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藏祭 - 字樣封面.png

 

翌日,睡了一夜好覺,醒來發現身體變得好輕鬆,我高興地伸起懶腰,準備起床梳洗時,眼前的景象令我愣住。

那是一間中式風格的華麗寢室。

比起第一次醒來的日式客房,這間寢室的坪數大小及裝飾擺設來看,似乎是給身分尊貴的人居住的VIP房,完全不是我這種平民百姓住得起的房間。

儘管猜測是月黃安排讓我在這過夜,但對身上沒帶很多錢的我來說,可沒自信能夠付完這一晚的住宿費。

想到這,我興起逃跑的念頭。

趁著尚未有人打擾,我用最快速的速度梳洗完畢,並在行李整理好準備逃跑的那一刻,門外傳來開門聲,瞬間嚇得我心跳加快。

等看清楚對方是琥珀之後,我才稍稍緩了口氣。

不同於昨天所見被揍成像慘死鬼模樣,今天的琥珀展現出健康爽朗無傷痕的帥氣模樣,面露燦爛親切的笑容讓我產生琥珀是鄰家大哥哥的好感。

因此,當我確認琥珀身上的瘀青都不見,眼神中沒有任何埋怨我的模樣,心裡的愧疚感也就莫名釋懷了。

「啊,妳醒了呀。」

琥珀一看到我醒來,趕緊走到距離最近的桌子前將手中保溫瓶裡的熱茶倒入杯中,頓時,整個房間散發著清香的茶香味。

琥珀將倒好茶的杯子拿到我面前,見我一臉疑惑,便笑著解釋。

「聽月黃說妳昨晚因為穢氣的關係而昏倒,所以讓我弄了可以幫妳去除身上所有穢氣的茶,妳把這茶喝完,身體應該就會好點了。」

我好奇地看著琥珀手中還冒著熱氣的溫熱茶水,見他一臉期待我喝下的表情,心裡難免起了懷疑心。

因為,這世上哪有可能這麼簡單弄出一杯茶就可以去除所有穢氣?又不是求神符弄出來的符水……那玩意兒還不見得有效。

不過,比起其他妖怪,我就是莫名信任琥珀不會騙我,所以我拿起杯子試喝了一口,確定味道並不難喝後,便一口氣將茶喝光。

就在這時,琥珀忽然「咦」了一聲,像發現什麼新奇事物,蹙眉地在我身旁繞圈圈,最後貼近我的脖子細聞幾下,困惑地喃喃自語。

「唔姆……怪了,妳身上完全沒有月黃說的穢氣,反而有赤妖的味道。」

聽到赤妖二字,我疑惑地望著琥珀,才剛要開口詢問時,他突然將我整個人抱起,順勢向前踏了一步,實木地板居然出現了一個大洞,我和琥珀雙雙掉入這個大洞裡。

面對重力加速度的墜落感立刻讓我吚的一聲,下意識緊緊地環抱住琥珀的頸部,深怕對方將我拋棄這個無底洞。

感受到我的緊張,琥珀拍拍我的背部溫柔安撫。

「別怕別怕,我們這就去找月黃,他肯定有辦法查出妳身上的怪異之處。」

語畢,琥珀加快墜落的速度。

過沒多久,我們穿過一道光,安穩地降落在一處隱密性高的戶外庭院。

月黃與薄荷各自坐在椅子上,桌面放滿了沒有動用的餐點,似乎在等我們的到來。

當月黃看到我身上已不再散發穢氣,滿意的點點頭。

「看起來小姑娘身上的穢氣清除的很乾淨,做的好,琥珀。」

「一點都不好,月黃,她身上根本沒有你說的穢氣,反而跟我一樣有赤妖的味道。」

琥珀的話讓月黃與薄荷愣住,紛紛望向剛脫離墜落恐懼感的我。

「妳昨晚應該沒有外出吧?」月黃問道。

「沒有,我是一覺到天亮。」我困惑地反問,「有什麼問題嗎?」

月黃起身來到我身旁,如同琥珀那樣,不但在我身旁繞圈圈打量,還貼近我的脖子細聞氣味,最後蹙眉思索了起來。

「不對勁,昨天送妳回房還沒有赤妖的味道,現在卻跟琥珀一樣被赤妖打入記號……妳確定昨晚沒有外出?」頓了下,月黃又問,「或是夢到有關於赤妖的夢?」

夢?

