Ⅳ《噗浪自虐性跟風–烏茲拉拉幸運測試之文章指定活動》

 

.噗浪得獎者:風平浪鏡

題目:阿迪南跟夏德拉的兒時生活

 

位於中央領域邊境,有一處偏避又荒涼的村子。

村子內的人們生活與人們盛傳中央領域的百姓各個有錢有勢,就連奴僕身份也是吃好穿好的形象落差極大。

這裡的村民普遍生活過得不是很好,為了維持基本生計,幾乎快耗盡所有心力才能勉強支撐住,更別說村子裡,還有一名剛失去了家庭支柱的寡婦得想辦法悄悄地扶養人人厭惡的「詛咒雙生子」。

隨著時間流逝,阿迪南和夏德拉這對雙生子也順利成長到四歲了。

在成長的這段期間內,寡婦為了不讓人發現這對兄弟的特殊眼睛,刻意讓他們的劉海長長遮住雙眼,盡量讓他們待在家裡,好讓村人忽視他們的存在。

可惜寡婦太小看孩子們的玩心,兩兄弟趁著母親的不注意,悄悄地偷跑出去,往嚮往的廣場探險。

當他們看到接近廣場附近的樹林底下有幾名大大小小的孩童愉快的玩耍,心一喜,紛紛跑到廣場想加入遊戲行列中,下場卻是出乎意料遭到大家排擠。

「欸,你們看,是受詛咒的雙生子耶!」

「真的耶!大家快來看啊!」

「感覺好噁心啊,怎麼會有人長得一模一樣。」

「為什麼他們還能活?聽奶奶說家裡一旦出生這種詛咒的人,家裡都會變得很不幸,通常都會殺掉,絕不會有人願意讓兩個一起活。」

「我也有聽爸爸說過看到就要遠離他們,不然會帶給我們不幸。」

一聽到不幸,所有人表情一變,紛紛撿起地上的石頭開始往兩兄弟砸。

「快滾離這裡,不要將不幸帶給我們!」

「快走快走!」

「噁心的傢伙快走!」

不曾受過這樣待遇的兩兄弟,嚇得當場愣在原地,任由大家拿石頭砸傷自己,雖然受到最多攻擊的人是夏德拉。

這時,在家裡找不到小孩的寡婦出門找尋兩兄弟,意外看到自己的孩子們被人欺負,連忙上身護住他們,對著其他小孩大吼──

「不要隨便亂欺負我家的孩子!否則我要打你們的屁股!」

見到大人出現,小孩們連忙丟下石頭逃走,留下三人在現場。

看著自己的孩子一副嚇壞了的模樣,寡婦心疼地將兩名孩子擁入懷中,低聲道。

「乖,別怕,以後記得別隨便離開家裡,知道嗎?」

感到委屈的夏德拉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阿迪南則是神情落寞的提出疑問。

「母親……我們帶給您不幸了嗎?」

寡婦愣了下,連忙揚起笑容的說:「怎麼會,你們可別被他們的話影響,你們都是母親的寶貝,絕不會帶給母親不幸!」

兩兄弟看著寡婦露出慈祥又真誠的笑容,心中的不安漸漸消退,乖乖的與寡婦回家。

之後的日子,寡婦沒有特別禁止兩兄弟外出遊玩,但是經過那一次的遭遇已經讓兩兄弟心裡帶來傷害,潛意識告知自己絕對不能再出現廣場。

雖然玩伴只有兄弟兩人,至少日子不會過得很無聊,只是這段時間夏德拉似乎因為心理創傷的關係,開始將心中的痛轉移到阿迪南身上。

對於弟弟盡情地捉弄哥哥的部份,寡婦並沒有制止夏德拉的行為,反而要阿迪南多忍讓,直到阿迪南受不了夏德拉的欺負,意外力量覺醒後,這一切又有了變化。

似乎是力量覺醒的關係,讓僅五歲的阿迪南變得很成熟,不再出現孩童愛玩的態度。

因此懂事的阿迪南開始主動幫忙母親做家事,而依然玩心很重的夏德拉,因為阿迪南的改變,一起遊玩的時間變得比較少後,使得他變得很孤單。

不知不覺,夏德拉來到了一年前帶給自己心理創傷的廣場。

看著村內的大人小孩開心玩耍的模樣,夏德拉想加入行列的心情再度湧出,但是之前的經歷又讓他感到害怕,不禁露出討好的模樣,希望廣場的人們同意他加入遊玩行列。

可惜,下場如同上一次一樣,令他難堪地落荒而逃。

這時出外找尋弟弟下落的阿迪南,在隱密的樹下看見夏德拉全身傷痕累累獨自哭泣的模樣,心裡明白他遭遇到什麼事,心一嘆,轉身離開。

阿迪南獨自來到廣場,而那群欺負夏德拉的人們一見到他出現,誤以為夏德拉來了,紛紛拿起石頭欲想砸過去,可在那一瞬間,身體不由自主跪在地上,不敢對阿迪南做出任何攻擊的行為。

