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強烈的光芒由少女身上射出,瞬間天崩地裂,烏雲雷響。
  
  全身沾滿鮮血的少女飛向天空,展翅著漸漸被染黑的潔白翅膀。
  
  她哀傷的臉龐隨著風飛舞的烏黑秀髮遮住。
  
  她緩緩的垂下碧綠色眼眸,再多的淚也換不回心愛的人。
  
  無視眼前那群傷害自己心愛的人的神聖天使長,少女內心下了重大的決定。
  
  完成對方的心願,解開自己身上的七道封印。
  
  現在,只剩下最後兩道了……
  
  少女張開那美麗的雙眼,堅定的眼神讓那些懇求少女的天使長們心都寒了。
  
  就在那一剎那,烏雲的天空射穿出一道光芒,另一名少女降臨在她面前。
  
  兩人彷彿就像是照鏡子似的,除了眼睛的顏色,因為另一個少女的眼睛是淡紅色。
  
  「嗨,我叫做女媧,那妳呢?」
  
  少女有些訝異著看著女媧。
  
  「……別人都叫我夏娃。」
  
  「我知道,我想知道的是妳今生的名子。」
  
  「……荻妤。」
  
  「妳好,荻妤。」
  
  「女媧…為什麼妳的樣子…跟我一模一樣呢?」
  
  「有個人取走我的一小部份做為基礎,創造了妳。」
  
  「……妳為什麼會出現在我面前呢?」
  
  「我是為了阻止妳走向錯誤的毀滅,」女媧嚴肅的看著荻妤。「妳身上所擁有連結天地界最重要的支撐入口,當七個封印被解開時,天地將會在人界崩毀。這個人界有一大半是我用盡心思所建立起來的,如果妳執意要解開封印,我得強制結束妳的生命,不管妳是什麼人。」
  
  「我只想完成他的心願,因為他是為我而亡…」荻妤難過道。
  
  「他並沒有死。」
  
  「咦?」
  
  「他只是回去屬於他的地方罷了。」
  
  「那…就是說,他還活著囉?」
  
  「他故意要妳墮落,純粹是想將天界毀滅,至於妳……只是個棋子。」
  
  「……不可能!」
  
  「那為何他讓妳受盡痛苦?」
  
  「這……」
  
  「撒旦的本性,」女媧微皺眉。「故意引誘妳墮落也不是第一次了,難道妳真得看不清?」
  
  「……我的心真得很痛苦,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懂妳的感受,所以我出現在妳面前。」
  
  看見荻妤的痛苦,聯想起女媧打從誕生到現今,一直都是踩著孤獨的血淚走來。雖然創造出新的生命來陪伴自己,但是那股孤獨感一直停留在心中。
  
  直到『他』出現在自己生命裡頭,孤獨──才正式結束。
  
  天空上的烏雲離地面越來越近,而陸地幾乎沒有可以稱為平地的大地,看來崩毀的時間已經快到了。
  
  「妳的力量正在失控,如果妳想結束心中的痛,請相信我吧。」
  
  女媧溫柔的牽起荻妤的雙手,輕聲唱起搖籃曲,如同當初建立一個新生命所給予的安全感。
  
  荻妤的心終於不再疼痛了,也幾乎耗盡女媧所有力量完成她的願望。
  
  因為重新封印,如同重新創立一個新世界一樣的沉重。
  
  她最終沉睡之地由天使長們決定,女媧沒有力氣過問。
  
  而女媧因力量幾乎耗盡而墜落在四神界中央之地,也為即將崩毀的四神界做了最後的犧牲。
  
  那就是--人柱。
  
  女媧用自己的身體做為支撐四神界的世界,在沉眠前與她最喜歡的人們告別。
  
  只有一個人不願意面對女媧就此沉睡不醒,他企圖與女媧一起支撐四神界。就在眾人的阻止之下,他被強迫暫時沉眠了。
  
  狀態為靈王的日向忍,不願自己的好友在醒來時,為了這段悲慘的結局而自我犧牲。
  
  只有一個辦法可以改變這樣的結果,而且能執行這個辦法的人也只剩下他了。
  
  日向忍與妻子決定了一件事,那就是使用靈王特有的能力,取出女媧的靈魂,為了兩人的未來,創造出新的生命。
  
  能取出靈魂的人,只有他。
  
  所以,日向葵就這樣誕生了。
  
  為了讓她更幸福,為了讓她忘記千古以來的苦痛……
  
  祝福著她有像向日葵般甜美的笑容,永永遠遠的保持──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