Ⅴ《鮮網專欄應景特典短文》

 

.七夕活動番外極短篇

 

前往鷹族的途中,夜宿野外的兩人正躺在草地上欣賞夜空的星星。

這時莫妲兒像是發現了什麼,拉著阿迪南指向夜空某個方位。

「阿迪南,你看,那是牛郎星與織女星喔。」

阿迪南疑惑地望著莫妲兒所指的地方,卻看不出有什麼特殊。

「那不是普通的星星嗎?怎麼會說是牛郎星與織女星?」

莫妲兒這才想起阿迪南並不知道浪漫七夕傳說,便笑著向他訴說牛郎與織女的故事,同時也說出西洋情人節和白色情人節的由來。

聽完,阿迪南臉上浮現出曖昧的笑容。

「那妳會送我什麼東西?」

「啥?」

「妳說女人會在情人節當天送禮物給男人,那麼妳會送什麼東西給我?」

莫妲兒好沒氣的解釋:「那是要女方送給『喜歡』的異性,你又不是我喜歡的人,我為什麼要送你情人節禮物?」

聞言,阿迪南瞇起雙眼,二話不說直接將她掛在脖子上的太陽項鍊拿起來,然後再掛回去。

「我送妳情人節禮物了,記得下次回禮給我,不然的話……哼哼哼。」

「什麼?哪有人這樣的啊!」

莫妲兒不敢置信阿迪南居然會那麼厚臉皮,用這種暗步招式逼她送禮!

不管,她絕對不會屈於這種行為而回禮給他的!

 

──此時,莫妲兒卻不知道自己在鷹族,會因為送禮事件引發軒然大波。

 

2010年聖誕節特別番外篇

 

望著窗外飄落的雪花,莫妲兒忽然重重地嘆了口氣,讓在場各自忙碌的男人們不由自主停下手邊的工作,困惑地望著她。

「怎麼了?嘆這麼大的氣。」

阿迪南來到莫妲兒身旁,臉上還帶著莫名古怪的笑容。

聽到這樣的問話,莫妲兒用力瞪了他一眼,對他這種睜眼說瞎話的功力越來越佩服。

有人會為了得到聖誕禮物,不但霸道地指定禮物內容,甚至是親手包裝,也就是將她本人強制用紅緞帶綑綁成聖誕禮物嗎!?

只有這個臉皮厚到不可思議的阿迪南才做得出這種事!

唉,是的。

這一切全都要怪她不該應景說出有關聖誕節的故事,才會害得自己落得如此下場。

這時馬薩庫捧著剛做好的古怪糕點,有些期待又害怕受傷地拿到莫妲兒面前,小心翼翼的說:「巫女大人……這有符合您所說的蛋糕嗎?」

莫妲兒瞥了一眼馬薩庫手中的古怪糕點,心裡重重嘆了好幾次氣後,微微一笑。

「是有符合蛋糕的模樣了,辛苦你了,馬薩庫。」

得到讚美,馬薩庫靦腆地將「蛋糕」拿到桌上放好,接著進去廚房將今天獵到又烤得香噴噴的巨鳥料理端了出來。

此刻,門外傳來了莫拉克的呼聲。

「裡面的,幫忙開門啊!」

把門打開一看,莫拉克抱著幾乎快占滿整個室內的怪樹往角落一擺,開始替他選中的怪樹裝飾。

見狀,莫妲兒再度嘆了口氣,決定無視到底。

沒會兒,室內的聖誕節應景裝飾工作已經準備完畢,連同其他聖誕禮物的部份也擺放在樹下,接著是開始享用聖誕大餐的時刻,但是……

「我說……阿迪南,你這樣將我綁起來,我是怎麼吃東西啊?」

身為聖誕禮物最大獎的莫妲兒,瞪著將自己被綑綁到全身動彈不得的兇手。

阿迪南曖昧地笑了笑,伸手將莫妲兒整個人抱到自己的大腿上,接著拿起桌上的餐點,開始一口一口餵食。

在餵食的過程中,莫妲兒嘴角不小心沾到食物的醬汁時,阿迪南便會親自舔乾淨,讓其他男人對這般如此「閃光」的舉動,感到非常不滿。

就在這個時候,身為阿迪南的雙胞胎弟弟,也就是夏德拉非常不滿地拍桌怒吼──

「為什麼只有你一個人霸占她?你忘了當初大家說好的協議嗎!」

這句話,讓不知情的莫妲兒露出驚恐的眼神。

大家在什麼時候協議了令她這個當事人都不曉得的可怕事情啊啊啊?!

特別是夏德拉,他的話讓她產生強烈的不祥預感!

阿迪南挑了一下右眉,目光一一對過每個人充滿含意的眼神後,嘴角一揚。

「弟弟,我可沒有違反當初的協議,再說,你忍心丟下她在旁邊餓肚子嗎?」

聞言,夏德拉說不出反駁的話,只好咬牙切齒地坐下,換馬薩庫說話。

「王,我看巫女大人這樣很不舒服,還是將她身上的緞帶拆了吧!」

阿迪南冷酷地瞪了他一眼:「我不想這麼早拆禮物!」

馬薩庫縮了縮肩膀,只好黯然地低頭吃東西。

「哎,老兄,別那麼生氣,他只是不忍心看到小姐受傷嘛,來來,喝杯米佧諦提供的酒吧!」莫拉克哈哈大笑的說。

接受到莫拉克的暗示,米佧諦微笑地拿酒放到阿迪南面前。

「既然你提早嚐到甜頭,為了懲罰你,馬上將這瓶酒喝光,我們就會原諒你。」

阿迪南瞥了一眼酒瓶,詭異笑道:「只有我一個人喝太不夠意思了吧?不如大家一起乾了,算是結束這頓飯,這樣的提議大家意下如何?」

彷彿是做了最後的通融,所有人表情一致地露出詭異的笑容,一口氣將桌上的酒瓶喝光,這讓心裡早已不安的莫妲兒更是害怕地想掙脫身上的束縛。

果然不出所料,在場所有男人臉上浮現出異常的紅暈,每個人注視著莫妲兒的目光,赤裸裸地透露出他們即將進行壞主意。

「喂喂……你們是怎麼了啊?清醒啊!」

莫妲兒慌忙地大喊,心想著大家不可能只喝了這點酒就全醉了吧!?

