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情形在布洛德正式出現在所有人面前為止。因為他證實了自己擁有真祖一族的血統,更為是古伊米家主的兒子。別說他與前任古伊米家主長的幾乎是一模一樣,根本沒有人知道前任古伊米家主竟然有留下孩子。
  
  當時的古伊米家族在前任家主去世之後,由唯一被賜姓的死徒「格菲爾.古伊米」挺身撐起古伊米家族的所有一切,以格菲爾的地位,相當於由甦現在的位置。
  
  如果格菲爾有私心想繼任古伊米家族的話,不會有任何一個人會說什麼反對的意見。
  
  但是以突然自稱自己是前任古伊米家主兒子的布洛德,身份更是真祖一族,這在當時造成了許多話題與爭議,就連古伊米家族的死徒成員也不服氣這樣的新任家主。
  
  所有的人在古伊米家族主屋大廳爭吵的時候,格菲爾帶著年輕的布洛德出現在眾人面前,當布洛德站在格菲爾身旁初次現身在每個人面前,所有人被布洛德的氣勢與外表給震住了!
  
  完全冷血的鮮紅眼眸,半長不短的髮色由黑偏白,嘴畔浮現若有若無的笑容,特別是他腰際插著兩把一紅一黑的長刀,他那俊美迷人的模樣,比在埸所有擁有美貌男性吸血鬼們還要完美,每個人都被他給迷住,就連格菲爾也為他帶來的效果感到滿意。
  
  「小主人,總算可以將這家就交還給您。」格菲爾以下人的身份對著布洛德說道。
  
  「嗯。」布洛德優雅的微笑。
  
  「請別對自家人出手,他們只是不曉得主人您的來歷罷了。」格菲爾知道布洛德兇殘之處。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不會讓他們死。」
  
  死,布洛德所強調的詞,在眾人耳中聽的一清二楚。他是因為剛才大家所極力反對的事,才故意這麼說的吧。
  
  「好不容易盼到小主人,別太輕易死!您可是古伊米家族的希望!」格菲爾有些擔憂道。
  
  「希望?別對我抱太大的希望。我會接下這家主的位置純粹是要拿回自己的東西。家族的生死存活對我來說,沒必要太在意。」布洛德懶懶的回應。
  
  「不管家族生死存活也罷。總之這個家族就交給您了,我的主人。」格菲爾隆重的向布洛德低頭敬禮。
  
  在眾人當中,有一名沉不住氣的男子大聲的說:
  
  「我不服讓他當家主,請讓我向他挑戰,如果我打贏的話,就換人上任新家主。」
  
  這主意讓所有的人也跟著起鬨。說挑戰布洛德的語詞越來越多,這讓布洛德燦笑不語。而格菲爾則寒著臉瞪著提出這主意的人。
  
  「沒關係,只要有人有辦法讓我流下一滴血,我就讓那個人當家主,如何?」布洛德燦笑道。
  
  如此狂妄的說詞讓所有人馬上想揍揍這死小孩。
  
  「好!那麼請到廣埸來面對我們的挑戰吧!」眾人下起挑戰書。
  
  「主人,為什麼要接下這樣的挑戰呢?」格菲爾不解的問。
  
  「不讓他們看看我的能力,會有人信服我嗎?」
  
  布洛德留下這句話,頭也不回的往廣埸前進。
  
  格菲爾無奈想著:如果您就這樣死了,我怎麼向前任家主交代呢?
  
  
  ─古堡前中央廣埸-
  
  
  今夜滿月,月光照耀著廣埸中央,所有的吸血鬼們在此等待著布洛德的出現。
  
  布洛德慵懶的走到廣埸中間,對著眾人道:「想殺我的人,全都上埸吧!」
  
  語畢,無數的殘像往布洛德的方向前去。一眨眼的時間,向布洛德挑戰的人們全部都被劃斷雙臂了!布洛德毫髮無傷的慢慢收起腰際上的黑刀。
  
  布洛德輕笑道:「這就是你們的實力嗎?怎麼這麼弱呀!難怪在家族戰役沒辦法稱霸。」
  
  那些被斷臂的人,在同伴的幫助之下恢復原狀。如果沒親自去體驗的話,根本無法相信他的實力有這麼強,可以瞬間將所有要殺他的人全部解決掉。要不是格菲爾事先請求他別殺自己人,可能現在的他們早已成為灰燼了!
  
  布洛德見眾人沉默,燦笑的道:「還要殺我嗎?」
  
  先提議要向布洛德挑戰的男人馬上跪在他面前,非常誠懇道:「主人,我們錯了,我們不該對您不敬,請原諒我們。」
  
  布洛德挑眉的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男人,隨即身旁的人也跟著照做。
  
  突然感到無趣的布洛德冷哼道:「算了,殺你們也不會有好處,散會吧。」
  
  「是。」語畢,廣埸剩下布洛德一人。
  
  布洛德面無表情的看著空無一人的廣場,喃喃自語道:「我回來了。」
  
  
  ˇˇˇ

創作者介紹

《夢の世界記録ノート》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