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藏祭 - 字樣封面.png

「妳就是這次派來對付我的敵人?」

男子低沉穩重的嗓音,讓我產生現在面對的是一名事業有成企業家的錯覺。

可惜,搭上男子的視覺系流氓臭臉,專業的企業家形象就會立刻毀滅。

不過……我什麼時候成了他的敵人了?

男子見我沒有回答,立即露出兇惡的表情威脅。

「快說!妳到底是不是我的敵人?」

說完,男子周圍還冒出了一團團的火焰緩緩靠近我。

一感受到炙熱疼痛的觸感,嚇得我繃緊神經澄清。

「不、不是,我不是你的敵人,你找錯人了!」

「找錯人?」

男子蹙緊眉頭不滿意我的回答,便將我整個人拎起離開地面,強迫我看著他那雙銳利的金色獸眼,害我下意識避開對方的獸眼。

總覺得對上他的獸眼,下一秒我就會獵奇地被撕成兩半,然後對方颯爽地拍拍手,繼續找他要找的「敵人」。

「如果妳不是敵人,那妳為什麼身上會有敵人的氣息?」

「啊?」

「不懂嗎?」男子撇撇嘴,目光朝向她背後的翅膀上下打量。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長翅膀,我明明是個人類!」我連忙搖頭澄清。

「妳是人類……?那妳是怎麼有辦法來到這裡?」男子語帶威脅,「敢說謊,我滅了妳的魂體。」

感受到身旁的火焰快燒到我的衣服,我幾乎尖叫解釋。

「我是爬上來的!」

「爬上來?門有這麼簡單的考驗讓人類進入隱山之地?」男子一臉古怪的說。

「是石梯,我是爬了超~~長的石梯上山。」

當我回答完後,忽然驚覺我居然緊張到把事實說的像是謊言,可是……大家不是都爬石梯上來,難不成還有別條路可以抵達這裡?

男子蹙緊眉頭地來來回回打量著我的表情好幾次,幾乎讓我相信自己快被對方幹掉後,男子忽然鬆了手,像在趕蒼蠅似地揮揮手。

「走吧走吧,既然妳不是我的敵人,那就離我遠一點,免得我誤殺了妳。」

沒料到對方會這麼爽快放人,我死裡逃生地綻放笑容。

「謝謝你!我保證一定會離你很遠很遠!」

我愉快地轉身逃命,完全沒看到我說完道謝後,對方的臉上浮現出怪異的表情,彷彿在說──怎麼會有人向他道謝?

男子伸手往胸前一揮,手中忽然出現一本黑書,他翻開其中幾頁快速瀏覽。

直到他停留在一頁觀看許久,讓周圍恐懼他的人們有些好奇男子手中的黑書是否為傳聞中的聖物。

沒會兒,男子蹙緊眉頭地收回黑書,第一次看見黑書裡的內容出現了異常的訊息,令他望向早已跑遠不見我的蹤影方向之後,也跟著離開現場。

 

在街道人數變少的情況下,我順利回到通往下山的石門出口附近。

雖然方才遇到大妖怪的意外插曲相當驚險,不過在我徹底感受到生命的珍貴之後,累積在身上的疲勞已經達到了極限。

現在,我需要馬上回家休息!