第一個動手的阿迪南,帶著燦爛的笑容道:「現在正是拆禮物的好時機。」

「慢、慢著!阿迪南,你現在的眼神非常不正常,給我住手!」

馬薩庫垂著眼簾,紅通通的臉頰地輕撫莫妲兒的頭髮,口中還不斷「哈啊哈啊」。

「巫女大人,您別怕,不然會傷到您的。」

天啊,這是什麼樣的鬼話啊啊啊──

「馬薩庫,你也給我清醒!」莫妲兒尖叫的說。

「哎喲,小姐,大家就是在等這一刻,妳就別這樣掃興嘛。」莫拉克再拿了一瓶酒往嘴灌,臉上的笑容已經邁向猥褻大叔之路了。

這時,最應該要狂野的米佧諦,卻是沉默不語地窩在莫妲兒腿旁,整個人非常羞澀的輕觸她的手指,好像這個舉動是他鼓起最大勇氣才敢做出來的事。

如此極大的反差,讓莫妲兒不知道該不該開口阻止米佧諦。

反觀夏德拉,他則是企圖動手解開莫妲兒腳上的紅緞帶,不願輸給阿迪南拆禮物的速度,開始撕扯著紅緞帶。

眼看著自己身上的緞帶及衣服都快被人扯下來,以及所有人露出色情狂的表情模樣,莫妲兒終於受不了地驚恐大喊。

「大家都給我清醒啊─────!!!」

 

……妲兒……

……莫妲兒……

「……莫妲兒,妳現在馬上給我清醒過來!」

耳熟的怒罵聲,莫妲兒怔怔地看著臉上充滿怒火的阿迪南,沒會兒困惑地看了看四周,發現自己還在山洞裡,而其他人因為她的激動夢話,全都被吵醒了。

原來……原來剛剛是在作夢啊!

莫妲兒鬆了口氣,忍不住露出笑容,這讓阿迪南非常不滿地瞪著她。

「笑什麼,我倒想問問看妳到底夢到什麼,為什麼會說我眼神非常不正常,還叫馬薩庫清醒?」

「咦?」

「是啊,小姐剛剛的情緒超激動的,還不斷大喊大家清醒……現在大家都清醒了,小姐是不是該分享一下剛剛的夢呀?」莫拉克竊笑的說。

「啊……哈哈哈哈哈,沒、沒事,沒什麼,別理我,請大家繼續睡唷!」

「別想這樣打馬虎!」阿迪南強迫打算裝死睡覺的莫妲兒睜開眼睛面對大家。

「厚,真的沒什麼啦!」

莫妲兒已經快笑不出來了,再這樣下去,她那充滿情色的夢境真的會被逼供出來……

誰、誰來阻止這些傢伙啊啊啊───

 

.萬聖節惡搞番外篇

 

萬聖節,據說是里迦瓦大神成功驅趕了邪神亞奇馮所特別設立的日子。

里迦瓦大神:「等等,我何時設立了『萬聖節』這個日子了?」

邪神亞奇馮:「這樣太不公平了,為什麼沒有我的節日?而且還是被驅趕的一方!」

謎之音:「沒辦法,本來應該要請故事背景適當的吸血鬼真祖布洛德先生與他的伴侶紫霓小姐來演出,可惜他們的劇情進度不足,只好拖你們下水了。」

日神&月神:「…………」

謎之音:「咳,兩位應該沒有什麼意見了,那就繼續進行故事吧!」

 

萬聖節,據說是里迦瓦大神成功驅趕了邪神亞奇馮所特別設立的日子。

為了避免邪神亞奇馮說里迦瓦大神太沒品……咳,是太沒仁慈之心,所以萬聖節當天特別允許信奉邪神亞奇馮的幼童信徒,可以到家門口裝飾南瓜燈的地方索取節慶糖果與零食,以求兩派信徒之間的和平。

當然,身為里迦瓦大神的信徒,這一天絕對不可以對邪神亞奇馮的幼童信徒做出任何傷害,否則那一整年將會惡運纏身。

夜晚到來,家家戶戶開始進行萬聖節的節慶活動。

然而,身為大神巫女的娜雅,卻是非常憂愁的望向窗外。

沒會兒,她轉頭看著正很開心地吃著萬聖節餐點的莫妲兒,突然靈光一閃,笑咪咪的來到她的面前。

「莫妲兒,我有件事需要妳的幫忙。」

滿嘴都是南瓜派的莫妲兒,邊吃邊說:「姆唔娜、娜雅……小姐請說。」

「我想請妳假扮邪神一派的幼童信徒到阿迪南大人家門口索取糖果。」

喀啷一聲,莫妲兒手中的湯匙掉落,一臉震驚的看著娜雅,見她非常認真的模樣,差點脫口說出「妳是在開玩笑吧?」的話語瞬間憋回心中。

「呃,娜雅小姐……阿迪南家不是住在隔壁嗎?直接去跟他要不就行了?」

娜雅沮喪的說:「我是大神巫女,怎麼可以違反自己的身份投入邪神懷中。」

莫妲兒苦笑的說:「呃……可是,娜雅小姐,我已經成年了耶……就算要假扮邪神的幼童信徒,似乎不合適吧?」

彷彿等待這句話,娜雅臉上的沮喪一掃而空,手中多了一套不知從何冒出來的衣服。

「這點妳放心,妳的模樣看起來還沒成年,穿上這套『魔女見習生』的服裝就可以騙過所有人了。」

莫妲兒囧著臉,指著衣服道:「娜雅小姐,妳那件衣服是從哪來的?」

「喔,這是剛剛有位新來的侍女送來的服裝,她說這是最新款式的萬聖節服裝。」

……是哪個穿越者送上這套衣服!?

