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不知過了多久,從昏迷中醒來的伊莎兒茫然地看著已是夜晚的天空。

滿月高掛在夜空,月光照亮著眼前的建築物。

那是一處與現代建築不同,是用石塊堆疊成而的古老建築,就像是──古代遺蹟。

……等等,古代遺蹟?

伊莎兒驚訝地看著自己坐在一座猶如王者才有資格坐下的巨大石椅上,俯視著屬於王者才能擁有的古老帝國……如果無視她的四肢被人惡意裝上了鐵鍊,她還真的會產生自己就是這個遺蹟擁有者的錯覺。

「妳醒了嗎?」

伊莎兒順著聲音一看,男子拿著托盤,上面放滿了瓶瓶罐罐的危險液體,朝她的方向慢慢走了過來。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伊莎兒拉了拉鐵鍊,對著男子先前說過「不會傷害她」的話顯得特別諷刺。

「如果不這麼做,妳會離開的……」男子哀傷的說,並將托盤放在一旁的小桌上。

伊莎兒怒瞪了一眼男子,故意甩頭不看他,但是她已經藉機觀察四周,看看有沒有辦法掙脫鐵鍊逃離這個地方。

「伊莎兒,別這樣,我是不得已的。」

男子雖然這麼說,但是他的雙手已經開始打開那些瓶瓶罐罐的蓋子,按照心中所知的比例,一一的將液體倒入一罐空瓶子,調製成另一個詭異的不明液體。

伊莎兒看著男子專注觀察著瓶中液體的顏色變化,似乎想要調配出某種的藥效,她的心裡開始不安了起來,難不成……

男子注意到伊莎兒的目光,笑道:「別擔心,這對妳的身體很有幫助,只要妳喝下這瓶藥水,妳所遺忘的事情就會回想起來了。」

當最後一滴液體滴入混合各種液體的瓶子後,瓶中液體變成了深紫色,且有不明的雜質結晶在液體中飄浮著。

「調好了,來伊莎兒,把這個喝下,這樣妳就可以想起我的事了。」

「不,我不喝!」

伊莎兒掙扎地想遠離男子,卻還是被他強迫餵下難喝的藥水。

沒會兒,她開始感覺到身體嚴重發熱,難受的滋味比黑王的催眠還來得痛苦,伊莎兒勉強睜開雙眼,看著男子那般期待她變化的眼神,讓她的恐懼之心更加深刻。

她試著移動手臂,發現身體早已失去知覺,腦袋也跟著昏沉。

漸漸的,意識開始出現混亂的現象,一段段不符合她所知的記憶開始在腦海中快速閃過,卻意外感到熟悉,這就是男子所說的……她所遺忘的事情嗎?

不,這不是她的記憶,這是別人的記憶,不是她的!

替代品,這三個字重現伊莎兒的腦中,心臟突然重重一跳,她瞪大雙眼用力尖叫,強大的震力將束縛她四肢的鐵鍊震斷,也震倒了離她很近的男子。

一得到自由,伊莎兒立刻找尋出口,頭也不回地逃跑。

憑著身體的本能,她順利的找到通往地面的樓梯,可是,她才跑不到兩層,聞聲而來的男子部下從另一邊要追上來。

逼不得已,伊莎兒注意到身旁有一道緊閉的石門,她右手一伸,看似沉重的石門居然自動打開了!

見狀,伊莎兒二話不說直接進去,隨後石門也自動關上。

失去月光的照映,石門內部漆黑不清,讓人無法看清裡面的情況,照理說應該感到害怕的伊莎兒,卻對這裡面的氣息感到熟悉。

她……來過這裡。

念頭才剛閃過,眼前忽然閃過一道白光,瞬間整個空間亮了起來。

伊莎兒不禁張大著嘴,為眼前的景象感到驚訝。

那是一處有著五層樓高,寬約有足球場那麼大,地面則有著三分之二是深不可見底的水池。

位於水池上方的半空中飄浮著足以讓一個高大的成年人躺在裡面的半透明容器,數量約有五、六十個左右,整齊並排在空間中央。

每個容器旁有著綠色晶體環繞,像是在維持容器的運作般,或者是在保護容器。

伊莎兒慢慢走到水池旁蹲下伸手輕輕觸碰水面,突然間,水池出現劇烈的波動,位於兩排容器底下的水池冒出了一條長長的實心地板,地板盡頭則放了一個比其他容器還要精緻華麗的容器。

看到那個特殊容器,伊莎兒心裡有些古怪,為什麼她覺得那一個容器是屬於自己呢?

