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的能量在紫霓全身流竄,腦袋也非常沉重到抬不起來。
  
  這就是被強制接受別人力量的最壞下場嗎?
  
  而且,這還是邪惡的力量……
  
  紫霓突然很想狠狠痛哭一場。
  
  為什麼一直遇到這類事情呢?
  
  就在紫霓想將自己封閉時,有一股清新的香氣環繞著她全身。
  
  香氣的降臨像是在告訴紫霓,「請不要哭,別難過,我會保護妳。」
  
  紫霓好奇著是誰給予她鼓勵,當她一睜開雙眼時,路西裴爾跟她正巧站在一個充滿中國味的建築物前。門口前放著一個大匾額寫著「凝珠堂」,匾額右下角則寫著小字精靈語「永遠的向日葵」。
  
  紫霓很久以前曾經來過一次這個地方。
  
  這裡是精靈界公主的閨房,同樣,也是靈界公主的閨房。
  
  因為她的父親日向忍是擁有精靈王與靈界之王的雙重身份。
  
  這件事情是每個人都知道的事情,但是卻沒有人知道為什麼他擁有雙重王級的身份。
  
  平常出現在別人面前的日向忍,一般都是以接近人類外貌,靈王的身份現身在眾人面前。
  
  只有少數幾次,日向忍則會化身為更加纖細美麗,不似人類的尖耳朵,更為優雅的精靈王。
  
  當初紫霓第一次見到日向忍,就是他化為精靈王的時候,所以紫霓喜歡稱呼日向忍為精靈王。雖然不懂為什麼日向忍常常以靈王的身份出現,或許是要讓身為精靈的另一半更為神秘吧?
  
  「這地方果然適合她所居住的。」路西裴爾滿意道。
  
  「……」紫霓冒冷汗瞪著路西裴爾。
  
  路西裴爾對紫霓微微一笑,便自行走進凝珠堂內。
  
  為了防止路西裴爾對葵公主做出什麼事,紫霓急忙的跟上。
  
  到了裡面,紫霓看見坐在化妝台前的日向葵剛好為自己解下華麗的帽子,一頭橘色長髮隨之落下,日向葵感覺到有人進來房間,她回頭了。
  
  「紫霓姊姊,妳來啦?」日向葵甜甜笑道。
  
  「公主,妳快跑!」紫霓企圖擋在路西裴爾面前,讓日向葵有機會可以逃離這裡。
  
  日向葵有些困惑偏頭。
  
  「女媧,放棄妳的靈魂沉睡,在我面前甦醒吧。」路西裴爾對著日向葵這麼道。
  
  像是解開封印似,日向葵全身發出光芒,她半浮在空中,頭髮由橘化成黑,就連身體也成長約十八歲少女的模樣,服裝自動變成帶有象形文字的祭祀服。
  
  當她雙眼睜開,原本俏麗的褐色眼眸變成了淡紅色,女媧表情平淡的看著路西裴爾。
  
  「真是稀客,撒旦。」女媧淡淡回道。
  
  「不敢當。」路西裴爾輕笑道。
  
  紫霓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日向葵……她現在的模樣,跟她在夢境中所看見的女孩是一模一樣!除了眼睛以外,因為對方是綠色的。
  
  難道葵公主真是女媧?
  
  女媧降落到路西裴爾面前,「你特地來這裡,應該不是專門來問候我吧?」
  
  路西裴爾勾住日向葵的下巴,「妳真了解我。」
  
  女媧啪掉路西裴爾的手,「放肆!」
  
  這引起路西裴爾一陣狂笑。
  
  「笑什麼,我都還沒找你算帳了,還敢來見我?」女媧語氣非常不悅道。
  
  「我有什麼帳可以讓創世主之一的女媧大人記這麼久呢?這真令我感到惶恐。」
  
  「耍嘴皮子!該打!」女媧做勢要攻擊路西裴爾。
  
  「等等,等我問完這個問題,要怎麼打就隨便妳。」
  
  「問題?有什麼問題會讓你不知道呢?這世間上的事物不是你最知道的嗎?」女媧柳眉微皺道。
  
  「這件事情只有妳最知道。」
  
  「喔?」
  
  「夏娃,妳將她封印在哪?我需要她。」路西裴爾輕聲道。
  
  女媧比路西裴爾更輕聲道:「我.不.知.道!」
  
  路西裴爾嘴邊笑容加深,彷彿聽見了什麼笑話似。
  
  女媧表情更加平淡的道:「當初你要是沒讓她墮落,企圖解開她身上的七大封印,我也不可能會特意將她封印。」
  
  誰會閒閒幹這種事啊?女媧不滿的想。
  
  「是她自己願意的,又不是我逼她的。」路西裴爾無辜道。
  
  撇的真乾淨,女媧心想。
  
  「沒有你使壞,她會這樣嗎?」女媧完全不認同路西裴爾說的話。
  
  「我一直充滿愛的對待她。」路西裴爾認真道。
  
  「愛?你會談愛?哈,如果你會談愛的話,你早就不會墮落了。」女媧誇張的表情,讓在一旁安靜聽兩人對話的紫霓有點心驚。
  
  古神話中,女媧的神聖形象……跟實際也太不一樣了吧?再說,女媧的個性跟葵公主的個性…也相差太多了吧?
  
  路西裴爾哀傷道,「我會墮落…並不是因為我沒有了愛。」
  
  「……你和天界的事,我沒興趣過問,但是夏娃她人到底在哪裡,我確實是不知道。」女媧似乎有些同情路西裴爾,「當初我對夏娃所做的封印,是被你解開的五道封印,那時,我的力量也幾乎同盡。」
  
  「妳真的不知道夏娃在哪?」路西裴爾還是不太相信女媧所說的話。
  
  「不然你是要我怎麼樣啊?」女媧有點惱怒道。
  
  路西裴爾眼神突然閃過一絲詭異,「我想…我要妳現在跟我去人界!」
  
  話一說完,路西裴爾馬上伸出右手遮住女媧的眼睛,一股邪惡的氣息從手掌散出,來不及反應的女媧被這股力量侵襲,瞬間整個人恢復成日向葵的模樣。
  
  路西裴爾一臉詭計得逞樣,紫霓傻眼的看著他抱起昏迷的日向葵。
  
  「妳自由了。」路西裴爾伸出右手道。
  
  「你想將葵公主幹什……」紫霓跟女媧一樣中了那股力量而昏迷。
  
  路西裴爾喃喃自語道:「這算是我送給妳帶我這裡的禮物,祝妳有一個美夢。」
  
  語畢,路西裴爾的背後展開六翼翅膀,其中有一對是染滿黑色翅膀,他帶著日向葵穿過界與界的限制離開。

  ˇˇˇ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