看著娜雅一臉期待的模樣,莫妲兒只好勉為其難的接下這個任務。

過了一會兒,換上「魔女見習生」服裝的莫妲兒,極為不習慣地拉著澎澎裙,同時,她也想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娜雅小姐,我在更衣的時候發現沒有可以遮住臉的面具,恐怕這樣會讓曾見過我的人識破,更別提經常見到我的阿迪南大人……不如讓我穿上斗篷,效果會比較好呢?」

娜雅想了想,仔細打量著莫妲兒的模樣,搖頭笑道。

「放心,就算妳被識破了,大家也是會原諒妳的。」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出門前,莫妲兒接下娜雅準備的籃子,聽著她最後的叮嚀。

「為了避免被邪神信徒識破妳的身份,妳記得要先到其他家門前要完糖果之後,再到阿迪南大人家索取喔!」

「是,我知道了。」

踏出家門,莫妲兒突然產生不妙的直覺。

望向眼前看似熱鬧的景象,她先搜尋了一下目標,發現有五間房子沒什麼人敲門,或許向這五家要糖果,應該可以很快完成這次的任務。

決定好目標,莫妲兒來到第一個目標,鷹之家門前敲門。

「叩叩叩。」

「來了。」

門一打開,出現了一名年約十八歲的少年,只見他笑容一僵,愣在門口看著莫妲兒。

莫妲兒也愣住,怎麼第一個出來開門的人會是馬薩庫啊啊啊!

但是,任務還是得完成,所以莫妲兒握緊雙拳,做勢搗蛋的模樣──

「不給糖,我就要搗蛋。」

「噗──」

馬薩庫趕緊往一旁摀住自己的鼻子,努力阻止流鼻血。

見狀,莫妲兒嚇得趕緊拿手帕幫忙止血,擔憂的說:「馬薩庫,你沒事吧?」

馬薩庫漲紅著臉,一邊摀鼻,一邊搖頭的說:「沒事沒事!」

過了一段時間,馬薩庫終於不流鼻血後,他趕緊拿出早已準備好的糖果,貼心地放在莫妲兒的籃子上,然後推著她離開門口。

過程中,馬薩庫一直不敢正眼直視莫妲兒,令她擔憂的說。

「馬薩庫,你真的不要緊嗎?為什麼要一直躲避直視我呢?」

聞言,馬薩庫趕緊抬頭想解釋,當他看見莫妲兒無意識做出心中最想看到的萌姿勢後,又再一次受到重擊,整個人躺在地上,鼻血已經止不住了。

沒會兒,馬薩庫一臉滿足地向莫妲兒道謝。

莫妲兒滿頭問號的被馬薩庫送出門口,還意外得到一件斗篷,在他慎重地幫自己穿上斗篷,沒露出一絲「魔女見習生」的服裝後,才一邊流著鼻血,一邊目送她離開。

莫妲兒囧著臉,決定忽略心中一直試圖出現的「答案」。

 

來到第二個目標,狼之家門口。

莫妲兒在敲完門之後,幾分鐘過去,遲遲等不到人開門,她忍不住再敲一次門,這時她感覺到斗篷被人扯動,她回頭一看,一隻銀白色的大狼坐在她身後。

「咦,白白?」

大狼露出一絲厭惡的神情,隨即閃過一絲狡猾目光,便拉著她進入屋內,沒會兒聽到莫妲兒的尖叫。

「哇啊啊啊啊──!有暴露狂啊啊啊!」

顧不得糖果是否有拿到,莫妲兒將身上的斗篷解下直接砸向已恢復人形的米佧諦,像逃命一樣準備奪門而出。

忽然衣領被米佧諦抓住,一時掙脫不了的情況下,莫妲兒的籃子多了新的糖果。

「這是懲罰,下次別穿這種服裝出來,會有危險的。」

說完,米佧諦做出與馬薩庫一樣的行為,親手替她穿上斗篷,讓人看不見她身上那套魔女見習生服裝。

再次被送出門外,莫妲兒哀傷掩面,她的眼睛被汙染了啦……

 

來到第三個目標,熊之家門口。

這一次莫妲兒謹慎地敲敲門,靜待對方開門。

沒會兒,打開門的剎那,出現的人居然是住在熊之家後面的牛之家的人──伊奈堤。

「……」

「……」

兩人互相沉默後,伊奈堤默默地拿出熊之家準備好的糖果遞給莫妲兒。

接下糖果,莫妲兒還是忍不住問道。

「為什麼是你出來應門,莫拉克在幹麻啊?」

伊奈堤一樣沉默不語,不過他往旁邊一站,讓莫妲兒可以看見屋內的情況。

莫妲兒探頭一看,莫拉克正在發酒瘋,不時拉著人一起拼酒,豪邁的酒鬼模樣讓她忍不住惡寒了一下。

當下,莫妲兒立即向伊奈堤道謝之後迅速閃離熊之家門前,以免自己被拉進去喝酒。

 

來到第四個目標,蠍之家門口。

一陣寒風吹過,望向眼前陰森恐怖又荒涼的門口,莫妲兒忍不住拉緊斗篷。

這是什麼恐怖片才會出現的陰森鬼屋造景啊啊啊!