從剛剛神奇的掙脫鐵鍊開始,她就覺得很奇怪,這裡的每個地方她都很熟悉,好像是她的地盤,就好比說──她是這裡的主人。

想到這,伊莎兒腦袋開始感到疼痛,腦海更是閃過她與男子相處的陌生畫面,先前所知的記憶也漸漸淡化,像被取代般,讓她開始恢復「屬於她與男子之間的甜蜜記憶」。

不……不,那是假的記憶!

這時石門外傳來了撞擊的聲音,威力大到水池上面的水出現明顯震動,伊莎兒不管是誰在破壞石門,她只知道她得趕快進入容器裡面,不然……她會失去自我!

伊莎兒抱著頭,幾乎是本能地踏上了水池上的實心地板,目標是遠方的特殊容器。

突然一聲巨響,石門終於被人成功破壞出一個大洞,當男子看到伊莎兒快要抵達特殊容器面前時,他驚慌大叫的說──

「伊莎兒,不要靠近那個儀器!」

不要靠近?

伊莎兒停下腳步,質問道:「為什麼不能靠近?」

「那是會將妳的記憶刪除的儀式啊!」

聞言,伊莎兒非常不認同男子的話,這容器怎麼會是記憶刪除的儀式,這明明是……

伊莎兒怔了下,她想說什麼?

「伊莎兒……別接近那個儀器好嗎?來……過來我這,我不會傷害妳的……」

無視男子的苦苦哀求,伊莎兒立刻上前進入了特殊容器裡面。

一片輕薄的半透明玻璃隔絕了容器外的世界,以穩定不搖晃的速度浮上半空中,如同其他容器一樣,伊莎兒的周圍出現了綠色晶體,甚至多出了紅、藍、紫色晶體交互環繞。

看到這樣的情況,伊莎兒並沒有感到害怕,反而閉上雙眼,任由容器自動引導著她。

就在特殊容器升上半空中的同時,唯一的實心地板沉入了水池內。

此刻,容器釋出了冰涼的液體將伊莎兒淹沒其中,沒有痛苦的將不屬於她的記憶一一排除在外,同時灌輸了她從小到大居住在遺蹟中的記憶……

就在伊莎兒的記憶進行到關鍵時刻,她感覺到有外力在進行干擾,睜開雙眼一看,映入眼中的人是──黑王!

黑王站在原本沉入水池內的地板,雙手撐著已被打開玻璃蓋的容器邊緣,揚起溫柔的笑容道:「妳醒了嗎?米拉娃?」

再一次聽到米拉娃的呼喚,伊莎兒不需要再靠儀器的幫助,終於想起了自己真正的身份與名字,以及所有一切的記憶。

她的名字是米拉娃,是守護古代遺蹟的末族,唯一擁有完整使用遺蹟系統所有權限的鑰匙資格,也就是──遺蹟主人。

對於這個存有強大力量的古代遺蹟在我族的守護下,漸漸受世人淡忘。

由於最初擁有完整權限的遺蹟主人們早已去世數百年,之後誕生的族人擁有的鑰匙資格權限並不完全,加上人口越來越稀少,使得動用遺蹟能力來守護這個「家」的能力越來越困難,也有了滅族的危機。

對族人來說,滅族的下場對遺蹟來說或許是最好的結果,直到──她的誕生。

那日,遺蹟系統難得出現了系統公告所有族人,擁有完整權限的遺蹟主人誕生了,讓原本接受滅族下場的族人開始擔憂起未來。

原因是就算她長大了,族裡已經沒有一個人可以成為她的伴侶,大部份的人年事已高,隨時都有可能離開人世,包括她年紀很大的雙親,也是在奇蹟般的情況下有了她,並且在她誕生的那天,相繼去世。

因此,她的未來等於是獨自一人在這個遺蹟度過一生。

面對這樣的情況下,身為遺蹟主人的她在十六歲那一年做了一項重大的決定。

那就是──封閉遺蹟的最後出口,全族進入沉眠狀態,直到遺蹟入口被人惡意打開後,才會強制喚醒沉睡的族人驅趕敵人,守護這個不能被外族占有的古代遺蹟。

這個決定,族人並沒有反對。

因為對他們來說,沉眠是將自己的時間暫停,雖然多少會為這一身年老的身軀帶來傷害,至少遺蹟遇上了危險,他們還能醒來幫她一起守護這個遺蹟,不會留下她一起獨自面對這一切。

