ˇˇˇ

  當紫霓睜開雙眼的時候,刺鼻的血腥味直撲而來,差點讓紫霓當埸嘔吐。

  在紫霓身旁的,全都是死狀非常悽慘的西方人,男女老少,每個人都像是被野獸啃食過,有撕裂傷,也有咬傷,大地被染成紅色,看樣子這些人死亡的時間應該是剛發生不久。

  「噁,是誰這麼過份……」紫霓勉強起身,開始觀查身旁的環境。

  紫霓所處的地方,是在大森林裡面。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有這麼多人慘死,至少可以判定有像瘋狂的野獸在這地方存在著。

  每個人身上穿的衣服,猜測是屬於哥德時期的服飾,雖然衣服破碎的非常嚴重,還是有些地方可以分辨出來。

  紫霓完全搞不懂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方,感覺上這裡並不是夢境,假如這裡是夢境的話,為何她的身體沒有呈現透明狀態呢?反倒像是她穿越時空,也就是說,她藉由別人的夢境來到了這世界?這樣的推論也不怎麼正確,這種情形是她第一次遇到的。

  「真奇怪,是什麼樣的人會作這樣的夢呢?」紫霓邊走邊想著。

  過沒多久的時間,紫霓就聽見刀與刀互擊的聲音,紫霓從很久以前開始,就一直對那聲音非常敏感,光聽那聲音就覺得那刀子已經在自己身上劃下好幾刀了。

  隨著聲音方向的接近,紫霓漸漸的可以聽見人的對談。

  「里斯,別人不去找,偏偏找上我,我看你是活太久,活得不耐煩了。」背對著紫霓的白髮男子狂傲的笑道,彷彿對手根本傷不了他一根汗毛。

  「我想,這句話應該是說你吧,德。」里斯不畏懼的反擊。

  被稱作「德」的白髮男子,哼了兩聲,與里斯同時後退跳開,這埸廝殺似乎已經到了休息時間。

  「累了嗎?里斯。」白髮男子詭魅一笑,竟讓紫霓有一種熟悉感產生。

  這笑容好像在哪見過…

  「累?這句話應該不適合放在我身上吧?」里斯甩甩手中的細劍,收進劍銷。「你應該知道為何我會找你的原因吧。」

  「哼哼,想知道我的秘密是吧?」白髮男子笑了笑,「你們是不可能知道的,就算知道了也沒辦法得到的。」

  「看樣子真有東西讓你拿到手,才能讓你克服得了所有族人的斃命殺手。」里斯毫不在意的道。

  「這種東西得不得到並無所謂,我想要的,是那個人……」從白髮男子的口氣中,聽起來真得很想要他口中的「那個人」。

  「什麼?人類?」里斯發出譏笑。「別開玩笑了,人類有什麼好要的。」

  「不懂美味的人,永遠只有那樣的程度,小子,別對人類太大意。」白髮男子燦笑道。

  「……」里斯見狀白髮男子的笑容,只能沉默不語,因為他怕反駁之後,他就會像不遠處的屍體們一樣,加入分屍行列。

  白髮男子突然眼神銳利的往某個地方望著,里斯順著眼神方向望去,並無察覺那邊有什麼東西在那裡,連一個人類的氣息都沒有,里斯非常好奇他在看什麼。

  「德,你在看什麼?」里斯好奇的問。

  白髮男子帶著曖昧的笑容看了里斯一眼,「我的獵物出現了。」

  「獵物?」里斯更疑惑了。

  「先走一步了。」話一說完,人瞬間消失在里斯面前。

  里斯搖搖頭的往反方向消失。

  一直遠遠躲在一旁的紫霓,暗暗的鬆了口氣。原本叫德的人往她的方向看的時候,紫霓還以為自己真的來到真實的另一個世界,但是見那位叫里斯的人並沒有發現自己的存在,那就應該是自己的錯覺才是,不過,如果這裡是夢的世界,為什麼整個感覺上是那麼的真實,難道自己陷入別人的世界而清醒不了嗎?

  「真糟糕…」紫霓不自覺的說。

  「有什麼事情可以讓妳這麼煩惱呢?」男人的聲音從紫霓身後傳出,紫霓嚇得回頭轉身,一不小心被樹根絆倒,白髮男子即時將紫霓抱在懷中,免受皮肉之苦。

  「你、你看得見我?」不會這麼剛好,跟爸爸遇到同樣的狀況啊?

