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藏祭 - 字樣封面.png

「好了,進來吧,大家都在等妳。」

避不了被閃瞎眼,我低頭不敢直視眼前那道道閃亮亮的光芒。

待我坐好位置,馬上就有人端茶給我。

「啊,謝謝。」

道完謝,我一時疏忽,抬頭一看……

「唔喔喔啊啊啊!」

無視眾人訝異的目光,我忍受不住疼痛地摀住雙眼,內心哀嚎──

怎麼比剛剛還要閃亮,眼睛好痛啊!我需要墨鏡!

「妳沒事吧?」

眾人關心的話語紛紛出籠,我沒有因此感動,反而摀住雙眼悲憤大喊。

「有事,非常有事!我的眼睛痛死了!」

「好好的,妳的眼睛怎麼會痛?」另一個聲音好奇的問。

「誰叫你們身上的靈魂光芒太閃亮,刺到我都快眼瞎了!」

眾人面面相覷,一時間不懂我的意思。

直到有人提說可能是指小妖懼怕大妖的本能反應,紛紛壓抑自身力量,減輕我對他們的恐懼。

但是,這種壓抑力量對我來說,其實沒什麼太大的效果,眼睛依然在痛。

這時他們注意到我胸口的雙翼翅膀項鍊,瞬間引起騷動。

不曉得七彩兄弟在騷動什麼勁,我好不容易等眼睛適應了強烈光芒所產生的疼痛後,才剛放下雙手,立刻被聚集在眼前那一張張漂亮帥氣到幾乎分辨不出誰是誰的俊臉狠狠嚇到,接著連滾帶爬地想奪門而出──為了保護眼睛。

最後我被「綠色」的黑髮男子揪住衣領,無法順利離開。

「各位能不能不要再嚇她了,都已經沒什麼時間。」「綠色」的黑髮男子有些不悅的說,順便將我拎回原位。

待所有人都就定位,又是一陣莫名奇妙的沉默。

怪了,不是說要向我說明嗎?怎麼大家又不說話了?我可沒那種閒情在這麼不安全的地方待太久。

等了許久,依然沒人主動出來說明,待不下去的我鼓起勇氣道。

「咳嗯,那個……如果沒事的話,我可以離開了嗎?」

「當然不行!」眾人異口同聲的說。

「那你們能不能不要沉默,有話請快說。」我眉毛打結道。

「別急,小姑娘。」一直抽著煙的「黃色」的白髮男子慵懶一笑,「首先,妳有一項非常重要的任務必須要做。」

「任務?」

「替我們取名字。」

「……這跟你們抓我來這何關係?」

「當然有,沒有名字,沒辦法向妳說明。」

呃,還真有這種怪事?

「你們活了那麼久,怎麼會沒有名字?」我不信的說。

七彩兄弟面面相覷,目光放在「黃色」的白髮男子身上。

「妳當作是替我們取綽號就行了。」

面對這樣的怪要求,我蹙眉低頭思索,雖然我在這要求提出來的一瞬間就已經想好名字了,但這種感覺很奇怪,總覺得有個坑等著我跳,又像在試探什麼。

「綽號……你們不怕我亂取阿貓阿狗之類的嗎?」

話剛說完,眾人目光移到「綠色」的黑髮男子與代表「紫色」的紫髮男子身上。

唔哇,還真有阿貓阿狗的妖怪。

「不要,我不要阿貓這個爛名字捏,我才不是流浪雜種貓捏!」

「紫色」的紫髮男子猶如貓咪氣的炸模樣表達強烈抗議,反觀「綠色」的黑髮男子則是沒什麼意見,彷彿被叫阿狗是事實。

「阿貓你別吵,有名字就該知足了!」代表「紅色」的紅髮男子毫不客氣的直接稱呼,幸災樂禍表現得相當明顯。

「不要叫我阿貓,不然我也要她替你取名叫阿雞捏!」

「……你不要給我亂取名字!」

見「紅色」的紅髮男子因「紫色」的紫髮男子回嘴而惱羞模樣,我意識到自己似乎引發了一場妖怪大戰,趕緊出聲安撫。

「別吵架了,我只是開玩笑,不是真的要這樣稱呼你們,別當真啊。」

「那就快點取名字給我們(捏)!」兩人不耐煩的說。

我嘴角微抽,忍不住道:「確定你們真得要我取名字?」

「對,快取!」眾人再次異口同聲的說。

「好啦好啦,讓我想一下……」

我打量每個人神情有些既期待又害怕受傷害的模樣,想了想,決定把心中想好的彩虹色調當他們的名字,既簡單又不怕有爭議。

「你們共有七人,給我的感覺就像彩虹一樣,所以我想以紅、橙、黃、綠、藍、靛、紫來為你們命名……如何?」

眾人面面相覷,有些接受又有些不能接受。

「這名字有點太容易被識破。」「綠色」的黑髮男子皺眉的說。

「黃色」的白髮男子也認同「綠色」的黑髮男子的感想,提議道。

「小姑娘,既然妳要以顏色來命名,那就提升一下顏色的用詞吧!」

……要求真多。

「那就叫朱紅、琥珀、月黃、薄荷、天藍、靛青、紫堇。」

當我依序指著該色彩的人說完名字,剎那間,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猶如理智線斷裂一般,我的腦中閃過不少既陌生又熟悉的片段畫面,同時體內產生觸電般的麻痛感,簡直跟中了魔咒一樣的詭異。

然而,不止只有我一人這樣。

在場所有男性表情錯愕地瞪著我,彷彿我取了不可思議的名字,居然讓他們下意識拉開衣服,各自往身體某部位進行確認。

宛如看到了不可思議的畫面,瞬間他們收起吵鬧玩樂的態度,動作一致地朝我雙膝跪下,恭敬行禮的模樣讓我嚇得往後一退,不曉得他們又想玩什麼把戲了。

「吾等恭迎主人,回歸隱山。」

這句話讓我傻眼了。

他們這是什麼意思?

逼我取完名字,就要當他們現成的「主人」嗎?

就這樣彼此僵持了好一會兒,這群男人見我一臉狀況外,這才發現到他們口中的主人尚未覺醒的事實,那樣就不知道「束縛」他們的方法,也就是可以隨意讓他們嘿嘿……

彷彿有了共同意識,這群男人再也維持不了嚴肅的情緒,忍不住放聲大笑,眼神中更是充滿著閃亮的希望,頓時氣氛進入了奇妙的狀態。

阿勒勒勒?

現在是什麼情況呀?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