ˇˇˇ

  沉睡的紫霓受到月光的照射影響而清醒。

  她張開那雙明亮又美麗的眼眸,正感到疑惑自己為什麼會躺著時,她才發現到自己正被布洛德擁抱在懷中。她偷偷望著布洛德,瞧見他也同樣在沉睡。或許是好好睡過一覺的關係,紫霓現在的心非常平靜。

  她看著布洛德那沉睡的面容,忍不住為他的美貌感嘆著,他有著非常濃密的眼睫毛,臉上的皮膚既白皙又水潤有彈性,就連嘴唇也讓人忍不住想咬一口來確認是否也跟著水潤有彈性。紫霓內心也下了定論:好令人忌妒的臉!

  不過他睡的挺安穩的。不知不覺,紫霓越來越貼近布洛德。細聞著他身上所散發的香味,感受著他所帶給紫霓的體溫。

  為什麼我之前見到他的時候,沒發現他身上有這麼好聞的香味呢?越來越可口……

  紫霓發覺到自己開始對布洛德有奇怪的念頭,她非常的不解自己為何這樣的反應,總覺得自己忘記了什麼事情。決定下床時,意外發現到一件令她很害羞的事情。

  布洛德竟然沒穿衣服的睡覺!沒想到自己會被一個全身光溜溜的男人擁抱著睡覺。為何剛剛自己沒注意到這麼重大的事情呢?幸好自己身上的衣服還穿著,要不然一定會被人誤會的!

  紫霓害羞的只專注於布洛德的手臂,企圖解開布洛德那擁抱著她的雙手。只是很奇怪的一件事,為何解了那麼久就是解不開,有這麼難纏嗎?紫霓隨意看了布洛德一眼,沒想到布洛德也在看著她。

  「你……醒了?」紫霓尷尬的說道。

  「很早就醒了。」

  「……那是你故意不放開我囉?」

  布洛德意味的笑道:「我捨不得放開妳呀。」

  紫霓翻白眼,心想著:他把我當成笨蛋呀,笨笨的浪費力氣在那抬手。

  「我想下床,可以放開我嗎?」紫霓指著布洛德那死都不放開的手。

  「當然可以,不過得親我一下。」布洛德笑道。

  「………」雖然曾想過要咬他的嘴唇,但是要叫她主動親他,別鬧了。

  布洛德知道紫霓還沒辦法接受他,笑道:「小甜兒,我知道妳還沒有辦法接受我,我就好心一點,先暫時饒過妳,下一次就別想這樣混過去了。」

  布洛德一放開紫霓,紫霓趁這機會快速下床,速度快到令紫霓自己也嚇到。

  奇怪,我什麼時候擁有這速度了?

  布洛德見紫霓疑惑為何自己有這樣的速度,暗暗笑著。他也下了床,光著身子慢條斯理的拿起衣服穿上。紫霓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竟然會盯著他那光溜溜的身子猛看,搞得自己像色女一樣,一副哈很久的樣子。

  「小甜兒,以後多的是機會可以看。」布洛德穿好衣服的說道。

  「呃,對不起,我不該這樣盯著你的裸體,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眼睛就一直看下去……」紫霓誠實又很不好意思的說道。

  布洛德很體諒的點頭,再摸摸紫霓的頭,說道:「沒關係,下次我會讓妳看個夠。」

  紫霓總覺得自己忘了什麼事情,渾身不對勁,就連布洛德所說的話也沒發現其中涵意。光是布洛德摸自己的頭,就有想讓他繼續摸下去的衝動,這根本不像是她自己啊!加上現在布洛德身上散發著很有吸引人的香氣,這更讓紫霓苦惱。他真的越來越可口了啦!

  「怎麼囉?」

  紫霓很茫然的看著布洛德,說道:「突然感覺到自己好像變得不像自己了。」

  布洛德奸笑的說道:「想不想知道為什麼呢?」

  「你知道原因?」紫霓好奇了起來。

  「知道,當然知道囉!不知道才奇怪。」布洛德雙手一攤。

  「那快告訴我!」

  「可以,但是在告訴妳之前,我要妳學會如何跟黑磷溝通。」

  「溝通?」

  布洛德右手一揮,兩把武器同時出現,布洛德將黑刀交給紫霓,而自己拿著紅刀。

  「妳現在拿的黑刀叫作黑磷,攻擊力雖然比紅泣弱上許多,但是擁有高度精準力,不怕自己殺出去的人沒砍中。」

  「啊?我幹麻學殺人啊?」紫霓訝異布洛德說的話。

  「妳呀,現在得快學會這項技能,免得有些想要妳的命的人來偷襲妳。雖然那些不自量力的人會想挑戰我的脾氣,想要體驗一下什麼叫做分屍的滋味,但我還是很不希望看見妳受傷。」

  「我有做過什麼事令人想要我的命嗎?」紫霓非常不理解。

  布洛德笑道:「有!」

  「什麼事情?」

  「從妳被我帶回來的那一刻起。」

  「……哇里勒,這分明就是你害我!」爆怒。

  「別這樣說嘛,先學會如何與黑磷溝通比較重要吧?」布洛德指著指紫霓手中的黑刀。

  「這應該是普通的刀子吧?為什麼你說要溝通才能使用呢?」

  「嘖嘖,」布洛德伸出食指左右晃。「妳我手中拿的武器可不是普通的武器。它們可是有意識的武器喲。」

  「什麼!有意識的武器?妖刀嗎?」紫霓瞪大雙眼的看著手中的黑刀。

  「因為某些原因才變成這樣。」布洛德悠然的看著手中的紅刀。

  「是什麼原因才變成這樣呢?」紫霓好奇的問。

  「等妳跟黑磷交談後,他自然會告訴妳。」

  好會賣關子的吸血鬼!紫霓心裡是這麼想的。

  「與他們溝通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如果沒跟他們溝通的話,是使用不出他們的能力。來,現在看我示範。」

  布洛德拿起紅泣,雙眼一閉,口中呼喚了一聲「紅泣」,布洛德手中的紅刀散發出一股紅色的光芒,紅色光芒就像有生命似的,它環繞住布洛德全身,不久的時間,布洛德慢慢的睜開雙眼,向紫霓微微一笑。

  「現在換妳試試看,成功的話,妳也可以看見紅泣。」

  紫霓學布洛德閉上雙眼,應該是一片黑的視覺,突然在眼前閃了一道白光後,一名年輕的少年出現在紫霓眼前,少年溫和的說道:「紫霓,終於與妳見面了。」


---------------------------------------------------
待續...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