不料,就在所有人進入沉眠狀態的五年後,她獨自一人醒過來了。

那時的她被人從容器抱了出來,在她睜開雙眼的那一刻,映入眼中的是那名男子,而站在男子身後的人,正是黑王。

看著其他沉睡的族人沒有被驚醒的模樣,她便知道這兩人之中的其中一人擁有我族的血統,並且找到了遺蹟入口打開封閉的門將喚醒她。

原來那個人……那位擁有遺蹟鑰匙的人,就是黑王。

但是她卻相信了那名男子……魯克所說的話,相信他才是擁有我族血統的人,因此她選擇跟隨魯克離開遺蹟,接觸她從沒接觸過遺蹟外的世界,接受他給予的另一個名字──伊莎兒。

紀念她離開了象徵牢籠的遺蹟,迎向自由的重生名字。

可惜,她太天真了。

因為「伊莎兒」這個名字,其實是另一個女孩的名字,還傻傻地感謝魯克為她做的一切,直到某天,她得知「伊莎兒」的一切真相後,她已經來不及逃離魯克手中了。

「伊莎兒,妳為什麼要這樣看我呢?妳是我的未婚妻,妳忘了嗎?」

「魯克,我不是伊莎兒……你不要認錯人了!」

「伊莎兒……我怎麼會認錯人呢?妳是我的伊莎兒,是我的伊莎兒啊!」

「你不要過來!離我遠一點!救命啊……誰來救救我啊!」

就在魯克擊昏了她之後,他決定修改她的記憶,讓她深信她是即將嫁給身為城主的魯克為妻,一個非常平凡又幸運的女孩。

但是,記憶修改到一半時,魯克的城市發生戰爭了。

由於戰爭來得太突然,來不及防備反擊的魯克被迫棄城,逃命的時候也因為沒有多餘的心力帶她走,結果幾乎所有城民成了黑王的俘虜,然後……黑王找到了她。

當黑王看見她眼神呈現呆滯,似乎在等待接下來的指令模樣,不禁露出心疼的表情,隨後發現魯克進行假記憶的修改方式實在太霸道,讓他沒有取消的機會。

因此,黑王為她編織了一個更加平凡的記憶,讓她忘了魯克,也忘了黑王的存在。

唯有她再一次見到黑王的那一刻,屬於她自己的記憶才會慢慢的恢復……同時,她也終於明白為何黑王會那麼堅持稱呼她為米拉娃,也提過她的記憶的事。

回憶到這,米拉娃眨了眨眼,看著依然盯著自己的黑王,沒會兒黑王將她扶出容器,輕喃的說:「原來就是你,是你將遺蹟的門打開……將我喚醒。」

「對,是我。」

聞言,米拉娃苦笑的說:「抱歉,都怪我當初沒有相信你的話……」

「沒關係,至少到最後妳沒有落入魯克的手中,這樣就好了。」黑王摸著米拉娃的頭髮,微笑的說。

「伊莎兒!別被他騙了!」

魯克站在距離水池五步之遠的地方大吼,眼神還不時注意水池的動態,似乎太靠近會有什麼樣的可怕下場。

這一點,米拉娃知道原因。

因為這個水池有個自動防禦系統,非我族的人,一旦越過界線將會遭受系統攻擊。

米拉娃緩緩垂下眼簾道:「你……才是欺騙我的人。」

「伊莎兒,妳忘了嗎?他可是要對妳舉行儀式的壞人啊!妳可知道妳剛剛躺的儀器就是他所欠缺的容器,只要妳再躺一次,他的詭計就會完成啊!」

「你少騙人了,這明明就是讓我族沉眠的容器,怎麼可能會是你說的儀式容器!」米拉娃瞇著雙眼道,但心裡憶起黑王與別人的談話內容,心裡不由自主感到恐懼。

「請妳相信我,伊莎兒,妳在容器裡得到的記憶全都是假的,是他刻意製造出來的假記憶,目的是要將妳真正的記憶刪除啊!」

「夠了,你別說了,我是不會相信你的。」米拉娃心裡越來越動搖了。

魯克不死心的勸說:「伊莎兒,妳不要以為他將妳喚醒就是在幫助妳,他只是不想在儀式時間尚未到來就讓妳和聖母的靈魂提早交換,提早交換靈魂只會讓妳們的靈魂受損,他可經不起這樣的損失,這樣妳懂了嗎?」

「……聖母……是誰?」

米拉娃終於動搖了。

她望向黑王,眼神充滿質疑。

當初她所聽到的「聖母」,不就是想將她取代成別人的代號嗎?

那個人……是誰?

魯克看了黑王一眼道:「黑王有個宛如聖母般神聖又美麗的妹妹,任何人見到她都會喜歡上她,可惜她去世了,痛失妹妹的黑王知道祖先流傳下來的祕密找到了古代遺蹟,也找到了妳,妳的存在對他來說是喚醒自己妹妹的……容器啊!」

米拉娃怔了下,她看見黑王揚起淡淡的笑容,完全沒有想反駁的態度讓她開始懷疑自己的記憶。

難道,她現在的記憶也是別人的?

