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令我生氣了!」
  
  打從古伊米家主屋回來之後,特杰提斯家大小姐普蕾妮緹氣呼呼的坐在椅子上,在那之前路過的無辜僕人們沒有一個是不受到普蕾妮緹的狠心出氣。
  
  「普蕾妮緹,別氣了,我相信古伊米家主有自己的想法。」里斯無奈的安撫眼前這位大小姐。
  
  「我不管,里斯,你評評理,布洛德應該只能帶我一個人進去他的主臥室的,只有我才夠資格與他在一起,低等的人類竟然如此狂妄,我真想吸乾她的血!」普蕾妮緹手中的杯子已經壯烈犧牲了。
  
  「我想,妳現在最好是打消這樣的想法。」里斯對普蕾妮緹的想法感到危險。
  
  「為什麼?這種人類只能成為我們的糧食,憑什麼受到布洛德的專寵!」普蕾妮緹已經接近歇斯底里的狀態。
  
  「普蕾妮緹…夠了。」里斯已經受不了。
  
  里斯心想著平常高貴的普蕾妮緹跑哪去了啊?
  
  「我決定現在要去把那人類抓出來榨乾她的血,我相信布洛德一定會把她送給我的。」普蕾妮緹馬上起身準備衝出去到古伊米主屋抓人。
  
  「普蕾妮緹!妳給我站住!」里斯急促怒吼的聲音,讓普蕾妮緹瞬間不敢動。
  
  「里…里斯?」
  
  普蕾妮緹不敢置信里斯會對自己怒吼,平常只會對自己溫柔的里斯竟然會翻臉?!
  
  「妳如果不想要命的話,就現在去送死吧!」里斯見普蕾妮緹有稍微清醒的狀態,語氣也緩慢。
  
  「里斯,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普蕾妮緹不懂的道。
  
  「妳想想,,這是他第一次帶人類女孩回到自己的城堡,別說帶回城堡了,就連他親自去觸碰身為『女性』的機率低到可說是破表了,如此看來,那名人類女孩的存在意義對他來說有多重要了吧?」里斯希望現在說的話普蕾妮緹有聽進去。
  
  「那樣的短生族怎麼可能會讓布洛德看重呢?隨便一碰就死的人類,會有長生的我們高貴嗎?」普蕾妮緹還是不相信里斯的話。
  
  「普蕾妮緹,別說我不提醒妳,布洛德會對妳尊敬是出至於妳是特杰提斯家主的女兒,以一名真祖是不需要對妳客氣的。」里斯慢條斯理的玩弄著酒杯裡的血液,邊說邊寫出一字中文字『死』。
  
  「真祖…你竟然敢在我面前提起真祖兩個字!雖然我父親沒有擁有純正的血統,但是他是特杰提斯的當家,以三大家族來排名,特杰提斯家是不會輸給古伊米家!」普蕾妮緹氣得將手邊的小桌子擊碎。
  
  「喔?那為何特杰提斯家主不向古伊米家宣戰呢?」里斯冷漠道。
  
  「里斯!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普蕾妮緹提醒著里斯現在說的這句話背後的嚴重性。
  
  「如果妳真得那麼想得到布洛德,為何不想出計劃來得到他呢?」里斯冷笑著。
  
  「計劃…?」
  
  「過了這麼多年,妳還是一樣不懂得用腦。」里斯說完這句話,便轉身離開。
  
  普蕾妮緹等里斯離開後,她咬牙道:「別以為只要你聰明,等到我將布洛德拿到手,我看你還有什麼大話可以說出口。」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