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藏祭 - 字樣封面.png

叮鈴──

風鈴清脆的聲音響繞耳際,伴隨著清香的氣味喚醒了沉睡的我。

第一眼便是看到天花板上的燈具風格為常見的日式風,我那尚未清醒的腦袋浮現出的第一個念頭是──嗯?這次旅行的房間是走日式風?

叮鈴──

清脆的風鈴聲再度響起,我順著聲音望去,正好看見窗框上掛著一串沒有使用任何細線,不知用何種原理構成飄浮現象,造型奇特的風鈴。

盯了許久,腦袋迷糊的思緒漸漸清晰,猛然起身看著自己身處的陌生環境。

這次我被趕出家門根本沒時間訂房,哪來的旅館可住啊!

這時我注意到自己的背包與黑粗框眼鏡被放在枕頭上方,不禁困惑了起來。

奇怪,是誰帶我來到這個房間?

不過這不是重點,重要的是背後的翅膀不見了!

我開心地左右回頭看著自己的背後,雙手不時摸背確認,確定小翅膀真的不見之後,才真正的鬆了口氣。

呼,太好了,我可以回到正常人的生活了。

喜悅的心情沒有維持很久,當我戴好眼鏡,從背包裡面拿出手機看一下時間的瞬間──嗯?

我抬頭望著窗外的景色,是白天。

再次低頭確認一下手機顯示的時間,是傍晚準備要進入晚餐時間。

「……怪了,難不成有時差?還是手機出問題了?」

我整個眉頭打結了起來,一邊上網確認時間與自己所在位置,一邊冷靜地回想自己失去意識前的情況。

記得我在穿越石門的路途中,介於第一與第二道門的空隙憑空出現了一隻手將我拉進縫隙裡,接著陷入一個奇怪的空間隧道後就沒意識了。

按照這段記憶來推算,我應該是被不知名的妖怪帶到這裡。

望著眼前和室房的部份擺設現代人特有的基本家電用品,不像是逛攤時見到那些古意盎然的景象,我還真有可能認定今天看到那群參加祭典的妖怪們全都是不懂現代3C家電為何物的古董級妖怪。

只是……為什麼這裡有現代3C產品,卻沒辦法連上網路確認我人到底在哪啊!

連手機電話也撥不出去,原因是出在「深山區」的關係嗎?

我有點逃避現實地閉上雙眼,苦惱接下來該怎麼面對我最討厭的難題。

「那個……妳的手機沒有問題,而是這裡是隱山,介於妖界與人界的中心地帶,時間季節的景觀流動有時與人界不一樣,不過隱山的時間是依照人界來計算,所以妳不用擔心時間不一樣。」

忽然響起的男子嗓音以及一股寒氣撲鼻而來,我驚恐地睜開雙眼,映入眼中的畫面是一雙放大的橙色獸眼,以及血肉模糊到難以辨識的男性臉龐。

「唔啊啊啊啊─────有鬼啊啊啊!」

我嚇得放聲大叫,雙手更是用力推開對方,連滾帶爬地躲到角落掩臉不敢直視對方,就怕對方血肉模糊的臉再度貼近我的面前。

跌坐地上的金髮男子有些錯愕,連忙出聲安撫。

「妳不要那麼害怕啦,我是妖,不是鬼。」

「你怎麼可能不是鬼,明明你的臉已經血肉模糊到難以辨識,只有死得非常悽慘的鬼才會有這樣的臉!」

金髮男子表情顯得很苦悶,憋屈的開口。

「我這是被揍到鼻青臉腫,應該還不至於血肉模糊到死得非常悽慘的鬼臉吧?」

聞言,我從指縫偷偷打量著金髮男子,真如他所說的那樣,他的臉是被人狠狠揍過的傷痕,沒有乍看之下那麼可怕。

不知為何我居然有點愧疚感……是因為對方露出哀怨憋屈的苦主臉關係嗎?

撇開他臉上的傷痕不談,他散發出來的「橙色」光芒還真耀眼,居然連他的肉體都遮不住他體內那道強烈的靈魂光芒,這就是「大妖怪」的靈魂光芒?

不對,如果是大妖怪的靈魂光芒,為何他會比那位火爆的大妖怪還來得耀眼?

論力量及實力,那位火爆大妖怪可是不輸眼前這位妖怪,靈魂光芒卻輸他?

真是有夠奇怪。

金髮男子見我沒那麼害怕他,正想繼續說話時,遠方傳來雜亂急促的跑步聲,似乎是受到方才的尖叫聲吸引過來,同時傳來對話──

「呵呵,小姑娘終於醒來了。」

「趕快把事情搞定,我還想早點回去,跟你們聚在一起實在太危險了。」

「怕啥,儀式沒開始,赤妖就算搶到東西也不算數。」

「我說你們啊,都不在意剛剛那道悽慘的叫聲嗎?搞不好那傢伙會因為對方長得太像『那位大人』而按耐不住發情出手了?」

「放心,他對人類沒興趣。」

「欸欸欸,我沒聽錯吧?你們怎麼會抓人類來這裡,按規定不是限制妖族才能參加嗎?抓錯人了?」

「亂講!我可是有確定她的背後有長白色翅膀才敢拉她進來捏,所以我很肯定她是妖,不是人類捏。」

「你那『捏』聲口頭禪能不能改掉,聽了很煩。」

雜亂的腳步聲已抵達門前,但他們似乎太專注在爭論上,一不小心失手將整個拉門給拆了。

我被這樣突如其來的出場畫面嚇到,隨即皺起眉頭看著那群穿著簡直是時空錯亂的陌生男人們,手忍不住伸進眼鏡裡按著莫名發疼的雙眼皮。

先不提他們的出場有多驚人,我對眼前這些包含被人揍到鼻青臉腫的金髮男子在內,雖然可以明確知道他們全都是令人忌妒到爆的美形男,也能仔細形容他們的部分特徵,但是全部拼湊起來卻無法真正辨識出他們的容貌到底長啥樣子……

看來就算對方是人形妖怪,臉盲症還是很適時的發作。

不過,這不是重點。

真正讓我感到痛苦的主因是──

這七位男性的靈魂色彩光芒太強烈了,強烈到簡直在看閃亮亮的七彩光芒。

巧的是他們的位置正好是「紅、橙、黃、綠、藍、靛、紫」七色彩紅,也就是──七彩兄弟?

這個嘛,天曉得他們是否真的是「兄弟」。

這時我注意到這群擠在門口的男人們用著古怪的表情看我,整體氣氛詭異極了,不禁讓我停擺的危機意識立刻上工,背肌發毛了起來。

他們幹嘛這樣看我?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