那麼她……到底是誰?

──替代品。

腦海閃過這個詞,米拉娃垂眸地拉開自己與黑王的距離,嘴角揚起嘲諷的笑容,讓黑王皺眉起來。

「米拉娃,妳相信他的話了?」

「伊莎兒,妳不能相信他的話!」

米拉娃沒有理會他們的話,心裡無奈的想,她這個身體到底有什麼好處?為什麼會讓他們期望自己成為他們心中的「她」呢?

憑著腦中的記憶,她啟動了水池的防禦系統,為她製造出一道水牆隔絕一切。

黑王輕喃的說:「米拉娃?」

已經無法再相信任何人一句話以及自己的記憶,米拉娃再一次說出自己曾說過的話。

「我的身體是屬於我自己的,我不會讓別人的靈魂占據我的身體……如果你們硬要這麼做,那麼我寧可毀了這個身體,也不會讓你們得逞!」

「米拉娃,魯克的話……妳信了?」

米拉娃抬頭望向漂浮在半空中的容器,眼神有些悲哀。

如果她真的是米拉娃,她的族人是不願見到她走向這樣的下場……

「他的話,我很難不去相信。」米拉娃隔著水牆看著黑王,「聖母真的是你的妹妹嗎?那張躺在棺材裡的女子是你妹妹對吧?」

黑王凝視了米拉娃好一會兒,抬起腳緩緩地走向她。

「對,她確實是我的妹妹,她的名字叫──伊莎兒。」

米拉娃愣住,黑王的妹妹叫伊莎兒?

她沒記錯的話,這個名字的主人不就是魯克的未婚妻嗎?

這是怎麼回事?

「伊莎兒,不要聽信他的謊言!」

魯克的語氣變得非常暴躁,這時黑王來到水牆前伸手輕碰,竟自動開起一道入口讓黑王進入,安穩的站在一臉震驚的米拉娃面前。

這、這是她用遺蹟主人的身份命令系統,低於她的身份的族人,是不可能讓系統違背她的命令,除非對方跟她一樣是遺蹟主人……

米拉娃瞪大雙眼看著黑王,難不成……?!

「米拉娃,妳是遺蹟主人,得到妳的人等於得到這個遺蹟力量,妳的存在對追求權勢的人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存在,不過……」頓了下,黑王微笑道,「我不需要得到妳,也可以得到這個遺蹟。」

米拉娃忍不住摀住嘴,難以置信地看著黑王。

天啊,她……她不是孤單的人了?

「可、可是你說過要舉行儀式,要復活聖母……也就是你妹妹。」

「事實上想要對妳舉行儀式的人,是魯克。」

「咦?」

黑王伸手一揮,周圍的水牆瞬間消失,米拉娃看見魯克不甘心地嘖了一聲,與方才所見的表情完全不同,她才意識到自己差點落入他的陰謀之中了。

「儀式的事,全是為了引出魯克才故意這麼說的……我必須讓他相信,我是為了我妹妹才要跟他搶奪妳的身體。」黑王輕撫米拉娃的臉頰道,「因為他知道……我不可能會讓我妹妹再次受到一個害死她的殺人犯控制。」

「你妹妹……是被魯克害死的?」

「是的。」黑王垂眸道,「只為了遺蹟的控制權而害死我妹妹。」

米拉娃有些不解,但從他眼神中探出其中的含意,驚訝地張著嘴。

「難道……你妹妹也是……」

「是的,她也是遺蹟主人。」

米拉娃有些難以消化得到的訊息,沒想到外面的世界居然誕生了兩名遺蹟主人,系統卻沒有通知……其中一名還被人害死……

米拉娃帶著殺意的眼神瞪著魯克,殘害族人的大罪,不可原諒!

「米拉娃,這件事交給我處理就好了,不需要弄髒妳的手。」黑王淡淡的說。

魯克聽到這樣的話語,掏出手槍對準黑王,咬牙切齒的說:「黑王,你果然不該存在,把我的未婚妻還來!」

「魯克,她不是你的未婚妻。」黑王將米拉娃護在身後,「打從你棄城拋棄她那一刻,她已經是我的人了,就算你將伊莎兒的靈魂移到她身上,伊莎兒也無法使用米拉娃的身體成為遺蹟主人。」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魯克皺眉道,槍口也對準黑王的額頭,「快說!」

「呵,魯克,你可知道遺蹟系統是如何判別遺蹟主人的身份嗎?」

黑王故意打啞謎,打算讓沒耐性的魯克更加沒耐性,看在米拉娃眼中,她忽然產生很奇怪疑問,黑王他……是不是知道這個遺蹟的系統構造?