每個人不懂為什麼身體會自動做出這樣的行為,似乎本能上不准對他無禮,還非常害怕眼前的阿迪南。

雖然看不見他現在的眼神為何,但從他散發出來的氣勢來看,如果他們敢傷害他一根寒毛,恐怕下場會非常悽慘。

「你們知不知道欺負我兄弟的下場為何?」

眾人搖頭,但身體已經顫抖到不行,感覺隨時都會被殺死。

「我不會取走你們的性命,不過,我要你們體驗被亂石砸身的滋味!」

語畢,周圍不知從哪冒出來大量的石頭開始往跪在地上的人們身上砸,瞬間哀嚎四氣,每個人拼命用手擋住頭部,不想被石頭砸得頭破血流,但也不敢擅自離開原地,只求阿迪南的怒氣能消退一點。

一會兒的時間,阿迪南終於停手了。

在眾人神情充滿恐懼的情況下,淡淡地丟下一句「下不為例」,轉身離去。

之後,人們對阿迪南的尊敬已到了不可思議的狀態,只要他一出現在廣場,哪怕他什麼事也沒做,每個人就會擁護著他,邀請他一同參與遊戲。

可是,夏德拉卻依然遭受大家的排擠,就算有阿迪南當靠山,那些欺負他的人,依然不受心裡的厭惡而動手欺負他。

如此的反差,讓阿迪南也不知該如何解決,直到六歲那年他們擁有大神血脈的身份被識破的人偷偷地向長老院稟報了以後,兩兄弟的生活再次面臨了重大改變。

被迫與母親分離的雙生子被長老院的手下關在一間寢室嚴密監視。

由於兩兄弟長得一模一樣,讓人一時無法辨識出誰才是長子,也不敢隨意認定哪一個才是長子,怕認錯了造成嚴重麻煩。

但是,不管他們如何逼問寡婦或是兩兄弟誰才是長子身份,他們不說就是不說,不得已,他們只好派人請當地村民來進行辨識。

等待村民到來的這段期間,阿迪南和夏德拉從那些人口中得知自己擁有著什麼樣驚人的身份,同時也明白為何母親會在他們有意識開始,不斷交代他們千萬不可讓任何人知道誰是哥哥,誰是弟弟,否則其中一人將會失去性命。

阿迪南看著躲在角落一直哭泣的夏德拉,趁著沒人注意的時候來到他身旁小聲的說:

「別哭了。」

夏德拉搖搖頭,移動身體試圖拉開自己和阿迪南的距離。

阿迪南有些不滿意,他又坐到夏德拉身旁道:「別這樣,母親不願意看到我們吵架。」

一提到母親,夏德拉情緒崩潰又哭了出來。

「你不要跟我提到母親!」

「夏德拉……」

阿迪南嘆了氣,心想面對情緒不穩的弟弟還是先讓他自己冷靜下來再談,可當他要遠離時,衣服被人拉住,轉回一看,夏德拉緊緊揪著自己的衣服,啜泣道。

「母親為什麼不來救我們……為什麼?」

阿迪南沉默了會兒,低聲道:「母親她無能為力救我們……」

「我們會死嗎?」

夏德拉想起四歲那年人們見到他們時所說過的話。

沒有人會讓雙生子同時活下來,為了避開不幸的詛咒,有些人更殘忍的會讓雙生子互相殘殺,只要其中一方被殺死,詛咒才能破除。

那些抓他們來這的人們似乎只想確認誰才是哥哥,是不是他們發現阿迪南是哥哥後,他就會被阿迪南殺死嗎?