有必要為了萬聖節,將自己家整個改造成這副德性嗎?!

莫妲兒臉部抽蓄了幾下,吞吞口水之後,小心翼翼地敲了一下門。

突然一聲淒慘的尖叫聲嚇得莫妲兒退後幾步,一個不小心整個人慘跌在地上。

莫妲兒恐懼地想,這家的人也太變態了吧!居然還搞了這種恐怖音效!

此時,腐朽的門喀啦一聲,緩緩的打開,一隻蒼白的手從門內伸了出來,手中還拿著幾顆糖果,當事人似乎不願意露臉,直接交出糖果打發行事。

莫妲兒見狀,趕緊接下糖果,向對方說聲謝謝後,匆忙離開。

 

來到第五個目標,也是最終目標──阿迪南的家門口。

看著眼前非常敷衍應付萬聖節慶的裝飾,不知為何,莫妲兒眼皮一直在跳,總覺得她要是敲下這個門,似乎會發生比前面四家還要恐怖的事情……

為了娜雅小姐的心願,莫妲兒深吸了幾次呼吸之後,鼓起勇氣地敲下這道門。

但是,她才剛敲下門不到三秒,身後傳來了阿迪南呼喚自己的聲音,而眼前打開門的人,則是夏德拉。

媽呀?!現在是什麼情況啊啊啊啊!這分明是雙面夾攻啊!更別提夏德拉什麼時候搬到阿迪南家裡住了?

「哎呀,真難得會看到妳來找我們呢。」阿迪南笑道。

「…………!!!」

莫妲兒遵從本能馬上轉身逃跑,可惜被雙生子聯手抓住,動也動不了。

「這麼快就離開了,會不會太小看了『萬聖節』的節慶呢?」

夏德拉對阿迪南做了一個眼神暗示,後者理解地點點頭。

「那麼我們就進屋好好慶祝一下『萬聖節』吧!」阿迪南燦笑的說。

「等等,你們不能對我做出傷害,這樣會違反規則的!」莫妲兒趕緊遞出法則,希望這兩個惡魔雙生子別一時昏了頭,自毀自己的運氣。

兩兄弟互望了一眼,同時露出邪惡的笑容。

「妳又不是邪神一派的幼童信徒,惡運什麼的是不會實施在我們身上的。」

「………」

「吶,夏德拉,你有什麼新招可以來建議一下?」

「有是有,只是她會辛苦一點。」

慢著!這麼奇怪的對話是怎麼回事?!

受不了這種話題的莫妲兒,尖叫的說:「我還有娜雅小姐的任務要做,你們不可以拖我進去屋子啦!我要回去交差!」

阿迪南與夏德拉各自挑了下眉,夏德拉馬上拿出幾顆糖果丟進莫妲兒的籃子,而阿迪南則是抽出她的籃子,對著門外一喊──

「赫爾姆,將這東西拿回去還給娜雅,順便轉達今晚莫妲兒不會回去了。」

「咦?!」莫妲兒錯愕不已。

「是,在下遵命。」

不知從哪冒出來的赫爾姆接下阿迪南手中的籃子,在他憐憫的眼神下,莫妲兒已經被拖進屋內,開始進行雙生子版的驚悚萬聖節。

 

隔壁,娜雅家。

當娜雅收到赫爾姆帶回來的籃子,並且得知莫妲兒被兩兄弟強制留下不會回家之後,整個人變得極為陰沉,似乎非常後悔當初為何要堅持不自己去討糖果。

不過,幸好莫妲兒不是單獨與阿迪南大人獨處,有夏德拉在,發生什麼事她也不會覺得太在意。(莫妲兒欲哭無淚的說:為什麼兩兄弟在,妳反而不會憤怒啊?!!)

望著籃子中屬於阿迪南家的糖果,娜雅馬上拆下其中一顆的包裝,丟進嘴裡品嘗。

酸酸甜甜的滋味,果然還是阿迪南家的糖果最棒最好吃了!

 

此刻,阿迪南家。

「不要啊!娜雅小姐快來救我,我不要跟這兩個變態玩COSPLAY啦!」

「別亂動,妳還有這個要穿上。」

阿迪南強壓著莫妲兒的身體,逼她換上他手中的衣服,咳,是情趣衣服。

「走開,我不要穿啦!」莫妲兒努力掙扎,卻還是被成功換上衣服。

一旁負責架住人的夏德拉,見莫妲兒極為不配合,一臉壞笑的說。

「妳要是再不配合,可別怪我們兩個失控喔?」

「…………」

天啊!誰來阻止這兩個變態啊啊啊!!!

 

──場外加映──

上天似乎聽見了莫妲兒吶喊,這時大門被人打開了。

「喲~~這裡還真熱鬧啊!來來來,大家一起來喝酒慶祝一下!」

進門的人是莫拉克,他手裡抱著兩大箱酒,似乎打算不醉不歸。

緊接著在後的是伊奈堤,他被迫扛著四大箱酒進來屋內,表情有些無奈。

「喔,就只有你們嗎?」阿迪南問道。

「其他人待會就到。」莫拉克拿起一瓶酒開始喝起來了。

莫妲兒見狀,有些害怕的想逃跑,可惜被夏德拉緊緊抓住不放,只能待在原地。

鳴鳴鳴,剛剛到熊之家就已經看到莫拉克發酒瘋拉人喝酒,現在他跑過來這,是不是代表那些人全部陣亡,所以要繼續找受害者來拼酒?

