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藏祭 - 字樣封面.png

我含淚地忍住拔毛的痛楚,也因這個痛楚一掃原本的疲倦感,讓我現在特別有精神。

這時周圍傳來窣交談聲,談論的對象正是我。

「她是笨蛋嗎?居然拔自己的羽毛。」

……不好意思,我不是笨蛋,只是稍微蠢了一點,誰知道這對翅膀是真的!

「她看起來似乎是第一次參加祭典,而且身旁沒有陪同者,難不成她是獨自通過門的考驗?」

「門怎麼會允許小孩子參加祭典!肯定是用了什麼方法騙過門才能進來這裡。」

「那可不一定,搞不好她有過人之處,否則不可能獨自通過門的考驗。」

「這……也對,能通過門的考驗都有一定程度的實力,只是這次的祭典太重要了,如果那些被選中的人能夠成功達成任務,天界的煩惱就能減輕了。」

「就是說啊。」

眾人碎碎念了好一會兒,話題轉向別的方向。

「話說回來,不知道天界派來什麼樣子的大人物呢。」

「肯定是力量強大的大人物。」

「力量強大?你是新來的?」

「不,我參加過三次祭典,只是對祭典的起源並不是很瞭解。」

「喔,那你肯定不知道赤妖的厲害。」

「是的,請問赤妖是誰?」

「赤妖就是……你買我攤子的東西再跟你說他是誰。」

「……你真會做生意!」

我盯著那群七嘴八舌討論著我聽不太懂的內容,總覺得我誤打誤撞來到了不應該來的地方,加上祭典本身的含意,恐怕並不是單純慶祝的意思。

說起來,家人並沒有特別交代我參加祭典要做什麼,那麼我趁現在離開這裡,或許可以避開不斷湧出的不安感,也能讓這個莫名其妙冒出來的小翅膀消失不見。

只是我對自己變成了妖怪這件事,心裡居然沒有太大難以接受的違和情緒。

真是有夠奇怪!

決定好目標,我二話不說直接下山。

雖然背後的翅膀讓我無法背起行李,至少在走下坡的時候可以不費力地拖著行李……儘管如此,我還是得思考回到都市前該怎麼隱藏這對翅膀。

如此完美的計劃行動在我踏出石門的剎那,悲劇地被石梯上的青苔絆倒,整個人華麗地往下跌去。

眼看著自己越來越貼近石梯,我忍不住閉上雙眼預想自己會跌多慘,輕則多處擦傷,重則嚴重骨折,甚至是死亡。

腦海不斷閃過悲觀的念頭,迎面而來的風也不斷的吹拂臉龐。

我注意到不對勁,悄悄地微睜開眼睛一看,頓時驚訝地張大嘴巴,不敢相信我居然在──飛翔。

不,正確來說,我是順著風勢往下滑翔。

我偷瞄著身後張開雙翼的翅膀,觀察到身體非常自然地隨風擺動,彷彿自己早已熟悉飛翔一般,令我感到驚奇。

撇開我的行李還卡在上頭的階梯,不然照這種下山模式,肯定不用花半小時就可以達到,多輕鬆吶。

這時的我,似乎是真正接受自己已成了妖怪的事實。

所以對於下山不再那麼急著想回家,再說,我現在也算是一名妖怪,難得來到人類不可能參加的妖怪祭典,說不定能挖到不一樣的體驗與神奇道具。

搞不好我還可以拿來賣給有興趣的人大賺一筆。

打著這樣的念頭,我輕巧地停止往下滑翔,轉身打算往上飛去。

沒想到我只能半跳半飛的往上爬。

 

