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爸爸…鳴鳴鳴……」紫霓委屈的向影子訴苦。
  
  「乖,爸爸不是來了嗎?」影子溫柔的安撫。
  
  紫霓點點頭。
  
  影子看著眼前令自己女兒哭泣求救的男人,他額頭暴青經的笑道:「不知這位先生為何要欺負我家女兒,嗯?」
  
  目前在影子的眼中,那位目前衣衫不整的男子絕對有對自己的女兒做了什麼事,才會讓她情緒失控。
  
  因為,自己的女兒從來不會在別人面前哭著找爸爸。(影子很自動忽視布洛德的名子。)
  
  「有嗎?我並沒有欺負她唷,只是讓她看一下我想找的人罷了,順便讓她體驗一下男女之間的樂趣,有什麼問題嗎?」男子悠然的斜躺在床上。
  
  「男.女.之.間.的.樂.趣?!」一個非常大的陰影忽然冗照在影子,他咬牙切齒的重複男子所說的話。
  
  「再說,我又不是在現實碰她,你這個當爸爸應該要偷笑才對。」男子笑道。
  
  「偷笑?佔我女兒便宜還敢大言不慚的說這種話?」影子指著他鼻子暴怒道。
  
  「總比她被吸血鬼啃得連根骨頭都不剩的好吧?」男子懶懶玩著自己的金髮道。
  
  這句話讓影子頓時傻眼。
  
  什麼?女、女兒被吸血鬼啃了?
  
  那種啃法…該不會是指女兒的清白啊?
  
  「布洛德並沒有碰我!是你佔我的便宜還敢把責任推給他!你太過份了!」紫霓用力推開影子,對著男子憤怒的大吼。
  
  頭一次見到女兒憤怒大吼,影子嘴巴一張一合,女兒現在生氣模樣,就跟他的親親老婆根本就是同一個模子出產,一模一樣。
  
  真不虧是跟老婆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兒,連生氣都一樣。
  
  基因,真可怕喲。
  
  「我說老……啊,女兒…」影子一時眼殘,下意識差點喊錯稱位,險險把紫霓當成是他老婆。
  
  「什麼事,影子爸爸。」紫霓雙眼冒火道。
  
  「妳為什麼會跟這個人扯上關係?」
  
  「我不知道他是誰,當我有意識的時候,我已經在這裡了。」紫霓說出實話道。
  
  一聽到這,換影子暴怒。
  
  「你這個惡魔!你幹麻誘拐我女兒!」
  
  影子爸爸好厲害,對那個人的形容會不會太恰當,惡魔耶!紫霓一旁崇拜的想。
  
  被叫惡魔的男子聽到這樣的形容反而更開心,彷彿這是個讚美。
  
  「我在找女媧,你女兒知道她在哪。」惡魔男邪笑道。
  
  「女、女媧?!」影子倒抽一口氣。
  
  紫霓發現影子爸爸的不對勁,為什麼他們都知道女媧?
  
  「喔?看來你也知道她在哪裡,說吧,她在哪?」惡魔男直接走到影子面前直接問。
  
  「她…她早已經沉眠了。」影子眼神不敢直視惡魔男。
  
  「哼哼,如果她沉眠的話,你為什麼不敢看著我的眼中說話呢,嗯?」惡魔男輕扣著影子的下顎,強迫影子與他對視。
  
  「……」影子不敢亂想什麼,因為他知道眼前的男子真正的實力是什麼。
  
  如果突然看到這畫面的腐女子,應該都會忍不住聯想到『禁.歡樂BL世界』,看哪,兩個金髮美男子在做親暱恩愛的動作。紫霓開始胡思亂想。
  
  是不是以前看太多BL題材的書籍類?
  
  怎麼…看到這畫面會有種想噴鼻血與尖叫的衝動呢?
  
  欸…不行!
  
  一個是我爸爸,雖然外表年輕到可以說跟我只相差七歲,但是他是我爸爸,不可以亂想,要是被媽媽知道了,我會被媽媽追殺,殺的死無全屍;另一個是則是莫名其妙欺負自己,並要求把葵公主所在位置說出來的惡魔男,但我對他沒興趣,所以他可以自動省略。
  
  被設定為BL世界的兩位男主角們,忽然轉頭看著紫霓。
  
  彷彿是紫霓內心OS太大聲了,迫使他們不得不看著她。
  
  察覺自己正被兩個人狂瞪,紫霓緊張道:「我、我怎麼了嗎?」
  
  「以後不淮給我看那類的書!」影子一開口就是下禁書名單。
  
  「想不到像我性向出了有名這麼正常的人,也會被聯想到那方面去…」惡魔男雙手一攤,無所謂的笑道。
  
  「咦咦───?」
  
  我剛剛所想的事情,他們……怎麼會知道?
  
  影子嘆了一口氣,很嚴肅的看著紫霓正經道:「女兒,好歹爸爸也是夢境記錄者……作夢者心中所想的事情,當然聽得非常清楚。」
  
  這句話真得比投下核彈的打擊還來得巨大。
  
  自己竟然是作夢者!
  
  為什麼自己沒有發現自己正在作夢呢?
  
  這麼是說他們現在都在我的夢境裡,可以聽見我心中OS的人……
  
  紫霓馬上道,「爸爸,那他呢?他又不是夢境記錄者,為什麼可以……」
  
  影子嘆氣道:「他是墮天使,是惡魔,更是撒旦。這點小意思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撒、撒旦?!
  
  什麼?!!!!!!
  
  
  ˇˇˇ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