這時門口傳來了香噴噴的味道,一看,馬薩庫扛了兩大籃,裡面放滿了令人食指大動的地方美食。

「我把下酒菜帶來了,這份量應該夠大家吃吧?不夠的話我再去弄一些過來。」

「夠了夠了,快來陪我喝酒。」莫拉克哈了一口酒氣,開心笑道。

馬薩庫順從的接下莫拉克遞來的酒杯,正要喝下時,米佧諦拖著正在掙扎的「沙包」出現在門口。

「我把人帶來了。」

將「沙包」丟到人群中央,「沙包」立刻摀住自己的臉,不敢面對大家。

「遮什麼遮,自己打扮的不就是要給人看嗎?」米佧諦微笑的說。

「沙包」小聲抗議的說:「我是扮給自己看的……又不是給你們看。」

米佧諦向馬薩庫使了個眼,立即將「沙包」架住,讓大家看清楚他臉上的模樣。

莫妲兒見狀,終於明白為什麼到蠍之家討糖果的時候,出來應門只有一隻手了。

那是象徵鬼怪的臉部塗鴉,連身上的衣服也充滿「特色」,讓人一眼看出那是邪神一派的幼童信徒基本打扮。

原來,帕尼爾也想體驗這項活動啊!

「喔喔?看來在場有兩個偽裝邪神一派的幼童信徒喔?」出聲的是隔壁村蛇之家的當家──史爾克。

「史爾克你來啦?那一起來參與懲罰活動吧!」阿迪南邀約的說。

「咦──?」莫妲兒和帕尼爾異口同聲發出驚呼。

「好啊,正好最近有幾個不錯的點子可以拿來試驗。」史爾克一邊捲起袖子,一邊燦笑的說。

「在懲罰以前先來喝酒!」莫拉克早就迫不及待的丟了幾瓶酒給其他人。

「沒問題!」

莫妲兒與帕尼爾面面相覷,看著那群各持著酒瓶的男人們豪邁地互相敬酒,貌似現在是逃跑的最佳時候吧?

兩人做好眼神交流後,莫妲兒和帕尼爾立刻朝反方向奔跑,死也不要被抓去當史爾克的試驗品啊!

似乎早就料到兩人想逃跑了,眾人各自施放最擅長的招式束縛了兩人,將他們困在一起之後,每個人揚起了惡魔的笑容。

「看來這個懲罰要花很久的時間才能結束喔?」

「那麼就開始吧!」

無視莫妲兒和帕尼爾恐懼又掙扎的模樣,眾人開始動手進行「懲罰遊戲」。

從這一刻起,阿迪南家傳來可怕的慘叫聲和惡魔般邪惡的笑聲意外成了邪神一派的幼童信徒口中禁止靠近的危險地帶。

傳說,只要到這個家門口討糖果,會被可怕的雙生子抓進去屋內進行恐怖的事情,而被抓進去的人,從此以後下落不明。

想保命的人,千萬不要靠近這個可怕的地方!

 

2011年聖誕節特別惡搞番外篇

 

自從在2010年聖誕節做了那場可怕的惡夢後,莫妲兒很害怕聖誕節的到來。

因為有了節慶應景特別演出(?),她覺得自己過得比平常更淒慘,因此對「節慶」的印象非常不好,希望未來有關應景節慶的時候別再叫她出來演出了。

當然,她最不希望2011年的聖誕節又跟去年一樣往情色發展去了。

謎之音:「大家就是愛看妳被眾男調戲,請認命吧!」

莫妲兒:「……現在劇情進度的蠍族季節並不符合聖誕節,這次可以略過了吧?」

謎之音:「哼哼哼,就知道妳會這麼說,別忘了上次萬聖節就沒管那麼多,妳還不是照玩的那麼開心,不管!讀者世界為大,妳別想逃避這次的演出。」

莫妲兒:「囧,我哪有玩的那麼開心,我都是被欺負的那一方耶!」

謎之音:「嘛,別擔心,這次我特別為妳準備了一個聖誕節禮物,只要妳利用的妥當,說不定可以看見眾男們展現出難得一見的稀有畫面,怎麼樣?心不心動啊?」

莫妲兒:「那會傷害到我嗎?」

謎之音:「咳,只要妳懂得自保就不怕受傷害。」

莫妲兒:「……那我還是不要演出好了。」

話才剛說完,四周突然一陣天旋地轉,莫妲兒的腦海中傳來了謎之音的話語。

在這麼重要的節慶裡,怎麼可能會讓妳拒絕演出呢?

為了服務眾讀者,今日蠍族強制切換冬季。

當然,此夢結束,妳會忘記與我交談的記憶,好好享受吧!

「什麼?!」

話一說完,已起身坐在床上的莫妲兒回神發現在場五人滿臉困惑地盯著自己猛看,而她卻忘了剛才自己夢到了什麼,尷尬地打算躺床繼續睡覺。

曾遇過莫妲兒脫口說出夢話的類似情況,阿迪南狐疑地瞇起雙眼,正要問話時,外面傳來了匆促的跑步聲,接著聽到大喊──

「不、不好了!外、外面在下雪啊!」

眾人愣住,現在明明是夏季,哪來的雪可以下啊!

當阿迪南一行人決定出去查探,不該離開石室的帕尼爾也因為好奇心作祟決定跟著大家一起離開,留下莫妲兒獨自待在石室……雖然她也很想跟著大家出去。

這時莫妲兒注意到懷中多了一小袋子以及附上一張寫著「吃我」的小卡片,打開袋子一看,是聖誕節應景食物──薑餅。

不知為何莫妲兒有種不想吃的衝動,但是身體已自動拿起一塊薑餅。

才剛咬了一口,眼前突然冒出一陣濃煙,嗆得她猛咳嗽,趕緊下床離開,不料,令她震驚的意外就這樣發生了!