  「看得一清二楚。」白髮男子展開騙死人不償命的笑容。

  「你…你……」紫霓不敢相信自己不但被人看見還被親密的擁抱。

  「我怎麼了?」白髮男子非常好奇的反問紫霓。

  「你現在在作夢!」紫霓決定告訴這個作夢者真相,免得自己與他一起遭殃。

  「我在作夢?」白髮男子聽到這樣的詞,忍不住笑了起來,令紫霓不解的看著他。

  「是呀,你正在作夢,快醒醒吧,免得你跟我都回不到現實。」認真中。

  「我說這位美麗的小姐,為什麼妳會認定我在作夢呢?」鮮血般的眼眸直直盯著紫霓,令紫霓不自在的別過頭。

  「因為,我可以到別人的夢境裡。」這是實話,沒有半句謊言。

  「原來如此,妳可以進入別人的夢境。」白髮男子點點頭的重複。「那妳也在作夢囉?」反問中。

  「算…是吧。」紫霓遲疑了一秒回答著。「所以說,你現在正在作夢,如果你不醒來的話,現實世界的身體會日漸衰落,最後死去,而你就真的永遠困在自己的夢境中,無止盡……」這是依照紫霓的媽媽所遇過的情形,所舉例出來的唯一案例。

  「原來如此。」再度點點頭。

  「那,既然知道了,要醒來了嗎?」紫霓抱著希望的問。

  「呵呵,我很想完成妳的願望,可惜…」白髮男子微笑道,「我一直都很清醒,就算睡覺也不可能會作夢的。」

  「咦?」紫霓驚訝的看著眼前的男人。「騙人!怎麼可能!」

  「說騙人,我沒騙人,不信的話,要不要來做個實驗,證明我的話是否有假呢?」

  「做什麼實驗?」這還能實驗?

  「例如……這樣子。」白髮男子馬上將紫霓的衣服撕開,潔白的身子瞬間展露出來。

  「啊!」紫霓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傻了眼,急忙將剩下的碎布拿來遮住幾乎全裸的身子。

  「果然很美,我果然沒看錯人。」白髮男子滿意的道。

  「這哪叫做實驗!這叫犯罪!」紫霓非常驚懼著。

  「妳不是想要我實驗嗎?我正好來實驗妳是否能成為我的女人――」

  白髮男子瞬間將紫霓推倒在草地上,將唯一的碎布扯下丟在一旁,紫霓害怕他所講的事情成真,趁著左手還可以動,狠狠的往他的眼睛一戳,只聽見對方吃痛的悶叫了一聲後,紫霓看見他烏住的右眼竟然流血了!

  「啊……對不起,我本來只是想警告你的…」完蛋了,他眼睛會不會就這樣瞎掉一眼呀?

  白髮男子沉默的將丟棄在旁邊的碎布,撕成條狀,將自己的右眼緊急包扎,頓時,現埸的氣氛詭異到了不行,紫霓對傷害他的右眼感到很抱歉,但是,現在身上一絲不掛的全裸在他面前,叫她的心情也很難同情下去。

  白髮男子慢慢舔嗜著自己所流下來的血,剩下的左眼呈現暗紅色的看著紫霓,那樣的氣息已經很表明,現在的他非常的憤怒。接下來,不管紫霓怎麼掙扎,就是沒辦法掙脫,任憑他對紫霓上下其手,紫霓羞愧到不行,就算這是夢,她也不要有這樣的體驗,她寧願跟自己所愛的人發生關係,也不要被這樣陌生的男人給侵犯!

  紫霓哽咽的叫喊,見著白髮男子已經開始將身上的服飾一件一件的脫掉之後,紫霓情緒崩潰的哭泣。白髮男子看著紫霓如此難過的哭著,他溫柔的親吻著紫霓的淚水,並在她的耳邊輕輕喃道:「別害怕,放輕鬆點,我不會傷害妳的。」

  「鳴鳴…我不要跟不是喜歡的人做那種事啦!」

  「現在我就是妳喜歡的人,如何?」紫霓被白髮男子的話嚇傻了,他微笑道。「乖,別哭,再哭我會很心疼的。」

  就在白髮男子半哄半催眠之下,紫霓漸漸的放棄掙扎,她泛著淚光,難過的閉上了雙眼,任由他玩弄一切。


  
  這是夢……

  
  這是一埸夢……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