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之劇本番外短篇用  

   

在一處七坪大的演員休息室,魏絡瓔與桃子琅正安靜地看著手中的劇本。

沒會兒的時間,魏絡瓔臉色蒼白地放下名為《七夕傳說之牛郎織女》的劇本,抬頭瞪著眼前的男子,語氣虛弱的指著劇本。

「……這是在開玩笑吧?」

「導演是認真的。」坐在對面的桃子琅面帶微笑的說。

魏絡瓔張了張嘴,悲催地心想:是呀,她就是知道導演是認真的,才會忍不住妄想這是在開玩笑。

因為……她根本不想跟桃子琅這個腹黑鬼畜的傢伙演對手戲!

「桃先生,我們不適合演這種戲碼。」魏絡瓔婉轉地說,眼神期望對方能夠妥協不合演。

「怎麼會不適合?」桃子琅臉上的笑容更加深刻,「我覺得這劇本很適合我們,簡直是我們另一世的故事。」

聞言,魏絡瓔氣勢微弱地反駁 ,如果仔細有看她的雙手,就能發現她雙手正冒著細小的冷汗。

「桃先生,如果我沒記錯,我們前幾世並沒有經歷像牛郎織女那樣的相愛故事。」魏絡瓔說完這句話,沒意外看見桃子琅眼神帶有熟悉詭譎的意圖,不禁讓她本能地顫抖起來。

從前幾世的記憶得知,那是他想好好「調教」她的特殊眼神,也因這樣的眼神,使她勾起許多不好的回憶。

鳴,為什麼現在她還得跟他在這裡一起演戲?

明明她都特地從和國轉世到灣國逃離命運的糾纏了,為什麼他還是輕易的找到她,並且一起上演現代版的《桃太郎打鬼》的戲碼呢?現在還多了個七夕故事要演……鳴鳴,她好想全部都拒絕,徹底斬斷這個孽緣命運。

「呵呵,看來妳現在又在想著我是不是打算對妳進行調教了?」

「呃……沒、沒有。」魏絡瓔苦笑的說,身體不由自主往距離自己最近的門稍稍移動了些。

桃子琅垂眸思索,沒會兒露出好商量的笑容道。

「絡瓔,如果妳想拒演七夕傳說也是可以。」

聽到這樣的話,魏絡瓔眼睛一亮,透露著她期待桃子琅下一句話。

「取而代之是重新上演我們前幾世的故事,如何?」

「……駁回。」可惡的腹黑鬼畜!

魏絡瓔含淚地開始背記劇本台詞,就在兩人沉默了好一段時間後,桃子琅開口了。

「說起來,我真覺得這個牛郎個性跟我很像,說不定他就是我呢。」

「牛郎沒有你那麼腹黑鬼畜的屬性好嗎。」

正在認真背台詞的魏絡瓔一個不注意脫口說出內心對桃子琅的稱呼,等到她意識到自己說錯了什麼,抬頭一看,正好看見他揚起燦爛的笑容直視著自己。

「哎呀,原來妳心中一直這樣看待我,看來我不好好表現一下自己的腹黑鬼畜屬性,似乎有點對不起妳的期待呢。」

桃子琅說完,起身準備走到魏絡瓔身旁,後者驚恐地抓起隨身物品,二話不說衝到門前準備逃命。

可惜,一個手掌用力將半開的門撞了回去,連同她也被撞到門前動彈不得。

鳴鳴鳴,她被「門咚」了!

「對、對不起,我錯了,請不要傷害我。」魏絡瓔害怕地緊閉著眼,鴕鳥心態拿著隨身物品擋在臉上不敢面對桃子琅。

魏絡瓔心裡雖然害怕桃子琅的強勢舉動,但她最擔心的是桃子琅要是再跟前幾世那樣對她監禁Play進行毫無人道的鬼畜遊戲,難保自己的靈魂不會壞掉。

要知道,她為了能夠從他帶給自己的靈魂傷害進行治療,可是花了好大的代價才能恢復到原本的狀態,她可不想再經歷這些事啊!

「呵,害怕嗎?」

「請、請不要這樣!」

桃子琅故意貼近魏絡瓔的耳邊吹著曖昧的熱氣,讓她受不了地縮著肩躲避他的親密動作,心裡驚慌地祈禱外頭的工作人員能夠快點進來救她。

可惜,她的期望落空了。

就這樣兩人在門前進行曖昧行為。

直到桃子琅覺得玩夠了,才在魏絡瓔耳旁低聲道:「雖說妳不想演這個劇本,不過我得告訴妳這故事還有後續沒有被收錄書籍裡,是鮮少人知的真正結局。」

「喔?那真正的結局是?」魏絡瓔困惑的問道。

桃子琅揚起詭異的笑容道:「故事的後半段講述著牛郎看上的織女被天界那群傢伙限制了自由,他非常不甘於只在七月七日跟織女見上一面,因此他暗地裡計劃,趁著某個大妖破壞天界支柱時,偷偷帶著織女下凡轉世。然而這個舉動被那群傢伙發現了,但也來不及阻止轉世,所以那群傢伙在兩人轉世前一刻干涉命運,讓他們成了永生世仇。」

說到這,桃子琅眼神中透露出一絲怒意,臉上的笑容卻是笑得非常燦爛,讓近距離見到這畫面的魏絡瓔本能地顫抖起來,但心裡對他口中的故事感到疑惑。

這個劇情怎麼感覺哪裡怪怪的?