「少在那裡要說不說,小心我現在就殺了你!」魯克不耐煩道。

黑王手指在魯克沒有注意的情況下微動,似乎暗自對系統進行手動指令,沒會兒停手,在米拉娃的方向可清楚看見小小的一行字──已完成指定傳送。

「魯克,你連這點小小的知識都沒有,還妄想利用伊莎兒來得到這個遺蹟……你與那些愚蠢的貴族又何兩樣?」

「你……」魯克無法反駁黑王的話,因為他很多遺蹟的知識都是伊莎兒在生前時告訴他的。

「那你可以說給我聽嗎?」米拉娃雖身為遺蹟主人,但是這個遺蹟有太多祕密是她不知道,如果黑王知道她所不知道的一切,那麼她希望他能夠為她解答。

「當然可以。」黑王對著米拉娃笑道,「答案是靈魂。」

「靈魂?」

「是的,為了防止肉體遭人控制,進而設計以『靈魂』認證的方式判定此人的身份是否符合創始者所建立的遺蹟主人名單中的其中一員。」

米拉娃訝異地看著黑王,遺蹟系統可以做到這種地步?而且他說的創始者所建立的名單……那不就是早期擁有遺蹟主人身份的祖先們,他是祖先的轉世?

「笑話,照你這麼說,伊莎兒就算轉移到她身上,伊莎兒身為遺蹟主人的身份還是可以操控這個遺蹟。」魯克扭曲的笑道,鄙視黑王的蠢邏輯。

黑王嘆了口氣。

「確實,如果是在我尚未發現你的目的以前,伊莎兒的靈魂確實是遺蹟主人,可現在的她,已經被我除去遺蹟主人的身份了,你想,她這樣還算是遺蹟主人嗎?」

「你又不是創始者,你憑什麼說你除去了她的遺蹟主人身份!」

「魯克,請你別再為難哥哥了。」愛麗絲與日向醫生站在破碎的石門入口,而他們身後則躺滿了魯克的部下屍體。

「妳是誰?怎麼會叫他哥哥?」

魯克不認識眼前的女孩,心裡卻閃過一絲不安,難不成……

愛麗絲無奈一笑:「我是伊莎兒,你忘了嗎?」

魯克難以置信瞪大著眼,道:「妳怎麼會是伊莎兒,她早已經死了……」

愛麗絲對身旁的日向醫生點點頭,後者揚起詭異的笑容,剎那間愛麗絲的外表變了,變成米拉娃在照片中與黑王親密的女子。

「伊莎兒……妳……妳沒死?」

「是的,我沒死,我被日向醫生救回了一條命。」伊莎兒哀傷的說,「所以你的計劃是不可能會實現的,魯克。」

魯克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他望向躲在黑王身後的米拉娃,面目猙獰笑道:「呵呵呵,沒關係,我還有她。」

黑王護著米拉娃,不想讓她看到魯克醜陋一面。

「黑王,你大概不知道你心愛的米拉娃早已服下我所配製的藥了,再過不久她就會成為我的人偶,連靈魂也會屬於我,所以,你是阻止不了我的計劃的!」魯克越說越開心,幾乎認定自己已經得到了勝利。

就在這時,日向醫生裝模作樣輕咳幾聲,說道──

「咳,我說你是不是忘了我的存在?」

魯克不悅地打量日向醫生:「你又是什麼人?」

「呵呵,我?」日向醫生推了推眼鏡,「我是專門管靈魂的。」

「找死!」魯克槍對準日向醫生,板機一扣,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日向醫生面前像是有一道無形的牆幫他擋住了攻擊,而魯克則是被不知從哪冒出來的雷射光穿身而過,死狀悽慘地倒在地上。

「妹妹,對不起,我不能讓他傷害靈王。」黑王歉意的說。

伊莎兒苦笑道:「哥哥,我不怪你。」

此刻,魯克的屍體浮現一個半透明的人影,黑王伸手一揮,一條條半透明的銀色鎖鍊束縛了魯克的靈魂。

「靈王大人,請將這個罪惡的靈魂帶回去淨化吧。」

日向醫生瞥了一眼神情悲傷的伊莎兒,伸手將魯克的靈魂收起掌心。

「就算我淨化了,他還是會在這個世界轉世,到時候,你又如何解決他的野心?」

「我不會給他這個機會。」

「喔?」

「我以遺蹟系統創始者的身份下令,永久驅離魯克,一旦接近此處,將會無條件傳送離開,如有入侵意圖,立即處死。」

黑王說完這些話,系統也完成指示將魯克列為黑名單。

伊莎兒哀傷地看著魯克的屍體,輕喃道:「魯克,轉世後別再想起遺蹟的事了……」深吸一口氣,望向米拉娃,「大嫂,請妳別再排斥哥哥了,他為了等妳的出現,已經孤獨了好幾世,我真的很希望哥哥的付出能有好結果。」