一雙略顯得粗大的大手映入眼中,且身下多了怪異感,莫妲兒連忙低頭一看,媽呀!她的胸部怎麼不見了!!

莫妲兒焦急地摸著平胸,她、她好不容易成長到B的胸部居然平了!加上隱藏在雙腿間的「東西」,她……她該不會是變成男人了!?

一段時間過後,入口傳來了眾男的聲音。

「真詭異,這種時候怎麼會下起雪來了……該不會是異族有什麼陰謀在啊?」鷹族長馬薩庫立刻往陰謀聯想。

「異族沒這種本事可以下雪,說不定這是斯格彼翁蠍神的神諭呢!」熊族長莫拉克搓著雙手,等著雪積厚一點再邀人一起玩雪球大戰。

「斯格彼翁的神諭?帕尼爾,你倒說說看,這神諭是想表達什麼?」狼族長米佧諦轉向正好奇把玩難得一見的稀有雪冰,完全不理他的蠍族長帕尼爾。

一直沉默沒說話的阿迪南,突然喊道:「莫妲兒呢?」

眾人往床上一看,空無一人,立刻臉色大變,開始找尋莫妲兒的下落,沒兩三下就找到她了。

眾人在隱密角落看見莫妲兒拿出斗篷把自己整個人蓋住試圖躲起來的模樣,令人有些哭笑不得。

阿迪南無奈地邊說邊拉開斗篷的說:「妳是怎麼了?把自己蓋成這……」

眾人沉默地看著眼前的「人」,不禁疑惑了起來。

「你是誰?」

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名短髮微翹,頭頂還有一根壓都壓不住的呆毛,一臉受到驚嚇又好欺負的少年。

雖然少年緊緊揪住斗篷不願讓人看見他的裸身舉動,讓在場的男人們感到很怪異,但眼尖的阿迪南卻注意到少年胸口居然有印記!

阿迪南震驚地扯下少年的斗篷,日、月、鷹、狼、熊族印記一個也不少地出現在少年身上,大聲驚呼:「你是莫妲兒!?」

莫妲兒欲哭無淚地點頭,雙手不忘搶回斗篷蓋住自己的身體,就算變男的,她也不想被他們看見自己的裸體啊!

其他人同樣驚震不已,異口同聲──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事後,經過莫妲兒的解釋,大家目光緊盯著那包放滿了不少薑餅的「毒物」。

「確定就是這個害妳變成男人?」阿迪南瞇起雙眼問道。

「……不信你可以吃看看。」莫妲兒不滿的說。

聞言,眾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後似乎達成了什麼共識,莫拉克與米佧諦居然將帕尼爾整個人制伏,接著馬薩庫拿出一塊薑餅,等著阿迪南的指令。

被當成實驗品的帕尼爾掙扎大喊:「怎麼會是選我?!快放開我!」

阿迪南環抱著胸,陰險笑道:「帕尼爾,你不是很喜歡研究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嗎?這次讓你研究出這種毒物,理當由你嚐嚐變女人的滋味吧!」

「這東西才不是我做出來的!不要誤會我!」帕尼爾激動說道。

沒人相信帕尼爾的話,阿迪南對馬薩庫點了點頭,後者立刻將薑餅塞入帕尼爾的嘴巴,剎那間冒出一陣濃煙將五人團團包住,頓時所有人邊咳嗽邊遠離,隨即也被自己身上的變化嚇傻眼了。

位於安全地區的莫妲兒,看著眼前各自展現自己「嬌媚」模樣的「男人」們,感覺到自己的青筋快爆出來了。

瞧瞧,阿迪南雙手叉腰,毫不掩飾自己「巨乳」的自豪感,且外表又是成熟美麗的女王大姊姊模樣。

馬薩庫是介於成熟與青澀的階段,嬌羞地雙手抱胸試圖遮掩那比阿迪南還要小一些的巨乳,卻還是讓人忌妒!

米佧諦則是帶有野性氣息的女人,一臉好奇地撫摸自己的胸部,似乎對這新體驗很有新鮮感,有企圖往下研究,馬上被莫妲兒拿東西丟過去阻止。

至於莫拉克……看了莫妲兒都想哭,居然比阿迪南那恐怖的巨乳還要大是怎樣?!

反觀帕尼爾,雖然不比前四位雄偉,但是那目測還有C的大小,還是讓莫妲兒忍不住囧rz地捶地痛哭。

「沒天良啊,這是什麼世界……太不公平了!為什麼你們性轉換之後,胸部居然比我還是女性時還要『巨大』!!」

說到這,莫妲兒馬上兇惡地站在阿迪南面前,可惜,就算變成了男人,身高的差距還是維持以前的高度。

阿迪南微笑地拍拍莫妲兒的肩,安慰道:「沒關係,妳還有機會可以變大的。」

「……」莫妲兒瞇起雙眼,非常不滿阿迪南露出同情的眼神。

「王,現在不是開這種玩笑的時候吧?這樣下去我們是不是得一直當女人啊?」馬薩庫拉著不知不覺變長的長髮,擔憂的說。

「說的也是,帕尼爾,你有辦法變回來嗎?」阿迪南問道。

帕尼爾神情凝重地盯著小卡片的模樣引起大家的好奇,這時小卡片上面的文字變了!

 

祝各位聖誕節快樂!

