱笑了笑,忽然扣住柔玉的下顎道,「妳的腦袋還挺清楚的嘛,看來聖玉當家將妳教導的很好,沒有像其他無腦的千金小姐那麼好騙。」

柔玉無視下顎的疼痛,道:「你著急了,邪玉曾受過聖玉的攻擊而有了缺陷,現在急需聖玉的力量修復……當邪玉復原,這個世界將是屬於邪玉的世界。」

「聖玉是這樣告訴妳的?」邪昱垂眸道。

「對,它是這麼告訴我的,不過……」下顎的疼痛越來越強烈,柔玉繼續道,「我認為聖玉邪玉不該出現在這個世上,人應該要有屬於人正常的世界,所以……我要利用聖玉的力量讓這個世界不再擁有聖玉邪玉的時代!」

「什麼?」

邪昱還沒來得及反應,柔玉用盡所有力量抱住邪昱的身體,心念一動,強烈的光芒將兩人團團包圍,瞬間消失在眾人面前。

 

時間,失去了流動。

望著空無一物的灰色空間裡,柔玉垂眸輕嘆。

她完成了聖玉的願望,毀了邪玉的存在,連同它的繼承人邪昱,也跟著毀了。

代價是,她得困在這個一無所有的空間裡,直到……死去。

不……或許她連死的可能性都失去了。

眼前畫面一變,塵封於記憶的兒時記憶重現在她面前。

不知是不是回憶的關係,柔玉的意識融入了幼小的她,感受著當年故意迷路的經歷。

小小身影走在無人的荒野上,看著夕陽漸漸西下消失在她眼前。

直到黑夜的來臨,稀疏的星星分散在夜空中微微閃動,月亮被雲遮住了一半,少部份的月光照映在大地上。

柔玉靜靜地坐在草地上看著星空與月亮,對於周圍的黑暗,似乎沒有太大的懼怕。

此刻,遠方傳來了狼嚎聲,隨著聲音漸大,柔玉不得不將目光移向聲音的方向,正好看見了站在狼群身旁的少年。

少年眼中有些訝異,不禁主動開口道:「妳迷路了?」

柔玉雖然覺得眼前的少年有些眼熟,但是她不記得自己曾見過這名少年。

由於自己是處於回憶狀態,她的身體自動地點點頭,回應少年的話語。

「妳不著急嗎?」少年來到柔玉身旁,「說不定妳的家人現在很急得在找尋妳。」

柔玉搖搖頭,低聲道:「我……不想回去。」

「為什麼?」

「在家不自由……我討厭大人們的紛爭。」

「紛爭?」少年沉默了會兒,在柔玉身旁坐下,「我也討厭大人們的紛爭。」

「你也討厭?」

「嗯,我很討厭。」

柔玉像是找到同伴,忍不住將內心的話說了出來:「如果可以,我真希望將引發大人們紛爭的東西毀掉,這樣就不會再有紛爭的理由了。」

少年抬頭看著星空,沒有回答柔玉的話。

一大一小的身影,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屬於荒野的夜晚。

過了一段時間,一直沉溺於懷念氣氛的柔玉,忽然感覺到異常。

她以前真的有見過這名少年嗎?

這時,少年開口說話了。

「聖玉,妳到底要選擇多少次同樣的結果?」

柔玉睜大雙眼看著少年,他……他喚她為聖玉?

「跟我在一起,真有那麼困難嗎?」

柔玉怔了下,難不成……他是邪玉?

「經過了那麼多次的機會,妳還是一樣不肯接受我……妳難道不知道靈王給予妳選擇的機會,就是希望妳能脫離輪迴的試煉,讓妳真正恢復應有的光芒,可是妳不願意試著接受我,固執地選擇同樣的結果,一次又一次重複這種類型的輪迴遭遇!」

聞言,柔玉訝異不已,他這些話是什麼意思?