看著夏德拉的眼神,阿迪南知道他在想什麼,趕緊打斷他的負面思想,安撫他。

「你別亂想,我絕對不會殺你。」

「你騙人。」

「我真的不會殺你。」

「如果他們逼你殺了我,你敢說你不會殺我嗎?」夏德拉冷笑道。

阿迪南靜靜的看著不應該存在弟弟臉上的冷笑,緩緩開口。

「如果他們逼我殺了你,我第一件事就是先殺了他們,保護你不讓你死。」

「我不信。」

聞言,阿迪南主動的對夏德拉做出打勾勾的手勢,認真的說:「我發誓,我絕對不會殺死你,就算別人逼我殺你,我寧可殺了對方來保護你!」

說完,阿迪南將大拇指互相蓋上,瞬間一道強烈的電流竄入彼此的體內,完成了誓言約定。

夏德拉怔怔地看著依然保持打勾勾的手勢,有些害怕的說:「你……願意為了我揹負殺人之罪?」

「只要能夠保護你,我願意揹負殺人之罪。」

望著阿迪南認真的眼神,夏德拉原本恐懼的心情漸漸平靜下來,但是接下來的發展又讓兩兄弟措手不及應對,一下子就被拆散了。

在村子指證歷歷下,阿迪南為長子的身份被識破了,大長老立刻宣布──

「長子阿迪南的大神血脈身份確定,立刻向所有百姓宣布王誕生了!」

「那另一個大神血脈呢?」一旁的侍從道。

「大神血脈不需要兩位,將汙穢的詛咒存在丟到異域自生自滅!」大長老冷冷地對著夏德拉道。

兩兄弟雖然不是很明白「異域」是什麼樣的地方,心裡卻很清楚對方要將他們拆散。

不願與弟弟分開的阿迪南運起力量試圖反抗時,大長老手持王權之仗將他的力量壓制下來,不讓他有使用大神之力。

看著夏德拉驚恐大哭的模樣,阿迪南痛苦大喊──

「記住我們的約定,我一定會保護你的!」

原本大聲哭泣的夏德拉看見阿迪南不顧大人們拼命壓制那一身小小身體,也想拼命救他的模樣,愣了會兒,隨即收起淚水,同樣認真的直視阿迪南。

「我會記住你的約定,哥哥。」

就這樣,被迫分散的雙生子開始了不同的人生遭遇,為無法抗衡的命運努力掙扎著,直到改變他們命運的少女降臨──

 

.噗浪得獎者:紫宜

題目:附神巫女的清明節溫馨小文

 

一覺醒來,莫妲兒發現今天的氣氛很不一樣。

望著每個人忙碌的模樣,她忍不住問道。

「請問你們在忙什麼?」

「回大人,今天是祭祖的日子,所以大家正準備祭祀品準備祭拜過世的祖先親人。」

「咦,原來今天是清明節嗎?」莫妲兒訝異的說。

「清明節?」

看著對方茫然的模樣,莫妲兒打哈哈的說:「啊啊,沒事沒事,你們繼續忙。」

走回自己的房間,莫妲兒不禁開始回憶以前度過清明節的模樣。

除了固定去祖先墓前掃墓外,還會準備掃墓祭祀必備的潤餅(春捲)來祭祀祖先,當然,當天的三餐就是用潤餅皮來自行包料食用,算是應景料理。

咳,說起來慚愧,比起緬懷祖先,她覺得清明節的重點就是吃潤餅,細細品嘗DIY自製喜愛的配料包覆在潤餅皮裡……唔喔喔喔,口水快要止不住了。

想到這,莫妲兒立刻衝到廚房準備製作在這個異世界吃不到的潤餅的食材。

幾小時後,率領自家族人祭拜完祖先的四大族長回到莫妲兒的住處,發現她並沒有如往常待在寢室或書房,眾人面面相覷,馬上散開前去找尋她的下落。

沒會兒的時間,大家找到莫妲兒了。

看著渾身狼狽的莫妲兒,再看看猶如戰場橫掃過後的慘烈廚房,眾人心裡明白了一件事──咱們家的女神是個廚藝比初學者還要糟糕的女孩啊!

被發現自己在廚房搞破壞的莫妲兒,一臉尷尬地想收拾殘局兼湮滅證據,內心拼命大喊──她不是因為廚藝太差才將廚房弄成這樣,是她不會操控燒柴的火侯啊!

當她開始動手,身為善解人意兼管廚房(?)的馬薩庫立即上前幫忙,順便問道:

「莫妲兒大人,您有什麼想品嘗的食物,可以吩咐我去做就行了,不需要親自動手弄髒了您的手……不知您特地準備這些食材,是打算要做什麼料理呢?」

馬薩庫所指的食材,其實是大部份已經過烹煮,但因為掌廚的廚藝實在「太好」了,好到連餵狗都會遭狗唾棄,也無法辨識食材原貌的謎樣黑暗料理,不得已,馬薩庫才會主動詢問莫妲兒是打算做什麼樣的料理。

看馬薩庫這麼認真的問,莫妲兒怯怯的說:「我……我想做潤餅。」

眾人一聽到潤餅,表情有些古怪,彼此目光正努力進行交流,最後米佧諦忍不住問:

「莫妲兒大人,妳說的潤餅,是祭祖用的供品嗎?」

「咦,你們祭祖也有用潤餅當供品?」莫妲兒有些訝異的說,記得那些人準備的供品中,並沒有出現潤餅這道食物啊!

「當然有,只是莫妲兒大人……妳有想要祭拜什麼人嗎?」米佧諦和其他人的表情越來越古怪了。

「呃……一定要有祭拜才能做潤餅嗎?」莫妲兒有些尷尬的說,在這個異世界裡,她沒有祖先可以拜啊!