想要恢復模樣的話,請再次食用薑餅,即可恢復原狀。

 

見狀,所有人再次你看我我看你,似乎沒人想吃薑餅,最後是由莫拉克問道。

「難得變性,你們真要那麼快變回來嗎?」

眾人表情明顯露出不願意,特別是莫妲兒,她蹙眉的說:「雖然變成了男人不是我的本意,不過至少我這副模樣可以抵抗病痛,更不怕貞操上的危險。」

眾人聞言,忽然露出詭異的笑容,甚至有人同情地拍拍莫妲兒的肩,彷彿她說出非常天真的話,惹得她忍不住大聲嚷嚷。

「你們幹麻用這種表情看我,難道我有說錯嗎?」

「妳看看我們現在的狀態,妳覺得妳的貞操會沒問題嗎?」阿迪南故意用自己的巨乳撞一下莫妲兒,暗示性非常明顯。

被那可怕的「人間兇器」狠狠一撞差點跌倒,莫妲兒囧著臉,二話不說拿起一塊薑餅要吃下去時,被阿迪南搶走。

「別急,都還沒體驗當男人的樂趣,這麼快變回來就不好玩了。」

「我沒興趣被你們調戲啊!」莫妲兒又想拿出一塊薑餅時,整包袋子被莫拉克拿走。

「小姐,妳別那麼害羞嘛,當男的樂趣很多,像老兄就想引導妳享受男性的樂趣,妳就好好玩一下嘛!」莫拉克笑呵呵的說。

「就只能找他來引導嗎?我也不會輸他!」米佧諦不甘示弱的說。

「那、那我……」馬薩庫害羞的想加入調戲陣容。

莫妲兒的囧臉已經呈現「吶喊」狀態,她忍不住吼道──

「你們這群男人……都已經變成女人了,就該有女人的矜持!別像飢渴很久的色女好嘛!」指向阿迪南,「特別是你,別想對我亂來!」

「所以,決定要變回來了嗎?」

帕尼爾忽然認真開口詢問,讓所有人像是被潑冷水一般陷入沉默,特別是四位打算繼續調戲莫妲兒的「男性」們。

──真是個不懂得看氣氛的傢伙!

阿迪南向其他三位夥伴使了個眼神,後者會意地走到帕尼爾面前,面帶燦爛的笑容將他拖了出去,只留下莫妲兒與阿迪南獨處。

瞬間察覺到情況不妙,莫妲兒趕緊跟著眾人腳步離開,隨即被早料到她會烙跑的阿迪南抓住,曖昧地貼在她耳旁道:「想逃?」

莫妲兒被熱氣吹得全身雞皮疙瘩,害怕地大叫。

「阿迪南,你、你現在是女人,你不可以對我亂來!」

「哎呀,我都不在意了,妳還擔心什麼?」阿迪南愉快笑道,「放心,妳不會有什麼損失,我會讓妳明白男人的『快樂』是什麼。」

「我不要啊啊~~~~!!!」

莫妲兒悽慘的叫聲傳了出來,站在地下入口前的四人同時搖搖頭,為她默哀三秒。

「我們這樣離開,真的沒問題嗎?」帕尼爾皺眉道。

「不然呢?你想破壞老兄的樂趣嗎?」莫拉克笑呵呵的說。

「……他是不會真的吃了莫妲兒,你就安心等待吧!」米佧諦說完,忍不住抓起自己的胸部,繼續研究這種奇妙的感覺。

馬薩庫害羞的說:「我都無所謂,只要能讓巫女大人開心就好了。」

聞言,三人內心同時OS:開心?恐怕是恨死他們了吧!

一段時間過後,已恢復男兒身的四族之長沉默地看著正拼命哭泣的莫妲兒,彷彿遭受過什麼樣屈辱的事情,令人不得不在意地望向一旁慵懶地側躺,無聊把玩自己手指的阿迪南。

「我說王啊……你真的吃了巫女大人了?」帕尼爾忍不住問道。

阿迪南瞥了一眼莫妲兒,輕笑道:「沒有。」

眾人內心OS:沒吃會哭成那樣?!

「那巫女大人為什麼會哭成這樣?」帕尼爾繼續問,這問題也是其他人想知道的事。

「這個嘛……」

阿迪南忽然噗哧一笑,微笑不語地拿起一塊薑餅往嘴裡一丟,瞬間恢復男兒身,然後小聲地告訴四人真相後,帶著愉快的笑容離開石室。

反觀聽到真相的四人,則是帶著不可思議的眼神望向阿迪南離去的背影。

……這男人心理到底有多變態啊?

居然為了捉弄莫妲兒,竟親手幫她打(嗶──),這簡直是在毀少女心中的純潔,難怪她會哭成這樣!

眾人面面相覷,似乎確認了彼此所想的決定。

 

──以後還是少惹阿迪南這個變態為妙!

 

.男性角色人氣投票短篇

 

經歷過為期兩週的《附神巫女男性角色人氣票選活動》(此為鮮網專欄突發性活動),人氣男角的排名出來了!

最初的目的除了想調查大家比較喜歡哪位男角外,還有就是給予其他沒有短篇的角色有自己故事的機會。

結果,出乎意料的……又是阿迪南得到了勝利!

現在公布當時各角色的票數,投票總數:301人。

 

第一名:阿迪南,131票。

第二名:史爾克,61票。

第三名:米佧諦,44票。

第四名:夏德拉,29票。

第五名:馬薩庫,15票。

第六名:帕尼爾,12票。

第七名:莫拉克,9票。

 

那麼,我們就從最後一名開始採訪吧!