語畢,伊莎兒似乎忍不住想痛哭的衝動,摀著嘴,轉身快速離開。

 

看似整個事件結束,米拉娃的一句話讓黑王全身冒起了冷汗。

「你強迫我轉世,就只是為了讓我見證這樣的爭端嗎?殺了我全族的兇手。」

「米拉娃,我並不是這樣的用意……」黑王難得慌張解釋。

「如果我沒有想起前世的記憶,是不是就中了你的計謀,如你所願和你在一起了?」

是的,米拉娃在聽到黑王對日向醫生稱呼「靈王」的瞬間,塵封在靈魂深處的前世記憶全都想起來了。

「米拉娃,我真的不是這麼想……我只想要讓妳重新感受擁有族人的心情。」

黑王看著米拉娃冷淡的神情,心更慌,他不願自己辛苦付出了代價,卻什麼也沒有得到,二話不說直接將自己轉成凡人為她努力付出的經過記憶,全部傳給她的腦海中。

沒會兒,米拉娃看見了最初尚未成為凡人時,銀色鎖鍊與靈王進行交涉的畫面。

「你想到的辦法就是要為它找尋與它靈魂性質接近的其他靈魂,一起轉世來當它的新族人?」

「是的。」

「這麼說,你知道有哪些靈魂跟它的性質接近了?」

「是的,我分辨得出有哪幾個靈魂與它的靈魂接近,這樣就可以讓它誤以為它的族人並沒有完全消滅,心甘情願地轉世為人。」

「那你呢?」

「我打算製造出一個擁有黑高科技的堡壘來保護這群人,同時會限制使用權限,以防貪婪的人想要占有這個科技。」

「嗯,既然你都這麼決定了,那就放手去做吧!」

「謝謝靈王大人。」

畫面一轉,已轉世成人的黑王正在指揮著一群人們,每個人聽從黑王的命令在自己負責的範圍運用著各式各樣神奇的道具努力建造遺蹟的地基。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他們的「家鄉」已經建好了。

雖然「家」已建好,但是內部的規劃與系統構成還需要黑王的努力,因此他一邊照顧族人,一邊將系統優化,希望能設定出不需要他的指令也可以自行運作下去。

這一忙,消耗了他四次轉世才將系統設定好,接下來的轉世,是他等待米拉娃願意降生於這個族群。

曾有幾次族人勸他不要那麼堅持等待一個不存在的人,娶了族裡的女孩好過一輩子,但他不聽,堅持一定要等到米拉娃願意降生才肯結婚娶妻,鬧了好幾次後,族人也不再勸他迎娶其他女孩了。

又過了一段長的時間,黑王不再降生於族內,改降生遺蹟外面的世界,除了試著在外面的世界找尋米拉娃可能性願意降生的地方外,他也想看看這個世界有什麼樣的改變。

漸漸的,因為黑王的離開,遺蹟族群開始沒落,直到快要滅族的那一刻,米拉娃終於降生在遺蹟裡。

這時候的遺蹟居民大部份的人早已失去過去的歷史,他們不知道自己守護這個遺蹟的用意為何,只知道自己的一生全奉獻在這個遺蹟,等待著遺蹟的終焉。

而早先幾年轉世的黑王感應到米拉娃的誕生,雖然心裡很高興,但是他也有了另一個責任,那就是守護著自己一手建立的國家子民。

只是出乎他意料的是魯克的野心與妹妹伊莎兒的癡心,害得米拉娃被捲入了原本就不該讓她碰上的紛爭,逼不得已,他只好向靈王請求幫忙,開始了這一連串的事情經過。

結束腦中的記憶畫面,米拉娃面無表情地盯著一臉緊張的黑王。

「所以說,你從轉世開始,就一直是以男性身份等待我的轉世,還認定說我一定會轉世成女的?」

「呃?」

「假如我轉世成男的,你打算怎麼辦?斷袖嗎?」

「呃……」黑王有些跟不上米拉娃生氣的重點,她不是氣自己私心逼她轉世成人,而是氣他轉世一直當男的!?