「如果是其他供品,倒是不用祭拜也可食用,如果是潤餅就一定要祭拜才能製作。」

當米佧諦說完這句話,所有人一致性點頭,表示米佧諦並沒有說謊。

「……可以詳細解說嗎?」

眾人露出「果然是這樣」的表情,這時莫拉克忽然笑了出來,對其他夥伴道:

「哎,其實也不需要那麼嚴肅啦,小姐應該是單純想要吃潤餅。趁老兄現在不在,我們趕快跟小姐解釋完這邊的習俗,想辦法立個名目好讓小姐『祭祖』,這樣就可以讓小姐嚐到潤餅啦~」

「莫拉克,想不到你會那麼壞心,現在能找的理由只有一個,你這不是存心在咒王死嗎?」帕尼爾忍著翻白眼的衝動道。

「等、等等,為什麼我想吃潤餅就是要咒阿迪南死?」莫妲兒忍不住道。

眾人面面相覷,沒會兒異口同聲道──

「因為那是只有王族在祭祖的時候才能製作的最高級供品。」

「……」

對於曾活在潤餅(春捲)隨時都可以吃的時代,莫妲兒對這個理由感到不可思議。

她嚴重懷疑,一定是當時吃到潤餅的王族覺得潤餅實在太好吃了,才故意這樣限制只有王族在祭祖才能食用……慢著!

「我記得王族是指現任的大神血脈所生下的小孩才稱為王族,小孩結婚後就歸於主部貴族,那樣的話,王族的祭祖是在祭拜誰啊?」

「大神血脈的生父生母,或是誕生於世上,卻比王還要早過世的未婚孩子。」

聞言,莫妲兒終於想起來在場並沒有阿迪南的存在,不禁問道:「那阿迪南現在在祭拜他的家人囉?」

眾人面面相覷,似乎有些難以解說其中的原因,最後由帕尼爾出面解說。

「王不能祭拜他的家人。」

「咦?為什麼?」

「王的生父因保護前任大神血脈不周,讓前任大神血脈最後死於異族手中而被懲罰後代子孫不得祭拜護主不周的罪人,而王的生母則是被罰了黑月之刑……同樣不得祭拜。」

「……這是誰規定的?」莫妲兒瞇起雙眼不悅的說。

眾人愣了下,歪著頭仔細回想好像里迦瓦大神沒有硬性規定這件事。

「沒有神明特別規定對吧?」

眾人沉默了會兒,同時點頭。

「既然沒有神明刻意規定,那我們現在就幫阿迪南祭祀他的家人吧!」

說完,眾人神情驚慌的說:「不行不行,我們沒有資格祭拜啊!」

「……呃,說的也是,由外人祭拜別人的雙親挺怪的。」莫妲兒苦惱的說,「可是,讓阿迪南不能祭拜雙親也太殘忍了,難道我們沒有其他理由可以幫忙嗎?」

聽到莫妲兒的話,所有人露出古怪的表情,彼此眼神互相交流著。

馬薩庫:確定要用那一個理由?不怕王會生氣嗎?

米佧諦:氣什麼,有什麼比不能完成莫妲兒心願還來得重要?

莫拉克:放心啦,小姐的身份也是女王,就算不經過老兄的同意也夠資格用那一個理由舉行祭拜儀式。

帕尼爾:我說你們啊……雖然莫妲兒大人的心願很重要,可是她的最終目的是為了吃潤餅吧?!

一語……呃,是一個眼神點破了問題最重要的關鍵點,其他三人嘆了口氣,繼續用眼神交流。

馬薩庫:就是為了要讓莫妲兒大人嚐到潤餅,才要找這個理由啊!

米佧諦:不然你說,你有什麼更好的理由可以讓莫妲兒吃到潤餅?

莫拉克:這理由很棒啊,難道你沒發現小姐每次看老兄都會聯想到「他」嗎?

