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布洛德親見看見紫霓消失在他面前後,她消失的地方出現一道門。
  
  在布洛德尚未去觸碰那道門時,門自動打開,一個人影站在他面前。
  
  布洛德見到那人影後忍不住驚訝,那個人就是曾在他遍尋不到紫霓時,好心出現在他面前告知紫霓尚未出生的人。
  
  日向忍微微一笑的看著布洛德。
  
  「你不是忍嗎?你怎麼……」
  
  他不是應該早在兩百年前就應該會自然死亡的人類嗎?怎麼還保持當時相遇的模樣呢?甚至是活著!
  
  「我是掌管大自然的精靈王,也是掌管靈魂的靈王。」日向忍道。
  
  「這麼說,你是神囉?」
  
  「可以這麼說。」
  
  「那麼,這次你再次出現在我面前,是有事情想告知我囉?」
  
  「呵呵,你猜的不錯,我這次特地出現,是有一件事要告訴你。」
  
  「喔?說來聽聽。」
  
  「我這次是打算邀請你來精靈界。」日向忍指著背後的門道。
  
  「精靈界?我去那做什麼?」
  
  「你不是在找紫霓嗎?不想去的話,我是無所謂。」日向忍聳聳肩道。
  
  聽見紫霓人出現在精靈界,布洛德整個人忍不住激動道:「快帶我去!」
  
  「好是好,但我有條件。」
  
  「條件?你要什麼條件。」布洛德挑眉看著日向忍。
  
  「現在我幫了你,而你就欠了我人情…」日向忍故意繞話道。
  
  布洛德眉間微皺道:「想說什麼就快說!」
  
  「果然夠直接,那我就直說了。總有一天我會需要你的能力,無論任務內容是什麼,你都不可以拒絕我,直到那個任務完成,你就算還我人情了,了解?」
  
  「這個簡單,我答應你。」布洛德右手輕放在左胸真誠道。
  
  「很好,」日向忍瞄了一下布洛德身後企圖偷襲的教宗,指著他,「你打算怎麼處理?」
  
  布洛德看也不看,直接拿紅泣刀往後一刺,教宗瞪大雙眼看著刀子插在自己的心臟,死不瞑目的倒在地上。
  
  「處理完了,可以走了嗎?」布洛德隨意將鮮血甩掉後,微笑道。
  
  「請。」日向忍讓出入口,讓布洛德進入門內。
  
  日向忍在進入門內前,他看了看周圍的屍體,左手一揮,四種顏色的鬼火出現在他身旁。
  
  「好好引導那些人去找冥王伊裘洛斯吧,那傢伙整天閒閒沒事做,就讓他做一點事吧。」
  
  交代完事情,便踏進門內。
  
  藍火:『我說各位啊,為何要找冥王呢?王上不是同樣管理靈魂嗎?』
  
  灰火:『笨蛋,王上是管理東方人,西方人當然是找冥王啦!』
  
  藍火:『對厚,我都忘記這一件事了。』
  
  綠火:『我能不能不要去找冥王呀?他好可怕喔,光看他整天追著女人跑的樣子,就覺得很噁心。』
  
  黑火:『喂!綠火,你敢不聽主子的話嗎?不怕再體驗斯巴達調教啊?』
  
  綠火發抖道:『黑火…你幹麻說這麼嚇人的話啊!不怕被王上聽到嗎?』
  
  瞬間四個鬼火沉默中,原來尚未正式離開的日向忍正看著他們微笑。
  
  「你們好像很有意見啊?」日向忍非常溫柔道。
  
  『王上,我沒有!』四個鬼火同時道。
  
  「沒有嗎?那就是說我聽錯囉?」日向忍頭微偏道。
  
  『王上並沒有聽錯!』四個鬼火同時哀嚎道。
  
  「既然我沒聽錯,那就是你們很有意見囉。」推眼鏡。
  
  『王、王上,我們四個馬上辦…』
  
  四個鬼火不敢多說些什麼,馬上散離去引導那些被布洛德無情砍殺的可憐西方人。
  
  「最近珍貴的收藏物好像不怎麼夠,該找誰去呢…」
  
  日向忍像是在說給自己聽似,只見他有意無意的看著不遠處的四個鬼火,隨即輕啪一下手掌,開心道:「就派他們四個去好了。」
  
  細弱的哭泣聲從四個不同方向響起。
  
  因為,這並不是一件很輕鬆的工作,非一般普通人就可以完美達到日向忍的要求!而且任務等級是超超超級到了N點的困難!簡單來說,根本不是人幹的事!雖然它們不是人。
  
  日向忍愉快的拋下四個鬼火走進門內,沒辦法,對那些不乖乖聽話做事的人,就該好好『對待』才是啊。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