「說起來很可笑,原本那群傢伙想把牛郎的身世命運弄得很慘,卻沒料到他有神牛的保護,在當時妖、鬼、人共存的混亂時代成了一名退鬼師,因此那群傢伙只好對織女下手,以七月七日的當月鬼節為靈感,讓織女成了牛郎的敵人──鬼族的公主,期望他們可以上演一場人、鬼大戰的戲碼。」

聽到這,魏絡瓔睜大雙眼看著桃子琅,她終於聽懂他在說什麼故事了。

「只可惜這位鬼族公主太弱了,一下子就被前來打鬼的桃太郎捕捉回去飼養,在那群傢伙看不到的地方度過一段美好的時光啊。」

桃子琅說完故事,臉上已經呈現回味的滿足模樣,引來了魏絡瓔一陣惡寒。

「……你也真會編故事,居然有辦法將這兩個不同的故事扯在一起。」魏絡瓔忍不住吐槽道。

「喔?不相信我這故事?」

「正常人都不會相信你這個故事。」魏絡瓔好沒氣的說,同時也感覺到氣氛變得不錯,對桃子琅的警戒也跟著放鬆了不少。

察覺到魏絡瓔放鬆,桃子琅拍拍她的頭笑道:「不排斥跟我演這場戲了嗎?」

「這個嘛……要看你的態度囉。」

魏絡瓔態度不再抗拒的模樣,讓桃子琅見機準備調戲的剎那,門外傳來的敲門聲驚動了兩人。

魏絡瓔連忙推開桃子琅將門打開,是一名在導演身旁負責跑腿的工作人員。

「不好意思,打擾兩位休息。導演要我過來傳話,由於上層取消特別節目的演出,因此兩位可以先回去休息,等待下次演出的通知。」

說完話,工作人員朝兩人點點頭後,轉身離開繼續忙其他事。

得到這樣的消息,兩人的心情大大不同。

桃子琅「嘖」的一聲,口中喃喃自語著:看來那群傢伙還是不死心,連這種「演戲」都不允許讓他們進行,有這麼怕她想起一切嗎?

魏絡瓔沒聽清楚桃子琅在嘀咕什麼,反而趁他還沒回過神趕緊離開休息室,確定彼此距離很遠,並且周圍都有人之後,她才敢大聲向桃子琅道別。

「桃先生,今天辛苦了,下次見。」

沒等對方回應,魏絡瓔像逃命似的溜不見,讓終於回過神桃子琅有些懊悔自己反應太慢,只能盯著她逃命的身影目送她離開。

沒會兒,他露出詭譎的笑容喃喃自語。

「沒關係,我們這一世還有很多時間可以慢慢耗,下次正劇開演的時候,我會將這次無法演出以及妳偷偷逃跑的份加倍奉還,我的櫻姬。」

 

就這樣,兩人各自回到屬於自己的所在,等待著下一次劇本正式上演的那一刻……

 

《七夕番外完》

 

──場外──

導演正被一群天界上司碎碎念中,欲哭無淚地心想:她只是想要趁節慶來做點宣傳表演,又不是真要將尚未開播的戲劇內容向觀眾劇透啊!

導演:各位老大,能不能別在唸了,我頭很痛。

上司A:妳就是太任意妄為,才會每一次都把事情搞得難以收拾。

導演:鳴……

上司B:哭也沒用,妳欠我們很多劇本都還沒完成,我們現在代替觀眾來督促妳,在妳完成一個段落前,不准妳擅自做特別演出的劇本。

導演:……知道了QAQ

 

 

《後記》

 

其實是太久沒感受將熱騰騰的文立刻發表出來的滋味(都快忘了這種快樂的感覺了),所以趁著七夕這天將還在構思編寫的自嗨文寫點正劇開演前的自嗨番外短文。

撇開書名不談(越來越覺得自己是取名無能Orz),我想大家從內容中就已經可以看出這是什麼樣的故事了,角色背景也差不多交待完畢(誤),剩下的,就是努力從雙子煉獄模式中將腦中的文字寫進word裡。

寫得順利的話,會盡快將文分享給大家看喲!

 

By 喚兒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