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達到精靈界的布洛德,在日向忍所指示的精靈帶領之下,將身上沾滿鮮血的衣服脫去送洗,並好好的清洗身體,換上精靈界特有的貴族服飾。
  
  原本在外頭等候服侍為布洛德換上衣服的女官,瞧見布洛德自己正確的將衣服穿好,女官沒多說什麼話,便帶領布洛德到「靈王殿」等待日向忍回來。
  
  靈王殿是日向忍身為靈王所擁有的宮殿。
  
  在等待的過程當中,聞息得知布洛德的出現,暴走的影子就在布洛德身旁鬼吼鬼叫,只見布洛德慢條斯理的拿起剛送來的麥茶慢慢品嘗,完全不受影子噪音影響。
  
  「你這傢伙,竟然還有臉在這裡喝茶!」影子暫時休息道。
  
  「沒有臉的話,我還喝得到茶嗎?」布洛德微笑道。
  
  「……燙死你!」影子怒瞪著布洛德。
  
  「呵呵,還好我不怕燙。」喝一口。
  
  「那噎死你!」
  
  「只有笨蛋才會噎到。」再喝一口。
  
  「………」總覺得說不過他。影子忍不住為他下了這評語。
  
  「還有事嗎?」布洛德輕笑道。
  
  影子再次想起先前紫霓失蹤的主因就是布洛德,影子表情變得非常陰森的瞪著布洛德。
  
  「吸血鬼!你對我女兒做了什麼事!快告訴我!」
  
  「想知道?」布洛德單手托著下巴道。
  
  「廢話!要不然我幹麻問你。」影子白眼道。
  
  「可是,我不想告訴你耶。」布洛德燦笑道。
  
  「……他媽的,逼我說髒話!」影子快全身冒火了。
  
  「那還真不好意思,逼你說出話來。」微笑中。
  
  影子無力倒在角落,心裡大聲哀嚎:忍你快回來啊…我快受不了那傢伙了!
  
  說人人到,日向忍踩著輕快的腳步走進靈王殿,見布洛德與影子兩個人相處非常愉快的模樣,道:「這麼快就感情變好了呀,不錯不錯。」
  
  「誰跟他感情變好啊!」影子馬上遠離澄清。
  
  「咦?你們剛才不是聊得很開心嗎?」日向忍表情訝異道,實事上是充滿揶揄。
  
  「開心?我都快氣炸了!」影子氣到頭髮都開始往上飄。
  
  「喔?說來聽聽。」日向忍非常有興趣。
  
  「我問他有沒有對我女兒怎麼樣,他竟然不告訴我!」影子非常不爽道。
  
  日向忍轉向布洛德道:「是這樣嗎?」
  
  布洛德微笑不語。
  
  「你看!就是這個,那該死的鬼表情!」影子幾乎快翻桌了。
  
  日向忍想了想,臉上漸漸浮現詭異的笑容,並道:「影子,你敢不敢跟我打賭?」
  
  影子疑狐的看著日向忍,「你想賭什麼?」
  
  「賭我可以讓他自己說出你想知道的事。」
  
  「輸贏?」影子不相信布洛德會告訴日向忍,便大膽開賭。
  
  「輸贏照舊。」日向忍充滿自信的笑道。
  
  結果……日向忍贏了。
  
  布洛德不但乖乖的說出紫霓和他有簽下血之契約外,更道出兩人親密度直達三壘。
  (註:一壘牽手、二壘親親、三壘東摸西摸、本壘發生關係ˇ)
  
  「…………」影子的表情已經綠到發白了,因為他聽到的重點是親密度三壘。
  
  日向忍見影子沒聽見布洛德話中的重點,再次奸笑道:「我說影子啊,你想不想扳回一成?」
  
  「……你想拿什麼來賭?」
  
  「就賭紫霓,如何?。」
  
  「賭我的寶貝女兒?」
  
  「對,我賭你女兒現在是吸血鬼,如何?」日向忍道。
  
  「瞎咪!吸血鬼?!日向忍,你別亂說話唷,我看紫霓明明就能在太陽底下活動的『正常』人,瞎咪吸血鬼!我家女兒才不會成為吸血鬼!」影子打胸掛保證道。
  
  呵,看那!他沒聽到那句話。
  
  見影子已經開始走向陷阱,日向忍又道:「就說啦,敢不敢賭?」
  
  影子停格半秒,馬上搖搖頭道:「不要,我才不要跟你打賭!」
  
  「喔?為何不賭?這是一個好機會唷,贏了,你以前欠我的工作量都可以扯平。」
  
  邪惡的日向忍拿著以前每賭必輸到不能在輸的工作量來誘惑著他,這可是機會難得耶!
  
  影子非常猶豫,雖然這次是非常有希望能贏過日向忍,但是按照以前的慣例,每賭必輸的他,絕對不可能贏過日向忍。
  
  在一旁看戲的布洛德也開口了。
  
  「不然你跟我賭。」
  
  「你是知道真相的人,跟你賭還有什麼樂趣嗎?」意見駁回!
  
  日向忍微笑道:「那就是要跟我賭囉?」
  
  「不要!」影子篤定就是不跟日向忍打賭!
  
  「這樣好了,我跟你賭紫霓是自願與我簽下血之契約。」布洛德伸手提議。
  
  「血之契約?那是什麼?」聽起來好像不是一件好契約。
  
  日向忍在一旁竊笑,影子總算將血之契約這句話聽見進了,這下子更有好戲看了!
  
  「那是我族真祖一族才有的特殊能力,凡是被真祖選上的人同意簽下血之契約,不但會化身為吸血鬼,身份階級同為真祖。大多數都是男女雙方簽訂,所以自然而然變成婚姻契約。」
  
  「……結論?」
  
  布洛德輕笑道:「所以囉,要賭紫霓是否自願同意成為專屬於我的吸血鬼新娘囉。」
  
  聽到這,影子想也沒想的說了一句話。
  
  「好!我就跟你賭!我女兒絕對不可能是自願!」
  
  布洛德表情依然微笑道:「輸贏?」
  
  「我贏的話,女兒當然是由我帶走!」影子非常有自信道。
  
  「那麼我贏的話,你就得承認紫霓是我的新娘囉?」
  
  這場無關當事人真正意見的盛大婚姻賭局,就在影子的自信下,開局───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