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夜風一陣陣的輕吹涼爽的冷風,今夜是滿月的日子,月光照射著大地非常美麗,美麗得令人感到毛骨聳然。

  而在某大樓最頂處,正有一名年約十七歲的少女,身穿奇異的傳統服飾,烏黑的長髮中帶有銀色的光芒,髮末用著特別的長布料各綁一邊,她有著未上妝的粉嫩紅唇,與漂亮的大眼睛,任誰看了都會喜歡上這位女孩。

  少女欣賞著夜景,一邊觀看著月亮,手上拿著非常大本的書,書名寫著「夢錄」二字。

  夢錄,全名叫夢境記錄本。專門記錄著人界的人們各式各樣夢境,有的是回憶夢,有的是預知夢,更有的是作著人週遭所發生的事情重演一遍的夢。雖然看似無意義的記錄,但是對各界的高層們來說,卻是了解人界的一種方法。

  人界是各界必定守護的地方,因為那是各界的交集地,失去人界就等於與其他界隔絕,再加上說從人界的人們夢境中可以得知現世最新的觀念與想法,以便到人界的時候不會落差太大,所以每任夢境記錄者都會受到各界尊敬與權力。

  聽起來很令人疑惑對吧?

  「各界」是指什麼?那是有著人們常聽到的天堂地獄,更有的是中國神仙所居住的地方,由於太多,所以決定順著故事發展慢慢介紹。

  夢錄本無預警的發出光芒,少女微微訝異的看著手上的夢錄,夢錄自動翻頁到某一個故事的開頭,仔細一看,那故事的編寫時間是在少女小時候所寫的,故事中的女主角竟然是自己!

  「奇怪,沒有鎖夢鑰匙,夢錄為什麼會自動打開呢?這個故事……咦!這麼久的記錄,為什麼我之前看都沒看到?」

  鎖夢鑰匙是專門開關夢錄書皮外頭加裝的鎖孔。是由上任夢錄記錄者影子所創造出來的鑰匙,主要是防止人誤開夢錄而從此沉睡不醒,紫霓的媽媽就是因為這樣誤觸而認識到影子,目前紫霓改造可以將夢錄直接放到鑰匙唯一的寶石裝飾品當中,省下空間,方便拿取。

  紫霓疑惑的看著記錄內容。不過這篇記錄並不是很完整,因為紫霓的爸爸並沒有親自觀看整個夢,只有聽小時候的她大概敘述而寫下,裡面有提到一個很大的關鍵,美形男與一把名為「黑磷」的黑刀。

  看完裡面的敘述,紫霓試著學文字那樣寫的方法招喚黑刀,隨手一揮,結果真得出現一把黑刀,雖然對紫霓來說還有些大了點,但這也證明著,夢錄上面記錄的事情是真實的!

  紫霓將書本收到鎖夢鑰匙裡面,決定好好看仔細這把黑刀。

  「黑磷……」紫霓試著唸起黑刀的名子,且慢慢的打開刀子,刀身上有著特別的紋路,又有獨特的凹槽,似乎是讓血流得更順。

  就在這個時候,紫霓的周圍發生了奇怪的現象,似乎有一個聲音在說什麼話。

  『……紫霓……』

  聽到有人在呼喚著自己的名子,紫霓警覺性看著四周,但是在這種高樓大廈當中,很少人會出現在這麼上面的地方,一般人根本怕都怕死了,不知為何,紫霓下意識抬頭看著月亮。

  一個小黑點在月亮那出現,漸漸越來越大,不久,一名男子的身影優雅漂浮在紫霓面前,很少見到在人界世界中會飛行術,這讓紫霓更加好奇眼前的人。

  男子的年紀大約有二十五出頭,有著俊美白皙的面貌,還有半長不短隨著風飄動的烏黑頭髮,頭髮將右邊眼睛的部份給遮蓋住,只露出血紅色的左眼,以及令人羨慕的嫣紅誘人的嘴唇,身上穿著純白毛茸邊的白色連帽大衣,褲子也是一樣純白色,裡面的衣服則是黑色系,腰際邊用著淡灰色的皮帶,皮帶上插著一把深紅色與黑磷相似的刀,看著男子那似笑似無的唇畔,讓紫霓忍不住好奇了起來。

  「請問…有什麼事找我嗎?」紫霓試探性的問。

  「我的紫霓,妳忘了我了?」男子露出受傷的表情。

  「我認識你嗎?我怎麼沒映像?」紫霓好奇男子的表情,好像真得很傷他。

  「看樣子妳的記憶有被封印的味道唷,沒關係,既然我找到妳了,多的是時間來破解。」男子的笑容竟然可以讓人看得失神。

  聽到這句話,紫霓不自覺拿起黑磷,以防男子做出什麼奇怪的動作。

  「嘖嘖嘖,我的小甜兒,黑磷對我可是不管用的唷。」男子輕輕觸碰黑磷,黑磷瞬間消失在紫霓手中,卻出現在男子手上。

  「咦!那把刀怎麼會在你手上」

  男子挑眉的望著紫霓一眼,然後拿起黑磷仔細盯著看。

  「紫霓,妳沒跟黑磷對話過吧?」

  「對話?」怎麼跟刀子對話啊?

  「瞧他無奈的表情,喂!紅泣,別在我耳邊碎碎唸好嗎?」男子輕浮笑著。

  紅泣?難道是他腰上的那把武器的名子?

  「先生,你好像很瞭解黑磷的樣子,難道這把武器是你的嗎?」我這樣想也沒錯啊,因為他是美型男,美型到令我想捏看看他的臉到底是不是真的。

  男子將武器插在自己的腰際,微笑著看著紫霓。「關於這一點問題嘛……有時間再告訴妳,現在,我將帶妳回到屬於我們兩人的地方。」男子優雅又不失霸道的將紫霓抱起。

  「咦!你這是幹什麼!?請放開我!」掙扎中。

  「這一天,就在這一天,我等妳等了好幾百年了,現在總算讓我找到妳了,妳讓我等得好苦吶!」男子似乎回憶起以前的事,令紫霓有些疑惑的找他口中的語病──幾百年。

  第一次這麼近的看著俊美的陌生男人,紫霓既害羞又恐懼,但是又沒辦法掙脫,這個人的力氣大得嚇人,真看不出他有這麼強大的力量。

  「走吧,我們該出發了。」

  紫霓連叫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極快的速度給衝暈過去了。

  「這點速度就暈過去了?看來以後只能像個人行走了。」男子愉快的微笑,那狂妄的笑聲隨著風漸漸飄遠去。



----------------------------------
試發表看看…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