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

  對!這是個夢!

  我得現在清醒過來!

  等等!

  怎麼現在感覺起來有點……

  詭異的舒服?

  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彷彿自己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這麼輕鬆過,全身無不一處都感到舒服,紫霓帶著疑惑的感覺慢慢的睜開雙眼,也許是因為陽光從窗戶照映下來,使得紫霓一時反應不過來自己身處在哪兒。

  窗外的鳥鳴聲,讓紫霓的起床呆總算正常運轉了起來。

  沒有半個人在這個房間內……

  這個房間裡,有著華麗又高貴的傢俱擺設,感覺就像在英國皇室居住似的,每樣物品都有高品味的風格,無論哪種裝飾,都有著精緻的圖紋,仔細觀查,可以發現是純手工製作,因為那樣的花紋是機械做不出來的,加上說這個時代已經很少手工製作,連紫霓身上穿的睡衣也很高貴。

  可惜,身上的服裝卻讓紫霓急著想換掉,因為,那衣服的別稱叫「國王的新衣」,可說是情趣用品的熱門衣服。

  「這裡是哪裡呀?到底是哪個該死的傢伙讓我穿上這可怕的鬼衣服啊?」

  紫霓幾乎將整個房間都找透了,就是找不到自己的衣服,倒是找到一件帶有黑色蕾絲花邊的性感黑色禮服。

  「我該穿這件嗎?」紫霓拿起來比對自己的身材。「雖然比對起來是蠻合身,可是我不習慣穿這類衣服,還是原本的衣服比較習慣……」

  「我認為妳應該要穿上那件會比較好。」

  男子的聲音從紫霓背後響起,紫霓嚇的轉身看清楚到底是何人,等到看清楚是什麼人之後,紫霓暗自鬆了一口氣,幸好不是夢中那位白髮男子,雖說是夢,但是以小時候遇過的怪事來說,就有可能真的跑到那時代,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不就真的清白被……

  不過,為什麼剛剛我沒發現到他的氣息?

  「怎麼囉?小甜兒,臉色怎麼變這麼差了呢?」男子關心道。

  「我……我在昏迷的時候,有發生什麼事嗎?」還是確認好了。

  「妳一直睡得好好的,雖然有時候在說夢話。」

  「夢話?那…夢話的內容是?」我會說夢話?

  男子似乎會意到什麼,笑笑的道:「放心,妳還沒被我吃掉的。」

  吃掉?

  呃,不會吧!難道他是夢的主人?!

  夢中的男子是白髮,他的頭髮是黑色,加上服裝是現代,而不是夢中那古裝,他的外表模樣跟夢中那位白髮男子蠻像的,假如是夢的主人,人的樣子應該與現實一模一樣啊,怎麼會有差距呢?不可能是他夢到前世吧?

  還有,我弄傷了那白髮男子的右眼,而這名男人的右眼正巧被頭髮給遮住,記得第一次見到這男人的時候,他的右眼是緊閉狀態,如果說真的很久以前失明的話,為什麼夢中的他,把右眼失明的經過變成是我弄傷的呢?

  到底是他將夢境混淆,還是他夢中所做的一切,全都是真實的?

  假如我開啟的那道門,是真實存在的時空,而我真實回到過去,照理講,他也應該不可能活那麼久,再怎麼說,從那時期算起,到現代也有好幾百年的時間。

  好幾百年…這不是他第一次見到我的時候,跟我說過的話嗎?

  難道……

  他真得有活那麼久?

  而我確實回到過去,與過去的他相遇,所以長生的他知道我的存在?

  「不要露出那麼可怕的表情嘛,」微笑。「來,快穿上我特地為妳選的衣服。」

  「你到底是什麼人?」紫霓著急的問。

  「如果妳肯穿上那件衣服的話,我想,我會回答妳的問題。」

  男子的眼神垂下看著紫霓,雖說男子的眼珠子是很特別的血腥紅,但是紫霓的眼中,卻有著不可拒絕的力量在誘導著她。

  「如果我說不呢?」嘟嘴。

  「我是不介意妳一直穿著這件睡衣,如果妳願意穿這樣跟我出房門的話。」男子充滿意味的語氣,指著紫霓那若隱若現的身材。

  「色狼!」紫霓更加抓緊黑色禮服來遮住自己,滿臉通紅的怒瞪著男子。

  「我在外頭等妳,記得要換上那件衣服唷,免得我……哼哼哼。」男子半提醒半警告的離開房間,紫霓才暫時放心,腦子也跟著運轉起來。

  「照這個情形看來,他是這個地方的主人,光看這裡的擺設就知道他的財力有多大,而且我也得知道他的來歷,暫時觀查才能計劃如何脫困!」

  決定好之後,紫霓快速換上衣服,也稍微將頭髮作一下小造型,打扮得差不多,紫霓才走出這個華麗的房間。

  剛踏出房門,男子慵懶的看著紫霓,他微笑道:

  「果然很適合妳,小甜兒,肚子餓不餓?我們去吃點東西吧。」

  「嗯。」紫霓決定暫時順從男子,以便未來的退路。

  「對了,小甜兒,妳好像不知道我的名子吧?」

  「那,現在要告訴我了嗎?」

  「當然,我叫布洛德,記住唷!」布洛德笑道。

  紫霓敷衍的點頭,腦子裡還在停留剛才所想的問題所在。

  他叫布洛德,那夢中的人也被叫德,同樣有德的稱呼,這也是關鍵所在嗎?

  布洛德挑眉的看著紫霓,快速的將紫霓擁腰抱在懷中,在耳邊輕聲:

  「小甜兒,別這樣對我太隨便,妳這樣對我,我是會傷心的,乖一點,認真一點,叫一聲我的名子來聽聽如何?嗯?」

  突如其來的速度,已經讓紫霓整個人杵在那兒,瞬間回憶到夢中那段赤裸裸的畫面,更別提說布洛德的要求。

  「請你放開我!」

  「乖乖聽話,我就會放開妳,要不然的話……」布洛德在耳垂邊吹著熱氣,「我會忍不住想品嘗妳那股甜美的味道……我好想現在品嘗。」尖銳的獠牙張開預備。

  光聽到這樣的語詞已經夠刺激紫霓,紫霓根本沒辦法來脫困,布洛德的力氣太大了,看樣子只能認命聽他的話。

  「布洛德,你弄疼我了。」

  聽見紫霓的低聲下氣,布洛德「嘖」的一聲的放開紫霓,差一點就可以喝到她的血了,布洛德內心充滿著惋惜中。

  「那麼,我們可以繼續走了嗎?」紫霓防備的問。

  「當然可以,請。」布洛德微笑著。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