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空無一人的古堡裡四處亂竄的紫霓,正著急的不知如何是好。

  原本以為布洛德的古堡範圍只有帶她逛的那樣大,萬萬沒想到的是,她花了約半天的時間所逛的古堡,才大約快四分之一的地方。

  現在要感到懊惱也來不及了,如果不趁現在逃跑的話,等到晚上,所有吸血鬼都醒來之後,她就是所有人的肥羊了!

  她可不想被眾人咬的滿身是傷啊!

  望著天空,紫霓知道自己的時間已經不夠了,因為天色開始轉暗。

  對了!我還有鎖夢鑰匙!我記得放在胸前…

  不對,我的鑰匙呢?

  好像打從我醒來開始就不在身上,沒有鑰匙,我那所有的法寶就拿不到,難道我真得就得認命嗎?

  紫霓苦惱的抓著頭髮,習慣性的捲起頭髮來,直到一陣風吹起,差點將她的裙子曝了光。

  如此強烈的風,就像是什麼人出現似的,紫霓警覺的觀查四周,發現什麼人也沒有,暗暗的鬆了一口氣。

  「在找什麼東西呢?嗯?」布洛德的聲音從紫霓頭上響起。

  「唔哇~!!」快速閃到一旁。

  「嗯?想躲我?」布洛德已經在紫霓背後。

  非常清楚自己絕對敵不過布洛德,紫霓大方伸出手掌,要布洛德將鑰匙交出來。

  「把東西還給我!」

  「喔?我有跟妳拿了什麼東西嗎?」布洛德裝傻中。

  「少唬哢我了!把鑰匙還給我!」爆怒。

  「喔…鑰匙喔,妳說的是這個嗎?」

  布洛德故意將鎖夢鑰匙在紫霓面前晃來晃去,紫霓想搶回來,偏偏搶不到,因為身高差太多了,身高一百六十公分要面對約一百九十公分以上的人,難度還蠻高的。

  「把東西還給人家!可惡的傢伙!」

  布洛德故意靠很近的道:「東西還給妳,可以,但是我有條件。」

  「什麼條件?」紫霓疑惑的瞪著布洛德,心想著:管你什麼條件,鑰匙一拿回來我就可以走了!想治我,門都沒有!

  「條件就是……留在我身邊,乖乖當我的新娘。」騙死人不償命的笑容再現。

  「啥?什麼?!你要我當吸血鬼的新娘?那我不就得像電影一樣,一起成為吸血鬼?我不要!」

  開玩笑,當吸血鬼我就見不到可愛的陽光了,那還得了!要是被影子爸爸知道了,他一定會哭著找布洛德理論。

  「這麼討厭吸血鬼?那鑰匙不還妳囉。」布洛德做出欲收起鑰匙的動作。

  「這條件我不同意,換別的。」紫霓揮手要布洛德換條件。

  「除了同意這條件外,其他一律我不接受。」微笑。

  「啊!」紫霓見布洛德開始收起鑰匙,著急的說:「我就是不要當吸血鬼!」

  「確定不要,嗯?」布洛德加重語氣,誘惑的重問一遍。

  紫霓噤聲不語,哀怨的直瞪著布洛德許久,這表情在布洛德眼中,可說是非常可愛。

  呵,她心動了。布洛德是這麼心想著。

  「那好吧,不當吸血鬼可以,但是要跟我簽訂契約,我才會肯還妳。」布洛德奸笑道。

  「可以不當吸血鬼,只要訂契約就行了?」紫霓不信任的說。

  布洛德冷哼一聲:「不要就拉倒。」

  紫霓想了想,只要不會變成吸血鬼,什麼事情都可以好解決吧?

  「好吧,那鑰匙要還給我了嗎?」

  「我要清楚聽到妳親口說出同意與我簽訂血之契約,我才會將鑰匙還給妳。」

  「……奸詐的傢伙,說就說嘛!我同意與布洛德簽訂血之契約。」紫霓瞪著布洛德,咬牙切齒的重複一遍。

  「說完了,東西可以還給我了吧?」伸手。

  「還有一個步驟還沒做呢。」

  「咦?」紫霓一時搞不清楚狀況,四周圍也開始模糊了起來。

  布洛德那鮮紅色的眼眸突然變的非常暗沉,垂著眼望著紫霓,並且順勢的將紫霓抱在自己懷中,並且往脖子的方向露出獠牙咬了下去,紫霓才驚覺自己正被吸血著,現在根本沒辦法使出力氣來掙脫他,血液的流失讓她瞬間暈眩,所有的知覺快速麻痺模糊。

  布洛德吸完血之後,改親吻著紫霓,她感受到布洛德在她口中強行餵食一種液體,濕黏又帶有腥味的液體,紫霓跟本沒力氣將那液體吐出來。

  「吞下去。」布洛德霸道的命令。

  「唔…」這是血的味道…怎麼味道開始轉變成甜甜的呢?是錯覺嗎?

  見紫霓喝下自己的血,布洛德非常滿意的看著她,順便將昏迷的紫霓抱回自己的寢室,而不是客房。

  在紫霓的耳邊輕聲的道:

  「歡迎加入我的世界,從現在起,妳將與我共享永恆的生命,吾愛。」

  這是紫霓在完全失去意識前所聽到的話語。

----------------------------------------------------------------
待續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魙月
  • 寫的很好看喔~^^
    期待下一篇~!
  • 喚兒 於 2011/03/08 02:10 回覆

  • houzu
  • 謝謝~
    我會努力寫的^^!
  • 喚兒 於 2011/03/08 02: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