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藏祭 - 字樣封面.png

哇咧,又來了!

這群沒良心的傢伙,完全忘了我來這裡的作用是帶給他們遊戲勝利,而不是第一個當替死鬼出局的人吧?

特別是月黃,明明昨晚答應會保護我,不會讓我面對赤妖,怎麼現在拉著七彩兄弟一起躲起來,丟下我一人當首要砲灰呢?

我生氣地原地跺腳,正考慮要不要選其中一人的躲藏處一起躲藏時,正好目光移到桌上盛滿的美食,立刻改變主意,決定將這堆美食全吃入肚。

反正我又不像七彩兄弟那麼厲害可以完美躲藏,就算真躲好了,搞不好在曝光的一瞬間又會被拋棄,那還不如在他們面前好好享用這一桌美食,嘲笑他們窩儾模樣。

真被赤妖識破也無所謂,這都是他們選擇拋棄我的結果。

就在我大肆進攻桌上的美食,一邊偷偷觀察七彩兄弟的動向。

我看到琥珀朝月黃低聲說了什麼,月黃一副不用擔心的模樣回應一句話後,頓時所有人臉色也變得很詭異,不禁讓我好奇他到底說了什麼,讓其他人臉色變成這樣。

這時我拿起酒杯,細細品嚐桌上唯一的飲品──酒。

雖說我不是酒國英雄,也還沒到法定可飲酒的年紀。

但在父親刻意訓練下,我的酒品還不算太差。再說,這酒的味道還真是不錯。

特別是自身感知能力變好的狀態下,更能感受這瓶酒比昨晚喝到的酒裡面所蘊含的力量等級,似乎是對靈學方面有修練的人來說是個不錯的輔助品。

這時我像是感應到了什麼,抬頭順著某方向一看,不遠處的石道上佇立著一名赤紅捲長髮的視覺系男子,正是赤妖。

……哇靠,還真的來了!我才吃不到五分鐘的時間耶!

我故作鎮定地繼續喝酒壯膽,心裡還真是沒底該如何應付赤妖大BOSS

「終於找到妳了。」

赤妖不同於昨天的態度,猶如找到了心愛的寶貝,面帶笑容地小跑步過來。

一來到我身旁,赤妖自動自發拉椅子坐下,動作親暱地搭上我身後的椅背,手掌有意無意撫摸我的翅膀。

我瞥了赤妖一眼,非常不自在地悄悄拉開距離。

雖然不願往「我正被性騷擾」的方向去多想,但我還是忍不住在心裡吐槽赤妖這一連串的舉動也太過自然了,有沒有想過我們昨天才剛見面啊!BOSS大大。

不知我的內心吐槽,赤妖迫不及待直奔主題。

「我們來繼續昨夜沒完成的事,修定契約吧!」

──

我滿嘴酒液,錯愕地瞪著赤妖。

見他理所當然,我忍不住問道:「敢問你是QB嗎?」

「那是什麼?」赤妖不解的問。

……沒、沒事。」

我差點將二次元作品中,某個愛找未成年少女簽定魔法少女契約的外星生物解釋給赤妖聽,要是他知道QB的意思,搞不好又替我立了新的Flag

默默地拿手巾擦嘴,我拿起酒杯準備再喝一口時,赤妖又道。

「雖然修定契約有些小麻煩,不過我們即將成為夫妻,可以利用雙修的方法來修定契約,順便提升妳的實力也是不錯的方法。」

──

我再度滿嘴酒液,震驚地瞪著赤妖。

「你說……我們要成為夫妻?還要雙修?」

「是呀,昨天妳同意成為我的妻子,為了將以前為妳定下守護契約轉為共生契約的方法之一就是雙修,有問題嗎?」

有!問題非常大!

我焦慮地拿手巾擦嘴,見赤妖興致勃勃地講解雙修的條件真是越聽臉越紅,雙修根本就是傳說中的房、中、術。

可惡,赤妖是哪根神經搭錯了啊!

我慌亂地拿酒杯連忙喝了一口,企圖鎮定自己,不料赤妖又補了一刀。

「喔,對了!我感應到這附近不少可疑的氣息,其中一個還是妳替我指出的敵人,他們是來找妳復仇的嗎?」

──

「這東西有這麼不好喝嗎?讓妳一直吐出來。」赤妖疑惑地拿起我手中所剩無幾的酒杯一聞,挑眉道,「酒?」

「咳咳,沒事,只是剛好被酒味嗆到,沒事的。」

我試圖掩飾心中的慌張,刻意慢動作拿著手巾擦嘴,心裡卻是哀嚎──

真不虧是大BOSS,感知能力也太好了,居然能注意到七彩兄弟的存在。

「這好喝嗎?」

見赤妖問得認真,我下意識點頭。

「挺好喝的,你可以喝看看。」

我拿起一旁的空杯倒入酒水,正要遞給赤妖時,發現他的眼神似乎有些掙扎,最後一鼓作氣將我喝過的殘留酒水一飲而盡,完全無視我為他盛滿的酒杯。

……喂喂,誰讓你喝別人用過的杯子啊!

搞得這麼異常親密的行為是想表示什麼?!

如此吐槽差點從我脫口說出來,但看在赤妖一臉很滿意酒水味道的模樣,我只好默默吞下這個吐槽。

然而,事情還沒結束。

赤妖拿起酒壺自行倒酒後,與我交換手中的酒杯,在臉頰莫名微紅的狀態,向我催促道:「這杯給妳,喝慢點。」

我瞪著手中被赤妖喝過的酒杯。

現在是什麼情形?

一大清早跟大BOSS玩交杯酒,兼夫妻雙修宣言Play是什麼超展開呀?!

還沒搞懂現況,我注意到赤妖的情緒變得有些高漲狀態,行為也比未喝酒還要粗魯許多,感覺上,傾向於喝醉了的跡象……

咦,等等,難不成他真的喝醉了?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