 

活動記者:「莫拉克先生,關於你的人氣票數只有得到九票,是人氣中的最後一名,你現在的心情是什麼?」

莫拉克:「啊?我是最後一名呀?」

活動記者:「是的,原本大家等著沙包最後一名,看看他會不會因此大哭,不料票數極轉彎贏過了你,現在來表達一下你此刻的心情。」

莫拉克:「原來是這樣,要讓帕尼爾哭很簡單,待會就可以看到了。」

活動記者:「……現在是在訪問你現在的心情……」

莫拉克:「我?現在的心情很好啊。」納悶的回應。

活動記者:「……好,我們採訪下一位。」

 

活動記者:「帕尼爾先生,這次舉辦了男性角色人氣票選活動,你得到第六名,請問你現在有什麼感想?」

帕尼爾:「真的嗎?我得到第六名?我不是倒數第一名?!」

活動記者:「是真的,你的票數贏過莫拉克,是倒數第二名。」

帕尼爾:「喔喔喔!實在太感動了!」開始默默哭泣。

活動記者:「……帕尼爾先生?」

帕尼爾:「不……沒事,我、我還有事要忙,先走一步了。」一邊哭,一邊暗爽的離開。

活動記者:「…………下一位。」

 

活動記者:「馬薩庫先生,這次舉辦的人氣票選活動,你得到第五名,請問你有什麼話想跟大家說?」

馬薩庫:「請問那是什麼?」拿著食材準備料理中。

活動記者:「就是……」講解中。

馬薩庫:「原來是這種活動啊!」炒菜中。

活動記者:「是的,那麼你現在有什麼感想要向大家說呢?」

馬薩庫:「嗯嗯……不知今天的菜色合不合莫妲兒大人的味口呢,希望她會喜歡我今天做的新嘗試。」

活動記者:「……除了這個感想,你沒有對這次人氣票選活動有其他想法嗎?」

馬薩庫思考了一下:「能得到大家的青睞我很高興,謝謝大家。」

活動記者:「……好,謝謝馬薩庫先生的感言。」

 

活動記者:「夏德拉先生,這次舉辦了……喀嘰!」麥克風被夏德拉打掉,正被兇惡瞪眼中。

夏德拉:「別跟我說話!」

活動記者:「先生別這麼生氣,有話好好說啊!」

夏德拉:「滾!」

活動記者狼狽離開:「咳咳,看來夏德拉先生輸給阿迪南先生的部份讓他很生氣,那麼我們繼續採訪下一位。」

 

活動記者:「米佧諦先生,這次人氣票選活動得到了第三名,請問你有什麼心情想向大家表達呢?」

米佧諦露出紳士的微笑:「非常謝謝大家的厚愛,這次能得到第三名,我非常的高興,請大家敬請期待第二屆人氣票選活動,我相信我一定可以得到第一名的。」

活動記者:「呃……嗯!很有自信的說法,不過,聽說這是唯一一次的人氣票選活動,恐怕你的心願無法完成。」

米佧諦:「什麼?!這不是第一屆人氣票選活動嗎?應該還有第二屆啊!」

活動記者:「事實上,這個人氣投票活動只是用來測試投票系統是否可以在專欄運行,所以……你們已經沒戲分啦!」

米佧諦:「怎麼會這樣!我不服氣,我要上訴!」

活動記者趕緊烙跑:「總之,我們趕緊採訪下一位。」

 

活動記者:「史爾克先生……」被盯得壓力很大中。

史爾克:「我知道你想問什麼。」慵懶地側躺在抱枕堆中。

活動記者:「那麼……」

史爾克:「輸給那傻子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只不過那些失去戲分的人大概已經開始計劃如何幹掉第一名,好讓自己得到短篇演出的機會。」

活動記者:「……那你呢?會想『幹掉』第一名嗎?」

史爾克:「當然不會,當第一名會被大家怨恨詛咒,我才不想當活箭靶。」燦笑中。

活動記者:「……是,我明白了,感謝你非常合作接受我們的採訪。」

史爾克:「不會不會,倒是你,待會要小心別被他們的小把戲危及到自己的命啊。」

活動記者一臉震驚:「是是是,感謝你的提醒,我會非常小心!」

 

活動記者非常小心翼翼的注意周圍是否有危險動靜:「阿迪南先生,這次人氣票選活動得到了第一名,取得了個人專屬短篇演出的機會,請問你有什麼感想與期望的演出呢?」

阿迪南:「……罷演。」

活動記者:「啊?不好意思,請你再說一次?」

阿迪南:「我說……我要罷演!」

活動記者:「欸?!罷演?這是你人氣第一名所得到的獎品,你真要忍心放棄?」

阿迪南:「沒有莫妲兒一起演對手戲,演起來很沒勁,我不想演了。」整個人側躺在床上,一臉不想動的表情。

活動記者:「啊……啊啊,可、可是……」

阿迪南:「再說,我自己的故事已經演了那麼多,幾乎所有的底都掀光了,已經沒故事可以演了。」

活動記者:「怎麼會說沒故事可以演了,還有很多劇情可以演啊!」

阿迪南:「是嗎?」垂眸思索中。

活動記者:「是啊,就像個人生活點滴之類的……」活動記者突然停住了聲音,瞪大雙眼看著那群企圖偷襲的男人們。

阿迪南像是感應到大家的殺意,忽然燦爛一笑:「好吧,那我把短篇的機會讓給大家,劇本就選擇比較特別一點的『性轉換』囉!」

 

此刻,一陣強烈的白光一閃而過,頓時間,整個世界產生了巨大變化。

待人們回過神時,他們也將進行不一樣的全新世界觀與人生。

殊不知,這個影響居然也改變了過去曾發生的事情。

因此,新的傳說,新的體驗即將上演──……

 

 

附神巫女番外 - 萬聖夜:野狼與紅帽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