「聖玉,太古戰役早已結束,妳究竟要沉溺這種悲憤的仇恨情節到什麼時候?放了那些無辜的人們吧……那些人陪妳重複了那麼多次慘痛的輪迴選擇,該饒了他們,別再讓他們的靈魂陪妳繼續悲憤下去。」

聽著少年那般苦苦勸說的話語,柔玉不知該如何回應。

難道這一切遭遇,全都是她自己造成的?

柔玉垂眸思索,如果這一切真的是她造成的,或許……她真的該接受少年的提議,接受他,結束不斷重複仇恨的恩怨輪迴……

念頭才剛閃過,眼前的場景再度一變,邪昱站在柔玉面前,表情有些無奈,剎那間,柔玉想起了所有事,也知道邪昱為何會出現在這個世界的原因──

她是聖玉,與邪玉為同生同存,是靈王所屬的靈性武器之一,太極八卦玉。

因太古戰役當中受損,喪失了所有力量,以及該有的靈性與記憶。

原本無法修復的她,在靈王得知了她想過一般人的生活,遇見心愛的人,生下兩人的孩子直到永遠的心願,有了新的修復方法。

因此她如願轉世成人,降臨於崇拜兩儀的世界。

可惜,聖玉的本能過於強大,使得兩儀世界的正向過大,造成世界的失衡。

眼看著兩儀世界即將崩毀,邪玉向靈王請求轉世,他願意讓兩儀世界恢復平衡,陪伴聖玉面對輪迴的試煉。

靈王似乎早就知道邪玉的心願,揚起耐人尋味的笑容後,答應邪玉的請求。

在邪玉即將轉世前,靈王對他說道。

我知道你真正想做的事是什麼,但是我必須提醒你,聖玉會變成這樣有一半的原因出於你身上,如果你真的想幫助她,就不能直接干涉她的行為。

王……

邪玉對這個提醒感到為難,不過靈王接下來的話讓他明白原因為何。

違背一方心意,強制結合的力量會造成世界的崩毀,除非她願意接受你,否則這個世界會一直處於混亂狀態。

……王,那些無辜的人們,是否能夠得到救贖?

會的,不管是受到多麼嚴重的傷害,或是因仇恨而賭上靈魂的誓言,只要聖玉願意與你重新結合力量,你們將會脫離輪迴,讓兩儀世界恢復最初沒有你們降臨的時代。

回憶到這,柔玉臉上的淚水早已布滿整個臉龐。

她怎麼會如此固執?怎麼能因為自己的私念,迫使兩儀世界的所有人跟著受苦,直到她願意改變心意為止呢?

如此深重的罪孽,她該怎麼補償他們呢?

想到這,柔玉難過到想毀了自己。

察覺柔玉的企圖,邪昱立刻將她擁入懷中,輕撫顫抖的身體。

「聖玉,接受我,與我結合吧!」

柔玉在他懷中點了點頭,默默哭泣著。

「不管如何,我會陪伴在妳身旁,直到永遠。」

柔玉身子一震,緩緩抬起頭望著邪昱,看著他露出溫柔的笑容,讓從未在他面前表現出喜悅的她,感動的綻放出幸福的笑顏。

聖玉與邪玉的力量結合了。

結合的力量將兩儀世界的平衡修正後,兩人消失無蹤。

直到某個世界的角落……

一名皮膚白皙,頭頂著猶如可頌麵包的白色捲長髮,卻有著妖異紫瞳的男子,在印度領土裡前往某個目的地的途中,與一名古銅色肌膚,頂著短俏的黑髮,擁有特殊的金色瞳孔,身材嬌小可愛的少女無意間對上了眼。

剎那間,無法言語的感觸從兩人心中瘋狂湧出。

從那一刻起,兩人脫離了最後的輪迴試煉,正式踏入「神」的領域──

 

 

附神巫女番外 - 萬聖夜:野狼與紅帽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