三人的眼神爭論已經讓帕尼爾有些無法招架,更別說莫拉克最後那句話已經讓所有人感受到這理由的強大。

最後四人一致認同這個理由非常良好,決定向莫妲兒提出建議。

「小姐,我們討論出一個很好的理由可以兩全其美的舉行祭拜儀式。」

「什麼理由?」莫妲兒好奇的問。

莫拉克裂嘴一笑,緩緩道:「那就是由妳舉行祭祀夏德拉。」

「咦……咦咦咦?!」莫妲兒瞪大雙眼驚呼。

原來他們討論出來的結果就是讓莫妲兒以女王的身份,為自己逝世的「未婚夫之一的夏德拉」舉行祭祀,同時祭拜「夏德拉的雙親」,獻上最高級供品──潤餅,緬懷死者。

「什麼時候夏德拉成為我的未婚夫了啊?」莫妲兒第一個注意到的重點是這個。

「妳不是和他互許終身了嗎?」眾人異口同聲的說。

「欸?什麼時候的事啊?」莫妲兒完全不記得自己有跟夏德拉互許終身過。

「妳忘了打勾勾的事了?」

莫妲兒想了一下:「啊!」

該死,她早就忘了當初為了向夏德拉保證自己不會因為他完成了對她的約定而離開他的諾言,而向他做出打勾勾的情人誓約,以取得他的信心。

結果這件事從阿迪南口中說給了大家聽之後,每個人看著阿迪南的眼神已經呈現明顯的妒意。

──雙重的情人誓約,意味著阿迪南已經是莫妲兒主動定下來的「丈夫」。

「總之,我們會幫小姐準備好祭祀需要用的物品,小姐妳就先回房梳洗一下,換上正式服裝等待我們的通知。」

莫拉克說完,所有人開始忙碌的準備應該要準備的物品,莫妲兒則是聽話地回房換正式服裝,等待祭祀的開始。

對於拿死去的夏德拉當藉口,她終於明白帕尼爾為何會說是咒王死這句話的意思。

一個人物的死亡,造就靈魂的回歸原主,等於是復活。

既然活的人還在世上,拿藉口來祭祀對方……不就是咒對方死嗎?

唔……只要別被阿迪南當場抓包,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過了一段時間後──

阿迪南坐在王位居高臨下瞪著跪在算盤上的四人,再瞪站在四人旁邊低頭不敢直視他的莫妲兒,最後瞪向遠方幸災樂禍的史爾克,他終於打破只瞪不語的模式,冷冷道。

「是誰提議的?」

「他!」被罰跪算盤的四人立刻指著身旁的人,死都不說是自己提議。

「……到底是誰提議的?」阿迪南語氣已經開始出現發怒現象。

「是我……」莫妲兒才剛承認,阿迪南銳利的眼神就殺了過來,害她不敢再說下去。

「妳的部份留到最後面解決。」阿迪南繼續瞪著跪算盤的四人,「現在我最想知道的是到底是誰亂教妳這些事情!」

四人你看我,我看你,誰也不想說是誰教誰。

看著他們因為自己的關係而被阿迪南懲罰責罵的模樣,感到愧疚的莫妲兒終於忍不住說:「是我要他們幫我想辦法找理由舉行祭拜儀式,我……我只是想要幫你為無法祭拜雙親的事出點力……」

聞言,阿迪南明顯愣住,不禁望向跪算盤的四人,後者立刻用力點頭。

阿迪南沉默了會兒,緩緩道:「……既然是想幫我,那為什麼要拿『祭拜夏德拉』做為主祭?妳……真有那麼思念『他』?」

莫妲兒不知該如何回應,只好低頭不語。

比起思念夏德拉,她還是比較思念潤餅的滋味啦!

這個念頭才剛閃過,本來還在想理由的莫妲兒忽然感覺到周圍氣氛不一樣了。

莫妲兒有些好奇一看,所有人正盯著自己猛看,好像她身上有什麼奇怪的東西似,而阿迪南揚起燦爛迷死人的笑容,從王位上起身一步步接近她。

「喔~~~原來妳只是想要吃供品啊!」

「咦?」莫妲兒瞪大雙眼,不解地想,為什麼阿迪南會知道她想要吃供品?

其他人嘆了口氣,內心為她默哀三秒後,異口同聲的說──

「因為妳剛剛的心聲透過神力的影響下,毫無保留傳達給我們聽了。」

「……」

阿迪南已經來到莫妲兒面前,帶著那燦爛到非常可怕的笑容,緩緩的說──

「喜歡吃供品是嗎?好,我讓妳吃個夠,等妳吃夠了之後嘛……哼哼哼。」

「呃哈哈哈哈……不用啦,我並不是那麼想要吃供品,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莫妲兒害怕地試圖退後,但她的腰馬上被阿迪南摟住不讓她離開。

「不行~妳的心願我怎麼能不為妳完成呢?我的女神。」

阿迪南說到這,眼神暗示其他人他和莫妲兒還有私事要處理,閒雜人等立刻滾蛋。

被歸類「閒雜人等」的五人乖乖的離開,讓這對「夫妻」好好處理一下他們的私事。

 

之後──

「就這樣讓莫妲兒大人代替我們受罪好嗎?」馬薩庫有些擔憂的說。

「呵呵呵,這是在造福他們兩人『幸福』啦!」莫拉克笑得非常開心。

「嘖,如果不是莫妲兒大人的期望,我才不會給阿迪南有這麼好的機會!」米佧諦不悅的說。

「我說,你們都不怕事後莫妲兒大人來找我們算帳嗎?」帕尼爾好沒氣的說。

帕尼爾說完這句話,三人一副「安啦~」的表情,不禁讓他露出苦笑。

這時,一直默默跟在後頭,面帶微笑的史爾克終於說話了。

「放心,妲兒妹妹不會找你們算帳,做哥哥的我,可是會找你們算帳的喔~」

「……」

事後,經歷過史爾克特別教訓的四人,心裡有了相同的念頭。

真是一物剋一物,可怕的不得了!

