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特殊能力研發局局長室窗外的不遠處,降落一道極為巨大的閃電,男子透過百葉窗看到這整個過程。這時,一名研究員進入局長室對著休息中的局長報告。
  
  「局長,那名女孩已經醒了。」
  
  男子示意點點頭。
  
  男子一進門,就看見紫霓不願面對那些無辜的研究員。
  
  這也是醒來該有的正常現象,男子心想。
  
  「啊……局長。」
  
  「你們可以結束這優先任務了,剩下的就交給我吧,我親自處理。」
  
  「是。」
  
  等到所有人都離去,並把門輕輕關上。
  
  男子馬上在門邊按了一個鈕,跳出一個小型儀器,他輸入一組數字,再按著液晶面板讓電腦確認自己的指紋,這時儀器發出女聲道:「確認身份完成,隱藏模式啟動。」
  
  原本房間有一大片玻璃瞬間被另一道牆給關上,監視器也收進牆壁裡,男子看所有監視儀器全部都收起來後,才走到紫霓身後。
  
  「妳好,我是特能研發局局長,路西裴爾。」路西裴爾自動報上名子。
  
  「……」
  
  背向路西裴爾的紫霓,對此人的聲音感到耳熟,但是她沒有回頭,她不削與那些綁架她的人說話。就算是有機會逃離這個地方,她也不想看到那些人,因為她正氣頭上。
  
  「妳會對這裡排斥也是正常的。這裡是專門研究擁有特殊能力以及提升超能者的力量為主要的研究機構。在外面的正式名稱為特殊能力研究發展局,私低下則稱特殊能力研發局或是特能研究局,看妳喜歡哪種稱呼吧。」路西裴爾知道紫霓對這樣的解說會起了興趣。
  
  「那抓我來這裡幹什麼?我並沒有像你們所說的那樣能力。」紫霓背對著路西裴爾道。
  
  「呵呵,我想……身為夢境記錄者的身份,也是最為神秘的身份吧?」
  
  咦?那個叫路西裴爾的人知道我是夢境記錄者?我的身份應該是人界最不被人知道的啊!
  
  她突然好奇那個叫路西裴爾的人是怎麼樣子的人,她回頭一看,不看還好,一看瞬間暴走。
  
  「你你你,你不就是那該死的變態撒旦嗎?」紫霓跳下床,顫抖的指著路西裴爾。
  
  「撒旦?」路西裴爾疑惑道。
  
  「是呀!撒旦……」紫霓漸漸小聲。
  
  眼前這自稱是路西裴爾的人就跟夢中的撒旦一模一樣,只是一個頭髮是金色,他則是黑色。
  
  路西裴爾見紫霓似乎要放棄自己的意見,笑道:「只因為我的髮色不一樣,就不太確定夢中所見到的事物是否是真實的?」
  
  「果然是你!你這個死變態!」
  
  「變態?」路西裴爾輕笑,「沒有一個女性會覺得我是變態,倒挺同意我是個紳士,還是妳懷念男女之間的事嗎?我很樂意再為妳服務。」
  
  「誰要你的服務!我要你馬上放我走!離我遠一點。」紫霓緊抓著衣服,深怕路西裴爾將自己撲倒。
  
  「恐怕不行唷。」路西裴爾前進一步道。
  
  「喂喂,說話就說話,不用接近我吧?」紫霓正在找尋可用兇器。
  
  這時,房間的電燈忽亮忽暗,紫霓一分心,路西裴爾已經在她面前了。
  
  路西裴爾將紫霓的逼到牆角。
  
  「妳所說的葵公主在哪?」
  
  「我不知道在哪。」紫霓喃喃道。
  
  「妳知道她在哪,再不告訴我,我就讓妳真正體驗男女之間的事。」路西裴爾故意試圖將手觸摸紫霓的胸部。
  
  「我真得不知道在哪!為什麼你不找別人,偏偏找我要人?」紫霓無奈道。
  
  「妳身上有她的氣息。」
  
  「你…亂說!我怎麼可能會有她的氣息。」
  
  「她那純潔的靈氣在保護妳,難道妳不知道嗎?」
  
  「我身上哪有什麼靈氣,要是真得有在保護,我為什麼會被你毛手毛腳?」紫霓掙扎道。
  
  「看著我的眼睛。」
  
  路西裴爾扣住紫霓的下顎,強迫她與他對視。
  
  紫霓從路西裴爾的眼睛中看見了自己,一股力量在侵蝕自己,那種感覺像是自己所擁有的記憶被他一個個翻閱著。
  
  路西裴爾找到了自己最想要的資訊,他所想要的人目前在精靈界。
  
  路西裴爾也知道,想要打開那道門得靠各界認同,唯一可以任行各界的『臨界門』才行。
  
  但想要開起臨界門卻得擁有各界認同的使者才行,因為他只能出入人界與地獄,還有──天堂。
  
  眼前的紫霓剛好是符合這身份的人,因為她擁有各界眼中最為搶手的職業。
  
  路西裴爾伸手拿起紫霓的鎖夢鑰匙,發現鑰匙上有被人封印的痕跡,路西裴爾輕笑著將那道封印解除,並強行控制紫霓使用力量,臨界門在撒旦力量的驅使下,出現在兩人面前。
  
  非自願開起臨界門的紫霓,慘白著臉將門打開,她就像傀儡般,帶著路西裴爾進入門內。
  
  兩人消失後,房內的燈光也恢復正常了。
  
  系統女聲自動道:「結束隱藏模式,恢復監視系統。」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