我見在場三位妖怪表情嚴肅等待自己的回答,試著回想一下,確實有夢到赤妖,只是內容有些不記得,便誠實的回答。

「我有夢到赤妖,只是印象不深,不太記得夢到什麼了。」

聞言,眾人不禁露出頭疼的表情。

「哎呀,這可不好辦吶。」月黃苦笑道,「居然會是以這種情況被赤妖盯上。」

「那該怎麼辦?除非是赤妖自己解除記號,根本無法擺脫他。」琥珀擔憂道。

「那不是只是個夢嗎?」我無法理解他們為何要這麼絕望。

月黃拍拍我的頭,苦笑解釋:「對妳來說是夢,對赤妖來說是現實。」

「怎麼說?」我不解的問道。

「這解釋起來有點麻煩。」月黃眉頭微蹙地思考該如何解釋。

「簡單來說妖不會做夢,只有人類會做夢。妳的半妖血統受到隱山靈氣的自然吸引,以魂體方式進行探索,使妳所見一切認定皆為夢。」很少開口的薄荷出聲解釋。

我愣了下,低頭回想。

照薄荷的意思,如果那個夢是真的,那麼赤妖隱約對我說了一些奇怪的話,而我答非所問的胡亂應答……哇咧,我還真的替自己立了Flag夢!

話說回來,經過這次夢中與赤妖的互動,不知是不是精神層面的影響,我對赤妖的感覺明顯有了改變,似乎沒有一開始那麼討人厭,隱約感覺到他的個性其實是很單純,大家肯定對他有什麼誤會……

等等,慢著!我居然會認為赤妖很單純,我是不是腦補過頭了啊!

不知是不是我的表情過於明顯古怪,讓原本在討論對策的三人注意到我的異狀,眼尖的月黃問道:「妳想起了夢的內容嗎?」

我回神地眨了眨眼,隨即搖頭。

「沒、我沒想起夢的內容,只是覺得事情應該沒有那麼嚴重。」

「這樣啊……」月黃神情微動,對著夥伴們笑道,「看來我們做出多餘的煩惱了。」

「嗯?」

「小姑娘早有應對的打算了,好險我有注意到,不然我們就差點做出不該做的干涉,壞了大事。」

月黃說完,琥珀與薄荷恍然大悟地點點頭,而我則是錯愕地看著他。

忽然間,我感覺到自己的背後產生微妙的異樣感,感覺就像夢中曾感受過的……咦?

我看到他們一致瞪大雙眼盯著我的背後,頓時心中湧出不妙,轉頭一看,純白色小翅膀正隨著我的情緒微微擺動,不禁讓我囧著臉,納悶已經消失的翅膀怎麼又出現了。

就在這時,不遠處衝來了四位男子。

一看,是剩下未到場的七彩兄弟。

「不好啦,赤妖來到這附近找人了捏!」

衝第一位的紫菫慌張地跑來,焦慮地大喊。

「快走,不能再待在這裡捏……咦?」紫堇愕然地看著我背後的翅膀,愣愣地指著它,「這翅膀是怎麼出現捏?」

話一說完,隨後跟上的一行人也見到我背後的翅膀,反應也跟紫堇一樣。

「別管翅膀了,正好小姑娘有辦法應付赤妖,我們趕快躲起來,以免被一網打盡。」

「咦?」

月黃話一說完,七人很有默契互相點了點頭之後各自找點躲起來,讓還來不及跟著躲藏的我當場傻眼地看著空無一人的庭院。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