米拉娃哼了哼,指著上方沉眠在容器中的族人們。

「想要我原諒你的自私行為,現在就給我好好的向他們道歉!」

說完,米拉娃強制中斷所有容器的沉眠,讓黑王獨自一人面對那些還處於茫然困惑狀態的族人,認真道歉這些年來讓他們孤獨又辛苦守護這個幾乎可以不用存在遺蹟責任。

沒會兒的時間,米拉娃看見族人又哭又笑的不怪罪黑王的行為,反而感激創始者的回歸,使她原本冰冷的表情鬆懈下來,偷偷地跟日向醫生一起到隱密的地方說起了悄悄話。

「靈王大人,這場賭局算我贏了,是不是該兌現你答應的獎勵呢?」

「呵呵呵,女人真可怕。」日向忍推了推眼鏡望向遠處的黑王,臉上的笑容幾乎是幸災樂禍。

「靈王大人,你還真是愛說笑,如果他沒堅持一直當男人的話,我怎麼有機會可以展現女人可怕的一面呢?」

米拉娃別於以往所見的露出充滿算計的笑容,不禁讓人懷疑之前的她,全都是裝的?

是的,這一切又得回到最初的源頭說起,也就是當時身為銀色鎖鍊的黑王尚未遇見米拉娃的靈魂開始說起──

 

我說妳啊,到底要賴在這裡到什麼時候?趕快跟著妳的族人一起轉世吧!」日向忍好沒氣的說。

處於靈體狀態的米拉娃沒有理會日向忍的催促,反而指著遠方忙錄管理其他靈魂的銀色鎖練道:「他不轉世,我就不轉世。

為何?

這麼簡單的理由,靈王大人會不知道?」米拉娃鄙視道。

很少遇到有人敢當面吐他槽的日向忍,臉上依然保持風度地微笑道:「喔~原來如此,妳的眼光真奇特,居然會看上了一條鎖鍊,妳有被虐傾向?

……你才有被虐傾向!」米拉娃白了一眼日向忍,「說起來,你怎麼沒有讓他像聖玉和邪玉一樣轉世成人啊?

他沒興趣,我不強求。」日向忍聳肩道。

米拉娃似乎很不滿意這個答案,她低頭思索會兒道:「靈王大人,我要跟你打賭。

喔喔?」同樣很少有人敢對他主動提出打賭的要求,日向忍感興趣的說,「想賭什麼?

賭他會為了我而轉世。

就這樣?」日向忍輕笑的說,「妳穩輸的。

當然不止這樣,雖然這計劃需要靈王大人的幫忙,不過,他會為了我主動向你提出來一些請求,為我準備屬於我可以生存的家園,為了我選擇當男人!

哎喲,口氣還真不小,這麼肯定他會為妳選擇當男人?

當然!不管轉幾次世,他會一直選擇當男人,只為了與我結合在一起,絕不會看上別的女人。

……妳到底是哪來的自信可以肯定我家武器會情有獨鍾妳一人?

當然要有自信,不然怎麼能跟你打賭呢?

日向忍眉頭微皺,瞥了一眼自家認真工作的銀色鎖鍊後,古怪笑道:「那好,妳要是賭贏了,想要什麼樣的獎勵?

這個嘛,先說說我賭輸的部份吧!

賭輸的代價很簡單,妳得心甘情願的去轉世,乖乖當個凡人吧!

這沒問題,我賭贏的話,我要他變成雙性人,而且是女性特徵非常明顯的雙性人。

……妳是變態嗎?

我怎麼會是變態!我是在完成他的心願好嗎!

日向忍的眼神很明顯就在說:少騙人了,明明就是妳變態。

他身為調和者,無法擁有像聖玉和邪玉那麼明顯的性別意念,如果他選擇轉世為人,一定會學邪玉當男人而放棄另一個想嘗試當女人的心願,所以囉,我為了幫他實現兼了解他真正想要的性別,也是犧牲我自己的願望好嗎!」米拉娃非常理直氣壯的解釋。

呵呵。」日向忍推了推眼鏡,「雖然妳這麼用盡心思『為他好』,別忘了,他算是我的半子,待在我身邊也有很長一段時間,在我身上學會多少陰險個性就不用我多說,別怪我沒提醒妳,別被他木訥老實又認真的假象給騙了,到後面到底是誰拐誰還不一定呢!

個性這問題很難說,就等賭局結果出爐再說吧!

