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霓非常沉默的看著布洛德。
  
  影子被日向忍拖到一旁去,將自己的位置讓給了布洛德。
  
  日向忍心中的直覺告訴他,等會兒將會有事情發生。
  
  「怎麼了?小甜兒,妳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唷。」布洛德心疼道。
  紫霓搖頭不語,因為她現在身體很不舒服。
  
  到底是知道了自己已成為吸血鬼的真相而產生不舒服,還是自己本身醒來後就很不舒服?
  
  打從布洛德出現在這房間的那一刻起,紫霓就感覺自己的身體起了變化,布洛德身體一直吸引著紫霓,她快沒辦法控制那股衝動,那股令她喉嚨乾渴的難受。
  
  布洛德坐在紫霓身旁,溫柔的撫摸紫霓的臉頰。
  
  甜美的香氣從布洛德身上散發出來,那味道跟之前嚐到的液體是一樣……
  
  紫霓臉頰莫名泛紅,她眼神朦朧的看著布洛德,嘴唇微張喘氣,身體越貼近布洛德,喉嚨的痛苦就越感覺到一絲輕鬆,似乎從布洛德身上可以得到解脫…
  
  理智正在遠離紫霓,慾望侵蝕著本能。
  
  布洛德從紫霓的表情上猜測,她渴望著自己的血,布洛德無奈的輕笑,就跟她警告過說過別迷上自己的血嘛。
  
  原本餵食紫霓自己的血液是為了簽訂血之契約,雖然第二次是心血來潮給予紫霓血液,卻沒想到她真得愛上了自己的血液。
  
  這令布洛德有些頭疼不已,因為他不願紫霓的吸血化變得很嚴重,這樣想嚐嚐紫霓的血會變得很困難的。
  
  這下子可讓布洛德思考著該怎麼讓紫霓戒掉嗜血的習慣。
  
  一次甜頭,造就一大問題。
  
  不知情的影子,還以為女兒生了什麼怪病,緊張的拉著日向忍道:「我說忍,你看看我女兒是怎麼了好嗎?她的樣子令我很擔心。」
  
  「不用擔心,她的問題需要布洛德來處理。」日向忍道。
  
  布洛德將自己的食指刺破,血液從傷口緩緩流出,布洛德含住自己的血,直到一定的量後,他馬上親吻紫霓,將口中的血液餵給紫霓飲用。
  
  得到布洛德的血,紫霓整個人像得到許久未飲食的甘露,心滿意足。
  
  「真糟糕吶。」布洛德見紫霓的模樣無奈笑道,跟自己心中猜想的一樣,紫霓愛上了自己的血。
  
  身體感覺到輕鬆的紫霓,自然而然的依偎在布洛德身上,安然入眠。
  
  「……她剛剛真的喝下了你的血?」影子不確定道。
  
  「嗯,她愛上我的血。」布洛德溫柔的將紫霓放置床上道。
  
  「………你真得把她變成吸血鬼了!」影子表情徹底變成囧字。
  
  「雖然讓紫霓喝血這習慣對我來說不是很好,但我可以為她忍耐,免得會看見兩人互相吵著要吸食對方的血液。」布洛德非常寬宏大量道。
  
  這是什麼怪理論啊?影子無言的想。
  
  「我偉大又神奇的精靈王陛下。」
  
  影子突然大聲讚嘆著日向忍的身份,這可讓日向忍瞇起雙眼的看著影子。
  
  「這可真令我不敢當,平常幾乎想掐死我的夢錄使者,竟然會這麼大聲的呼喊著我的偉大,說吧,你有什麼請求?」日向忍微笑道。
  
  「請讓我的女兒恢復正常人。」夠直接吧?
  
  「呵呵呵,」日向忍悠閒的坐在椅子上。「辦.不.到。」
  
  「為什麼辦不到?你不是什麼願望都能達成的神聖精靈王嗎?」影子故意驚訝道。
  
  「就算我辦得到,我也不能沒理由強制解除別人最重要的契約,再說,那是紫霓自己願意簽訂血之契約,又不是我逼她的。你該找的人是她的主人布洛德,而不是找我。」
  
  日向忍為自己倒了一杯茶來喝。
  
  「……算我求你,你叫我做什麼事情我不會有怨言,請你將我女兒恢復正常人吧?」影子死纏濫打的請求。
  
  「我不會同意她跟我解除契約的。」布洛德不等日向忍回答,直接拒絕影子的期望。
  
  「你!你這傢伙…」影子快抓狂了。
  
  「人家的主人都這麼說了,你求我也沒用啊。」日向忍悠然道。
  
  「爸爸……你要願賭服輸…」原本應在沉睡的紫霓在布洛德的攙扶下,走了下床。
  
  「紫霓…」影子不捨得道。
  
  「爸爸,既然是我自己同意與布洛德簽下血之契約,那麼,我已經是布洛德的新娘子了。」紫霓望了一眼布洛德,「更何況他人對我很好,連我最不會烹飪的事情,都能做到最好的讓我享用,而且他在人界很有錢唷!跟著他不用擔心會穿不好吃不好,所以爸爸不要再為難精靈王了。」
  
  紫霓溫柔的微笑,她很不希望看到影子為自己傷心難過。
  
  影子忍不住泛紅著淚,真正感覺到女兒即將要出嫁的不捨心情。
  
  紫霓真得長大了,她找到疼愛她的男人了。
  
  雖然對方是吸血鬼真祖,不過那是女兒看上的男人,那身為爸爸,也該好好為女兒祝福吧?
  
  只是,面對家裡那位老婆大人……
  
  影子忍不住有想逃跑的想法。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