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藏祭 - 字樣封面.png

清晨,霧氣未散。

初夏的寧靜山林傳來陣陣鳴鳥叫聲,歌頌著大自然的美好。

如此美好的早晨,卻被遠方傳來了異聲所破壞,嚇跑了鳥群們。

那是一輛行駛中的老舊公車。

老舊公車開了好長一段路後,在偏僻荒涼的山野路旁停下來。

我頂著嚴重睡眠不足的模樣下了車,回頭目送一日只行駛早晚二班次的公車離去。

沒會兒,一陣山區特有的寒風吹過,我下意識拉了拉身上的薄外套,望向一旁斑駁的公車站牌上寫著「隱山村」。

從頭到尾通往隱山村的乘客只有我一人。

自公車入山之後,路途上沒有看到任何一家民宅,不禁讓我想起昨晚好不容易找到可以通往隱山村的公車站前等車,卻要被資歷淺的站務人員質疑我是不是在找碴,故意說出一個不存在的地名來亂。

老實說,我也很懷疑是否有這地方存在,可交通資訊確實有註明隱山村的存在,我也只能照著上面指示前往搭車啊!

重重嘆了口氣,我拿出地圖開始往隱山村的方向前進。

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我在既又餓又疲倦的情況下,終於在幾乎荒廢的野山石道小徑裡找到隱山村的入口。

那是一條陡長被濃霧遮得看不到盡頭的陡峭石梯。

四周圍樹林密布見不著陽光的陰森氣氛,夾雜腐爛悶臭的寒風陣陣吹過。

在毫無人氣的環境下,我突然覺得這裡真是個殺人棄屍的好地方。

同時,我也產生了一個可怕的念頭。

隱山村……其實已經滅村了吧?

只可惜,我根本無法逃避現實,從這裡返回到溫暖的家當個懶惰的宅女。

默默將地圖收進隨身包包後,我開始往年久失修的危險石梯往上爬。

爬著爬著,在經歷第十次差點跌落山下的那一刻,我終於忍不住大喊──

「可惡,為什麼我得被趕出家門來參加什麼鬼祭典啊!」

一想到無良的雙親在早上六點的時候,興高采烈將我這個熬了兩天夜,入睡不到一小時的夜貓子強挖起床,並自動自發收拾幫我的行李後,順勢將我推到門口前給了一張破舊地圖。

並強烈要求我得在明天中午以前抵達隱山村參加祭典,否則要將我所有辛苦收藏的二次元特典珍品全數拿去拍賣,同時禁用3C電子產品與停止供應零用錢,甚至還用「逐出家門」來威脅我。

這一點,讓我非常的不、開、心!

更扯的是他們居然要求我得獨自一人前往,也不想想當年我在山林失憶失蹤的事件讓他們嚇得半死,還不准我偷邀朋友陪同……

嘖,他們是對我太有信心了嗎?

完全不怕我會出什麼意外啊!

