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
  
  有血的味道…
  
  那散發出甜美的味道………
  
  正令我心臟跳動的非常劇烈…
  
  綠光道路,紫霓在父親影子的幫助之下,正通往著清醒的道路。
  
  在中間,紫霓感覺到有什麼力量在吸引自己。
  
  一個令她非常在意的力量在呼喚她。
  
  門,出現在紫霓的面前。
  
  這跟之前所遇見的門是同一個。
  
  紫霓感受到門的另一邊有一個令她熟悉的氣息正在釋放,強烈的第六感衝擊著自己的心。
  
  她輕觸碰門的那一剎那,刺眼的白光照亮整個視線。
  
  白光散去後,強烈的血腥味撲鼻而來,但是卻沒有造成紫霓的不適應。
  
  紫霓發現自己站在一個像似高級飯店的走廊,順著紫霓正前方望去,整個走廊躺滿著屍體。
  
  每個死者都是穿著神職者的衣服,無論是神父、修女或是修士,沒有一個逃離被兇手殘忍的分屍。
  
  順著屍體越多的走道前去,通往最終那道半闔的門,紫霓聽到人的對話。
  
  「教宗大人,您知道我是誰嗎?」男子溫柔輕聲道。
  
  「……」被稱為教宗的老人沒有回答男子的問題。
  
  「呵呵,那麼,教宗大人應該曉得逆十字教團吧?」男子不以為意輕笑道。
  
  「……」教宗同樣沒有回答男子。
  
  「教宗大人,您的宗教給予迷途的羔羊希望,純潔沒有邪惡是您的教義。」男子隨即笑道:「但私底下,您的骯髒慾望卻得由存在於見不得光的裏教團來執行。我想,身為教宗的您,應該知道這教團的存在。」
  
  「你想要說什麼?」教宗曉得眼前這名俊美殘暴的男子不可能是來跟他閒話家談,一定有什麼事情必須得從他口中探出。
  
  「逆十字教團帶走了我最重要的人……」男子有些失落的看著地上的屍體。
  
  「既然人是他們帶走的,應該是找他們才對,而不是找我。」教宗皺眉道。
  
  「說出逆十字教團的總部在哪,否則您的下場就會像其他人一樣。」男子抓起其中一個人頭把玩著。
  
  「我…我根本不知道逆十字教團的總部在哪。」教宗手緊握著十字架,祈禱上帝能帶給他希望。
  
  「您知道嗎?為何我現在才大開殺戒?」男子將人頭丟到教宗懷中。
  
  「啊啊!」教宗被男子所丟來的人頭給嚇著。
  
  「因為你們逼我的,從帶走她那一刻起。」男子輕舔著血液,慢慢的走向教宗。
  
  紫霓感受到房裡的氣氛太過於詭異,她輕輕推開門,往門內一看──
  
  布洛德的身影映入紫霓眼中,原本潔白的大衣早已染成紅色,頭髮完全變成白色,他的雙手沾滿鮮血,教宗坐在椅子上,懷中抱著一顆人頭。
  
  紫霓見到這樣的布洛德,心中還是忍不住驚嚇著,因為她沒有見過沾滿鮮血的他。
  
  布洛德抓起教宗的脖子,像在拎小孩似的舉起教宗年邁的身軀,布洛德臉上充滿著笑容,他那鮮紅眼眸更加嗜血的盯著教宗痛苦的表情。
  
  不行!不能讓布洛德殺了教宗!
  
  紫霓深怕布洛德真的殺掉教宗,她急忙衝向布洛德大喊著:「布洛德!不能殺他!」
  
  聽見紫霓的聲音,布洛德帶著訝異的眼神回頭。
  
  當兩人眼神對上,一道強烈的閃電擊中了某個建築物,劇烈聲響蓋掉兩人口中想表達的話語,紫霓帶著驚恐的表情漸漸消失在布洛德面前。
  
  布洛德將教宗丟到一旁,馬上衝向紫霓,企圖將紫霓擁入自己懷中。
  
  可惜,在這個房間裡,除了布洛德與教宗外,沒有其他『活人』了。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