 

.噗浪得獎者:凌翼

題目:莫妲兒和阿迪南甜甜甜到爆的短文,希望還能有一點虐

 

「來,張嘴。」

「唔鳴……不、不……吃……吃不下去了……」

嘴裡被塞滿了食物的莫妲兒,試圖阻止不斷拿食物往她嘴裡塞的阿迪南,同時,她也企圖從他的懷中掙脫。

可惜,跑不掉。

阿迪南瞇起雙眼,微笑的說:「怎麼會吃不下呢?還有很多潤餅等著妳吃啊!」

「……」

莫妲兒欲哭無淚啃食嘴裡的食物,心想,阿迪南好恐怖,早知道就不要為了吃潤餅而拿夏德拉的死當理由,舉行他的祭拜儀式。

現在可好了,他派人做了一大堆潤餅,以強硬的態度要親自餵她吃完那些「供品」,說什麼這樣才能平撫「夏德拉愉悅之心」的怪理由。

總之,她現在正在受苦就是了。

「嗯?在想什麼?」阿迪南貼近莫妲兒的耳旁輕聲道。

一股熱氣往耳朵一呵,莫妲兒敏感到整個人雞皮疙瘩了起來,不禁掙扎地想遠離阿迪南,同時努力將食物吞完後,質問:「你幹嘛在我耳邊吹氣?」

「有嗎?」說完,阿迪南又貼近莫妲兒耳邊呵了一口熱氣。

「……」

莫妲兒注意到阿迪南的眼神有些不對勁,她盯了好一會兒,謹慎的說:

「阿迪南,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呀?」

「沒,我好的很。」阿迪南微笑的說。

莫妲兒還想說些什麼時,嘴巴又被塞了一包潤餅。

「早點吃完,早點解脫。」

──大惡魔!這麼愛記仇!

默默吃著潤餅好一會兒,莫妲兒又感覺到不對勁,她看著讓她覺得不對勁的來源,然後吞下最後一口潤餅,沉默了會兒道:「阿迪南,你手癢嗎?」

「不癢。」

「……那可以麻煩你將你的尊貴大手從我的胸部移開好嗎?」

兩人目光同時注目關鍵的「大手」上,阿迪南笑著在莫妲兒的胸部摸摸兩下後,改移到她的臀部毛手毛腳,有往私密處邁進的跡象。

「……阿迪南。」

「嗯?」

「你的手一定要這麼不安分嗎?」

阿迪南停頓了會兒,反問:「妳吃飽了嗎?」

莫妲兒不懂阿迪南為何要這麼問,眼神有些疑惑地回答。

「早就吃飽了。」

「嗯,很好。」

「呃?」

場景一換,莫妲兒整個人被阿迪南壓制在床上,驚呼──

「阿迪南,你、你這是在幹嘛?!」

「當然是輪到我吃『我』的供品囉。」

「咦──?!我怎麼會是供品!」

阿迪南笑得有些變態,低聲說:「妳吃了祭拜『我』的供品……不就等於妳要成為供品讓我吃了?」

「哪、哪有人這樣!」莫妲兒臉頰瞬間爆紅。

阿迪南垂眸凝視著莫妲兒,似乎正在考慮該從哪裡開始下手,讓身為「供品」的莫妲兒害羞又緊張不已。

「阿、阿迪南,你不能這樣……這樣對我……」

「不能?」

阿迪南眼神一沉,累積在心中的不滿終於爆發了。

「妲兒,我們已經是大家公認的一對,這些日子妳為了這個世界忙錄,沒有時間與我好好相處,這點我可以體諒,但是,我們不可能永遠都這樣沒有進一步的親密,還是說……妳不願意把自己交給我嗎?難道……妳說過的誓言都是在騙我的?」

莫妲兒怔怔地看著阿迪南,看著他越來越沮喪難過的表情,心裡不禁糾結,她並不是真的不願意將自己交給他,而是……她、她會害羞啊!

以前都是別人將她推倒,不顧她的意願差點發生關係,現在有了公認的另一伴,卻因為事務繁忙而忘了這回事,忽略了對方一直想要有進一步關係的心情。

她還真是不合格的情人呢!

正當阿迪南放棄想離開時,衣領忽然被拉住,他有些訝異地看著滿臉通紅,羞得不知所措的莫妲兒。

「阿迪南,對不起嘛,我沒有考慮到你的心情,我……我並不是不願意把自己交給你,而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和你親密,我……我……」

阿迪南見狀,輕笑地搖搖頭,伸手撫摸莫妲兒的臉龐,神情認真的輕喃。

「別怕,我不會傷害妳。」

莫妲兒眨了眨眼,似乎對即將發生的事情有種莫名的期待與好奇,同時憶起以前得知的相關訊息──女性初夜是會痛的!

