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藏祭 - 字樣封面.png

驚覺事情開始往奇怪的方向發展,我正想出聲想解釋時,赤妖變出新的服裝穿在身上,不慌不忙來到我面前。

「想不到妳比我還要急。」赤妖臉頰微紅的說,「在這種地方要了我。」

我愣了下,心中湧出不妙的感覺。

「既然如此,我們直接這裡修改契約吧!」

「什麼?」

眼看著赤妖想重現夢中扒衣舉動,我趕緊揮手退後,急忙解釋。

「等、等一下,這是誤會啊!」

「誤會?」赤妖蹙眉道,手還是往我的衣服拉扯。

「是的,衣服破損的事我可以解釋,所以別在這裡做你說的那個……修改契約。」我又羞又害怕的說,見赤妖失望地停手後,才悄悄鬆了口氣。

「好吧,那妳說說看我的衣服為何會變成這樣。」

我深吸了口氣,緩緩的說:「那是因為我一時情緒激動,下意識出拳將你揍飛之後,由於衝擊力過高,你的衣服就這樣破損了,絕不是我對你進行不該做的事……我可是很保守的人,你可不能誤會我!」

說完,我心臟噗通噗通的亂跳,這種超明顯的謊言肯定會被識破,但我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更好的說詞可以掰,只期望他能放過我。

如同先前的謊言,赤妖似乎真得相信我這些話。

「喔,那就是我的衣服承受不住妳的力量,以後我會挑耐用點的衣服穿。」

我睜大雙眼看著赤妖,沒想到他非但沒有生我的氣,反而考慮換更耐用的衣服……這意思是要再被我揍嗎?

這時赤妖像是想到這什麼,伸手解開胸襟,露出胸膛紅色焰型翅膀刺青圖騰。

「妳還記得這個嗎?」

我有些不敢直視引人衝動戳按的胸肌,不好意思的搖頭。

「看來妳真的都不記得了。」赤妖神情有些失落,隨即笑道,「沒關係,我可以幫助妳恢復記憶。」

我還沒來得及反應,赤妖牽起我的手往刺青的位置貼上,感受他溫熱結實的胸肌中跳動的心臟。

面對這樣的舉動,我害羞想收回手,心裡更是疑惑赤妖又想做什麼了?

手心忽然傳來一股熱力,如同赤妖的火焰一下子將我整個人包覆其中,像受到他的保護那樣溫暖心安,我不禁露出驚訝的神情看著赤妖。

待這股熱力退散後,我默默收回自己的手。

不知是不是受到力量的影響,赤妖的神情顯得溫柔許多,讓我產生似曾相識的感受,似乎……好像在哪見過這一幕。

「感覺到了嗎?這是當年為妳定下的守護契約……儘管妳不記得了。不過,妳不用擔心,守護契約的效力是不會隨著妳的遺忘而消失,更能保護妳不受我的力量所誤傷。」

聽著赤妖低聲述說我早已不記得的事情,心裡莫名心虛起來。

我想,大概是赤妖展現誠心信任我,守護我,而我卻得辜負他的好意,必須使出下三濫的招式贏得比賽。

這種卑鄙的手段實在讓我的良心過意不去。

……我不明白的是,我憑什麼讓赤妖心甘情願守護著我?

困惑的我,無意識脫口說出心中最後的疑問。

等到我回神,話已經收不回來了。

沒想到,赤妖卻是一臉理所當然的回道。

「妳是我看上的寵物,我當然要保護妳不讓那群雜碎欺負妳。」

「啥……就這麼簡單?」原來我被定義為寵物了!?

「當然,不然我幹嘛自找麻煩去打破結界保護妳?」

雖然我聽不懂赤妖說的打破結界是什麼,倒是抓到一個重點。

那就是──我是受到赤妖保護的人,根本不用怕赤妖的威嚇!

就算他用火焰燒我,也不會有任何傷害存在。

確認完安全後,我終於可以放下心,不再提心吊膽何時會被赤妖殺掉。

只是一想到自己還得面對赤妖的逼婚,我忍不住大膽抱怨起來。

「既然我被你視為寵物,何必要我成為你的妻子?讓我繼續當你的寵物不就好了。難道你不知道婚姻是人生非常重要的大事,不可隨隨便便說結婚就結婚,要是事後才發現根本不適合在一起,很容易帶給彼此感情上的傷害。」

說到這,我蹙眉低聲道:「也不想想我們才見不到幾次面,說結婚就結婚,當我是這麼隨便的人嗎?別跟我說一見鍾情,這種感覺只是對對方感到新奇的錯覺,怎麼可能會說愛上就愛上,感情哪有這麼簡單呢。」

聞言,赤妖沒有對我的話感到不悅,反而好奇地摸著下巴道。

「喜歡一個人就一定要有理由嗎?你們人類總是喜歡把事情想的很複雜,明明一件很簡單的事情都能搞得那麼麻煩,難怪那麼容易被鬼纏身。」

「啊?」我困惑的想,這關鬼又有什麼事了?

「看來婚事得延後舉行了。」赤妖垂眸的說,「我們的心意沒有達到相同的境界,無法修改契約。」

……那真是不好意思。」我表面上說道,內心卻是暗爽歡呼躲過一劫。

「不過,妳說的不錯,是我太猴急了,還是學你們人類那一套作法好了,先從交換定情物開始,等彼此的心意相同後,我們再來成親吧。」

「咦?」

「要用什麼定情物呢……」赤妖打量著我身上的行頭,似乎沒有可以稱得上重要物品,他看看自己身上的打扮,也挑不出有意義性的物品。

眼看著事情要往不利於我的節奏,我壓抑焦慮的心情,婉轉的說:「我覺得定情物只適用於彼此都有好感的人,我對你根本……

赤妖右眉一挑,垂眸道:「妳是嫌我拿不出貴重的物品當定情物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

「說吧,不用客氣,只要妳說得出來,我能力辦得到的東西一定會拿到妳面前。」

……

我暗自嘆氣。

唉,原以為赤妖變得很好溝通,結果還是跟以前一樣自我……嗯?一樣?真搞不懂自己為何會用「以前一樣」這詞。

總之,赤妖的意思就是要我獅子大開口是吧?

那我就不客氣了。

「不管我提出什麼條件,你真的會實現我的要求?」我再一次確認。

「只要是我辦得到,我一定如妳所願。」

「那好,我說訂情物是預言之書呢?你會給我嗎?」

說完,我心想著赤妖會用什麼樣的理由來拒絕自己,嘴裡又繼續道。

「辦不到不勉強,不必為了結婚而犧牲自己的……

「好,我給妳。」

「喔,那就……欸?你剛剛說什麼?」我愣愣的說。

「我願意給妳預言之書。」

咦?

咦咦咦?

真的假的,我有這麼簡單拿到別人渴望得到的預言之書?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