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藏祭 - 字樣封面.png

匆忙離開危險地方,眾人來到昨日要求我命名的和室場所。

我見每個人心有餘悸討論剛才遇到驚險事情的模樣,心裡感到很複雜。

先不提那段彷彿真實存在壞結局的「據透記憶」是怎麼觸發,只要想起七彩兄弟最後用如此卑弊無恥的手段對付自己,任誰都會有心理陰影,不想跟他們有所接觸。

唉,真不知接下來該如何繼續跟他們合作下去。

不過……認真說起來,那段記憶蠻有濃濃的親切感。

彷彿很久以前常藉由這種類似情況,卻不能確定是否真實發生。

唯獨童年惡夢的烏鴉嘴提示……

或許,這就是暗指我的能力為──預知?

開玩笑,這怎麼可能的事。

如果真有預知能力的話,這種身歷其境的預知還是不要的好,又不是在玩遊戲用SL(Save / Load)大法來修正錯誤劇情路線,一直重複體驗是會讓人心累好嗎!更別提我又不能確定自己的能力是不是預知,也不能保證自己還能像剛才那樣僥倖逃過一劫。

所以,除了必要面對赤妖這個大BOSS外,我還得好好想個辦法應付眼前這七位豬隊友,免得又被坑死到底。

這時我發現背後的翅膀不見了,項鍊也戴得好好沒有遺失。

就在我鬆了口氣的剎那,腦中閃過一個模糊的念頭。那似乎是一個很重要的疑問,可惜現在的我無法完整抓出正確的方向。

想到這,我決定先從最明確的目標進行完畢後,再來好好思考那個模糊思緒的問題。

我來到月黃和薄荷面前,保持著擊破石桌的氣勢,臉笑皮不笑道。

「你們差不多該跟我說說這場祭典的緣由了吧?」

別於昨天的態度,兩人異口同聲說了句「沒問題,祭主大人」,如此爽快的回答讓我忍不住垂眸吐槽。

……呵呵,你們態度變化真大,是怕被揍才恭敬嗎?」

「當然不是,這是對祭主大人最基本的禮貌。」月黃笑容有些僵。

我挑了挑眉,擺明不信月黃的話。

不過,我也不習慣「祭主大人」的稱呼,語氣放軟的說:「既然要表現對我尊重,倒不如稱呼我的名字還比較好些。」

正當我準備自報名字時,月黃忽然伸手制止。

「祭主大人要是不習慣這稱呼,我們可以換一個妳認同的稱呼,所以請不要在隱山的範圍內主動說出妳的名字,也不能讓赤妖知道妳的名字。」

「為什麼不能說名字?」我不解的問。

「如同要求妳為我們取名那樣,我們的名字已被記載在預言之書裡,唯有賦予新名才能避開預言,這是唯一不用立刻被赤妖發現我們下落的辦法。」薄荷道。

「那跟隱山又有什麼關係?」我不懂的說,「在其他地方說出來就會沒事嗎?」

「說來話長。」

經過兩人一番解說前因後果,我終於明白引發這場祭典的緣故。

事情的起因是存放在天界的預言之書被赤妖奪去,並且利用預言之書的內容向意圖奪書的人搶先攻擊。

如同打游擊的方式,一一將敵人解決。

同時,赤妖還破壞了天界七柱之一,險造成受損支柱崩毀,掉落的巨石如隕石般墜入人界造成重大傷害。

為了阻止赤妖繼續破壞重要的七柱,天界向某位萬能的大神求救,希望能得到解決赤妖的辦法。

然而,那位大神卻說他無法徹底解決赤妖,只因為他的名字被寫進預言之書。

如果跟赤妖硬碰硬,只會讓情況變得很麻煩,因此大神透過特殊管道向赤妖進行交涉,成功以捉迷藏的方式來爭奪預言之書永久所有權的協議。

遊戲規則很簡單,舉行十場百年一次奪書祭典的比賽,地點隱山,比賽時間為夏季舉行,參賽者限定為妖族,持有特殊物品為信物,讓「獵妖」的赤妖進行奪取。

如果赤妖能在夏季結束前取得所有信物,七天未被奪回,那麼該場比賽算赤妖獲勝。

反之,得將預言之書歸還天界。

赤妖因預言之書有紀載爭奪之戰的記錄,便答應了天界的協議要求。

如今比賽已經歷了九次,參賽者人數不一。攻略方法從愚蠢的自信過滿單挑赤妖,到聯手襲擊卻反被拿下,使用真假信物試圖欺騙而被識破,自暴自棄躲著不出場也會被挖出躲藏處……等等。

這一切的失敗,全輸在赤妖擁有異常直覺找尋每一屆參賽者的名字,並善於利用預言之書找尋信物持有者下落,以極快速度結束比賽。

漸漸的,他們發現被限制在隱山出沒的赤妖,在等待祭典開始的這段空閒時間提高了不少自身修為,使得探索能力又變得更加厲害。

同時,他們也注意到赤妖幾乎無敵的探索能力弱點在哪了。

那就是喊名。

因為他們發現祭典開始時,持有信物的參賽者只要在隱山範圍內被他人喊出名字,很快的就會使赤妖得知,並利用預言之書迅速找到該者的下落,使對方喪失資格。

直到第九次祭典,他們實驗整個比賽過程不喊持有者的名字,如推算那樣順利撐到祭典後期,可惜的是,他們還是敗在喊名上,再一次輸了比賽。

眼看著預言之書即將要被赤妖奪得,天界又向大神求助後得到了一個指示。

大神將派一位主持祭典兼參賽者身分的軍師與赤妖對抗,前提是所有參與者的名字得由軍師命名,以新名字稱呼彼此,並且聽從軍師指示進行比賽,必有機會反敗為勝。

聽到這裡,讓我很想狂揍七彩兄弟。

人家大神都指示要聽我的話,你們居然擅自違反指示要抓我為奴,要不是我有機會可以重來,搞不好永遠不會知道這麼重要的訊息。

只是……他們沒發現那位大神話中有矛盾嗎?

最後我還是忍不住將疑問說出來,沒想到他們的回答也很奇妙。

「大神說妳的一言一行沒有被預言之書所記載,包含我們的新名字,之後不管誰喊出新名字,預言之書是不會顯示未來。」

「這麼神奇?不是在唬人的吧?」我一臉不信的說。

「大神說的話不會有問題,相信他準沒錯。」

「好吧,既然都要用新名字,那就叫我悠然或是小姑娘好了,感覺比較自在。」

當我說出「悠然」二字,月黃與薄荷表情很微妙。

在我眼中的解讀是「果然」的意思,是早料到我會取這個名字嗎?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