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撒旦?!
  
  欺負我的人,竟然是撒旦?
  
  紫霓臉色陰沉的瞪著兩人。
  
  「誰能給我一個很好的解釋?」紫霓瞇起雙眼的瞪著兩人。
  
  影子苦惱中,不過他打算將這難題丟給撒旦。
  
  聽見影子心中的OS,撒旦開口了。
  
  「影子,身為爸爸的你,有義務對女兒解釋。」撒旦慵懶的坐在椅子上,等著看戲。
  
  什麼?!這該死的惡魔竟然把難題給我,太過份了!
  
  明明錯的人就是他!影子哀怨的看著撒旦。
  
  「影.子.爸.爸!」紫霓皮笑肉不笑看著影子。
  
  紫霓那發火的模樣,讓影子幾乎快跪地求饒,就跟她媽媽一模一樣,難不成她看過自己被老婆修理的畫面?
  
  應該沒看見吧?影子不確定的想。
  
  「我的親親寶貝女兒呀,不是爸爸不給妳解釋,而是該問撒旦那傢伙吧?妳不能將氣推到爸爸身上啊。」影子可憐兮兮道。
  
  紫霓馬上把殺人目光瞄準撒旦,她衝到撒旦面前,用力抓住衣領。
  
  「混蛋!你幹麻跑進我的夢境?找女媧甘我什麼事?更令我火大的事,你幹麻跟我做……跟我做……」紫霓越說越氣不過,鼻子一酸,眼淚再度掉落。
  
  「做愛?」撒旦好心的接下一句。
  
  「鳴哇~~~人家被精神強暴了啦!」紫霓再度放聲大哭。
  
  「呵呵,看我對妳多寬容,其他女性想得到這樣的福利可是沒有的,念在妳是影子的女兒,我才肯這樣對妳出手呢。」撒旦微笑又道。「在現實世界,每個跟我做愛的女性都很喜歡我的技術,妳要不要跟我在現實來一次?」
  
  「不行!」
  
  「不要!」
  
  影子與紫霓同時拒絕。
  
  「這麼快就拒絕我,還是我在這裡沒滿足到妳?讓妳失望啦?」撒旦舔舔嘴唇道。
  
  「你你你………」紫霓咬牙切齒。「我要殺了你!!」
  
  紫霓找尋著周圍有什麼樣的東西可以當兇手,可惜都沒有任何一樣東西可以使用。她忽然靈機一動,右手一揮,黑磷刀憑空出現。
  
  撒旦見狀,只『喔』的一聲,似乎打算看看紫霓會怎麼殺了他。
  
  影子倒是擔心女兒的安全,刀子可是不長眼的啊,隨時都有可能會誤傷了自己。
  
  「女、女兒啊,刀子看起來很利,妳小心……啊,危險。」
  
  不理會影子的話,紫霓將刀子抽了出來,指著撒旦鼻子。
  
  「不多砍你幾刀,難解我心頭之恨!」紫霓怨怨道。
  
  「沒關係,如果在這夢境讓妳多砍幾下就可以化解妳的傷痛,倒是挺願意讓妳砍。」撒旦不痛不養聳聳肩。
  
  一聽撒旦這麼說,紫霓停下預備砍撒旦的動作,像是看到了什麼或想起了什麼,她退後幾步,只說了一句話。
  
  「我、我的身體……現在在哪?」
  
  這句話,讓撒旦的笑容更加燦爛,影子則是疑惑。
  
  「我在作夢之前,我記得布洛德因為我而被人砍傷,但是我…卻被打暈了。」紫霓臉色蒼白。
  
  「紫霓?」影子有點擔心紫霓現在的狀況。
  
  難不成……
  
  紫霓緊緊抓住影子道:「影子爸爸,快讓我醒來!我擔心我身體所處的地方。」
  
  「好是好,那妳記得要跟爸爸聯絡唷。」影子不放心道。
  
  「會的,快點!」紫霓急著大叫。
  
  影子伸手劍指,輕輕點一下紫霓的眉中。
  
  只見所有背景像崩毀般的消逝,影子在紫霓消失的同時跟著不見。
  
  撒旦則慢條斯理的起身,嘴畔充滿著謎樣的笑容,跟著消失在這『夢境』。
  
  
  ˇˇˇ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