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藏祭 - 字樣封面.png

 

我非常緊張地打量桌上的空盤酒瓶,默默計算這頓飯的費用。

當費用計算出來後,我崩潰地抱頭哀嚎。

天啊,貴死了!

這頓飯他們有沒有付錢啊?要是故意陷害我付錢,我肯定付不出來!

當下決定趁店家還沒發現大部份的人早已烙跑,還是趕緊拿起行李一起溜了。

正當我臨走前不忘瞥了一眼身後凌亂的場景,手正準備開門離開時,拉門突然打開了,一個不注意撞上迎面而來的男人胸膛。

唔哇──真痛!我連忙摀住鼻子的同時,頭頂上響起了月黃的嗓音。

「抱歉,小姑娘,妳沒事吧?」

喔喔,終於出現一個有良心的人來找我了。

我摸摸鼻子拉開彼此的距離。

「有點痛,不礙事。很抱歉,我不知道你們的聚會解散了,我正準備要離開這裡。」說到這,我有些緊張的說,「這裡的費用……」

「不,是我們疏忽了,忘了妳並不像我們有自己的地盤可居住,習慣性在睡眠時間到前趕回去休息,以免明日一早爬不起來。」月黃微笑道,「至於費用的事不用擔心,這頓我請客。」

聽到這樣的解釋,我忍不住拿起手機看一下時間,晚上六點半。

等等,他們是老人嗎?居然這麼早就要回去睡覺!明明都已經接觸現代人的3C產品了,卻沒有沾染現代人熬夜晚睡的惡習,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不過,該道謝的部份還是得做。

「讓你破費了,謝謝你請我享用這麼好吃的一餐。」我不好意思的說。

「呵,小姑娘不用客氣。」月黃笑笑地走向凌亂的桌面,雙手結印施法招喚出侍女出來整理包廂內的混亂後,朝我走來問道,「今晚有打算到哪歇息?」

這話提醒了我得趕快去找住宿的地方,連忙拍額。

「差點忘了我得去找看看哪裡有旅館可以過夜。」

「呵呵,這點妳不用擔心。」月黃嘴角微揚,「正常來說,已接下祭主一職的妳是該住在神廟裡,只不過……現階段來說,現在到神廟可能會引來麻煩。」

麻煩?

我困惑地看著月黃,等著他接續的說。

「因為妳錯過了開祭儀式的時間,造成開祭儀式延後,還引發赤妖的失控,讓不少神廟一些人員受傷。」頓了下,月黃伸手掩著嘴道,「所以妳現在到神廟去,肯定會被教訓一頓,我可是捨不得看到妳被人欺負,呵呵。」

聞言,我覷著眼,看在晚餐的份上,決定無視月黃帶有幸災樂禍的語調。

「謝謝你的提醒,我想,還是去住旅館好了。」

「這樣呀。」月黃笑咪咪的說,「還有一件事我忘了跟妳說,這次是最受矚目的最終場祭典,過了就不會再舉行,因此各大旅館基本上都是客滿狀態,現在臨時要去找住宿大概是沒有空房可住。」

「……」

月黃一定是故意的!

我蹙著眉,認真思考抉擇到底是要找各家旅館賭運氣呢,還是硬著頭皮去面對神廟那群等著教訓我的人們來求住一晚的好呢?

這時,月黃見招喚出來的侍女們收拾完畢自動消失不見後,有感而發的說。

「說起來,還真慶幸妳反應的快,沒讓赤妖發現妳另一個身分,不然這場爭奪戰就不用玩了。」

我一臉問號的模樣,不禁讓月黃有些訝異。

「妳不知道嗎?妳也是跟我們一樣為信物持有者,同為搶奪預言之書的人。」

「什麼!」爆炸性的答案讓我錯愕地瞪著月黃,「我連我自己的信物長啥樣都不知道,怎麼會是信物持有者?我不是只負責當你們的軍師嗎?」

月黃露出真拿妳沒辦法的笑容,手指著我胸口的雙翼翅膀銀項鍊,悠然開口。

「這就是妳的信物。依規則來說,如果被赤妖搶奪成功,得在七天內奪回,否則將喪失信物持有者資格。當然,如果情勢過於艱難,我們寧可希望妳是最後一個持有者,也不允許妳比我們先喪失資格。

「小姑娘,妳是我們最後一希望,要是妳比我們先失敗了,不管最後這場比賽是贏或是輸,妳的一生依然歸於我們所支配,我想,妳也不想往後受我們糾纏吧?」

……哇靠,這威脅也太過頭了!

「那我先說好了,我只是負責出主意的人,可沒打算要上場跟赤妖搶書,到時,你們可要好好保護我,別將我推給赤妖送分。」我好沒氣的說。

「呵,這倒沒問題,我們會盡力保護妳,別讓妳太快喪失資格。」

這時,一直盯著我臉龐的月黃眼神微動,突然伸手想拿掉遮掩容貌的黑粗框眼鏡,我連忙按住眼鏡,動作迅速地拉開兩人的距離,不讓他有機會觸碰自己的眼鏡。

「你想做什麼?」我蹙眉道。

「想看看妳真實的模樣是否能騙過赤妖的認知。」

「啊?」

月黃見我再度露出不解的神情,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嘆了口氣。

「別忘了,妳今天錯過以祭主的身分執行開祭儀式。按神廟的思維,除了要盡快找到妳的下落,更重要的是重新舉行開祭儀式讓比賽正式開始。」

「所以呢?」我戒備的說,「這跟脫掉我的眼鏡有什麼關係。」

「妳想,妳這副模樣已經讓赤妖知道了,如果不換別種造型,搞不好會被他發現妳也是信物持有者,到時被奪走信物,我們可沒自信能在七天內奪回妳的信物。」

一想到自己還得面對脾氣火爆的赤妖,我心裡萌生怯意。

「我覺得就算我拿掉眼鏡,赤妖也認得出我……開祭儀式不能找別人代替嗎?」

月黃笑了,表情曖昧地打量我,不禁讓我頭皮發麻,直覺他肯定是誤會了什麼。

「呵呵,看來小姑娘害怕被赤妖『生吞』了?」

「咳咳咳。」我險被自己的口水嗆到,脹紅著臉極力反駁,「才不是這個原因,你不要亂說話!」

似乎是身體的疲勞達到上限,我眼前一花,身體忽然失去力氣地往前傾倒,月黃眼明手快的抱住我的身體,以防我跌倒。

就在我意識開始模糊時,月黃的聲音顯得有些飄渺不定,忽遠忽近的說道。

「小姑娘……妳在人界沾染的穢氣太多了……很容易被魑魅魍魎盯上……這樣對妳的身體可是會……」

話還沒聽完,我抵抗不住睡意,整個人昏睡在月黃懷中進入夢鄉。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