傳聞有人痛到差點死掉,還流了很多血,搞得很像是案發現場似,這樣的訊息讓原本期待親密動作的莫妲兒臉色瞬間刷白,緊張到喘不過氣來。

發現莫妲兒的異狀,阿迪南不解的問:「妳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莫妲兒不敢說真話,搖搖頭,艱難的說:「我、我只要喝杯水就好了。」

語畢,趕緊下床往桌上放置精美瓶子一抓,仰頭大口一喝,辛辣的刺痛感讓她差點被嗆到,隨即頭一暈,周圍的畫面開始模糊了起來。

……不、不會吧,她該不會喝到的是……酒?

念頭才剛閃過,身體很自動的將瓶子裡的液體一口氣的喝完,原本緊張擔憂的心情一掃而空,她揚起滿足的笑容,朝瞪大雙眼看著自己的阿迪南甜甜一笑。

「阿迪南……這個好好喝喔,還有多的可以讓我喝嗎?」

「……」阿迪南扶額不語,一副很自責的狀態。

真糟糕,他都忘了將酒收起來,現在看她這副模樣,肯定是醉翻了。

莫妲兒有些不滿自己被無視,她將瓶子隨意放下,搖搖顛顛的跌坐在床上,雙手雙腳並用地爬到阿迪南面前,慵懶地輕喚一聲。

「阿迪南?」

阿迪南沉默地看著莫妲兒無意間暴露出來的誘人乳溝,意外讓他的身體起了反應,眼神一暗,心想覺得這樣的狀態似乎也不錯?

突然間,下身最脆弱的部位傳來一陣劇痛,阿迪南忍痛之餘不忘一看,正好看見莫妲兒一臉發現新奇事物,雙手緊緊抓住他的重要部位,似乎有意要將「他的兄弟」拉離他的身體。

「哇,這是什麼?好有趣啊!」

「別……別這樣抓它,我會死……」阿迪南已經痛到快說不出話來。

莫妲兒困惑地抓了抓手中的「東西」,然後看著阿迪南快陣亡的模樣,不禁鬆了手,無辜的說:「我……我做錯了什麼事嗎?」

對於酒醉後,智商明顯降低許多的莫妲兒,阿迪南實在說不出任何氣話來罵她,只能無奈安撫她外,也期望自己的兄弟別就此陣亡,永遠不能使用。

莫妲兒看阿迪南依然很痛的樣子,想起「痛痛飛飛」這個咒語,二話不說對著「他的兄弟」認真吹氣,嘴裡不時說著「痛痛飛飛」,希望這樣可以減輕他的痛楚。

不料,阿迪南被她這麼一吹,原本呈現陣亡的兄弟立刻復活,再看著她那曖昧的動作,他有些尷尬挪了挪身體,深怕又再一次痛擊。

「妲兒,我……我沒事了,妳可以不用再對它吹氣了。」

阿迪南雖這麼說,但一直維持同樣動作的莫妲兒卻像是沒有聽見他的話一般,繼續進行「痛痛飛飛」的咒語。

沒會兒,莫妲兒的聲音越來越小聲,身子一偏,整個人倒在一旁呼呼大睡了起來。

看著莫妲兒的睡顏,阿迪南不禁鬆了口氣,勉強有逃過一劫的心情,無奈一笑,伸手將她移到正確的位置,擁著她一起入睡。

在睡著前,阿迪南心想著,看來想要有進一步的感情交流還得再過一些時間才行,這次就當作是自己猴急的教訓吧!

 

夜晚,寢室傳來了一些騷動。

「唔?妲兒?妳……妳在幹麻?」

對方沒有出聲,繼續做她想做的事,脫衣。

「……等等,妲兒,妳……妳現在是清醒的嗎?」

對方依然沒有出聲,默默的幫阿迪南脫衣。

「妲兒?妳到底是怎麼了?」

阿迪南有些不解地問,同時對莫妲兒異常的舉動感到困惑,她一直摸他身體做什麼?

沒會兒,他從莫妲兒那雙不同於平常所見的眼神得知,那是莫妲兒的本性……是本性人格出現了!

「呵呵,你不是想要與我有進一步的關係嗎?」

「……」

「所以我來代替理性與你做進一步的關係,你就放心的交給我吧!」

「呃……妲兒,這句話應該是由我來說才對吧?」

「當然不對,這件事得由我主動才行。」

說完,莫妲兒做出誘人的舔唇,暗示性非常明顯。

「……」阿迪南突然有些忌妒,是誰亂教她的本性這些東西?

「不過嘛,我不想走正常路線,所以你要乖乖的配合,別逼我用言靈強迫你喔!」

等等,那句「不想走正常路線」是什麼意思?

