ˇˇˇ
  
  紫霓醒來的時候,發覺自己臉上充滿著淚水。
  
  她困惑著剛才所夢到的畫面,忽然之間,一股溫暖的氣息吹進了自己的心中。
  
  紫霓回頭一看,發現狀態是靈王的日向忍正在對自己治療中。
  
  「靈、靈王……」紫霓有些訝異道。
  
  「嗯,有好一點嗎?」日向忍微笑問。
  
  紫霓點點頭。
  
  紫霓現在才發現,自己所躺的地方是日向葵的床上,而主人卻被人綁架了。
  
  紫霓一想到這,淚水又忍不住潰堤,她難過道:「對不起,我沒有保護好公主…」
  
  日向忍搖搖頭,溫柔道:「別自責,讓妳遇上這種問題,是我的疏忽。葵兒的事可以暫時放在一邊,不用擔心,她自己能保護好自己。倒是妳…現在好好放鬆自己,好嗎?」
  
  紫霓點點頭,讓日向忍為自己治癒,直到影子到來,日向忍才將自己原本坐的位置讓了出來。
  
  「爸爸……」
  
  紫霓投入影子懷抱中,盡情哭泣,將自己所遇上的委屈事全部發洩出來。
  
  過了好一會兒,紫霓才慢慢停止流淚。
  
  「媽媽呢?」紫霓發現只有爸爸來,卻沒有瞧見媽媽。
  
  「被他老婆帶出去玩了。」影子生悶氣道。
  
  「爸爸是在抱怨媽媽丟下你一人,跟靈后一起出去遊玩嗎?」紫霓忍不住笑了起來。
  
  「不,是他老婆硬從我身旁帶走妳媽媽!」影子瞪著日向忍道。
  
  「要不要我們打賭是誰先約出去玩的?看是誰帶走誰家的老婆,輸的人就得為贏的人做事。」日向忍無所謂道。
  
  影子馬上將日向忍說的話自動跳過,開玩笑,跟他打賭從來沒有一次贏過他!
  
  欠的事情都做不完了,哪敢再跟他賭啊!
  
  真後悔以前自己怎麼這麼不懂事,被那該死的心機重吃死死。
  
  「妳還有哪裡不舒服呢?」影子無視日向忍的話,回頭關心自己的寶貝女兒。
  
  紫霓搖搖頭,「我沒事,剛才靈王也幫我治療了。」
  
  「沒事就好。」影子鬆口氣道。
  
  「對了,有個人想見妳,妳要見他嗎?」日向忍指著門外道。
  
  「有人想見我?是誰呢?」
  
  紫霓非常好奇到底有什麼人會特地跑來找她。
  
  當那個人走進房內時,紫霓不自覺驚喜。
  
  「小甜兒,我來看妳囉。」布洛德愉快道。
  
  「咦咦咦!!布洛德,你是怎麼會來到這裡呢?」紫霓指著布洛德好奇道。
  
  他不是應該在人界嗎?
  
  布洛德會出現在精靈界已經是夠稀奇的事了,更想不到他換上精靈界的服裝。
  
  他穿這樣挺可口的,真養眼啊!
  
  「喂喂,女兒,妳幹麻流口水啊,流得我滿身都是口水。」影子非常無奈道。
  
  「啊!對不起!」紫霓馬上擦拭口水,心想著自己怎麼會失態。
  
  「唉,女大不中留,妳喜歡那傢伙吧?」影子直接說穿紫霓心中欲藏的情素。
  
  聽見自己的爸爸在大家面前大刺刺攤出自己喜歡布洛德的話語,紫霓整個臉紅的像番茄。
  
  「影子爸爸…你怎麼……」紫霓害羞的遮住自己的臉。
  
  「是是是,爸爸不該直接說出來,只是爸爸不忍心自己的寶貝女兒受苦,才想向妳確認一件事。」
  
  「確認?」紫霓疑惑的看著影子,怎麼今天爸爸會這樣對我說話呢?
  
  影子看著布洛德和日向忍,兩個人點點頭後,影子才道:「是妳自己願意和他簽訂血之契約是嗎?」
  
  「是呀。」
  
  影子表情瞬間哀怨了起來。
  
  「爸爸,你身旁出現鬼火了。」紫霓搓著影子頭上其中一個鬼火。
  
  「那個先別管,那爸爸再問妳,妳會不會討厭爸爸?」
  
  「為什麼要討厭爸爸呢?」影子爸爸到底想說什麼啊?
  
  影子像是隱瞞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他非常猶豫要不要將話說出來。
  
  「影子,要說快說,要不然就換我說了。」布洛德故意在影子背後催促。
  
  影子瞪了一下布洛德,才道:「如果說,我是說如果喔!爸爸跟人打賭輸了,依條件得讓妳嫁給某人做為新娘子,女兒妳同意嗎?」
  
  ………最近是流行打賭嗎?
  
  「……爸爸,你輸給誰了?」紫霓瞇起雙眼的看著影子。
  
  「我、我……」影子表情開始慘白,偷偷瞄著布洛德,希望對方能打消那個賭。
  
  布洛德無視影子的暗示,非常好心接話。「他輸給我。」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紫霓心中的無名火開始燃燒。
  
  「這個說來話長。」布洛德和日向忍互相微笑。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