就這樣兩人達成協議,米拉娃與自己的族人一起共謀,假裝他們是被滅族了,逼責任感極重的銀色鎖鍊甘願付出代價,為自己的族人製造出溫暖的家園,接著,保持堅強的耐性等待她的轉世──……

 

「那麼,為了不讓他的辛苦白費,妳的獎勵留到他下一次轉世的時候再實現。」日向忍微笑的說,「今世要好好對待他,知道嗎?」

「知道了。」米拉娃同樣微笑的說。

就在兩人即將分離時,日向忍忽然轉身對著米拉娃道。

「差點忘了說,他除了不曉得妳到底提出了什麼樣的獎勵外,基本上他都知道妳期望他能夠為妳付出哪些條件,所以嘛……」

「……!!」

日向忍燦爛一笑:「如妳所願,他現在非常堅定自己是個男人,還跟我提出下一世要繼續與妳續緣,代價是妳腹中的孩子與後代子孫全歸屬於我的,如此一來,妳的來世可是要跟一個『女人』在一起喔!」

完全沒料到自己會被日向忍反耍了一招,她激動的說:「不要不要,我堅決拒絕!」

「契約已完成,拒絕無效。」日向忍竊笑的說。

「不管,如果是這樣,我要親手毀了他的代價。」米拉娃認真道。

「妳捨得?」日向忍挑眉道。

米拉娃猶豫了會兒,她實在下不了手毀了自己的親骨肉。

「好吧,既然無法改變契約條件,身為『生產』代價的重要母體,我要額外提出條件才肯轉世與他續緣。」

「喔?」

「那就是……」

待米拉娃說完自己提出來的條件,日向忍又再一次說出「女人真可怕」的話語後,笑著離開,算是認同她所提出的條件。

經過了一段悠久又冗長的時光,人類的歷史已經踏入了另一個次元後──

 

位於歐洲的一處鄉情淳樸的小村落,一名長相甜美,有著傲人的「人間兇器」好身材的十七歲少女正抱著一籃蘋果,準備帶回去製作各種蘋果料理。

當她在遠方看見出現了一對看似在進行旅行的男女時,她的身體忽然僵住了。

那名男子有著皮膚白皙,頂著一頭猶如可頌麵包的白色捲長髮,有著一雙人人害怕的紫色瞳孔,是村子中會被視為異類的人。

而那名身材嬌小,一身古銅色肌膚,短俏黑髮,擁有一雙稀有又特殊的金色瞳孔的少女,也剛好和她對上了眼。

下一秒,少女丟下手中的蘋果籃,臉色發青的朝天怒吼──

「米拉娃,妳給我記住!等我恢復成男兒身,我會如妳所願囚禁妳!」

另一頭,里迦瓦和亞奇馮正在竊竊私語。

「她就是艾絲達?就是幫我們穩定力量平衡的銀色鎖鍊?」里迦瓦不太確定的說。

「看起來應該就是她沒錯,聽靈王大人說今世的調和者是個女性特徵明顯,同時又擁有男性特徵的雙性人。」亞奇馮也一樣不太確定的說。

「那看來……他想要恢復『男兒身』是非常困難的事。」

當里迦瓦說完這句話,兩人氣氛瞬間陷入無比陰沉沮喪中。

正如當初里迦瓦與亞奇馮兩人在今世相遇的那一剎那,脫離了最後的輪迴試煉,踏入了「神」的領域開始……不管他們再怎麼努力運用力量想要改變自己的外形,他們就是無法改變當時成為「神」的外貌。

所以當艾絲達遇見了他們的剎那,情況就如當初一樣,已脫離輪迴的他,已經無法改變自己擁有雙性人的身體,就算是進行人工變性手術也一樣……難怪他會這麼生氣。

艾絲達無視遠方竊竊私語的兩人,他握緊拳頭,腦海不斷回憶當時米拉娃向日向忍提出的條件。

 

「既然靈王大人與他的契約,以及答應給我的獎勵無法變動,那麼我的要求很簡單,等他恢復男兒身,我才能轉世成人。」

「喔?這樣妳可能要等上很長一段時間呢!」

「怎麼說?」

「下一世,可能就是他脫離輪迴試煉的最後一次轉世,一旦脫離了,他將會維持當時的狀態,如果他是以雙性人的狀態脫離了輪迴,那麼妳的條件實現的時間……呵呵呵。」

「時間不是問題,只要他恢復男兒身,我的一生全交由他處置,看是要囚禁我,還是要我陪他度過漫長無止境的時光,我都無所謂。」

 

結束了這段令人氣憤的回憶,艾絲達望著遠方的兩人,嘴角揚起一絲如同靈王在計算別人的奸詐笑容。

看來有個非常完美的解決辦法可以執行呢!

 

 

附神巫女番外 - 萬聖夜:野狼與紅帽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