我憤憤不平地踩踏著石梯,一邊咒罵雙親,一邊努力不去思考到底還要爬多久的時間才能爬到頂端。

走著走著,整個人的思緒漸漸被迴盪在整個山林的清脆鳥鳴聲吸引。

那就像是在高歌著某種旋律,不禁讓我停下腳步,回頭望向不知何時被濃霧遮掩看不見底部的石梯,接著在望向同樣看不清頂端的石梯。

唉,還有好長一段路吶……

時間不知不覺過了三個多小時。

四周依然濃霧未散的怪異感,讓我皺起眉來。

感覺很不對勁吶……

這時周圍開始出現如同人們在私語一般的奇怪窸窣聲,我想了想,大概是自己太累了,才會出現幻聽現象。當下,決定原地休息。

坐在帶些青苔的石梯上,我拿起水壺喝了幾口水,吃了點麵包補充一下體力,偶爾觀察明明沒人,卻有種莫名視線在盯著自己的四周環境。

說實在,我是該感到害怕的。

可在經歷了那場童年意外,我喪失了當時的記憶,不但忘了自己是如何出現在深山,更不記得事後如何離開那個地方。

唯有對那件事的記憶來源,就是偶爾以夢中方式呈現童年惡夢來猜測我可能的遭遇。

除此之外,不知是否受到驚嚇過度的影響,我失去辨識人的樣貌能力,最後被診斷出罹患了面部辨識能力缺乏症,俗稱臉盲症的精神疾病。

或許是因為臉盲症的關係,像這種古怪氣氛對我來說一點也不可怕,該感到可怕的是面對活生生的人。

因為我會變成這副模樣,就是受到活人的陷害才會變這樣,而且在夢中的那些妖怪實際上也沒有真正害到我,頂多就是嚇嚇我罷了。

那麼,我有必要為這種怪聲音產生害怕的感覺嗎?

根本不需要。

休息夠了,我起身拿起背包準備出發。

此刻遠方響起了清脆的鈴鐺與鼓聲,仔細凝聽還能聽到人們對話的吵雜聲,就像是──祭典開始!

回過神,我早已迫不及待往上爬。

隨著距離的縮短,我終於看見佇立在石梯的終點。

那是造型有如日本神社常見的鳥居,並且由間距約兩人寬相近的四道石門所組成。

當我踏上最後一個石梯,穿過第四道佇立在入口的石門後,一直揮散不去的濃霧頓時散開,映入眼中的畫面令我久久無法言語。

狹窄的樹林石道上兩旁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攤位,每個攤位上所擺上的商品可說是跳蚤市場及特殊門道的古董市集才會出現的物品。

但,這些不是令我愣住的真正主因。

眼前出現的「人們」所穿著的改良式古裝造型,簡直就是──專業Cosplay盛會。

我揉了揉眼睛,確定不是因為太疲倦想睡而產生幻覺後,整個人非常興奮地四處觀望,想好好參觀一下這場特殊的盛會。

啊啊,想不到爸媽那麼瞭解我的喜好,有這麼棒的場合,還一臉傲嬌的逼我參加這場「祭典」。

這份令人愉快的驚喜,回去後一定會好好謝謝他們的好意!

現在看著那些叫賣與逛攤的人們身上的裝扮不知花了多少心力準備,用得材質非常好。特別是扮成動物擬人的Coser,連獸嘴的部份都能一張一合展現開口說話的效果,簡直像真得一樣。

此時我的肩膀被身後的人拍了拍,回頭一看,一個活像是真熊的「人」對著我開口。

「小女孩,別待在這發呆,妳擋到大家的路了。」

「啊,真是抱歉。」

我連忙移開位置,讓這位身高超過兩百公分的「人」通行。

對方向我點頭示意,便走到其中一個攤位低頭看著商品,完全沒把我這個算是異類看在眼裡。

不知為何,我心裡出現奇怪的違和感。

我歪著頭想了想,忽然意識到──他是真的熊!

等等,既然這裡有會說話的熊……那、那麼,該不會……

我連忙望向那群角色扮演的獸人們正拿起食攤的點心,張開獸嘴一口一口的食用。

「吚────唔!」

連忙摀住自己差點失控的嘴,我驚恐地四處張望,確定沒「人」注意到自己後,忍不住在內心收回感激雙親的話,內心吶喊著──

爸,媽,你們怎麼會強制要求我來參加妖怪祭典啊!

……現在回家還來的及嗎?

我欲哭無淚望著來來往往的「人」群好一段時間,忽然注意到那群人見到我的反應與前一位熊先生一樣平淡,彷彿我跟他們是一夥的……咦?

我趕緊低頭看著自己的手腳。

嗯,看起來是正常人類的模樣,連同自己觸摸的臉頰和頭沒什麼突出物或是毛茸茸的感覺。

那背後呢?

緩緩回頭一看,一對宛如傳說中小天使般的純白色小翅膀架在背後,隨我的情緒起伏微張微合。

我看傻了眼,下意識伸手往容易觸摸到羽毛的部位,快速拔下一根羽毛──瞬間悽慘的叫聲響遍整個山林。

該死,是真的翅膀!

,
創作者介紹

《夢の世界記録ノート》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