再度回到石門入口,時間正好是正午十二點。

又餓又累的我,決定找個小吃攤坐著填飽肚子。

等我用完餐準備離開時,才注意到周圍氣氛有些凝重。

現場不管是攤販或是遊客,每人嚴肅地討論著我有聽沒有懂的話。

大概抓出來的重點是,在我努力重回石門的那段時間,有位原本應該到場卻沒在既定時間到場的「祭主」失蹤了。

因此,嚴重影響了祭典的進行。

不知是不是氣氛的關係,我總覺得先前不安感再度湧出,甚至是加深了恐懼的成份。

我想了想,現在有兩條路可以選擇。

第一,什麼都不逛,直接下山等公車回家。

第二,快速逛攤,找出一個屬於祭典的證明物給雙親一個交代,表示我有完成「參加祭典」的要求。

選擇第一條路,我肯定會被無良的雙親逐出家門,心愛的收藏品也會消失,說什麼我也不能走這條路。

那麼,我也只剩下第二條路可以走了。

秉持著快速逛攤的精神,我粗略瀏覽各家攤位。

當中有幾樣東西挺吸引我的注意力,特別停留幾分鐘欣賞,也有想購買的念頭。

可惜那些物品的價格實在太貴,憑我身上帶來的錢可說是付不起。

這個小小失落的心情並不影響我想早早回家的念頭。

逛著逛著,我來到了祭典主場。

那是一座中式廟宇混合著日式神社風格的建築物。

看到這樣的建築物,我第一閃過的念頭是──這算是廟宇還是神社?

沒會兒,旁人的對話正好替我解答了,答案是隱山神廟。

位於廣場的中央空地擺放著燃燒不完全的火堆,周圍則是圍繞著一大圈的草繩阻絕了人們的接近,明顯是這次祭典的重點活動。

但是站在草繩旁,穿著類似漢服的祭司們卻是面有難色地注視眼前的火光,似乎快要熄滅的火堆會影響祭典的進行,造成不好的情況發生。

祭司們表現出來的凝重情緒,迅速影響周圍觀望的人群。

漸漸的,凝重的氣氛讓沒什麼在意祭典是否順利完成的我,確確實實地感受到情況相當不樂觀。

當下,我決定返回石門離開。

走沒幾步,神廟的後殿建築突然傳來玻璃破碎的巨響,緊接著響起令人產生暈眩難受的尖銳聲,讓所有人本能地掩耳穩住自己的意識。

待聲音緩和後,後殿出現了一道熊熊火柱,像是有生命般的火龍開始點燃周圍的建築,下一秒便是人人驚慌尖叫著離開。

望著慌忙收拾物品的攤販及趕著離開的遊客混亂畫面,慢半拍的我也跟著慌張起來。

此刻守在火堆旁的祭司們拿起手中的錫仗齊聲朗誦著咒語,彷彿是在對付什麼人似,引來更劇烈的爆炸聲。

短暫失神的我趕緊逃離現場,以免自己被爆炸碎片給擊中,成了捲進了莫名戰爭下的受害者。

混亂之中,我隱約聽到後方有人在咆哮。

似乎在說敢時間拖延什麼的,那就休怪他不照規矩抓人等等令人惡寒的話,同時還見到那團火龍已燒到我身後,嚇得我加快腳步逃跑。

在我跑了一小段路後,一陣劇烈的風浪吹得我幾乎快飛離地面。

待風力減弱後,周圍突然傳來一聲驚呼,那些各種吵雜的聲音停了,只剩下我奔跑擺動的聲音。

如此古怪的情況,雖然讓我有些好奇地想回頭看,但也因為這樣的異常,心裡湧出的強烈警訊使我更加奮力向前衝。

奇怪的是,我的衣領像被什麼東西勾住,力道大到我不管怎麼擺動都弄不掉,只能原地跑步,非常詭異無法繼續向前進。

這時,我注意到周圍的人面露驚恐,加快速度遠離我身旁。

猶如我的背後有隻會吃人的野獸,不禁讓我困惑地回頭,想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阻止我逃命。

然後,這一回頭可不得了了。

那是一名擺明就想找人幹架,年約二十七歲,身材高大的俊美男子。

他有著一頭活像烈焰的赤紅捲長髮,衣著打扮為黑色日式視覺系,渾身散發出惹不起的流氓氣勢。

雖然對方外觀看起來跟人類沒兩樣,但是他的金色獸眼很直接的說明根本不是人類,是擁有人類俊美外表的可怕大妖怪。

這讓生平不惹事的我更加著急得想掙脫逃命。

鳴鳴鳴,我錯了,我不該認為妖怪是只會嚇人不會害人。

我不想被人揍得回不了家啊啊啊──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