雖然想回家的心情非常迫切,可惜我還有很大的問題要面對。

那就是背後的翅膀。

不過,拜現今人們早已習慣偶爾出現的Cosplay角色來看,我可以假裝自己正在扮演不知名的角色。

只是出了會場就得撤裝的潛規則,沒遵守的我,恐怕會被Coser界批得滿頭包,而且還會被人拍照上傳網路兼人肉搜索。

想要日後過平靜的生活,我還是得隱藏這對小翅膀才行。

正當我認真思考該如何隱藏翅膀時,衣領又被人勾住不讓我繼續往前走。

待我回過神,已經被人拖著遠離石門有好一段路,接著整個人被拎起往後一轉,沒意外對上一雙金色獸眼。

從那雙金色獸眼中得知對方想殺人滅口的意圖相當明顯,同時,先前恐嚇我的團團火焰再度聚集身旁。

精神與體力極度疲勞的狀況下,再次莫名奇妙面臨生死關頭的我,理智線啪啦一聲斷了,令我當場暴怒──

「喂!不是說好要放我走嗎?怎麼回頭抓著我不放,還用這麼不舒服又討厭的姿勢限制住我的行動,有必要這樣嗎?你不會以為自己是大妖怪就可以這麼過份說話不算話欺負人!」

我非常不滿的憤怒情緒反應在背後的小翅膀。只見小翅膀拍呀拍的,居然就這樣飄了起來,讓我正在處於發洩憤怒的情緒瞬間被新奇感取代。

因此,我忽略了眼前那位先是被我暴怒模樣看傻了眼,隨後與我一起被小翅膀吸引的男子眼神有了奇妙的變化。

最後,男子鬆開了手,讓我如初學的鳥兒在周圍試飛。

玩了好一會兒,我終於注意到對方似乎還沉溺於欣賞我自得其樂的狀態,完全沒有要抓我的意思。

靈機一動,我藉著自HIGH模式悄悄往石門方向飛去,打算來個下坡衝刺飛逃命。

只可惜,我並不知道隨著自己越來越接近石門,小翅膀便將我緊張害怕的情緒展現出來,使得我越飛越失敗,幾乎是用小跑步的方式往石門前進。

因此,在我快踏出石門的瞬間,衣領再度被人勾住,與對方的金色獸眼互相對看。

「……」

「……」

大概是對望的時間太久,男子主動打破沉默,態度不再像剛才那樣兇惡,連團團火焰也收了起來。

「妳是什麼人?為什麼我的書沒有妳的記錄。」

見對方如此誠懇求問的態度,我反而皺起眉頭,思考著對方問了一個我不知該怎麼回答的奇怪問題。

想了想,還是選擇最保守又誠實的回答。

「我是個路人,一個普通路人並不會被人記錄成書是很正常的事。」

男子聽了,儘管眼神中有些疑惑,卻認同我的回答,放手不再限制我的行動。

一獲得自由,我暗自鬆了口氣,正想離開時,男子叫住了我。

「喂。」

我狐疑地回頭看他。

「妳知道天界派來對付我的人在哪吧?」

「什麼?」

「妳知道我的敵人在哪,對吧?」

……天曉得他的敵人會在哪。

「不說,我就要滅了妳的魂體。」

聞言,理智線再度崩壞的我生氣的說──

「我不知道你的敵人在哪!」

「可我的直覺告訴我,妳一定知道在我的敵人在哪。」

「我不知道。」

「妳一定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妳知道。」

「我不知道!」

「不管,妳一定知道我的敵人在哪,故意護著他們不說。」

「……」

天啊,這是哪來煩人的任性大妖怪!

而且他還是個邏輯有問題傢伙,當我是什麼都知道的萬事通路人嗎?

我忍著差點爆出口的內心話,開始打量周圍凡是被我瞄到就想隱藏身影的路人們。

不知為何,我有種非常火大的感覺。

憑什麼他們沒事,而我偏偏被大妖怪抓著逼問天曉得的敵人?

當下,我決定隨便拖個人下水,便指著距離最遠偷瞄著他們,一頭醒目的金色短髮男子道:「喏,那個人就是你要找的人,去吧去吧,別再煩我了。」

男子回頭望向倒楣鬼。

原以為我只是單純在唬他,在見到對方後,紛紛露出驚訝的表情,當場那位倒楣鬼飛快地轉身逃命。

男子立即大笑。

「好啊,原來你躲在那裡,難怪我找不到,別跑!看我怎麼收拾你。」

語畢,男子猶如一陣風般地消失不見,留下誤打誤撞指出真正的敵人下落,表情呈現傻眼的我。

這時周圍的人們看待我的目光有些古怪,似乎我能指出大妖怪的敵人下落是件不可思議的事。

可惜我沒那種精神體力去猜測大家的想法,能趁現在離開這裡才是最要緊的事。

拿起被大妖怪弄掉的背包,我順利地走到石門內。

在我穿過第一道門要往第二道門的空隙間,不知哪裡冒出來的手忽然抓住我的右手臂,一個用力,便我陷入了奇怪的隧道,漸漸失去了意識──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