阿迪南還來不及理解,莫妲兒手中多了一條粗繩子,俐落地將他的雙手綑綁起來。

阿迪南瞪大雙眼,驚訝地看著莫妲兒手中又多出疑似危險道具的軟鞭。

「呵呵呵呵呵呵……那麼,我們開始進行屬於我們的愉悅之夜吧!」

 

翌日。

因宿醉而頭痛的莫妲兒,疲倦地微睜著雙眼,似乎還有想繼續睡回籠覺的企圖。

可是,當她發覺自己身體處於赤裸狀態時,眼前模糊的畫面也跟著清晰,立刻讓她的睡意散去,整個人嚇得趕緊起床,難以相信自己看到的畫面。

同樣赤裸卻是全身傷痕累累的阿迪南,一臉憔悴的睡在一旁,好像經歷了一場可怕的折磨,讓他就算是在睡覺,也睡得非常不安穩。

阿迪南……阿迪南怎麼會變成這樣?!

莫妲兒顧不得自己為何赤裸的問題,她搖著阿迪南,低聲問道。

「阿迪南?阿迪南,你……你沒事吧?」

阿迪南疲倦地睜開雙眼,毫無光采的金色瞳孔讓莫妲兒不由自主揪心,到底是誰對阿迪南做出這麼殘忍的事情?居然讓他失去以往的光采,要是被她知道了,她一定會好好教訓對方!

漸漸的,阿迪南的目光恢復了光采,他靜靜的凝視莫妲兒好一段時間,輕喃的說:

「妲兒……」

「是?」

「如果妳有這方面的興趣,下次請記得事先告知……」

「啊?」

「我想,我不會有反抗,會盡量配合妳……」

「欸?」

「但是,我有一個小小的請求……」

「呃?」

「能不能請妳不要再喝酒了……」

「咦?」

「還有,能不能請妳的本性不要再出來了……我很害怕……」

「什麼?!」莫妲兒驚慌失措的說,「我、我的本性對你做了什麼事?!」

阿迪南沉默了下,緩緩的說:「妳的本性先是將我綁起來,然後對我(嗶──),再對我(嗶嗶──),不管我怎麼要求住手,妳很愉快的說要我多發出這種聲音,這樣讓妳很興奮,然後妳不顧妳的身體是否可以接受,硬是對我(嗶嗶嗶──),讓我感到很心疼……最後……」

「夠了夠了夠了,別再說了!」

莫妲兒漲紅著臉,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本性居然會對阿迪南做出那些可怕的事情,讓她無法反駁自己……居然是個大變態啊!

「阿迪南,對不起,我不知道我的本性會做出這麼過份的事情,我……我……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彌補……」

阿迪南凝視了好一會兒,微微一笑的說:「以後由我主導可以嗎?」

「呃?」

「可以嗎?」

「……」

「妳不願意?」

「我……我答應你就是了……」

「那,妳願意現在開始彌補我了嗎?」

「………………好。」

莫妲兒說完這句話,整個人已經羞到不敢直視阿迪南,任由他主動擺布自己。

 

幾天後──

「老兄,你真的成功吃了小姐了?」莫拉克一臉八卦的問。

阿迪南微笑不語,算是默認。

「莫妲兒大人沒有反抗嗎?我記得她的本性似乎會為了保護她的純潔,會出面凌虐企圖奪取她的純潔的人……王,你沒遇上這件事?」

帕尼爾的話讓所有人緊盯著阿迪南的反應,結果他露出奸詐的笑容,表情愉悅的說:

「沒有犧牲,果實怎麼會主動獻到面前來讓我品嚐呢?」

「……」

「呵,不跟你們閒聊了,我還有事要忙呢。」

說完,阿迪南完全不管五人臉上古怪的表情,心情愉快離開祕密聚會場所。

很明顯的,阿迪南根本就是想要找莫妲兒繼續要甜頭來吃~

五人沉默了許久,忽然有人開口提議。

「有誰想要向莫妲兒大人說明真相?」

「說了,等於自爆了我們先前努力隱瞞的祭祀事件。」

「……那你打算繼續看那傢伙炫耀那該死的甜蜜嗎?」顯然說出這句話的人,眼睛已經被閃到快瞎掉了。

眾人一致性的搖頭,沒會兒露出惡意的笑容。

彷彿在說:開閃光過頭可是會有大罪降下,千萬別惹毛去死去死團的成員!

 

此刻,另一邊──

「哈啾!」

「咦?阿迪南,你身體不舒服嗎?」一旁的莫妲兒擔心的說。

阿迪南摸了摸鼻子,頭眉微皺,似乎感覺到有人在說他壞話。

「沒事,只是剛好鼻子癢了。」

「是嗎?現在天氣很不穩定,你可要小心別感冒了。」

莫妲兒說完,還是有些不放心,趕緊跑去倒杯溫開水想讓阿迪南飲用。

這時,阿迪南忽然朝遠方正在密謀陰他的五人方向露出詭異的笑容。

──想要陷害他?呵呵,他一定會讓他們絕對沒機會使出來!

 

 

附神巫女番外 - 萬聖夜:野狼與紅帽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